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先帝

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 作者:桑狸
    江璃低头看看那浓酽如墨的药汁,抬头看看一脸豪气的宁娆,手里抓着她的头发,愣了愣,就着她的手一饮而尽。

    宁娆馨然一笑,拿锦帕给他擦拭唇角残留的墨渍。

    烛光幽昧,影影绰绰,映得面前人眉眼如画,如细笔精心描摹出的一般清隽秀昳。

    看得她有些痴愣。

    见她这副模样,江璃笑问“怎么了”

    宁娆呢喃“你真好看”

    他笑纹愈深,将她一头乌发小心翼翼捋顺,状若无意地问“是吗那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景怡好看”

    景怡

    宁娆一怔,珠光流转的眸中浮上浓重的困惑,不知缘故的、本能的有些不安,看向江璃“你为什么要提他啊他对我来说也只是你的弟弟。”

    江璃抬手摸她的眉骨,顺着一缕黛色滑到眉尾,唇角噙着一抹温笑,神情微惘“有时我觉得你将什么都忘了也不是坏事。”

    宁娆听得疑惑,不由得打了个哈欠,眼中漫上雾气,透出沉沉的疲惫。

    江璃笑道“我们早些休息吧。”

    说完,将缎带放到妆台上,打横抱起宁娆,进了幔帐里。

    江璃将宁娆放到榻上,轻轻低头,将一吻落于她的唇上。

    本想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可一触到那柔软如着魔了一般,诱得他层层深陷,难以自拔。

    细碎的吻辗转下移,施与怀中软玉的力道也渐渐加码

    宁娆觉得自己想被放在了熏笼上蒸烤,浑身热气腾腾,且觉得她身上的江璃渐渐变了模样,那一惯的温煦、清冷在转瞬间消失无影,眼前的这个人炙热、疯狂、迷乱,像是要把她捏碎了一样。

    “景桓”她不安地唤他。

    “我在这儿。”他答的笃定,却一翻手撕开了她的寝衣。

    大片的肌肤露在外面,凝脂玉砌,粉兔盈然,如初初绽放的桃花落于雪中,艳蕊净尘,暗香靡靡。

    江璃眼中掠过一抹暗色,喘息更重。

    金猊炉中飘出芸香雾,幽幽转转,顺着幔帐涌了进来。

    他抱着宁娆滚向床榻里侧,飞快地褪去两人身上剩余的衣衫。

    “景桓”宁娆的声音低徊,宛如呓语,却带着颤音。

    江璃察觉到异样,忍住身体的不适,从她身上撑起,低头看去。

    她白皙的脖颈被汗浸透了,精细的锁骨凸起,随着喘息起起伏伏。那双消瘦的小手紧紧攥在一起,骨节突兀,连着青筋迸起。

    再往上看,眉宇紧缩,半闭着眼痛苦难耐的模样。

    江璃心中蓦然惊慌,忙抱住她“阿娆,你怎么了”

    “头疼,好疼”她觉得脑中如有千根弦,铿然齐鸣,回音不绝,一股噬髓钻筋的痛骤然袭来。

    周围景致仿佛被糅杂碾碎,飞速旋转,拖出曳长的尾翼。

    头愈来愈沉,只能听见江璃那一声声忧戚伤慨的“阿娆”

    她好想睁开眼对他说我没事,景桓,你不要担心。

    可身体偏偏不受控制,如一只失了线的鸢尾飘飘坠坠进迷蒙烟雾里。

    周围四壁沉寂,红烛盛艳,贴着金色的喜字,一室的芸香氤氲。

    如血般的绯色纱帐幽幽转转,蝶翼一样轻颤。

    纤薄的纱帐后隐约透出两个人影,宁娆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似乎强忍着痛楚有些沙哑,但还是溢出笑音,像是在调笑“我看你拙的很,别不是第一回吧”

    这个时候的江璃还稍显稚嫩,虽然已长成了英挺秀拔的样子,但不是很沉得住气,当即一沉身,对宁娆实施了报复。

    宁娆抽了口冷气,秀致的小拳头挥了出去,被江璃截住,扭到了身后。

    再接下来被衾若红浪翻滚,荡起波漪般油润的光。

    良久,宁娆憋着的一口气舒开,开始没脸没皮地抱着江璃耍赖“景桓景桓你最好了”

