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看视频哪能不点赞?

    水鱼要吃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

    htt:x

    ),接着再看更方便。

    半个时辰后,换成单腿盘坐姿势的林挣散去昆仑镜幻化的屏幕,脸色古怪的揉着额角。

    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就目前的结果,他的修炼思路还是没错的。只是这过程嘛,与预想中存在那么一丢丢偏差。

    对比过视频讨论区里的留言,林挣不得不承认所谓“信徒许愿”在本质上和网络灌水毫无区别。非要找出不同的话,大抵是网上的脏话好歹还能被屏蔽掉,而他识海中的“许愿”却是毫无保留,振聋发聩。

    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粉罢!

    当然也不能怪人家修仙典籍里讲的不全面,毕竟上古那会儿还没有练气士会上网泡论坛的,其显化手段无非是装神弄鬼,搞点超自然现象,骗老百姓花钱修庙。

    谁会在庙里说脏话呢?

    “就当是非传统手段的副作用吧,好歹还提供了点儿念力,苍蝇再小也是肉不是?”

    林挣安慰自己的同时,忍不住勾起嘴角。

    抛开这些计划外的状况,第一次“显化”实验可以说是圆满成功。

    视频上传不到半天时间,播放量就已经过千,点赞数量也超过了二百,按照这个趋势,一周之内播放量妥妥的能破万。

    对一个新注册的账号而言,这已经是超预期的成绩了。

    好歹曾经也是“业内人士”,他很清楚这种视频平台都有固定的流量推荐机制,一夕爆红的概率并不比中彩票来的高。

    何况他要的也不是流量。

    此时已然成功炼化近百道念力,元神境界直逼筑基中期的林挣再无此前的疲乏感,只觉得精神格外充盈,连凝聚真元的速度都比之前快了不少。

    要是让伍翀看见,非惊掉下巴不可。

    这哪里是一个资质奇差的废柴该有的进境?双灵根的天才也不过如此吧!

    当然了,功劳合该归我大天朝的网友们。

    因为林挣的初始境界低,刚开始炼化念力的效果最明显。不过区区百道微弱念力,就已经让他的元神境界处于突破的边缘。

    元神境界的提升,带来的好处可不止是提高修炼速度这么简单。

    如果说之前他的修为只停步在筑基初期,尚不知自己能否突破到筑基中期的话,那么现在,结果已经可以肯定了。

    打个比方说,修士的真元修为是水桶中的水,那么元神境界就是水桶的最大容量。

    因为境界已经达到,剩下的便只是积累,且不会遇到任何瓶颈。。

    这还只是才炼化一部分念力的结果,如果把此刻仍在识海不断出现的念力丝线全部炼化……

    “呵呵呵……”

    林挣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笑出声来。

    在原地发了会儿呆,畅想了一下未来美好的修仙生涯后,某人才收拾心情回归现实,打算趁热打铁,先把元神境界提升到筑基中期再说。

    此时的识海之中,随着视频在网络上发酵,仍在不断的产生新的念力丝线。但速度已开始趋向平缓,质量也大不如前。

    平台的第一波定向推送,选定的用户都是最精准的。

    比如之前为他提供念力的,大都是玄幻剧的爱好者或是业内人士,神识探入后听到的要么是“这特效绝绝子”,要么就是“这剪辑手法好专业”之类。

    可接下来出现的这些,内容就……

    “哇,小哥哥好帅!”

    “装逼犯,哪里有酒剑仙潇洒!”

    “别人家的spy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确认过眼神,是有中二病的人。”

    “……”

    讲道理,在这一刻林挣忽然就明白了,为啥去庙里上香的时候总会有人说心诚则灵了。

    好奇心一失,炼化的速度便陡然加快。

    可惜这次的进境远远比不上一开始。

    如果把念力按照质量分类,最开始的那部分称得上是高质量念力。提供者都是留言、点赞外加关注的真粉丝。

    其次便是那些只点赞不关注或者只留言不点赞的路人,甚至还有几个在评论区里发广告的,林挣翻遍了识海也没找到那两人的念力丝线,一气之下就拉了个黑。

    而此刻,他炼化的这些念力却是既没有点赞,也不参与评论,只大概瞄了个印象的纯路人。

    将道理,这部分人才是最多的,产生的念力丝线也足有上千条。可真正炼化起来,才发现质量真心感人,“经验值”原地缩水到不足原来十分之一的水平。也就是某人“穷”怕了,才会这般来者不拒。

