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也想当主角啊

    《为了成仙拍片吧!》

    htt:x

    “呼哧呼哧!”

    伍翀在林间奔跑。

    参天的古木不断从身边闪过,耳边满是呼呼的风声,豆大的汗珠划过眼角,却来不及抬手去擦。

    在他身后,还有一个小青年步步紧随,不时回头张望。

    “吼!”

    莫名的吼声透过林间传开,惊起一片飞鸟。过不多时,枝叶踩踏的脚步声成片响起,迅速接近。隐隐能看到,有体格健壮的身影撞开小树,正往这边狂奔。

    “他,他们追来了!堂主你快跑,我来挡住他……”

    后者话音未落,一支标枪忽然穿林而至,啸音未落,便砰的一声扎进了他的脑袋。

    陡然失去声息的身体被惯性带着飞起,随着视野开阔,竟是出了树林,栽落在一片空地间。

    “喔!”

    外间有人惊讶出声,在此等候的宁颜张大嘴巴,暗道这把怎么玩这么大,那小子不会真死了吧?

    正犹豫着要不要出言叫停,随着脚步,伍翀的身影已是穿林而出,在经过地面尸体的瞬间脚步一绊,向前扑倒。

    “吼啊!”

    “哈雅酷,哈雅酷!”

    “鸭鸡给给!”

    阵阵怪异的吼叫声临近,几个蛮族面孔的身影挥舞着各式武器追出树林。当先一个吼的最大声的,手持一柄锯齿砍刀,三步并做两步向伍翀奔来。

    “不,不!”

    后者挣扎着将手边的事物胡乱丢出,转身刚要站起,刀光便已临近。

    “噗呲!”

    血花四溅,一截断臂打着旋斜飞出去,正落在宁颜与侯杰的脚边。低头瞧时,其中的断骨筋肉格外分明,满是血污的手指甚至还缓慢舒展了一下。

    “嘶,这……”

    后者下意识的握紧双拳,莫名有些分不清眼前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玩真的。

    宁颜更是心下冒了个突,暗道不会这么好彩,这几个货在林子里遇到真的蛮族了吧?那小白脸死了没有?

    便在这时,被“砍断”一只手臂的伍翀已是嚎叫着滚落在血泊中,喉间不断发出呜呜的哀鸣,两脚蹬着草皮后退。在对面几个蛮人慢慢围进,其中一人再次举刀时,便带着哭腔转头,向宁颜张开他仅剩的小嫩手:

    “救,救我……”

    “吼啊!西呆以!”

    某蛮族同时怒喝,手中钢刀狠狠斩落。

    眼见再晚几息便要出现人头落地的场景,场外的某堂主终于看不下去了,身影一闪便踏步冲入场中,擎起覆盖拳套的手臂挡向钢刀。

    “锵!”

    火花四溅间,仅是凡铁锻造的钢刀应声而碎。

    挡下一击的宁颜顺势上前,真元鼓荡间,便有气劲聚于右臂握紧的铁拳之上,狠狠的向前捣去。

    “别!”

    “不要!”

    “堂主住手!”

    这一变故仅在电光石火间,伍翀、侯杰,甚至刚刚“死”掉的那名散修皆是惊叫出声。

    带着豆芽跑去另一端等待“上场”的荀胜发觉不对,急忙闪身出现,可未及阻拦,宁颜的这一拳已是轰了出去。

    拳锋未至,凝固在空间下的灵力威压便将身前众人锁定,动弹不得。空气波动间,能看到那几位“蛮人”身上的易形符正在崩散,露出的本来面目中透着惊恐。

    同样惊恐的还有宁颜。

    刚刚被标枪“穿”了脑子的那小子倏一坐起惊叫,他就知道坏了。

    谁能想到,林挣所谓的表演竟能逼真到这种程度,把他这个见惯了打斗厮杀的老江湖都给骗过去了呢?

    眼见最前方那个即将承受攻击的蛮人露出某小白脸的模样,不及懊恼,眼前却突然一花,拳头之上聚起的真元竟消失无踪,同时胸口一震,已是向后飞了起来。

    当然,这仅仅是他的感官。

    彼时在旁人的视角中,却是宁颜向前出拳的瞬间,就被林挣抬脚给踹了回去。

    那叫一个干脆。

    “噗通!”

    前者倒飞而回,狠狠的摔落在地。同时摔落的,还有一地的下巴。

    “我……草(一种植物)!”

    冲到近前的荀胜差点一跟头栽倒,而后握紧拳头,难得爆了句粗口。其他人在震惊的同时,又莫名看向林挣,嘴巴长得老大。

    这厮……真的只是个筑基?

