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时空中的那扇门

    htt:x

    能被藤妖这种存在了不知多少纪元的老魔头收藏的物品,自然不是林挣以往在鉴宝斋接触到的那些破烂货。随便拿起个匕首,都是纯精金打造的上品宝器。

    要说藤妖也是可怜,他所谓的藏宝地点,居然是把宝贝藏在昆仑镜的次元空间里。现在连昆仑镜都易主了,林挣哪里还会再听他哔哔?

    “我的!都是我的!”

    后者扑倒那一堆宝贝上,流着口水不断傻笑。

    画面外,某个被狂暴灵力逼在角落里画圈圈的黑色小人一脸怨毒,口中喃喃:“那都是我的东西,该死的……”

    好吧,这一次被夺舍算是林挣没想到的意外。但对藤妖来说,某人的绝地反击更是让他措手不及。

    谁能想到,倒霉蛋误吞的破镜丹里居然还藏有天然克制神魂的三昧真火呢?

    当然用盘古界的称呼,那玩意儿叫地火之精,常被火灵根修士用以辅助修炼,属于“补品”一类。像他和林挣这种情况落在他人眼中,便是典型的“虚不受补”。

    但讲道理,林挣赢就赢在“虚”上了。

    真要换做资质上佳,天赋奇高的穿越者,什么灵丹妙药都来者不拒,修炼顺风顺水,怕是早就被藤妖夺舍成功了,哪里会给他准备“三昧真火”的时间?

    这么一看,今日的种种遭遇,倒好似专门为了给他破这一劫似的。

    “啧……”

    林挣在一堆珠光宝气中翻了个慵懒的身,抬手将漂浮在前的残镜捏在手中,脸色古怪的摇头:“这咋说的,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紧接着,心头便火热起来。

    要说这些宝贝算是雪中送炭,对他水深火热的修炼人生加了一针强心剂的话,那么作为神器的昆仑镜,在这一刻就真正是属于他独有的金手指了。

    藤妖开头讲的那个故事如果没撒谎,他手里的这枚残镜与地球上的半成品昆仑镜同出一源,相当于是一体。那他利用残镜操控对面的昆仑镜,能否把自己给‘拉’回去呢?

    林挣突然坐起,心跳加速。

    越是思考,便越觉着这种可能性很大。甚至都等不及先去落枫谷和同伴汇合,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

    “如果成功,再回来接她……”

    把那一地的物品收回镜中,林挣怀着激动与忐忑,将残镜握在手中沉浸心神,感应着时空的另一端那若有若无的联系。

    此时的他,识海好似化身成宇宙,无数星光在其间若隐若现。在某一刻,那颗水蓝色的星球出现在视野,而后拉进,穿过群峰雾霭,见到了那枚融入山体中的紫色镜面。

    只不过……是在背面。

    透过镜子,能看到里面的钟乳石笋,斑斓水晶,还有闪耀着五彩神光的层叠岩石。

    “我穿……”

    林挣尝试透过镜面,可是就在神识接触的刹那,却有一层隔膜挡在中间,任凭他怎么努力,也无法穿过。

    “啊!”

    “让我出去……”

    元神怒吼,林挣此时的表情有些狰狞。在某一刻,手中的残镜忽然亮起,开始疯狂吸收他体内剩余不多的真元。而后……

    “啵”

    华夏,某处溶洞深处有紫色华光闪过,一道身影忽然被山体给“吐”了出来。“砰”的一声摔落,碎了一地。

    一小时后,齐云山太素宫前,长发古装的身影站在路边,与人来人往的游客显得格格不入。

    林挣在这站了有一会儿了。

    有件事他想不通。

    他回来了,但又没完全回来。

    这会儿的他,严格来说只是一面镜子。或者说,是镜子分离出来的一个分身。真正的本体,还在盘古界中疯狂的输送真元呢。

    就在刚刚,他尝试沟通地底溶洞中的那块“单面镜”,想要把对面的本体给“吸”回来。可每当他调动真元,两边的连接便会失控,导致这具分身崩坏。

    “是我的姿势不对?没理由啊……”

    林挣仰头看着眼前香火缭绕的道家圣地,眉头越皱越紧。

    “那个,道长你好!”

    身旁一个声音响起,扭头看时,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背着包站在他身前,“羞涩”道:“请问合影要多少钱?”

    神经病呀,没看到我在思考吗?

    前者一阵无语,颇有些不耐的指了指一边,示意这女人走开。可随着动作,却见对方一副恍然的样子,拿出钱包来,抽出一张十块的软妹币递给了他。

    “……”

    拧着眉毛转头,自己手指的方向上正瞧见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拎着个破棍子与游客合影,旁边还竖着个板子写着“拍照5元”。

    “……真特么黑!”

    林挣撇了撇嘴,而后黑下脸来:“找不开!”

    十分钟后,某人捏着自己的“血汗钱”走进半山一家超市。

    来都来了,总不好空手回去。

    但是……十块钱能买啥呢?

    在收银员审视的目光中,林挣在几排货架间徘徊不定。蓦然间,门外一阵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哎呀,我知道啦,妈你真啰嗦!”

    “我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提醒啦!”

    “好了好了,我这忙着呢,挂了哈!”

    门外,一个约莫十八九年纪的小伙正挂断手里的电话,面孔上满是不耐。

    林挣忽然愣住,心底一个大悸动忽然浮现,然后不可遏制。

    五年了!

