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生就是一场秀

    水鱼要吃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

    htt:x

    ),接着再看更方便。

    千秋城北,积石山虎砲崖顶,林挣持剑而立。

    脑后的束发与青杉随风摇摆,刀削般的面孔棱角隐于其后,凌乱中又显沉静。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走过红尘俗世,也访过名山大川,面孔未老,心已沧桑。

    这是一处真正由修真者主宰的世界,名为盘古。

    作为土生土长的华夏人,自小听惯了各种神话传说,自然也同其他人一样畅想过成为徜徉天地间、纵横寰宇内的神仙高人。可他从未想过,少时中二的胡思乱想,居然也有成为现实的一天。

    在没穿越之前,他其实是一名导演……咳,副的。

    五年前,奇幻电影《裟婆世界》筹拍建组,总导演王晓凯派他到齐云山负责先期选景。

    作为江南第一名山,能满足影视拍摄的景致简直不要太多,先期任务很快结束。可就在最后一天收尾时却赶上突发暴雨,他为救设备失足,摔进一处隐在半山深处的钟乳洞中。

    而后的情形,像是一场噩梦。

    从昏迷中醒来的他在四通八达的钟乳洞中发现一面样式古朴半嵌在紫水晶中的圆镜,伸手触碰的瞬间突感失重,再睁眼,已是身处在一片死亡沙海之中,和一具被风沙半掩的骷髅大眼瞪没眼。

    这些年,他苦了也吃了,伤也受了,该遭的罪一点没少,命运却连半点甜头也不肯给他。

    用第十一个拒绝他拜师的宗门长老的话说,老夫见过资质差的,可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差的,比那些千年一遇的天才还稀有,简直就是个万中无一的绝世废物!

    举个不太尊重但很恰当的栗子。

    修炼之人除了体质根骨,最看重的是道基灵根。盘古界盛行灵修,最看重灵根属性。寻常有资质者,灵根之中会带有某一种五行属性。牛逼一点的还会出现像雷、风、毒这样的稀有属性或是双属性。

    而那些灵根较浅或是不具备任何属性的,则代表资质差,不适合修炼。也被统称为凡灵根,就是凡人的意思。

    而林挣就厉害了。

    他没有灵根。

    也不知道是地球人的体质问题,还是穿越时哪里出了岔子。总之,他身上的确实是没有人家修炼所必须的那玩意儿。

    穿越不可怕,就怕主角没外挂。

    而林挣不但没外挂,资质还(脏话)奇差。

    好在除了资质,他还有头脑。

    作为整个盘古界唯一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林挣在研究过各类修行体系,并切身实验后,终于还是找出了一条勉强算是出路的修炼方式来:花钱!

    有道是资质不够,灵石来凑。这世界上有的是可以改善体质、增强资质的天材地宝。更有助人增长修为,突破瓶颈的各类丹药,区别只在价格上。

    任何事情一旦发展到需要用钱来解决,事情本身反而简单了。

    磕磕绊绊修行了一年,终于勉强练气成功后,林挣用从变戏法的艺人那淘换来的一块留影石做了个简易摄影机,在各种阵法的借位加持下,拍了不少诸如“傲寒六诀”“三分归元气”“万剑归宗”之类的影像,录入到做旧的玉简中,伪装是从上古遗迹中找到的传功玉简,拿来骗,咳不是,是卖钱。

    在“影视行业”处于一片空白的盘古界,这一招效果显著。

    随后的四年,林挣靠着“拍片”赚来的灵石购买用以辅助练气的百草液和各种天材地宝,强迫这具身体不断的炼精伐髓,终于生生把自己的修为从练气一阶给砸到了……练气三阶。

    哦忘了说,练气一共分十阶。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踩泥。

    假功法毕竟是假功法,一两个人练不成功还能推说是资质愚钝,可总有那么几个不愚钝的,会怀疑到卖家的头上。

    每当这个时候,林挣都会免费提供一次售后服务。通过“现场拍摄”,实地再现玉简中的名场面,用自己的“成功”来打消对方的疑虑。

    当然实在打消不掉也没关系。

    盘古界是个信奉强者的地方,当真的有四十米的大刀从他手中出现,临空劈碎面前巨石后,一般的散修即便仍有怀疑,面上也会竖起大拇指,保持微笑。

    今日,又到了售后服务的日子。

    山崖之上的劫火熔岩映照着天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炙热爆裂的气息,似乎预示着他的内心并非表面这般平静。

    这是因为……

    “伍翀,你踏马瞎啦?画歪了知不知道!这条线要往西!”

    “……要往西!”

    “……往西!”

    带着回音的骂街缓缓飘落崖底,山岳巍峨的气势陡然消失。

    刚刚还一副高手风范的青年这会儿撩着下摆,恶形恶状的踩着断崖边的岩石俯身向下,嘴脸比街头横行的泼皮也不遑多让。

    崖底还有另外一个穿着如丐帮长老般的青年,彼时正一手端着个阵盘,一手倒提着根降魔杵样的棍子,仰头做茫然状。

    “啊,偏了嘛?我是照着阵图画的啊……”

    “这地面不平,要让阵势保持垂直,你脚下那条线就应该多画两步再落节点!这都不懂,你白痴啊!”

    “……白痴啊!”

    “……痴啊!”

    林挣的声音再次“分段”落下,让下方的青年恍然之余,又小声嘟囔了几句。

    这处断崖落差近百丈,也难为两人居然还能无障碍沟通。

    名叫伍翀的青年是一名凝气期的散修,也是林铮初来盘古界认识的第一位修真者。

    当初这货因为得罪了大教弟子,被打断腿封了修为丢在沙漠里等死,刚好遇上走出沙漠的林挣,自然而然的就结为了伙伴。

    对于林挣的头脑,他是佩服的。两人的分工也很明确:一个负责拍,另一个负责卖。

    不过相较于林挣的稳中求赚,他却是总想着能找个“肥羊”捞一把大的,以至于一不小心就会惹到一些修为高深之人。

    所以严格来说,林挣的“售后服务”其实都是被这货给逼出来的,也就难怪他每一次在“片场”都格外暴躁。

    不暴躁不行啊,下面这位小伙伴的手只要抖一下,都会立时改写他的人生结局。

    彼时自崖顶俯瞰,能见到崖底满是落石沟壑的地面上,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巨大阵图正在缓缓成型。其内纵横交错,满是割裂开来的符文标记,关键节点上隐约可见有灵石闪烁的光芒。

    等一下,他将要从这里跳下去。

    他才练气三阶,即便学了点皮毛法术,还自创了几个唬人的阵法,但依旧没脱离普通人的范畴。

    眼前这个高度,普通人想留个全尸都难。

    “特么的,让你没事儿多研究一下表演,提升一下演技,你就是不听!每次还要老子亲自上阵,我xx你个xx……”

    林挣收回望着崖低有些发晕的目光,揉着额角开始骂骂咧咧。

    这次出来搞现场本不在他的计划中,以至于准备的很是仓促。

    前两天在城西落枫谷才刚表演过“万剑归宗”,本想着低调一段时间,避避风头。可昨天才知道,伍翀这混蛋趁他出门的时候又卖了块“酒剑仙醉吟蜀山剑诀”出去。而且不出意外,又搞砸了。

    “人生就是一场秀,该守的规则还得守啊!”

    林挣看着小伙伴忙碌的身影,感叹自己就是个劳碌命。正出神间,西南面的山脚下渐起尘烟,惊起一片赤色火鸦,“呱呱”叫着盘旋而起。

    客户上门了!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