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小说:警魂[刑侦] 作者:徐小喵
    此时蔡成济和项阳已经走到了江离的身边,二人在江离的介绍下, 与那位涂州市局来的互相握手, 寒暄了几句之后, 蔡成济发现了仍旧站在原地,没有上前来的苏言, 扭头看了两眼, 有些疑惑的开口道“言妹子,干啥呢, 过来呀”

    苏言似是脚步万分沉重的往前挪蹭了两步,蔡成济指着对面的男人道“你刚刚听江队说了吗这位可是涂州市局的刑侦人才,虽然入警没比你早两年, 但是专业程度可是杠杠的。”他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没多在意,这种明显的吹嘘之言都是做不得数, 却还要碍于场面好看, 说的自然“来,这位的也是我们专案大队的,虽说是名女同志吧,但是是这个。”他一边说着还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苏言此时此刻,无比的想要低头掩面,却没人给她这个机会。

    “来”蔡成济不客气的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身边,指了指对面的男人“赵嘉慕。”然后又指了指她“苏言。”

    “”

    “”

    苏言此时已经趋于认命的状态了, 犹豫了几秒钟还是伸出了手, 脸上挂了敷衍且不真诚的笑“赵警官, 您好。”

    男人的大掌与之交握,接着便是低沉如大提琴一般的磁性嗓音“言言,好久不见。”

    “噗”项阳本来正随手拿起吧台上的一瓶矿泉水,正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个正欢,一句令人无限遐想的言言成功的让他嘴里的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全部喷薄而出。他这一喷不要紧,离着最近的江离遭了秧,瞬间身上的黑t后背处湿了大片,多亏了这个颜色猛地一下看不出什么。

    蔡成济的手臂上也受到了些许的波及,不过这个冰凉凉的触感也成功的将他从惊呆了的状态里给拉了回来,回过神之后垂眸看着身前两个人交握的手,怎么看怎么可疑。

    用巧劲卸去了对方大手的力度,苏言将手抽了回来,假笑也稍微冷淡了一些。说实话,她原本的个性就是非常不耐烦应付这些男女关系,原来在部队的时候还好,周边都是女兵,后来被调去了特种部队,虽说身边的男性多了一点,但是经过那里面日复一日的训练,最终压根也没人把她当异性看待。这一路来单纯的人际关系让她十分的满足,谁曾想出任务的时候出了意外,一朝醒过来在这具身体里呆的这几个月,似乎要把以前都没经历过的补回来了。

    这位赵嘉慕警官,应该算得上是原身的前男友吧,两个人在一起是在原身刚刚考上大学的时候,赵嘉慕当时是大四。其实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感情,二人走到一起在苏言如今看来,不过就是见色起意,互相在陌生的环境中进行慰藉罢了。那个时候的原身因为刚刚跟家里撕破脸死活都去警院报了到,情绪正是低迷的时候,赵嘉慕这个温柔而又体贴的学长很容易就和她走到了一起。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淡淡的感觉,加上在一起没多久之后男方就出了校门进入实习期,更加没多少见面的机会了。少男少女谈恋爱本是很容易就,但是还没等来得及怎么着呢,就发生了一件特狗血特老套的事情。郑慧发现了女儿谈恋爱之后,开始介入了,赵嘉慕的家庭背景算是普通,被郑慧这么一搅合,年少之时强烈的自尊心迫使二人感情没正式开始就画上了句号。

    等到对方正式毕业,就参加了考试,然后根据政策选择了回到自己的家乡涂州市,两个人也再没有过什么联系。

    “言妹子,你们认识啊”蔡成济见他们互相松开了手,心中的八卦之魂忽然熊熊燃烧起来,眼睛眨巴眨巴,总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事儿

    “认识。”苏言的脸色恢复了平时正常的状态,倒是十分大方的就承认了“赵警官是大我三届的学长,母校也是咱们市警院的。”