    自己一直避免去想自己不在这五年,父母是怎么过的。更不知道自己当年出事后,剧组是怎么和他们交代的。可是而今自己既然出现,哪怕只是个分身……

    “哐!”

    十元的纸币被拍在收银台上,林挣一脸嚣张道:“打电话!”

    “?”

    对面叼着根棒棒糖的收银员一脸莫名其妙。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来超市里找电话打?

    “这样吧,你买点东西,我让你用我的手机!”

    “买东西……”

    林挣随意扫了一眼她的背后,正想说要不就拿盒烟算了,忽然想到可能还在落枫谷等自己的豆芽儿,便又改了注意,转身去货架上拿了两杯香飘飘。

    “呐,一共九块,剩下那一块就当你电话费了哈!”

    小姑娘麻利的收钱,然后从旁拿过自己的手机解锁,“别太久哦!”

    “知道了!”

    林挣应了一句,拿过手机后,赶忙拨通记忆中那想过无数遍的号码。

    “嘟……嘟……”

    “喂?你找谁?”

    略有些苍老和疲惫的声音传来,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林挣的眼睛就红了,喉咙动了半天,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喂?你说话呀?”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疑惑。

    林挣忽然转身,在某收银员死死盯着的目光下耸动着肩膀,而后狠狠的咳嗽了两声,带着颤抖的声音终于出口。

    “妈!是我啊,林挣!”

    “林……挣儿?你……真是你啊!呜呜……”

    开口的一刹那,电话那头明显一阵慌乱,伴随着茶杯碎裂的声音。但接电话之人显然根本顾不上,在忍不住的抽泣声中,埋怨道:“呜呜,你这个混小子!你去哪儿了呀!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多担心你!……呜呜……”

    “妈,妈我没事!我好好的!我就是,当初受了点伤,现在已经好了……”

    林挣急忙安慰着母亲。而在盘古界,控制真元输出的本体早已是泪流满面。

    他曾无数次的幻想过,当自己再次出现在父母面前时,要如何解释自己消失的这五年都去了哪,做了些什么。可当真正听到母亲的声音后,又发现自己的想法是有多可笑。

    父母只关心他这五年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过的好还是不好,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压抑了五年的情感爆发,林挣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有无数的话要说给父母听。任凭身后的小姑娘催促,也不想放下手里的电话。

    便在这时,一阵眩晕感突然袭来。

    之前在溶洞里浪费太多,本体的真元要告罄了。

    “妈,我这边还有事,晚点我再给你打。等过几天不忙了,我就回去看您……”

    林挣强忍着越来越重的抽离感,匆忙交代着,又不断答应着母亲的叮嘱。可到最后,无论是他还是对面的父母,谁也舍不得先挂断电话。

    “啪嗒!”

    手机摔落地面的声音惊动柜台内某个收银员,抬头看时,那个装扮古怪的长发大叔已然消失,而自己的手机正躺在地上。

    “喂!你这人!有毛病呀!”

    小姑娘一阵抓狂,张牙舞爪的冲出柜台,待追出门外,却见涌动的人群中早已没了那人的身影。

    此时,已然回归本体的林挣看着自己手里的两杯奶茶,泪流满面。

    “为什么!为什么奶茶都可以穿越,我就不行!”

    微光临近,昆仑镜转动着飘在近前,似在安慰,然后被他一巴掌抽飞。

    “滚一边儿去!要不是你,老子也不会莫名其妙被搞到这个鬼地方来!要天赋没天赋,要资质没资质!修炼修炼,我修你大爷!”

    与父母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让他许久压抑的情感彻底爆发。骂了半天仍不解气,又把残镜抓过来按在地上,抓起一块碎岩石就砸了上去。

    “咚!”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岩石砸落的同时,林挣的动作忽然一滞。

    不知道为啥,他刚刚脑后一阵疼痛,就好像……有人拍了他一板砖。

    视线慢慢转移,看向手里的石头。一个荒谬,但细想又似乎合理的想法,渐渐冒出脑海。

    “不会吧……”

    林挣带着怀疑,试探着再次举起石头。但这一次没敢太用力,只轻轻的砸了一下。

    “咚!”

    随着声响,他浑身的力气在这一刻好似全部被抽离出去,手里的石头再也拿不住。而他也随即后仰,带着一脸失落躺倒在地面。

    明白了!

    在炼化残镜之后,他和昆仑镜就成了一体。

    看起来,出现在地球上的分身是那面山体中的镜子分离出来的,可实际上,主导这一切的还是他本人。只有本体控制这枚残镜连通对面后,他才具备远程操控昆仑镜的能力。

    等于是说,这个短暂而又不稳定的时空通道是他在这边按下了开关,对面的门才会打开。可如果他想走近门里,就要先松开手。可这边一松手,对面的门就关了。

    就和一个人拉住自己的头发,想把自己扯离地面一样。

    都特么是悖论。

    林挣想了许久,才不得不接受早就得到的结论:想回家,就只能修复这边的“门”或者虚空横渡。而无论哪一种,都至少需要仙人实力的支撑。

    “仙人,就特么我这个资质……”

    林挣把手掌伸到眼前,而后想到什么,忽然起身抓过形似委屈吧啦的昆仑镜。

    “哗啦!”

    一堆玉简夹杂着几本道经凭空出现,掉了他一身。

    “差点忘了,藤妖收藏的功法这么多,不知道有没有不要求资质的……”

    林挣随手摸起一块玉简,神识探查之下,脸色忽然一阵古怪。

    “呸!下流!”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