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她,她电我!

    htt:x

    “唰!”

    赤色红芒由南门方向转瞬而至,在林挣即将达成“异界之死”成就时堪堪将其接住,而后不等说话,后者就如八爪鱼一般“狠狠”缠了上去。

    “啊!啊!”

    阳光煦暖,芳草萋萋的原野间,被搂了个瓷实的曲青璃眼角抽搐,恨不能把这货给丢河里去。

    “道友已然无虞,还请自重!”

    “啊!啊!救命啊!!”

    “李三思!请你自重(咬牙)!!”

    “啊……啊?哦!”

    彼时在她怀中又是“摇头”又是“发抖”的某人,直到此刻好似才反应过来。

    挂着劫后余生的表情喘息了一会儿,稍待平复后,后者才在某女修的再三提醒下颤颤巍巍的跳到地上,揉着面条般的大腿哼哼唧唧。

    蹄声与破空声同时传来,伍翀骑着狮虎兽奔到近前,不等停稳就飞跃而下,一脸急切的跑近。

    “到底是兄弟啊!”

    林挣感动的两眼发热,还不等嘴角咧开,就见姓伍的径直越过他,一大一小两只手臂张开,冲向某个疾驰而来的黑色身影。

    “前辈!前辈你没事吧!”

    “滚一边儿去!老夫能有甚事!”

    荀胜不耐烦的摆手,待林挣转身,便嘿然一笑:“林小子,刚才老夫一时失手,吓坏了罢!”

    “咳,前辈,我姓李……”

    后者看着运用全身灵力强压着发型,却依旧有几根头发坚强竖起的荀胜,有些不忍直视。

    讲道理,看这厮衣衫完整的背着手出现,他还以为那闪电没起到效果呢。

    “行了行了!你还真以为曲丫头不知你的底细?”

    荀胜闻言大咧咧的摆手,很是随意的捅破他的马甲,却不防就这么一个小动作,却让林挣连同曲青璃在内的头发忽然就朝他的位置飘了起来。

    “……噗!”

    林挣抬手捂嘴,死死的扣住脸颊,却还是忍不住,扭头过去噗呲呲的笑。曲青璃抽动了几下嘴角,突然转身走向一旁,都没和某前辈打招呼。

    这不是不礼貌,而是……她怕一张嘴,会更不礼貌。

    “哼,老夫这是,咳……”

    闹了个老脸微红的荀胜不自然的甩了下袖子,正想胡扯几句理由时忽然皱眉抬头。

    一队内卫装束的修士簇拥着一名青袍男子缓步上前,见荀胜瞧过,便拱手笑道:“原来这城外势若天威的术法,皆源自荀前辈。玉明恭贺前辈,道法又有精进了!听青璃说,前辈这两日在问仙盟做客?”

    玉明……少城主黄玉明?

    这位忘川城少主的名字,对于林挣而言可真真是如雷贯耳。日前可没少听侯杰吹嘘,说这位少城主如何如厉害,怎么仗义之类。

    按说这种大人物,便是当面也难给林挣这种低阶散修一个正眼。可后者却在对方开口的一瞬间便陡然紧张起来。

    原因嘛……

    看着站去黄玉明身侧,一副贤内助姿态的曲青璃,某人耷拉下眼皮,正要躲去伍翀背后,冷不防一根手指戳来,差点捅进他的鼻孔。

    抬头就见荀胜指着他道:“老夫乃是会友,并非在问仙盟,少城主可别误会了!”

    泥大爷!

    林挣狠狠的瞪了这老货一眼,而后无奈转身,冲着那位少城主露出尴尬笑意。

    哔死个荀胜,刚才他那些“救命”动作也不知被人家瞧见多少。

    “这位便是李三思道友吧?呵,我听青璃提起过,说你在千秋城落难,逃至此地!”

    谈不上是轻蔑或是贬低,黄玉明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表情,仿佛就是友好的打个招呼,口中还道:“既是荀前辈之友,便是在下的贵客!道友安心住着便是,黄某保证,在这忘川城无人敢找你麻烦!”

    “呵呵!”

    林挣扯着嘴角尬笑了一下,心里暗骂着“这小白脸说话真特么脏”。正要接话,却见前者话锋一转,突然又接了一句:“何况有荀前辈这样的高手庇护,又有何可担心的呢?您说是吧?沈统领!”