    “这样啊缘分呐”蔡成济挑眉,拉着长声。

    项阳终于止住了被水呛到的咳嗽,抹了一把脸之后上前搭住了江离的肩膀“学长我看没这么简单吧你瞧瞧姓赵那眼珠子恨不得黏在咱们言妹子身上不抠下来,这里面指定有点猫腻。”他一边说着,一边斜着眼观察着身旁人的神色,语气不由得就有点看热闹的意思“人都是最难忘的就是学生时代的恋人,江队,你说呢”

    江离那张俊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缓缓的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甩肩膀将他甩了一个踉跄,迈开大长腿往前走了几步。待走到蔡成济他们那里的时候站定“菜包,这家店的老板呢”

    蔡成济左右张望了一下“王滨之前联系过老板,但是老板说是有事,就先派了一个员工过来开门。但刚刚张哥不是打电话说了死者头皮上油彩的事儿,王滨这才又去继续联系老板了,估计没多久就能到。”

    “来的员工是干什么的”他接着问。

    “那个员工平时就是负责打扫一下卫生,一五十来岁的大姨,我在你们来之前已经拿照片让她辨认过了,结果还用说嘛”蔡成济啪的拍了一下手,摊开“一无所获。”

    江离复又将视线放在了苏言的身上“你刚刚和项阳去了后巷那个发现尸体的现场有没有什么发现”他问的声音并不大,甚至于背对着他的蔡成济也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

    虽然说江离站着的距离好像已经超出了正常社交应该有的恰当,但是苏言反而是松了一口气,终于从被赵嘉慕盯视的那种不适感当中脱离了出来。至少在一起工作了这么久,她对于队里的这几个人,还是比较有好感的,防备心并不高。且男人问的是有关于案子的问题,所以也就成功的让她忽略了现在的距离,下意识的同样轻声回应“倒也不能说是发现,只是在垃圾箱紧挨着的那面砖墙上发现了点可疑的痕迹,我已经用手机拍下来了。”说着掏出了电话,翻找出刚刚拍摄的照片。

    她示意对方看,江离却并没有接过电话,而是将头稍微凑过去一些,这样两个人之间愈发的近了,从后面看去甚至几乎到了头挨头的程度。

    “看起来形状不太规则。”他伸出手去触碰手机的屏幕,将图片放大缩小如此反复几次。

    苏言忽而面色有点不自在,对方的大手在无意当中的动作自然会触碰到她举着手机的右手,不过都是一触即离,她倒也还没保守到这种接触都计较的程度。让她不安的是那随着男人说话而喷洒下来的温热气息,落在她裸露的手臂上,刺刺痒痒的,感觉很奇怪。

    “怎么了”江离维持了那个姿势只几秒的时间便直起身稍微拉开了点距离,见她没有回话,还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色。

    “没事。”她力求神色如常的把电话收回,急忙道“不是说垃圾箱昨天已经拉回市局放在证物室了,一会儿回去的时候我去找方哥确定一下,兴许只是普通的划痕也说不定。”

    “嗯。”

    就在两个人嘀嘀咕咕的时候,王滨和一男一女走了进来,那两个人看起来都是三十几岁的年纪,男的挺着个大肚子,女的妆容精致。王滨将人带到众人跟前“这二位就是u的老板,他们也会配合警方工作的。”

    简短的互相打招呼过后,江离直奔主题“你们酒吧前天夜里举办了艺术之夜的活动”

    大肚男点了点头“对啊,不过这个活动咱都和派出所报备过了呀,也没扰民也没闹事,保准健康无黄色。咱们这可是守法的酒吧,就连平时的演艺节目那都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绝逼不带违反规定的”

    江离“当晚酒吧当中用的油彩还有吗希望您能够给我们警方一些。”

    “有有有。”大肚男见不是查他店里是否存在违规表演的事儿,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推了身边的女人几把“去后面那库房,把油彩给警官拎出来”

    女人懵了,她看起来应该是不常来店里,在反复确认了库房的位置之后,转身朝后面走。蔡成济叹了一口气,抬起腿跟了过去。

    “看看这人,你有没有印象。”项阳上前把照片递给了他“好好瞧瞧,仔细回想一下,我们警方现在有证据表明他在前天晚上应该来过你们这家酒吧。”