    江璃抱着宁娆稍稍平复了凌乱粗重的喘息,道“父皇的前车之鉴我记得清楚,在回长安那日便发誓,绝不会让自己为美色所惑。所以这东宫上下干净的很”

    怀中良久没有回应,低头一看,宁娆将额头抵在他的胸膛前,三千青丝凌乱的铺陈于后背,一颤一颤的,似乎还没回过劲儿来。

    他勾起唇角“是不是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宁娆张口轻轻咬住他的肩膀,含糊不清地说“你的意思是我长得不美么不足以迷惑你”

    江璃一愣,旋即笑道“你当然美,这一生我只被你迷惑”

    这甜言蜜语简直是要把人溺在糖水盅里。

    宁娆感慨,原来从前的江璃是这般温柔嘴甜,犹如诗赋中走出的如玉公子,浑身上下一点都没有如今这雍容矜贵不苟言笑的冷冽君王气质。

    岁月啊,果然是把杀猪刀

    她有些许留恋、不舍地从梦寐中醒来,睁开眼,可见帷幔低垂,人影憧憧,不时有低声絮语传入。

    江璃坐在榻边,一见她醒了,忙低头来看,眸中满是惊虑关切,连声音都发颤“阿娆,你可有不适吗”

    不适对于你变的这么彻底,这么没情趣,这么不会说甜言蜜语她感到很不适。

    惆怅地摇了摇头。

    这一动她发觉原先被剥的光溜溜的身上已套了寝衣,唇角黏腻,一摸还有点药的苦味。

    江璃明显松了口气,替她掖了掖被角,道“你好好休息,我再去问太医些话,马上就回来陪你。”

    他腰间垂落下的寝衣带子自宁娆掌心划过,徒留下一点微痒的触感。

    宁娆闭了眼,意犹未尽地想再回忆一下梦中那个十分讨人喜欢的江璃

    江璃拂开帷幔出来,一老一少两个太医迎上来,年轻的那个名叫林维初,是刚从骊山行宫擢上来的,人看上去很是耿直,不及看一看江璃的脸色,直接开始禀报。

    “娘娘应是在一步步突破惑心毒,或许是旧日的场景重演,激起了她内心的记忆。”

    “这记忆每恢复一分,惑心毒的毒性就减弱一分,这中间的晕倒、头疼不过是并发症,并无大碍。若是想好的更快,最好不断地重复像今晚这些能让她头疼的事。”

    听完,向来练就一副冷硬铁面的江璃罕见地红了脸,低了头

    老太医是院令魏和,侍奉了两代君王,早练就了一副油滑,一看就知是怎么回事。

    深更半夜的,一对年轻小夫妻衣衫不整的,还能在干嘛偏林维初这个愣头青,没瞅见皇帝陛下都让他说的红了脸,还巴巴地说个不停

    这样想着,铆足了劲踹了他一脚。

    林维初一踉跄,险些撞到江璃身上。

    他胆战心惊地稳住了身子,惊惶地回头看老太医,魏和咳了一声“说重点。”

    林维初忖道“臣给娘娘把脉,觉得脉象奇怪,近几日研读了许多云梁一带的医书,觉得娘娘虽然中了惑心毒,可这毒不是用来害她的,可以说恰恰是这惑心毒救了她的命。”

    江璃一诧,听这小太医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臣推测娘娘最先是中了另一种毒,此毒极易入脑,所中之人形神呆滞,逐渐痴傻,最后便如痴儿全然不知世事。有人为了救她,及时给她灌下了惑心毒,才将此毒压下。”

    夜风幽凉,丝丝缕缕的渗进来,江璃倏觉后背一片冷涔,手抑制不住地发抖。

    “什么毒”

    “六尾窟杀。”

    江璃一时没站稳,连连后退。

    一直跟在他身后,向来眼疾手快的崔阮浩竟也忘了扶他,呆呆地站在墙根,像被惊掉了魂。

    江璃看向太医院令魏和,魏和轻叹了口气,躬身道“臣亦认为,若没有惑心毒,娘娘今日情状便与当年先帝一模一样。”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