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主角炸了

    《为了成仙拍片吧!》

    htt:x

    积石山,其实是一座火山。

    若是在地球,这种活跃火山的周边向来都是寸草不生,生机难寻的。但在盘古界,生机的定义却不太一样。

    仅千秋城一地,靠地火精气修炼而起的宗门就不下上百家。像什么紫炎谷、烈风山庄、炼火宗等等,不胜枚举。

    当然都比不上独占一处灵脉的赤羽宗。

    从对方一名金丹弟子便能说动执法队搜捕二人便可见一般,毕竟无论是不是异界,背景加金钱总是那么的无往而不利。

    “就是脑子不大灵光……”

    古城映照劫火与晚霞的天幕下,带斗笠的身影看着城门下贴着的“李逍遥”与“酒剑仙”的双人通缉令,嘴角不断颤抖。

    伍翀那混蛋,竟敢侮辱他偶像。

    冲着某人的“3d”画像比划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林挣在城门执法队怀疑的目光下,潇洒转身,走向城南旷野。

    古道,西风,没马。

    自从穿越到这里,他就没见过马这种生物。寻常修士倒也偶尔能瞧见有坐骑的,只是那品种过于油腻,加之“保养费用”感人,使得大多数散修还是习惯了开11路。

    “可惜了我那辆b40啊!五年没换机油了……”

    往南走了大概两里,林挣回头瞧了一眼依旧大如眼前的巨大城池,从怀里摸出一个类似罗盘状的事物打开,念念叨叨的点了张探查符,待罗盘毫无异状,便折返向西,往一片火红颜色的洼地走去。

    可惜并没能走多远。

    前方一棵高大的毒藤木下吊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一人好整以暇,散发出来的杀意却让他感到心惊。

    见到林挣出现,被反手挂起来的伍翀咳了口血出来,露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

    “不好意思哈,没跑掉……”

    “没关系,你也尽力了!”

    前者叹了口气,先是无比光棍的将包袱解下,找出两个布袋丢过去,接着喊道:“这是你的灵石!另外那个袋子里还有二百块下品的,权做赔罪!放我们一马,行不行啊?”

    场面一时安静,只余微风拂动的声音。

    半晌,眼见气氛从开始的肃杀即将转为尴尬,一直在凹造型的应飞才玩味的哼了一声,看着林挣道:“想活命?”

    “想!”

    林挣斩钉截铁,暗骂废话。

    “很好,是个识时务之人!”

    前者瞧都没瞧那两袋灵石一眼,而是径直上前,轻蔑道:“把东西交出来,自废修为,我便饶你一命!”

    “好!”

    林挣依旧斩钉截铁,连犹豫都没有。

    就他那练气三阶的修为,和小命比起来根本没有犹豫的必要。只是正要询问这修为该怎么个废法,忽又觉得哪里不对。

    “东西?什么东西?”

    “哼,死到临头,还敢狡辩!”

    应飞的耐心早在得知破镜丹被骗走后就消失殆尽,刚松弛下来的面孔也变得有些狰狞,急不可耐的低吼道:“那东西你拿了没用!赶紧交出来!否则,我定让你知晓蚀骨剜心的痛苦!”

    “不是,哎?我拿你什么了?灵石我都还给你了……”

    林挣被吼的一脸莫名其妙,而后想到什么,下意识看向被吊着的伍翀,却见后者忽然冲他眨了下眼。

    “……”

    某人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来不及反应,随着一声轻响,地面草丛里忽然有剑光冲向伍翀头顶,后者顺势握住剑柄,挣开绳索向南飞窜。

    “竖子敢尔!”

    “伍翀,我哔你大爷!”

    两道气急败坏的怒吼同时响起,动作却不一样。

    应飞当即转身,祭出短剑向伍翀追去。而林挣却是弯腰一把抓过包袱,从内翻出两张土黄色的灵符,催动法力点燃。

    正所谓穷家富路,正式出逃前,他在鉴宝斋来了一波大放血。把各种居家旅行,杀人越货能用上的宝贝统统买了一遍。像这种一次性的土遁符,他一出手就要了两沓。

    厚重的真元波动在燃烧的灵符上散开,林挣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便重了许多,鼻孔中甚至能闻到浓厚的土腥味。

    可就在这时,前方半空中一声爆响,伴随着伍翀的怪叫,一个黑影却突然隔空向他这边飞了过来。

    “林挣!带着东西快走!”