    大肚男接过照片,用手拿着眯起眼睛使劲看了看,然后小小的眼睛发出了大大的光芒“见过,见过见过瞅着挺眼熟的,应该算是熟客吧,但是我可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们有几个人经常一起过来,感觉每个月都能见到一回两回的。出手应该不是特大方的那种,有钱的客人我都认识。”

    “喏,如果我没记错,他们几个呆的应该是散台区。”大肚男指了指右边的那块区域“要不然我也不能记得这么清楚,这不大概就是两个月前吧,这几个人在我这和别人起了冲突,但是后来不知为啥,双方都决定私了,就没报警,赔了点我店里的损失钱就都走了。”

    “监控”

    “有有有这边,这边。”大肚男带着众人转移到了吧台后头的电脑前,调出了前天晚上的监控,然后切换了几下之后将散台区那片的监控放大至整个屏幕,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才伸出胖胖的手指戳了戳屏幕的上方“在这儿呢,就是他们几个,照片上那个应该是他吧”

    画面中的受害人穿着普通的休闲衬衫和卡其色的休闲裤,正坐在那里一边吃着干果喝着酒,一边和身边的几位朋友闲聊。几个人没过多久就都先后去了舞池里,和一些男男女女混作一堆,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说是什么艺术之夜,实际上和艺术半点都不搭噶,不过就是摆放一些油彩,供客人取用在别人身上涂涂抹抹,又或者美丽的女服务员在给客人上酒的时候,随手往客人身上抹上一把,大家就都高兴的不得了。

    看了一会儿,江离回头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赵嘉慕,因为当初对方在调查此案的时候,也一定调取过死者生前出入的监控录像,注意过出现在死者身边的可疑人士,如果在前天晚上这名受害者身边出现了相似的面孔,就可以基本锁定嫌疑人了。

    赵嘉慕缓缓的摇了摇头,显然是没有发现什么熟悉的人。

    “监控我们需要拷贝一份。”江离也没有多失望,本来店里的灯光就是晃得人眼晕,加上监控探头一照就更加不清楚了,现在是看不出什么,等到回局里上技术对画面进行一下处理,反复的看上几遍,没准就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这个时候蔡成济拎着油彩也回来了,紧接着又询问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大肚男也没能回答上来,在其保证会带着前天晚上的所有员工去市局进行问询调查之后,江离等人出了这家酒吧,准备返回局里,对所获的相关新证据尽快进行处理。

    因为项阳和蔡成济要把王滨顺路送回派出所,所以苏言稀里糊涂的就钻进了江离开来的黑色suv里。她看着先行一步上了后座的赵嘉慕,皱了皱眉,吭哧吭哧的撅着屁股爬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江离在她上来之后,淡淡的侧头看了她一眼,表情似乎是放松的“安全带。”

    “哦。”苏言应道,扣上了安全带。

    “中午吃饭了吗”江离接着问,在副驾驶的人摇了摇头之后,他像是早就料到一般无奈的微微摇头,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打开你前面的储物箱,里面有吃的。”

    苏言被他这么一说也感觉到了腹中的饥饿感,所以没客气的伸手拉开了储物箱,里面放着一个袋装的面包和两瓶水。她想了想递给了后座的赵嘉慕一瓶矿泉水,之后回过身撕开了面包的包装袋,撕下一小块塞进了嘴巴里。

    正在她咀嚼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江离的声音“我也一天没吃东西了,分我一半儿”确切的说是从昨天夜里就没吃东西了,要不是体格还可以,早就饿晕了。

    闻言,她略显惊愕的抬头看了看正在开车的男人,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面包,然后点了点头撕下了一小半。递过去的时候动作却顿了顿,看着对方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迟疑了一下,紧接着把面包直接递到了他的嘴边。

    江离也没客气,神色如常的将不小的一块面包张嘴吞了进去。

    苏言收回手,自己又吃了两口,然后将面包放在一边拧开了矿泉水喝了起来。喝完之后正准备盖上盖子,旁边的人又道“渴了。”

    她眨眼反应了一会儿,垂眸看着自己手中捏着的还剩大半瓶的矿泉水,然后又扭过头看了看赵嘉慕手里的那已然快要见底的小半瓶。

    苏言

    赵嘉慕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