第91章很乖

    范万国严肃的表情露出匪夷所思,从医四十八载, 还是头一回被当作臆想症。

    “同性恋是精神病, 这句话您敢上同性恋能结婚的国家说吗”张钊也匪夷所思,“您怎么这么逗呢”

    “小孩子说话不要太狂。”范万国稳如泰山, “97年之前, 搞同性恋被街道举报是流氓罪,三年有期徒刑。”

    张钊从不给长辈留情面“那您现在举报我吧,我也是gay,我特别gay,我男朋友还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呢,我俩搞流氓罪。他特可爱,您不信我有照片。”

    “胡闹”范万国将拐杖一杵, “我们小杰就是被你们这种同学给干扰了。”

    “您说干扰就干扰啊”张钊用看神经病的眼神,“我还说祝杰干扰我呢, 我高三才搞gay,他高一就和薛业gay上了,天天勾肩搭背辣我眼睛,出双入对影响学习环境, 我视力下降和学习成绩不行都是他俩干扰的。”

    陶文昌开始望天,嘴角猛抽憋着一个爆笑。钊哥就是钊哥,只要他没有脑子,谁也别想忽悠他。

    “现在2019年了, 复古老爷爷, 这么多国家都能同性结婚, 您还非说同性恋是病。”张钊又加上一句,“您说您是不是撒癔症”

    “臆想这种状况,我打过交道的病例上万,2001年以前找我治疗同性恋病的病人连夜排队,连一个专家号都挂不上。”范万国敲了敲拐杖,“你们都是受文化荼毒的影响,我们老一辈的专家都是为你们好。”

    张钊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眼“我是被荼毒了,可我高兴啊。再说又不影响我跑步,带校队追小偷能把小偷追吐了,这还是先让他跑了1分钟呢。”

    “我们小杰不一样,他将来要当职业运动员。”范万国一眼盯住满脸起疹子的薛业,“现在他档案里多了一项禁赛记录。”

    薛业正在挠脖子的手指一停,眼睛只敢看地面,分秒的流逝变成一把刀,过去一秒,折磨他一秒。

    范万国又开口,本着不把患者说哭就不罢休的态度“薛业,你说,是不是你把小杰逼进死胡同里了”

    “不是他逼我的。”祝杰马上说,他现在烦死家庭争吵,就想找个安静的屋子,享受自己能独立做主的空间,“我”

    “他自己愿意,您外孙什么脾气您不知道啊”陶文昌马上接话,“薛业可不敢逼他出柜,可能是祝杰非要逼他搞gay再说,禁他比赛的人是他爸爸,他当不了职业运动员,不赖别人吧”

    薛业低着头,像个被活逮的尴尬小偷。

    “你们都是胡闹。”范万国拿出范教授的做派来,“小杰,你跟我走,以后你俩把联系断了。”

    把联系断了薛业愣在原地,过载的信息量一时无法消化。什么叫自己的干扰因为自己,杰哥从直变弯了他被铺天盖地的疑问震住,直到杰哥的身体和他擦肩。

    “杰哥”薛业拼尽全力扣住了他的肩。

    “祝杰”陶文昌捂住祝墨的小耳朵,大声骂他,“祝杰你他妈清醒一点,他说你有病你就有病啊”

    “是啊,我没觉得自己有病啊。”张钊说大实话,“你现在要是跟他走了才是神经病。”

    薛业不说话,手紧紧扣着。他不信杰哥会走。

    祝杰暂时没动,陶文昌生怕他跑了“我告诉你祝杰,你现在走就等于和薛业分手,你可想明白”

    几秒钟的寂静,祝杰回过头,捏了捏薛业的手背。两只被训练磨成伤痕无数的手交叠在一起,高高凸棱的淡青色血管你争我赶,想要挣脱皮肤的桎梏,挣脱世俗的捆绑,连接成一条血管。

    这么轻轻一捏薛业放下了手,后悔刚才冲动的怀疑。他们抬着脸对视,谁也不愿意再低头。

    “先别联系,你们回家吧。”祝杰说,随后,他上了姥爷的车,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哥哥怎么又走了。”祝墨开始闹腾,拉陶文昌,“你帮我把哥哥叫回来吧。”

    “这个啊”陶文昌吓得心惊胆战,毛骨悚然,渣男祝杰说甩就甩了薛业,薛业肯定会把自己捶死。

    前提是他不崩溃,还有力气。

    “喂,你没事吧”张钊先问。祝杰又来这套,高考后也是这么无情无义。

    “没事啊。”薛业挠了挠红色的下巴,“先回家吧,我下午还有理疗。”

    妈啊,这不是崩溃,这是疯了。陶文昌使劲地搂了他一把“你别强撑着,祝杰是间歇性出毛病,曲线波动,实在实在不行,哥们儿现在打车找他去,逼他把这事说清楚。叫昌哥就罩你。”