    不过就在这其中,他却发现了一条格外与众不同的念力丝线。

    与大部分交缠在一起,不断涌向他神识的念力不同,这条念力卷缩在识海的角落中,孤独的飘荡着,甚至有些躲避他的味道。

    从发光程度来看,这位也是属于既不点赞也不评论的家伙。可偏偏,属于他的念力丝线又格外的长,许多网友加起来都没他“话”多。

    这重新激发了林挣的好奇心。

    神念牵引之下,暂时放弃了剩余不多的念力丝线,直奔那处角落。在那条念力丝线“逃跑”之前迅速包裹其中,而后神识便小心的探查进去。

    这一次,他听到的不再是吐槽,而是一声炸雷。

    识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电光闪耀间,暴雨泥泞的山坡小道上正有一道狼狈人影向外伸手:

    “拉我!快拉我一把!”

    “林导小心!”

    画面外响起一声惊叫,而后身影突然摔倒,坠入黑暗。

    这还是林挣第一次在别人的视角下重温自己的坠崖过程,尤其这种沉浸式的体验格外真实,即便明知道自己没死,也惊得元神一阵波动。

    “林导,你在哪,你坚持住!”

    “林导对不起,都怪我,没能拉住你!”

    “今天是你的忌日,我给你多烧点纸钱……”

    “唔,其实当时路面太滑,也不能怪我……”

    林挣忽然明白了,这条念力丝线为什么会“躲”在一旁,又为什么会这么长。

    因为它存在的时间长。

    这并不是那些看过视频的网友们新晋产生的念力,而是来自他五年前的拍摄助理唐天宇。如果不是学了道行仙独有的修炼法门,可以以元神内视识海,他压根就发现不了。

    “也就是说,念力的产生其实并不受功法的约束。怪不得伍翀说,有些修为精深的大能能感受到他人的恶念……”

    有了此番提示,林挣控制神识在识海中延伸,还真就陆续发现了来自父母、小豆芽、伍翀,甚至是应飞的念力丝线。

    这当中自是父母的念力格外的坚韧且绵长,小豆芽的念力虽短,却很明亮,且一感受到他的元神探查便缠绕上来,显得格外依赖。

    这不难理解是由于他养大了后者,对方把他当做亲人的缘故。就好比他在父母的念力之中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也想要依靠过去一般。

    可让他觉得不对劲的是,来自伍翀的念力丝线竟也如小豆芽一般,对他有些……痴缠。

    “滚!”

    深感恶劣的林挣元神咆哮,下意识便在识海中开了个大脚,把这货远远踹飞。

    “啊卧槽!”

    门外的惊叫将他从入定中唤醒,同时也惊醒了床榻上睡眼朦胧的小姑娘。抬头就见舱门被推开,依旧做伙计打扮的伍翀在门口皱眉张望,脸色古怪。

    “怎么了?”

    林挣莫名有些心虚,可谁知随着话音落下,对面某人的表情竟也心虚起来。

    “呃……没,没事!”

    “没事你瞎嚷嚷什么,看把豆芽都吵醒了!”

    前者格外自然的转换成嫌弃,瞧着伍翀嘟囔着转身关门,才一回身,就听小丫头带着鼻音软糯糯道:“哥哥,我刚才做了个梦,你把伍大虫给打飞惹……”

    “这……”

    林挣下意识瞄了一眼舱门,若有所思。

    只是在自己的识海中踹了他的念力,居然还有这种效果。难不成这些念力并非独立存在,而是与提供念力之人存在某种联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

    横店影视基地,贵宾楼四层商务套房内突然响起一声惊叫。

    唐天宇带着满头大汗起身,傍晚在饭局上带回的醉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心悸。

    他做了个噩梦,梦中有无边的浪涛突然化作林挣的模样,恶狠狠的抓住他的衣领,质问他……为什么看了视频之后不给他点赞?

    “神经……病吧!”

    前者皱着眉头在床头平复许久,心脏才重新跳回到肚子里。一边摇头感叹这噩梦太“不科学”,一边拿过手机,翻出林挣发布的那两条视频。

    我点还不行吗!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