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重操旧业

    林挣的计划,和把大象关冰箱的步骤差不多,第二步都让人摸不着头脑。

    利用应飞的轻敌心理诱敌深入,再趁对方大意之际出手突袭,这都容易理解。哪怕是某人又被追着砍了好几里,也可以当做是为“打消对方怀疑”所付出的牺牲。

    但以上种种,都解释不了这货在战前“梳妆打扮”是为哪般。

    把自己搞这么帅,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

    拍小视频这种事,在没想到一个正当理由之前,林挣是不打算解释的。尤其在伍翀露出一脸怨念后,更坚定了要瞒着他的心思,同时暗道侥幸。

    真动起手来,他才明白筑基与金丹之间的差别到底多大。

    面对这种狂暴攻击下的气机锁定,对方都能挣脱,还有余力反杀。他用昆仑镜才强控了几个呼吸,体内的真元就见底了。若非关键时刻锁元钉命中,这会儿他俩的尸体都凉了。

    好在,有惊无险。

    半个时辰后,落枫谷中的真元波动散去,渐渐安静下来。

    一众赤羽宗的弟子“姗姗来迟”,小心翼翼的接近场中。

    景象有些出人意料。

    想象中某金丹师兄被人大卸八块、剥皮抽筋、剁碎喂狗等情形并未出现,原地除了一个令人心惊的大坑外,众人见到的,只是盘坐坑边闭目调息的白衣身影。

    嗯,衣服有些焦黑,发型也有点乱……

    “师兄!”

    “应师兄!”

    “师兄你没事吧?”

    众人呼啦一声围了上去,竞相表达担忧。其中有个哭丧脸的倒霉蛋,说着说着竟还被人给挤了出来,一屁股坐倒在地。

    “嗯?什么东西,好硌……”

    后者“嘶”的一声,脸都要绿了。鼓着眼睛挺直半身,从身下捡起快灰突突的火山岩。正要扔出去,却见在这火山岩的缝隙里好巧不巧的卡着一片玉简,正微微散发着冷光。

    “天降功法?”

    某弟子神色暗喜,趁着别人都在怕马屁之际悄然查探,而后神色一顿。

    众人看不到的识海之中,他看到了此前双方对决的场景。

    在那一记令人窒息的恐怖攻击过后,应飞鲜血狂喷,直接从半空摔落在地,而后一道残影便持剑扑到。

    “受死!”

    画面中第一次揍金丹的伍翀激动的脸颊通红,单臂一挥就要斩下。

    虽然明知姓应的没死,但彼时看到这里,这名弟子仍是一阵心跳加速,也不知道是希望他住手,还是想让他赶紧砍下去。

    便在这时,场景中的应飞做了个始料未及的动作。

    他跪了。

    “别杀我!求你,别杀我!这都是三长老的命令,不关我的事!留我一命,我愿意就此罢手,保证再不追究!求你,求你们放过我……”

    这货,真是应飞?

    不但“观影”之人这样想,便是身在其中的伍翀也是一脸懵逼,忍不住回过头去,似要征求谁的意见。

    这个时候,某赤羽宗弟子见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在昆仑镜控制的镜头转换下,一道白衣胜雪,周身环绕五彩道韵的身影带着沁人心脾的神秘微笑缓步上前,点着头用一股格外空灵的语气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这画面,这声音,我莫不是看到了神?

    某弟子瞧得心驰神往,恨不能自己当时在场,化身这场景中神一般的男子,用睥睨的眼神俯视着应飞。

    能把金丹揍的跪地求饶,至少也得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吧?

    便在这时,神识外的惊呼打断了他的“观影”。抬头就见盘膝在侧的应飞突然口喷污血,面若金纸的倒向一侧。

    “师兄!”

    “师兄定是遭遇了强敌,快护送师兄回山!”

    “对对,此事须宗主定夺,咱们快走!”

    周围的一众弟子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抬起他。某位站外边缘的家伙也嚷嚷着上前,同时伸手入怀,把那枚玉简藏了起来。

    他很好奇,三长老看到这个会是个什么表情。

    就在同一时刻,千秋城西北搭载飞舟的“机场”里,正抱孩子“检票”的男子神色一愣。

    “奇怪,怎么突然感觉有人在夸我?”