    “你有病吧陶文昌。”薛业推开了他,“杰哥不会和我分的,他说过,我俩不分。你他妈上一边曲线波动去,别烦我。”

    “真的”陶文昌的心情开始波动,“幸好你了解祝杰。”

    薛业很快地笑了,这才是他,怀揣着莫名其妙的坚信就敢屁颠颠追着杰哥跑三年“我不了解杰哥,只是信他,他说不分就不会跟我分,不信自己都信他。杰哥让我回家,我就回家等着他。”

    “可以,兄弟小看你。”陶文昌很佩服。不过祝杰到底为了什么非要跟着姥爷回去3月初春季校联赛开始报名,他和家里闹这么僵,铁定没法上。

    人都走干净了,赵雪划拉着碎杯子,收拾地上的玻璃渣。

    严重的失眠让她颧骨明显,原本细长的脸瘦得可怕,说话的时候,薄薄的嘴唇好像包不住她的牙。

    祝振海坐在一旁,和刚认识的时候没太大变化,端正的面相,顶天立地,工作或运动认真起来的时候,让她格外着迷。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女人太娇气,没法和男人比。

    赵雪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祝振海对女人,有格外的忍让和照顾,谈情说爱的时候也很温柔。相识那年小杰6岁,结婚时小杰已经8岁了,他让孩子叫自己妈妈。

    小杰脾气不好,和自己顶嘴,他会逼着孩子道歉。和他顶撞,他却一笑了之。

    父子俩,男人之间,没必要道歉。女人才需要道歉,因为女人太娇气,没法和男人比。

    这种对女人格外照顾的背后,是祝振海对性别的区别对待。他不支持女运动员练散打,因为女运动员容易受伤,他会把任务艰巨的工作交给男职员,因为女职员情绪脆弱。

    儿子带着女儿跑了,祝振海不允许自己去找,去报警,他怕事情闹大,怕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同性恋的运动员儿子。

    赵雪疲惫地坐下来,一副站累了的样子。什么都不想做,以往的爱好也提不起兴趣,连笑都觉得累。每一天都非常累,明明什么都没干,精力就耗尽了。她用不断给自己洗脑的方式,对儿子好,甚至在儿子刚患病的时候,许多治疗方案都是她出的。

    可是他怎么就看不到父母的苦心,非要喜欢男生呢

    为什么儿子非要喜欢男生呢为什么儿子就是不痊愈呢

    生活没有快乐。从产前抑郁症开始,赵雪已经不懂快乐的意义。她快乐过,因为女儿的降生,但那些快乐被小杰的病,自己的病,带走了。

    不想动,人生没有意义,自己一无是处。产后抑郁症,每一天如何活下去都要靠找理由,简单的家务对她都是翻山越岭。她靠药物撑着自己,照顾女儿,关注儿子的病情。

    她付出这么多,小杰不仅没有康复,反而加重。自己照顾墨墨有心无力,让孩子摔在楼梯上,后脑勺一个大包。

    “你干什么赵雪赵雪”祝振海看她拖着扫把朝玄关去。这个背影,不像平时他认识的赵雪,“当心”

    赵雪凄厉地尖叫一声,太凄厉以至于听不出是男还是女,像一块木头因为过度弯曲瞬间绷断。她把佛像砸了,天眼原石碎落了一地,随之碎掉的,还有她卑微的爱情。

    薛业带着他们回到出租屋,比起担心杰哥,他更担心祝墨。

    “饿不饿”他打开餐盒,“杰哥买的,中午还是热的,现在凉了。”

    祝墨用手指碰了碰,怯怯地重复着“凉了,小蛋饺凉了。”

    “是凉了。”薛业不太会哄小孩,蹲下问,“热一下再吃”

    祝墨说了一声好,等薛业站起来,她又说了一声谢谢哥哥。等薛业回过身,陶文昌和张钊愣在桌边,看着两个相框不敢吱声。

    “这个先盖上吧。”薛业把相框反扣,“小孩看见不好,我去热饭,你们吃不吃”

    陶文昌的心情可谓百转千回,张钊留在客厅陪祝墨,他跟进厨房帮忙。一居室不大,厨房很小,也不是很干净。地上的外卖餐盒还没收拾,每个角落都透着生机和烟火,告诉外人,在这间屋子里,有一对刚成年不久的小情侣很认真地过日子。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啊”陶文昌帮忙刷碗。

    薛业洗干净手,甩甩,低音变得更低“暑假。”

    “暑假”陶文昌纵然聪明,也不会安慰突然得知的噩耗,“不会和你受伤有关系吧”

    薛业点了点头,拽出两大包挂面“你和张钊一人一挂够吗”

