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编!你再接着编!

    htt:x

    “獒!獒!”

    “吼獒啊!”

    “好!上!咬他!咬他!”

    “呜呼!爽啊!”

    “砰砰!”

    实景搭建的铁笼内,五彩闪烁的效果灯和霓虹灯闪得人双眼发麻。

    随着机器摆臂转动,能看到铁笼外人头攒动,不断拍打着铁笼,挥舞着荧光棒,狂热的呼喊声连绵不断。尤其几个特型演员,嗓子哑了还在那追着机位大吼。

    很难想象,在这种不受控的氛围下,和某獒犬滚在一起的林挣居然还能走神。

    没办法,相较被一名元婴高手惦记,分身被狗咬这种事真的是再小不过了。何况那狗也未必就能咬得动。

    拍摄很顺利。

    甚至在董辉和唐天宇看来,顺利的有些诡异。

    讲道理,那毕竟是一头獒犬,犬类中出了名的凶猛。刚开始实拍的时候,群演们甚至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不小心惊了这狗,再咬死他们家副导演。

    嗯,狗自己也不自信,求助似的不断望向笼外的主人。

    直到……林挣跑出笼外,“狠狠”抽了它主人一巴掌。

    接下来的场景,在监视器中看起来有些凶残。

    在摇臂摄影机和林挣别在胸口的双重机位下,奔奔向观众全方位展示了獒犬在癫狂状态下是个什么模样。

    锋利异常的犬牙,四溅的涎水,凶恶嗜血的眼神。正对镜头的血盆大口或撕或咬,狂吼不止。瞧的董辉的心脏都直抽抽,头皮和手心里全是冷汗,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喊停。

    可当视线离开监视器,转到场内,入眼的情形又有些不忍直视。

    陈总嘴里叼着根烟,脸带唏嘘的和老唐念叨着什么。后者不时看向场中,撇嘴之余,便安慰似的拍着他的肩膀。

    大伙也是瞧了半天才恍然,这狗子搞的动静挺大,却是真正的干打雷不下雨。

    大抵是不爽某人“揍”了它的主人,以凶猛狠辣著称的獒犬最终还是气不过,决定和林挣……咳,讲讲道理。

    衬托之下,反倒是后者更“狗”一些,拒不认错不说,还动手动脚的。

    这也是某陈总唏嘘的原因。

    这狗,养废了呀!

    了解到这条外表凶残的狗子内心居然这么“怂”后,在场的群演都乐了。而后气氛越来越热烈,就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倒真有点儿斗兽场那味儿了。

    摄影师开始醉心抓怕各种刺激的角度,闲着的演员便凑去听老唐两人扯淡,顺带夸一下狗的演技,而董辉也受这场面所引,不断的建议某人多“保”几条。

    没人觉得这情形不正常,除了某条“当事狗”。

    奔奔此刻的内心大抵是崩溃的。

    动物用来看待世界的视角毕竟和人不同。一块“石头”会打人,就已经够令狗心惊的了。可这帮人类不但不帮忙,还跟着瞎起哄,非要让它下嘴咬。

    “那特么是石头!石头!你们咋不咬呢!你们这群狗!”

    某獒犬对着起哄人群怒吼,而后脸上便挨了一记狠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獒呜!你特么弄疼我了!”

    “cut!”

    董辉的喊声及时响起,挽救了一条狗最后的自尊心。

    林挣挂着“歉意”神色揉了揉身前的狗头,低声说了句“抱歉”。

    走神归走神,但以他如今堪比筑基后期的元神强度,记忆与感知都非常人可比。不用看回放,他也知道这场戏的效果如何,甚至早已有了剪辑的腹稿。

    看着走出场地,与周围演员商业互捧的林挣,董辉的表情有些复杂。

    直到此刻,他也仍旧坚持自己的观点。但不得不说,相比林挣拍摄的素材,他上一场戏所能呈现的视觉冲击弱的不是一点半点。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输的不冤啊!

    毕竟行业里又有几个导演敢用真的猛兽进行实拍呢?

    “林导,你赢了!”

    不等某人回来装模作样的看回放,董辉已是摇头叹道:“我得承认,这样令人血脉贲张的镜头才真正适合商业类电影,之前是我偏激了。我看特效也不用做了,直接就用这组吧!”

    “……啥玩意儿?”

    刚与某陈总走过来恭维的唐天宇,表情僵在了脸上。

    这个小董,怎么总在最关键的时刻扯他的腰带呢?

    你不做特效,哥咋套出这货背后的团队来啊?