    “沃日,你这混蛋……”

    林挣被这位要钱不要命的小伙伴气到头秃,眼见应飞已经舍弃了伍翀,正在追着黑影冲来,便头皮一炸,急忙凌空朝被丢过来的黑影打出一道真气。

    讲道理,他是真心要把那东西给打回去,也省的对方紧追着不放。

    可大抵是临战经验太少,有些用力过猛,加之被丢过来的东西不禁打。随着“砰”的一声脆响,却是当场被打了个稀碎。

    一道小黑点被爆开的真气崩飞,划出一道弧线,径直落向……他张开的嘴巴。

    林挣骂街骂到一半,突然被什么东西把话全都怼回了嗓子眼里,而已经进行到一半的遁地术也莫名被打断。正茫然间,喉咙一热,一股驳杂又奇热无比的灵力瞬间涌进内腑,冲向四肢百骸。

    “噗通!”

    对面,某据说达到金丹境界的家伙竟然从半空掉了下来,一屁股跌了个平沙落雁。而不远处正要御空开溜的伍翀察觉到气氛不对,扭头一看这边的场景,脸色便也慌乱起来。

    “林挣!林挣你快吐出来!那是破镜丹,会撑爆你的!”

    啥玩意儿?

    刚被噎得有些干呕的林挣愣了一下,而后便觉一股热流忽然在自己的胃里爆了浆。耳边好似听到了一声轰鸣,一瞬间的失聪,带来的是身体突如火烧一般的难捱剧痛。

    而比身体上的痛苦更难受的,则是心情。

    破镜丹,该不会是金丹期向元婴突破时,需要用到的那玩意儿吧?

    他想哭。

    “你,你这混账!快吐出来!”

    应飞这会儿再顾不上高手风范,一脸气急败坏的向他抓来。那架势,似是要趁药力没化开之前,将他开膛破肚一般。

    可这边手掌才刚触碰到他胸口,一处穴道却突然暴开,驳杂的灵力混着血雾冲出,直接崩飞了他一根手指。

    “嘶!”

    后者悚然而惊,急忙飞退。

    有件事就连伍翀也不清楚,这枚破镜丹是赤羽宗长老从鉴宝斋定制的加料版,内含地火之精。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练气士,便是以应飞的修为,吞下去也只有爆体一途。

    只见此时的林挣好似气球被吹起一般,身体变得肿胀,脸上的肌肉全部鼓起,筋脉也一根根的浮现在表面,不断有穴位喷着血雾爆开,模样极其恐怖。

    窒息与剧痛开始交织,撕扯着他的神经、意识。远处伍翀疑似哭喊的声音忽近忽远,渐渐被黑暗所隔绝。

    但就在此时,一道冷喝却好似在心头炸响:

    “向膻中引气,快!”

    膻中?那特么是死穴!

    残存的意识到这会儿了居然还有空抬杠,但已然逐渐麻痹的身体在感受到胸口一阵微凉后,却是很诚实的开始向膻中穴引导真气。

    气海一动,体内陷入狂暴的异种灵力瞬间好似嗅到了腥味的鲨鱼一般,齐齐冲向膻中穴。

    “啵!”

    林挣前胸突然爆出血花,已然微阖的双目陡然睁开,却在这时福灵心至的结了个遁术手印。

    被打断的土遁波动再次出现,而后者身体上爆出的血雾也越来越多。

    “林挣!林挣啊……”

    伍翀从远处飞奔而回,却见站立身前的应飞突然御剑飞退,好似躲避攻击一般。正犹豫间,随着一声炸响,血雾忽然从林挣站立的位置爆开,数十丈的土壤、草皮尽皆被炸得飞起。

    伍翀被冲击波推着倒飞出去,再起身时,就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十丈方圆的大坑,遍布血色。

    “唰!”

    白衣身影闪现在坑内,待翻找了好一会儿,便铁青着脸色跃出,看着跪地痛哭的伍翀咬牙恨声道:“你,竟然把破镜丹用在一个废物身上!不、可、饶、恕!”

    哭声渐止。

    伍翀缓缓起身,再次看了一眼那血色狼藉的深坑,而后眯起眼睛,慢慢握紧了手中长剑。

    ……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