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这个“李三思”不简单!

    “这位李三思道友在千秋城遭人迫害,落难至此,不知前辈身份,故才冲撞。请前辈移驾寒舍,青璃奉茶代李道友赔罪如何?”

    这边曲青璃瞥过林挣,难说是个什么心思,但下首的侯杰等人闻言却是纷纷色变。

    盟主亲自开口为他开解,这小子哪来这么大面子?

    就连林挣本人都下意识皱眉,突然有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

    说白了,曲青璃作为某少城主的“党羽”,一心为的是拉拢各方豪强。赔罪不过是个托词,目的无非还是对方套关系罢了。

    这道理,其他人不懂,荀姓老者却听明白了。

    “不必了,老夫一介散修,可受不起你曲盟主奉的茶!”

    后者挥了挥手,一边说着,又面带索然的转身,冲伍翀喝道:“兀那小子,老夫与你交易已必!再上门来纠缠,老夫定打断你的狗腿!”

    话音落下,袖袍一甩竟是要走的模样。

    林挣急了。

    哔死个伍翀,这一大早先是几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上门赶人,接着又冒出个元婴高手当场叫破他的本名,还惹出了另一个元婴。

    惹就惹吧,你自己惹的人,自己倒是摆平啊!这般拍拍屁股就想走?

    你走了,剩下的元婴怎么办?

    好不容易有个狐假虎威的机会,他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对方走。不等老者转身,便轻咳出声,背着手道:“‘离’者,阴也!‘坎’者,阳也!阴阳相合谓之道!”

    “嗯?”

    讲道理,虽说林挣也算当事人之一,但在眼下这个场合,两位元婴气场相对,实在没他一个小筑基说话的余地。这边倏一开口,不但侯杰等人诧异,便是曲青璃都忍不住皱眉。

    这个小散修,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

    便在这时,更让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都已经摆好姿势做“起飞”状的老者忽然停了下来,回身走到恨不能亲到林挣的位置上抚掌笑道:“原来如此!老夫就说这先天之气乃是胎中所得,如何能采!却没曾想过这胎中的先天之气又从何处而来啊?哈哈!妙啊!真是妙啊!”

    “这……他们在说啥?”

    一旁的侯杰几人面面相觑,不明觉厉的样子。曲青璃扫过对面只余单臂的伍翀,面带沉思。

    便在这时,却听老者又道:“那敢问小友,这‘火动炎上,水流润下’又是何意?”

    大抵是盘古界的文字发展与华夏不同,虽说存于玉简中的内容可以靠元神领会,但有些春秋笔法就不是靠元神能领悟的了。

    这话乍一听,说的是“火往上走,水往下流”,像是句废话,可林挣联系上下文一琢磨,就知道是“动词”,顿时嘴角一抽,下意识的瞄向曲青璃。

    “咳,咳咳!”

    这老不修,也不看看场合,这些是能当着女人的面讨论的话吗?

    当然了,以老者这种修为层次都难以理解的“动词”,似曲青璃、侯杰这种就更听不明白了。

    真要是知道这两个货在这里谈的其实是“姿势”,后者那大到夸张的弯刃早就朝他们脸上甩过去了,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还能笑得出来。

    “原来荀前辈与李兄弟有旧,是青璃怠慢了!我盟中随无甚美景,但几处云亭倒也别致。不如二位随我……”

    到了这会儿曲青璃仍是不死心,想要与老者搭上关系,顺手还稍上了林挣。

    虽然没听懂两人交谈的内容,但有一件事他们却听懂了。

    这个“李三思”,不简单!

    刚刚还是“道友”,这才几息不到就成了“兄弟”,彼时躲在自家盟主身后的侯杰几人脸色一抽,恨不能立刻消失,假装自己从没来过这里。

    “不用了!这小院就不错,挺清净的!”

    不等曲青璃把话说完,误会了林挣那嫌弃表情的老者已是回身赶人,“老夫在此会友,与尔无干,丫头自去便是!”

    “唔,是青璃唐突了!”

    前者笑意微僵,略一拱手便转过身来,却是皱眉瞧向侯杰。

    “我倒忘了问,你们几人怎会在此?”

    “这,这个……唔,我担心李兄初来乍到,会缺甚物件,故此过来问问……”

    侯杰连咽了好几下口水,说话的同时还故作小心的冲着林挣赔笑,生怕这货来一句“他是来赶我走的”。

    “那正好,你便留在此地,听候荀前辈差遣罢!”

    虽说某盟主在林挣的眼中有傻白莲的嫌疑,但能修到元婴期的高手到底不会真傻。一瞧对方那紧张的表情,便能猜到一二。这般安排,多少也存了一些警告的意味。

    然而这还没完。

    “你们几个,外面候着!没老夫的吩咐,不许靠近!”

    曲青璃一走,不等侯杰几人松口气,便被老者挥手给赶了出来,一个个脸带菜色的在外徘徊。既不敢离得太近,也不敢就此离开。

    “这个李三思到底是何人,怎地盟主与荀老怪都对他另眼相待?”

    其中一人从头到尾都挂着茫然,话音未落,后脑就挨了一巴掌。

    “嘘!你小点声!”

