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谁叫咱老伍讲义气呢

    htt:x

    林挣本以为自那日与荀胜在城外引发围观,他会立时成为忘川城的名人,甚至是“稀有物种”。就像某盟主和某少城主的绯闻那样被街头巷尾议论,得不到消停。

    然而事实却与他想的有点儿出入。

    议论是有,却不是针对他。

    也不知道最开始是谁传的,说黄玉明和沈忌都想拉拢荀胜,后者被扰得烦了,干脆就露这么一手,意在震慑两人,颇有些呲獠牙的意味。

    还有人说,事情没这么复杂,其实是荀老怪自创了一种功法,想要实验威力。

    没看到当日人家展露的时候都引发了天劫嘛!那是因为新功法的威力太大,超出境界太过,天道爸爸生气了。

    你看,谣言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讲理。

    甚至于传到后面,只要讲得足够精彩,吃瓜群众并不在乎真正的内情是哪般。

    林挣担心这里面是不是有啥阴谋,赶了伍翀出门打探。可后者转了一圈,却是带着侯杰一起给了他一个无语的答案:

    是曲青璃派叫人故意这么传的。

    目的嘛,其一是为了替荀胜开解,表示后者与某少城主并无关联。其二,却是有点保护林挣的味道,免得被有心人给惦记上。

    嗯,且不提这手段和说辞匹不匹配,反正林挣听完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后是更紧张了,总感觉曲青璃那天的眼神不止“调戏”这么简单。

    可猜测归猜测,让他去问,那是万万不敢的。

    一转眼,半月已过。

    伍翀的胳膊已经长到一尺长,可以帮忙洗脸了。荀胜也成了小院的常客,隔三差五就背着手出现,与林挣探讨某些功法中的难解词汇,或是指点小豆芽练气。

    搬家的事,林挣只在心里过了一遍就抛到了脑后。

    当然不是因为这里不要房租,而是事关他心中的某个计划。

    当日他与荀胜“斗法”的视频在上传淘客之后,不出意外的爆了。

    一日夜的功夫,点赞数就突破百万,属于真正的大热门。粉丝值暴涨的同时,也连带叫他收获大把的念力,将元神境界提升了一大截,直逼筑基后期。

    这更坚定了他要拍摄电影的想法。

    可想要拍电影,尤其是在异界拍摄,仅靠他们这几个人是不行的。就算他有把握忽悠荀胜配合,也没法同时忽悠住这一城的“群演”。

    可如果不设定剧本,把一切都当成是纪实影像来拍呢?

    反正他现在也和问仙盟的人混熟了,发生在忘川城的大小情都可以打着“朋友”的旗号去光明正大的“拍”,连理由都不用找。

    当然,这些都是他深埋心中的事,即便是伍翀这样交心的伙伴也都不知内情。

    所以看在有些人的眼里,他这种行为就有些欲盖弥彰了。

    毕竟,h……那曲青璃确实挺漂亮的。

    “哼,癞蛤蟆想吃炖大鹅!”

    神识感受着屋内“沉迷”修炼无法自拔的某人,荀胜鄙视的吹了下胡子,待转头时,老脸已是堆起笑容。

    在他身侧,梳着包包头的小姑娘正小脸严肃的打坐调息。

    这半月,变化最大的还是这位初入练气境的小丫头。

    自那日被带着飞了一圈儿后,豆芽对某位“老妖怪”的敌意便小了许多,总是心念念的想要再“飞”一次。而捏住小家伙“软肋”的荀胜也总得偿所愿,顺理成章的开始指导她练气。

    有老牌元婴在前方引路,豆芽的进境与当初的林挣可就不同了,简直是一日千里,颇有些后来者居上的感觉。

    小伙伴们一个两个的都突然上了发条,看在伍翀眼里简直不要太酸。

    于是乎,就在这一日的加班拍摄终于结束,林挣伸着懒腰跨过房门时,不等和荀胜打过招呼就被他一把拖住,连推带拽的给拉到了院子外面。

    “我说老林,你可不能不讲义气啊!”

    前者彼时颇有些愤愤的比划着新长出来的小嫩手,言语间竟还挂了丝委屈:“你为泡姑娘勤修苦练,这我理解。可你不能不管你亲兄弟吧?你说我都卡在凝气中期多久了?好不容易遇到个前辈高手,你特么也不知道帮我递个话……”

    “嗨,你就为这点儿……”

    林挣揣着茫然听了半天,才恍然伍翀这家伙是吃味儿了。不过接着又忽觉哪里不对。

    “等会儿!你刚才说什么?我泡谁了?”

    “咳,你听错了,我说的是‘盘古界’!”

