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拍片的正当理由

    翌日,晴空万里,像人的心情。

    林挣自入定中醒来,睁开双眼的一刹那,神识由至静脱离,忽觉方圆数里的音画瞬间入脑,人、虫、鸟、兽尽皆入耳。神念移动间,仿佛心合自然,万物一体。

    气与神和,灵通无波!

    “这便是凝气修士的元神感应么?怎么好像比伍翀描述的还要牛逼一些?”

    林挣看了看自己摊开的手掌,忽然狠狠一握。

    万物嘈杂之声瞬间远去,灵台恢复清明,但较以往却更加清晰、透彻。神识自然舒展,无须刻意查探,便将周围环境尽收于心。

    在将新增的念力尽数炼化后,他的元神境界终于突破到凝气初期。但不知为何,这一境界带给他的感悟,总感觉哪里不对。

    盘古界的修行体系中,凝气其实是修士为结丹做准备的过渡阶段。

    这个时期,气海扩展,真元凝实,缓慢形成一个向紫府上升的气旋。但除此之外,元神上并无显著变化。等同于是一个加强版的筑基期。

    倒是在某藤妖收藏的道经总纲中,对各类修真境界做过详解。若是林挣仔细研究过,就会发现华夏古仙体系中的一段描述,与他现在的境界很相似: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当然这只是较元神境界而言,若单纯从真元来看,某散修至今仍只是个筑基修士,顶多算是个后期,还是刚刚迈入的那种。

    所以林挣一出门,就换上了谦逊随和的面孔。待行至众人议事的前厅看见曲青璃时,还露出了自认为“自信而不失随和”的笑容。

    “你笑神马!”

    后者杏眼瞪起,双颊闪过一抹飞红,恨恨的瞥过头去。

    “……?”

    林挣的笑意僵在脸上,刚准备好的腹稿也被噎了回去。

    神马节奏?这女人起床气这么大吗?

    彼时厅内除了曲青璃,尚有问仙盟的几个堂主和手下跟班。但除了一个叫梅义齐的冲他微微点头外,其余却皆是冷笑连连,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有关这货与他们家老大的“绯闻”,大部分人与荀胜的看法类似,并不觉得曲青璃能看上这等低阶散修,只是某人仗着脸皮厚,“癞蛤蟆想吃炖大鹅”而已。

    恶意倒谈不上,顶多就是瞧不起。

    所以即便曲青璃这话叫他陷入尴尬,也并没有人替他解围。

    一秒。

    两秒。

    林挣就在这等令人窒息的气氛中站了数息,表情渐冷。

    可就他默默转身,准备离开时,刚刚还冷眼相瞧的某位堂主却态度突变,表情如菊花般绽放不已,同时招手道:“李道友这般前来,可是有事相询?”

    门外,脚步声从回廊下传来,豆芽的童音以及荀胜的笑声由远及近。

    前者心下恍然,似笑非笑的略一拱手,淡然道:“倒无甚大事,只是在下忽然记起,这城外尚有不少凡人百姓居于山中,特来提醒各位,要尽早派人疏散才是!”

    “嗯?”

    听到某人说的是“正经事”,刚刚还一脸“我和你不熟”的曲青璃讶然转身,瞧向主动与林挣打招呼的梅义齐,皱眉道:“梅堂主,此事可有安排?”

    “呵,这是自然!”

    后者挂了个与林挣如出一辙的“谦逊笑容”,转身解释道:“劳李道友记挂,此事少城主早有叮嘱,在下岂敢怠慢?昨日来时,我已遣人去往各处村落告知百姓,并无遗漏!”

    “这就完了?”

    林挣皱眉,看着梅义齐与其他几人茫然的面孔提醒道:“你有和你的属下言说此事的重要性吗?如果有人不愿意走,你有应急安排吗?”

    “这……蛮族来袭,怎会有人不愿走?”

    梅义齐一阵语塞,不待答复,旁边一人便冷哼道:“有这个必要么!那些凡人胆小如鼠,听说蛮族来袭,怕是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如何还敢留在家中?李三思,你这般挑刺是目的?”

    “老宁!”

    曲青璃适时出声,而后面相林挣抱拳一礼,慢声道:“适才怠慢,道友勿怪。不知道友有何高见?”