    得,人家根本就没和我说话!

    林挣一阵腹诽,干脆退到荀胜身侧,掩着身影抬头时,视线却正对上一双黑亮的眸子。一位身披甲胄的黑面男子不知何时竟站在场中,盯着他瞧个不停。

    “我次”

    前者心下一跳,差点骂出声来。

    “哼!”

    随着黄玉明的声音落下,男子收回视线莫名哼了一声,而后对荀胜略一拱手,转身之际便已消失不见,竟是连回答都欠奉。

    这般赤裸裸的被无视,要按林挣的性子,即便不发作,骂几句街找找场子也总是要的。

    但彼时黄玉明却是表情不变,还拱手对荀胜解释道:“沈统领一贯便是这个性子,不喜交际,还望前辈勿怪!其实他肯露面,也是想要恭贺前辈的!”

    “传言说,内卫统领沈忌半只脚已踏入化神,竟是真的!”

    荀胜彼时还望着沈忌离开的方位喃喃自语,而后闻言却是忽然黑了脸,挥手道:“老夫此生化神无望,恭贺个屁!走了!”

    说着,也不理会黄玉明的反应,抓过林挣一个起落出现在南城门外,待后者抱起豆芽,便御空赶回。

    “啊”

    伴随着小姑娘的尖叫声,三人落回到小院中。豆芽的丸子头外已是炸开了一层绒毛,小脸兴奋的通红。可林挣与荀胜,却都各自挂着一脸心事。

    “老夫今日可是叫你小子给坑了!姓黄的故意这样说,怕是日后那沈忌会把老夫当做问仙盟一党了!端地晦气!”

    荀胜叹息着转身,却听林挣疑惑道:“一个是少城主,一个是内卫统领,两人这般不对付,老城主也不管吗?”

    “管?tui!”

    前者转身把胡凳拖来坐下,老脸挂起冷笑。

    “老夫教你个乖!以后行事,千万不要以凡俗之心揣度修士,尤其是高级修士的想法!那黄沧海成名数百载,眼下寿元将尽,一心只想冲破瓶颈,再进一步,哪有心思理会这等俗事!何况那黄玉明不过是百年前他尝试外道双修之法的产物,讲情感,哪比得上亲传弟子的沈忌?”

    老人家仰着脸,正不断鄙视着黄沧海,忽又想到自己貌似最近也在研究双修来着,便老脸一红,装作不经意的转移话题:

    “所以你别被那小子笑眯眯的表情给骗了!自小在这等环境下成长,那黄玉明的心怕是比他老子还脏!老夫劝你还是莫沾这摊浑水的好。红尘虽妙,可离道太远,非我辈之求啊!”

    “我心中有道,何来远近之说?”

    林挣负手而笑,暗道论道法哥不是你对手,可要是讲道理,我华夏五千年的精华传承,随便拉出来一句,就够你琢磨好几年的。

    “正所谓海乃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无世俗之心,又何惧世俗之缚呢?”

    果然,随着话音落下,荀胜表情收敛,嘴里嘟囔着“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之类,眼放异彩的同时,嘴角却又挂起冷笑:“无世俗之心?不见得吧!莫要以为老夫没瞧见,你挂在曲丫头的身上时,那手可……”

    “咳,前辈你看错了!我那是紧张!”

    林挣一阵心虚,瞥了一眼正做天真无邪状的豆芽,急忙开口打断。

    天地良心,他当时可是从近千丈的高空往下掉啊!这等情况下,手边突然有了能借力的地方,可不得像对待救命稻草一般,大力的把握住嘛!

    这能叫世俗吗?这叫珍爱生命!

    某人顶着一头虚汗连声狡辩,正说话间,外间一阵蹄声由远及近,吃瓜群众们已是从南门返回,隔着老远就能听见伍翀大呼小叫的吹嘘声。

    林挣下意识扭头,正瞧见门外经过的一抹红衣,和一双斜过来的眸子。

    秋水本无波,微风拂荡漾。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那双眼眸中有一种似笑非笑的戏弄感,像是把他看穿了一般。可再瞧时,对方已经消失门外,取而代之的则是伍翀那乐得花儿一般的黑脸。

    “噫!”

    林挣嫌弃似的转头,小心脏却有些不争气的乱跳。

    哥没看错吧?

    她,她电我!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