    林挣当然还是筑基。

    所以他这会儿小心脏跳的比谁都快,连腿都是软的。不等落地的宁颜起身,已是跳脚骂了起来:“我哔(人工消音)你个哔(人工消音)!哔(人工消音)了个哔(人工消音)的,是要杀人吗?姓宁的,你今天要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哔(人工消音)和你没完!哔(人工消音)……”

    好家伙,刚才那一瞬间要不是他脑子比手快,下意识用昆仑镜按了下“快退”,怕是现在屎都给打出来了。

    太吓人了哇!

    “哎呀,哎呀呀,李兄你没事吧?这个,堂主他也不是故意的……”

    侯杰已经小跑着过去赔礼了,其他人茫然之间,一见林挣好像真急了,便也顾不上其他,急忙过去打圆场。

    其实这会儿大伙都还是怀疑状态,包括宁颜在内。

    好歹也是金丹修士的蓄力一击,正常状态下别说是低阶修士,便是同级别的高手想要化解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可……却被一个筑基给踹飞了?

    但在此刻,眼见某人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狗一般疯狂骂街,叫嚣什么“你别想抵赖”“你死定了”“耶稣也护不住你”之类,好几个人都拉不住,宁颜瞬间就臊得老脸通红。

    这下好了,小辫子被人捏住,有口难辩,还扯什么疑惑?

    乖乖当孙子吧!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被众人连哄带求的林挣算是彻底拿捏了,那叫一个意气风发。而宁颜也变得低眉顺眼,乖得像个小猫。

    于是乎,就在日头东斜,早早的落向沙海时,操练了一天的众人终于迎来了实战的机会。

    今日的鸣沙山显得有些冷清,许多灵兽都失去了踪迹,连个林罴都见不到。

    宁颜走的有些百无聊赖,不敢再撩拨林挣,便把目光投向了他的小伙伴伍翀:一位体型壮硕的“蛮人”小队长。

    没办法,人家导演说了,为了防止再有人收不住手,打伤同伴,“施暴”的一方要选修为低的演员,修为高的只配挨打。

    嗯,这纯是出于安全考虑,绝不是公报私仇。

    “咳,逍遥兄弟,我有些不明白,要吓唬凡人,凶残到底不好吗?李道友为何又安排荀前辈与灵儿姑娘出手相救呢?”

    “这个我还真问过。”

    化身蛮族的伍翀说话有些闷声闷气的,随口道:“一方面是得告诉那些凡人路线,不能乱跑。再者,如果不安排人出来把蛮人打跑,咱也不好收场啊!总不能真去杀人放火吧?”

    “哦!也对哈!”

    宁颜顿时恍然,暗道那小子看着暴躁,心还挺细的。

    “那之前排练的时候,你们喊的什么‘哈雅酷’‘斯国以’‘雅蠛蝶’都是什么意思?我此前曾随少城主去过龙狩原,蛮人的语言虽拗口,却也非是这般……”

    “这我哪知道!我又不会蛮人的话!”

    伍翀随手抡起大棒,抽飞挡路的枝叶,哼道:“估计是老林瞎编的吧!咱们听不懂,那些凡人不也听不懂嘛!”

    说着,众人的脚步忽然一顿。

    “前面有人!”

    侯杰飞身上树,几个呼吸便到顶端,遥望了一阵后又飘然落下,沉声道:“三里外有个村落,有炊烟,人没走干净!”

    “啧!这人啊,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宁颜哼了一声,把准备好的各类“影视道具”装备在身上,冲那一群“蛮人”略一点头,便当先向前跑去。

    “救命啊蛮族杀过来啦!”

    “鸭鸡给给!”

    “哈雅酷!”

    瞬间而起的惊叫与吼声打破了林间的宁静,树冠震荡间,成片的飞鸟向外掠起。

    片刻之后,林外的村庄便喧闹起来,孩童的哭声与人们的惊叫此起彼伏。从空中俯瞰,“y”字型的村间土路上,无数人影乱哄哄的拥向山下。丢孩子的,跑掉鞋的,行李太多拿不动的,不一而足。

    可惜相比动作凌厉的蛮人,这些人拖拖拉拉,相互掣肘,实在太慢。还不等跑出几个人,那一队蛮族便已“解决”了拼死断后的某堂主,扛着大刀木棒杀向村民。

    “蛮贼休要张狂!看招!”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童音倏地传开。在无数人的注视下,一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自远处踏剑而来,凌空一指间,便有金色剑气迅疾砸落。

    “呃啊!”

    两个冲在前面的蛮族当场“身死”,其余见状,却是怒吼出声,直接放弃村民,向前者杀去。

    村口,一具“尸体”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把蛮族打的屁滚尿流的身影,心下莫名一酸。

    哔死这世道了,练气的出风头,而他堂堂金丹高手却只能演一具尸体,找谁说理去?

    我也想当主角啊!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