    好吧,这下别说是唐天宇,就连林挣都一阵发愣,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好在董辉的话还没说完,或者说早有心思,待见到唐天宇,便直接拿出拍摄计划表商量道:“唐总,我刚才琢磨了一下。咱们计划里还有不少类似的镜头没拍呢。既然林导擅长这类镜头的处理,后续几场戏演员的重合率也不高。不如我和林导分别拍摄,加快进度的同时,还能节省资金。”

    “分别拍啊”

    唐天宇伸手拿过计划表来,待看到后面标有一场“人熊对战”的戏份,点头的同时又有犹豫。

    他想挖出林挣背后的团队不假,可真要是在没见到成片前就把全部的特效镜头交给后者处理,他又觉得有些冒险。

    不过林挣可早就耐不住了,不给这货犹豫的机会便一把抢过计划表,信誓旦旦道:“唐总就交给我吧!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这么有自信?

    “你那朋友,对动物类的特效也擅长吗?”前者忍不住发问。

    “那太擅长了!足以以假乱真啊!”

    林挣咧嘴,笑出一口白牙。

    五小时后,盘古界。

    “罴?”

    这段时间每日清早都会“无意间”经过林挣小院的侯杰,脸上在被某人主动叫进来坐的惊喜还没退去,就被疑惑所取代。

    “是这样,你也知道,我这妹子最近练气的进度有些快,我担心她基础不牢。听荀前辈说,以罴的胆辅以灵果服用,能固本培元。我便想着去猎几头罴,给我妹子补气!”

    林挣不等对方主动发问,已是把准备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东侧厢房门口,自一早起床就坐在门槛上斜视后者的伍翀露出冷笑。

    编!

    你再接着编!

    麻卖批!上次是具有血脉神通的妖丹,这次又是固本培元的罴胆。真当全世界的人都这么好忽悠呢?

    等下哥们儿就拆穿你,看你怎么圆!

    “喔,原来是给灵儿姑娘补气之用!何必劳烦道友,我去盟中库存翻找些……”

    毕竟是林挣的妹妹,又疑似拜了荀胜为师,侯杰可不敢像他们那般“豆芽”“豆芽”的叫。便是荀胜本人,在叫了几次之后就嫌林挣取的名字难听,逼着给取了个大名。

    嗯,姓就随林挣,取名林灵。

    原本林挣是想叫林灵石的,刚好与他的名字组成“挣灵石”的美好寓意。奈何不但荀老头不爽,便是一向唯哥哥马首是瞻的豆芽也发了小脾气,张牙舞爪的表达不满。最后只好折了个中,只保留灵石的灵字。

    此时,这位差点儿就成了林灵石的小姑娘,就在一旁支着耳朵,眼珠滴溜溜的转。

    “那可不行,我受曲盟主之邀客居于此,已是受了莫大照拂,岂能再占便宜?况且荀老一再嘱咐,这罴胆须以鲜活为上,若是风干,效用会大大减弱……”

    果然!

    一旁的伍翀已是由冷笑变成得意,心里暗呼快了快了!马上就要露出狐狸尾巴了!

    可就在这时,旁边一个软糯糯的声音突然响起,却叫他表情一滞。

    “哥哥,我不用那个也可以的,你们别去了!城外好危险呀,上次伍翀哥哥都受伤了,到现在还没好!”

    “咦?日头打东边出来了?死丫头居然没叫我外号?”

    伍翀诧异转头,看着一脸“纯真”加“无辜”的小姑娘,不等想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察觉两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林挣脸带玩味,而侯杰则是稍微复杂。既包含了诧异和同情,又忍不住带了一丝审视和鄙夷。

    好家伙!

    好歹也是同为凝气期的修士,即便是一只手不方便,也不至于让区区几只罴兽给打伤吧?这厮是有多笨?

    “李兄,这样吧!”

    也不知出于何种心里,明明同情的眼神已然放出,可侯杰却没说出啥安慰的话来,反而转身笑道:“伍道友受了伤,便让他歇着!我知道鸣沙山那边的阔木林中有一种林罴,早年东郊红叶镇的猎户还有以猎罴为生的。不如我给你带路,咱们随便猎上几头,快去快回!”

    “如此,多谢侯兄了!”

    林挣笑眯眯的拱手,前者连称不敢。伍翀正要开口打岔,揭露某人的“阴谋”,忽又觉得哪里不对。

    姓侯的刚才那眼神……该不会是以为,他是被那种凡人都能随意猎杀的低级灵兽给揍的吧?

    “我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那天是……”

    后者当即起身解释,可话到嘴边,却又顿住。

    难道真的要对侯杰说,日前自己信了这白痴的鬼话,主动上门去挑衅食铁猿。跑路时又被筑基期的小伙伴超过,落在最后,结果被揍的猪头一般?

    “咳!那什么……我是说,谁说我受伤了?等下你们都别出手!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