    “是这样……”

    林挣本就是来阐述“正当理由”的,闻言便把日前与侯杰在红叶镇外猎熊时的遭遇又讲述了一遍。

    这一次的描述自然与伍翀讲的不同,重点全在他那位“救命恩人”的身上。

    正如当初荀胜所言,以世俗之心去推测修士的想法不可取。可反过来,眼前自认为洞察世事的高手们,觉得百姓一听蛮族之言便会不顾一切的逃命,那是因为他们见过蛮族,知晓蛮族的残忍,以己度人。

    可百姓又不知道。

    用他当初那位“恩人”的话说,蛮族再厉害,还能比林罴厉害?他连林罴都不怕,怕个毛的蛮族!

    听到此等描述,不等他说完便有人冷喝:“此等凡人好不晓事,既然如此,干脆来硬的,先掳到镇上再说!”

    “你说的轻巧!哪来那么多的人手啊?”

    “咱们集体出动,也就几天的功夫!”

    “不行!”

    梅义齐断喝出声,先是瞥了一眼林挣,而后便转身对曲青璃抱拳道:“盟主,咱们离城之际,少城主再三交代,务必保证红叶镇的灵脉不受蛮族沾染。我们……”

    “呵!”

    林挣忽然摇头失笑,暗道这位少城主交代的事还真多,也不知到底哪个才是他真正在意的。

    “你笑什么!”

    被曲青璃称为老宁的堂主横眉怒喝,不待继续,堂内却忽然一暗,门外一人已是背着手溜达进来。

    荀胜今日一副红光满面的姿态,连眼角的皱纹都乐呵呵的,像是舔了蜜蜂屎。

    进门后也不理会打招呼的众人,四下扫了一圈,便走到林挣身前哼道:“你小子跑这儿来干嘛?老夫寻了你一圈!快走快走,老夫昨夜忽有所悟,正要与你分说!”

    忽有所悟?

    林挣挑了下眉毛,暗哼要没有哥帮忙,你能悟个屁,口中却道:“你先等会儿,我这说正事儿呢!”

    说完,也不理会周围惊掉下巴的一众修士,而是看着老宁嘲讽道:“我是笑你们,明明很简单的事,何须这般争论不休?”

    “你!”

    后者瞪起双眼,待瞥过荀胜,便黑下脸来,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暗骂某些狐假虎威的小子可真特么不要碧莲。

    “好了老宁,李道友率直了些,你无须介意!”

    一旁的曲青璃适时出声,而后颇有些无奈的瞥向林挣,攒眉嗔声道:“你还不快说!”

    “!”

    这特么……

    前者有些不敢置信的转头,表情完全僵硬。

    刚才说话这位,真是咱们盟主?

    好吧,刚才某人叫荀胜一旁候着时,大伙还只是掉了下巴。可待曲青璃犹如撒娇般的话语一出,包括荀胜在内的众人,下巴恨不能直接碎了。

    其实曲青璃话一出口便暗道不妙。

    她自己刚才也不知怎地,莫名其妙的就崩出这么一句来。可惜此刻想收回也晚了,只能忍着发烫的双耳强做镇定。

    倒是林挣,在愣过两息之后最先反应过来,急忙开口道:“很简单!派一队人假扮蛮族,挨个村子搞破坏,再烧几处房子!到时候不用赶,百姓自己就会跑了呀!”

    “咦?对呀!”

    有人当场恍悟,拍手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和这些凡人讲甚的道理,直接打杀几个,看他们怕不怕!”

    “你说什么呢!我辈修士,怎可妄杀凡人!”

    曲青璃闻言冷喝,而后转向林挣,正要骂这货出的是什么馊主意,却见后者笑道:“不错,再怎么样也不能对无辜者下手!但这位兄台的话也有道理,单纯吓唬怕是不够,总要再来点血腥。届时不如叫人扮做受伤的修士,当着百姓的面假装被蛮族杀掉!”

    说着,便转身拱手,对曲青璃道:“也是巧了,在下与同伴行走江湖时,最是擅长此类障眼假死之术。若是曲盟主信得过,此事就交由我来操作如何?”

    “你……”

    后者沉吟片刻,待注意到某散修眼中莫名期待的神色,却是嘴角一勾,莫名就想让他出点糗。

    “既然如此,我便让宁堂主配合你罢!一应人手和所需之物,你与他言说便是!”

    “呵呵,谨遵盟主之命!”

    一旁的老宁闻言拱手,而后看向林挣,露出不怀好意的冷笑,意有所指道:“李道友,请了!”

    “宁堂主客气!”

    林挣笑眯眯的还礼,用同样的神色笑道:“有你来与荀前辈搭档,我就放心了!换做旁人,我还真担心抗不住前辈的威压呢,呃呵呵呵……”

    htt:x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