    “显然不够,再添一倍。”陶文昌把筷子洗完。他想问,为什么不告诉同学,可是又不问了。薛业和祝杰一样,没朋友,跟谁都走不近。

    出了这种事,他能和谁说就算有,他那个凶悍的脾气也未必开口。

    “咳这么大的事,祝杰知道了吗”陶文昌把筷子递过去。

    薛业转身拿鸡蛋,快速打入汤锅,面汤浮起一层白色“嗯,刚知道,我没想瞒着杰哥。昨天我从家里跑回来,没想到杰哥也回来了,我俩刚好撞上。他说他不回家是禁赛闹翻了,原来也是瞒着我。”

    “你见过祝杰爸妈吗”陶文昌想起那个女人,“祝杰的妈妈状态不好,像抑郁症。祝杰和他爸爸,已经动手了。”

    “那他完了,他完了。”薛业不带犹豫,“就算他是杰哥的爸爸,他把杰哥打了也不行,找机会捶飞他。”

    “你还真是谁都敢捶。”陶文昌猜他真敢,“祝杰的姥爷,那个什么万国的,说你的话别往心里去啊。”

    薛业突然开始看他,两只拳头攥到失去血色,他的小臂在持续发力,肌肉在表皮下活动,血管从手背往大臂走,在陶文昌的眼皮底下,凸得那么明显。

    “我不往心里去,杰哥说了,不是我逼他。”薛业微垂着头,“我只是觉得,杰哥有许多话没说清楚。他走的时候,我不难过,因为我知道杰哥不会甩了我。我他妈就是着急。”

    “那你打算怎么办”陶文昌递他一杯水。

    薛业咕咚咚喝下半杯,运动员习惯忍耐,磨着性子度过身体的平台期和瓶颈。

    “等杰哥回来跟我解释。陶文昌,我薛业别的本事没有,等杰哥,我太习惯了。”薛业捞出两大碗面,淋上香油和芝麻酱,各铺上两颗溏心蛋,“尝尝我手艺,杰哥说特别好吃。”

    特别好吃陶文昌尝过一口,和张钊同一个反应,拼命撒盐“祝杰的味蕾可能有毛病。”

    “以前我以为大宝贝儿的厨艺是人间垫底,我错了,回去自己找个搓衣板跪着。”张钊说,话音未落有人敲门,薛业去开,扑进来一个瘦弱的男生。

    鼻尖通红,明显是路上哭过。

    “你怎么来了啊外面冷。”苏晓原,薛业赶紧给他拉椅子。

    “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啊。”苏晓原全知道了,张跑跑发微信告诉他,他还以为是恶作剧玩笑。

    “没事。”薛业对着苏晓原绽放笑意,“这是杰哥租的房,我俩住,陶文昌坐的沙发是床,晚上我和杰哥一起睡。哦对,你来过,我给忘了。”

    “我坐的沙发,是你俩的床”陶文昌端着碗,缓缓抬起屁股,站直。

    这俩人在宿舍什么样他可清楚,沙发床肯定和案发现场差不多,不能坐,不能坐。

    苏晓原搓了搓耳朵,千言万语写在脸上“你真没事啊”

    “没事,我真没事。”薛业受不了别人的过度担心,“我又不是娇气包,你们下午帮我看着祝墨,我去理疗,6点回家。”

    “你去吧,我给你看着。”苏晓原有点意外,但这就是薛业,强得让他心疼。

    “干,你俩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张钊胸口里酸不溜秋,“薛业,你别以为我会可怜祝杰,等他回来,我俩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

    “但是我有一说一。”陶文昌实在受不了白面条了,放下筷子,“薛业,你丫做饭是真难吃。”

    薛业拧着眉头,想骂人,他不太习惯这种感觉,家里变热闹,多了好几个朋友指手画脚。但他会习惯的,前提是张钊和杰哥千万别打起来。

    敢打杰哥,他就捶飞。

    祝杰跟着姥爷回到诊疗所,先去3层熟悉的注射室里眯了一小觉。一睁眼,屋里没有开灯,只有正前方的液晶电视在闪。

    “同性恋,可以说对社会的危害非常之大。首先,它不正常,它是颠覆道德伦理和社会公德的思想。男人和男人好”

    祝杰盯着看,还是老一套。

    他完全可以背下来。

    神经病理论。祝杰渴了,开始翻腾小冰箱。

    范万国从监视器里看到外孙醒了“快”他支使身旁的男护士,“孩子醒了,把饭菜重新热一热。”

    冰箱里只有水,祝杰腋下微微发汗,到现在仍旧不敢相信自己和祝振海打了一架。

    不用再争辩,而是痛快地争个你死我活,感觉有点爽啊。但祝杰也清楚,祝振海没有使出全力。

    他如果全力以赴肯定两败俱伤。自己不能再受伤了,祝杰干掉整一瓶的水,自己受伤,薛业会哭的。虽然他一哭好看死了。

    想起薛业,祝杰变回高中男生,想看看手机里存的照片和微信记录,听他的声音。才想起来手机又被没收了。

    再一次断联。

    不过这一回祝杰不再担心了,薛业暂时可能不理解,但他永远信自己,一定在家等着,和祝墨一起。

    很乖。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