    伍翀瞥过巷口经过的几个问仙盟成员,挥舞那只小短手冲其中的侯杰打了个招呼。而后才赔笑道:“我知道,元婴高手的人情太值钱,你不好开口。我的意思是,你那儿还有没有啥别的功法之类,兴许荀老感兴趣,一高兴就收我为徒……”

    “你快省省吧!那老货要想收徒,喊一嗓子,报名的人能从这儿排到城外去!白日梦也不是你这种做法!”

    林挣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打消掉小伙伴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眼见伍翀眼中那快速失落的神色,心下又有些不忍,便挑眉道:“咱得另辟蹊径!”

    “嗯?你有办法?”

    原本后者听了前半截的话心下已是开始失望,但听到林挣如是说,眸子便又迅速亮起。

    作为修士,尤其是他这般毫无背景,仅靠自己挣扎求存的散修,平日里混归混,但要说对提升修为的渴望,却是半点儿不比别人来的差。

    “你跟我来!”

    林挣先是回头看了一眼小院,而后拉着他走向巷口,似是要避开荀胜一般。

    一直到无人处,神秘感勾得某人小鹿乱撞之时,他才挂着得意从怀里摸出个小册子来,笑眯眯道:“你当我整日陪那家伙谈经论道是白忙活的?他那点儿东西,我早都偷偷记下来了!”

    “哇靠!不愧是老阴批,真有你的!”

    伍翀一听就乐了,咧着嘴巴狠抽林挣的胳膊,小短手迫不及待就把那册子给抢了过去,美滋滋的翻开,而后表情迅速茫然:

    “这……是啥?”

    “呃不好意思拿错了!这本才是!”

    林挣一把扯回那沓印着《荒野疑踪》字样的打印纸,把昆仑镜唤出,翻找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递过去一本线装的蓝皮册子。

    “这本《金丹指玄经》据说来头不小,我也是套话套出来的,你看的时候背着点人……”

    “我懂规矩!等回头背熟了,我就把它烧掉!”

    伍翀头也不抬的翻看着,嘴里连声保证,继而越咧越大。

    瞧着小伙伴开心的表情,林挣心下稍安。

    其实自从化解藤妖危机,得到昆仑镜后,他除了为自己的将来找出路外,也无时不在纠结怎么帮伍翀提升修为。

    嗯,毕竟是自己亲手“捡来”的兄弟,总不能再扔了吧?

    有关昆仑镜和地球的秘密不能暴露,藤妖的收藏里倒是有别的功法,可在没找到合适的理由之前,他也不好就这么拿出来。

    好在现在总算有了借口,把功法来源推到荀胜身上,即合理又隐秘。便是伍翀怀疑,也没胆子和后者求证。

    “可惜念力的来源没法解释,否则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林挣心里颇有些无奈,暗想要是小伙伴们能集体修炼道行篇,他就用不着掩饰什么,直接光明正大的建组拍片儿了。

    哪像现在,干啥都得编理由。

    “咳,老伍,你说哥帮了你这么大一忙,你是不是也该帮我干点儿啥……”

    “嗯?”

    话音未落,伍翀已是两手捂着那功法册子后退,一脸警惕之色:“我可没钱啊!上次赚那点儿灵石都给你了!我一块都没私藏!”

    “啧,你看你,咱俩兄弟,说什么钱不钱的!”

    林挣故作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而后上前拉过他的肩膀,低声道:“我听荀前辈说啊,这忘川城北的丛林里有一种类人灵兽,有些体内已经化出了妖丹。早年间有修士吞服,竟然领悟出了某种神通。嘿嘿,你也知道我资质差,要是能有个神通傍身……”

    “神通?扯淡!那老头儿吹牛呢吧?”

    伍翀明显不信,但看到前者一副“眼巴巴”的表情,又有些张不开嘴拒绝,便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哼道:“那成吧!谁叫咱老伍讲义气呢!”

    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他不但刚拿了人家的东西,手也是真的短。

    两个时辰后,某丛林深处,震耳的怒吼声惊得鸟兽飞散,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两道身影便先后窜了出来。

    “姓林的!我哔你大爷!你管这东西叫灵兽?”

    鼻青脸肿伍翀狂奔在前,口水喷的老远,愤愤的指着后方一只三丈多高的食铁猿不住骂街。

    在他身后,脸都跑红了的林挣不答,只是眼角不住跳动。待瞥见一抹阴影极速靠近,便操控昆仑镜发出一道灵光,直奔身前。

    场景一阵恍惚,明明跑在前面的伍翀莫名被拉了回来,看到忽然超过他的林挣一愣,不等反应,一只比他头还大的黑毛拳头便已到眼前。

    “砰!”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