    “喂,掌柜的你动作快点,要开船了!”身前扛了一堆行李的独臂“随从”回头催促。

    “来了!”

    男子应了一声,抬手接过一旁执法队员递还过来的鉴宝斋贵宾卡,慢悠悠的走上飞舟甲板。

    同是城主府的产业,千秋城的飞舟每次出发都会免费搭载一些鉴宝斋的熟客,算是贵宾福利。

    任执法队想破了脑子,也绝想不到他们全城通缉的家伙,正优哉游哉的坐在他们家老大运营的飞舟上被当做大爷伺候着。

    “啧,早知道你就没打算走落枫谷,刚才就该杀了他!”

    待进了专属的私人客舱,伍翀便揭了脸上的易形符,毫无形象的瘫在地板上,“只打一顿,太便宜他了!”

    “然后呢?”

    林挣拉着小豆芽走去内侧的矮塌,闻言扭头哼道:“你我被赤羽宗下追杀令,满世界的跑路?”

    前者一阵语塞,想了想便撇嘴道:“那至少,也得废了他修为吧?这孙子嘴上求饶,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发狠呢。你信不信等他伤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找咱俩报仇!”

    “放心吧!五十块灵石一枚的锁元钉,你真以为那么好破?再说了……”

    林挣顿了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起身凑过来低声说了一翻。

    “嘶,你居然还藏了留影,真是个老阴批……”

    伍翀听得目瞪口呆,而后与他对视,齐齐耸动肩膀坏笑起来。

    好吧,真要是被赤羽宗高层知道,他们精心调教出来的金丹居然是个跪地求饶的货色,首先麻烦的该是应飞才对。

    “对了,”

    笑过之后,林挣收了玩笑的表情,略有些严肃的从身后取来一个大袋子,交代道:“等到了忘川城,你去打听哪里有能施展再生术的人,把你的胳膊恢复了。这次低调点,该花的钱不要省。但也别被骗了,咱就这么点儿家底了!”

    “不用!”

    伍翀皱眉,下意识就要把袋子推回去,同时道:“能用这种术法的,至少都是元婴后期的老怪,哪里是灵石能请得动的。还不如你留着去买些丹药,这往后……”

    “我自有我的打算!”林挣打断了他的话,表情不容置疑,“这灵石是给介绍人的,里面还有一枚术法玉简才是给对方的报酬。”

    “玉简……”

    伍翀怔住,而后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慌忙摇头道:“我不去!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元婴诶,你以为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散修那么好骗……”

    “这次的玉简是真的!”

    前者一阵无奈,直接把袋子丢到他怀里,起身道:“我还不至于蠢到用假玉简去糊弄元婴!”

    “真玉简?你从哪搞的?”

    伍翀闻言,不等他答话便打开袋子,翻出一枚淡青色的玉简来探查。半晌,却是脸色古怪的抬头,用看智障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

    “咳,你别这么看我……”

    林挣清了下嗓子,瞥了一眼所在角落里看动画片的豆芽,而后语气快速的低声解释:“这《慧命欢喜十二势》是我机缘巧合得到的,正经的密宗双修法门,可不是什么邪魔外道!”

    “……你和我说正经?”

    伍翀扯了扯嘴角,同样是瞥过小豆芽的方向,沉默几息后便耸了耸肩:“也对,寻常功法,哪里能入得了元婴修士的眼。”

    说着,便把那一堆东西都收到他腰间的一个小袋子里,在林挣嫌弃的注视下塞进靴子,同时道:“你刚才说你的打算,是什么?”

    “当然是……重操旧业,继续拍片儿呗!还能干嘛?”

    昆仑镜的事,目前还是不能说的秘密。他不会拿一界的入口去考验同伴的欲念。

    何况,这个解释也不能算错。

    如果这一次他的“显化”实验成功,接下来还真是要重操旧业了。

    数个时辰后,夜色缓缓降临。

    伍翀在外间盘膝打坐,豆芽儿抱着一个软垫斜歪在榻上,睡得正香。

    而在遥远的地球,随着两段经过剪辑的十五秒视频通过网名“道长林正乾”的账号发布在华夏的淘客短视频平台上,某处喀斯特地貌的溶洞中便再次有紫色华光闪过。

    “砰!”

    又摔碎了。

    htt:x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