    另一人下意识回望院门,发现并无异状,才松了口气,忍不住冲侯杰埋怨道:“以后再有这种事,你莫要叫我!太特么吓人了!”

    “就是!昨日你与那李三思一路同行,连这人深浅都未探得,亏得堂主如此信任你!”

    先前说话之人抱起肩膀,脸带不屑的摇头。侯杰哑然之余,又莫名觉得委屈。

    这话说的,又不是他要来找麻烦!姓宁的自己都没搞明白的事,他一个凝气能瞧出啥来?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好奇,区区一筑基修士,竟能让荀胜这样的老东,咳,老前辈另眼相待,凭借的是啥?

    大概是那与众不同的脑回路,和面对高手时那奇怪的自信心。

    到底是现代社会成长起来的人,林挣身上确实没有盘古界修士对高手的那种敬畏与谦卑。

    比如说此刻,当院中再无旁人在时,名为荀胜的老者便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看着林挣哼道:“小子,老夫教你个乖,以后与元婴高手相交,莫要用化名这种可笑的手段!就你那气息,老夫在百里之外就能闻得到!”

    “是么?那千里之外呢?元婴大高手还闻得到吗?”

    后者耸了耸肩,无视荀胜那黑下来的表情,转向伍翀道:“你胳膊呢?这老头赖账?”

    “小子狂妄!”

    不等伍翀回答,闻言色变的荀胜已是吹起胡子,怒道:“老夫堂堂元婴修士,你竟敢如此无礼……”

    “元婴修士就不会赖账了么?”

    林挣一脸莫名其妙,正要反驳回去,脸都被吓白了的伍翀已是冲了过来,一边撸起袖子,一边劝解道:“林挣!你怎么和前辈说话呢!荀前辈修为高超,有口皆碑,妇孺皆知!昨日便已将我的胳膊恢复了!”

    说着,被他撸起的左便袖口内便探出个不足半尺长,婴儿般细嫩白皙的小肉手来,冲着林挣上下挥动。

    “你瞧,你瞧啊!”

    “……”

    讲道理,一个满脸胡茬的糙汉歪着身子展示自己刚长出半尺的小胳膊,画面实在太美。不但林挣,就连荀胜都被这一幕给恶心到了,脸颊颤抖的撇过头去。

    要不是有求于人,他真想一巴掌抽死这货。

    也是林挣误会了所谓回春术的功效。

    盘古界虽然不讲道理,但还是要讲科学的。与其说这类术法能让骨肌再生,莫不如说是用入微的真元埋下种子,激发出了残体自身的再生能力。

    也就是说,伍翀的断臂要想真正恢复,得自己慢慢长。

    “哼,老夫最是讲信誉,你这小子无端猜度,端地小气!”

    大抵是从来没被一个低阶散修给鄙视过,这会儿的荀胜莫名生出一股要以理服人的架势来,斜视林挣道:“刚才你解了老夫之疑,但又利用老夫吓唬那几个问仙盟的小子,算是扯平了!老夫还有几处不解,倒也不占你便宜!你说一件事,杀人放火,无所不可!”

    谁知话音落下,却见林挣无视伍翀那“快答应他”的眼色,一脸莫名道:“你这人可真不讲道理!我啥时候利用你唬人了?再说了,好好的,我让你杀人放火干嘛?”

    “哼!你敢说,你不是得罪了那几人?若非老夫出现,你早就被……”

    “我当然敢说!不信你把他们叫过来,咱们当面对质!”

    林挣梗起脖子,说出口的话却让脸皮厚如城墙的伍翀都觉得无语。

    亏得这货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这会儿再把人叫进来,元婴当前,对方哪里还敢承认这种事了?就是吊起来打,侯杰也会一口咬定,他就是来给林挣送温暖的。

    “你……小子无耻!”

    荀胜听得目瞪口呆,他堂堂元婴高手,难得讲一次理,就遇到个不讲理的。

    “老夫可提醒你,做人要懂进退。你这般无赖,只会令老夫反感!耗尽了老夫的耐心,任你何种要求,老夫都不会再答应了!”

    “你这人,谁要和你提要求了,莫名其妙!”

    林挣心下紧张,面上却仍是那股“油盐不进”的无赖模样。

    相比所谓的要求,他还是觉得讹下对方一个人情更划算。

    这世上最难办的事,从来都不是说出口的。这要求只要他不提,就永远存在。

    当然正如荀胜所言,真要耗尽了他的耐心,可就弄巧成拙了。所以在棒子打完后,还要适当的丢出个甜枣才行。

    恰好此时,昆仑镜突然响起一阵欢快的铃声。于是就在后者和伍翀莫名其妙的注视下,林挣忽然转身,摆手道:“那啥,我先接个电话。哦对了,‘火动炎上,水流润下’说的并非五行,水火仍是代指阴阳,嗯,说是男女也可。老人家慢走,不送了哈!”

    话音落下,身后的老者先是一愣,进而脸色一黑。

    咋好像被讹上了呢?

    水鱼要吃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

    htt:x

    ),接着再看更方便。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