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兽皮鞋

    “啊啊啊啊啊这个土著又在干什么快放开我们上将”

    “我的上将啊,您真的看不出来这家伙在占您便宜吗”

    “哈哈哈哈就我个人觉得这小土著还挺可爱的吗你看上将完全都不生气。”

    “楼上说,我也觉得是。换平时,我不敢想摸上将手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上将还会看上这么个土著”

    “我也找不到别的借口了,总不能是上将觉得天天吃这小土著住这小土著,所以才让小土著占便宜的吧那不成了什么交易了吗”

    “上将是喜欢这个小土著还是没有了底线”

    “我哪种都不接受军部快点去把上将接回来啊”

    那边直播间开始了日常争论,这边洞穴内蓝离已经放开发穆霖的手,蹲在旁看他做竹椅的收尾,然后猛吹彩虹屁。

    “穆霖,你真厉害”

    “你怎么想出来的”

    “火石的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你”

    听着彩虹屁的穆霖上将内心毫无波动,他瞥了表情特别真诚的蓝离眼,仿佛在问他怎么不夸夸做出竹耙背夹篮子的自己。

    蓝离读懂了,哼哼了两声。

    离离当然也好棒但是只在心里夸自己,才不会嘴上说出来。不然显得他点儿也不谦虚。

    今天时间比平时早些,蓝离看穆霖这点收尾还要点时间,就先去了虎强他们那边。昨天肉已经熏了天了,这三人平时还能出去狩猎,这些肉蓝离就建议他们晾晒风干,味道会更香。

    这里的人保存肉的方法只有烤和腌,盐出去换次不容易,他们般都用烤。因为烤最简单,将表面的肉都烤过次,就不容易生虫,能放段时间。但光烤表面,内里会发臭,这儿只要有肉储存的人,基本都是这种臭肉。他们根本就懂什么是风干。

    虎线三人估计也不会,蓝离得去看看才放心,免得三人白白将香喷喷的腊肉放成臭肉。

    蓝离到石洞的时候,虎强和成熊出去狩猎了,还没有回来,飞狐留在洞里看着肉。经过蓝离被偷肉的事情,三人也警惕了。

    熏好的腊肉需要晾晒,将肉的水分都晾干,能够储存很长时间,只要储存得当,甚至两年都能放,当然,超过年的腊肉没那么好吃就是了。所以,腊肉除了腌制和烟熏两个重要环节外,另外个就是晾晒风干了。

    晒也是为了加速脱水的过程,如果没有太阳也不要紧,只要天气不潮,将肉挂在通风的地方让它自然风干也可以,只是时间会稍微慢点。

    今天飞狐他们的肉在洞外挂了大半天了,蓝离这会儿过来就帮他们把肉收进洞穴,在洞穴平常烧火的上方,和飞狐合力搭了个高架,将肉挂上去,平时烧火这顶上会很干燥,即使天气不太好,也不用担心肉发霉。

    挂好之后,蓝离就准备走了。而这时,外出狩猎的成熊和虎强两人也回来。

    他们的情绪不高,因为今天运气不好,他们没有遇到大点的猎物,捕到的食物不够他们三人吃。

    但看到蓝离,虎强就精神了,他忽然想到了之前吃到的鱼,有些激动地问蓝离,可不可以教他们钓鱼。

    虎强这提,爱上鱼的味道的成熊也精神了,渴望地望着蓝离。

    蓝色看看天色,还有时间,就同意了。飞狐也想去钓鱼,但总要有人看家,他就只能等两人学会了告诉他。

    还是上回蓝离钓鱼的地方,蓝离这次就不做鱼竿了,直接让虎强成熊,个找合适的刺勾个挖蚯蚓找虫子。

    至于他,他的鞋坏掉了,正在补鞋。

    刺勾和鱼饵很快就收集好了,这时河对面又有几个小孩,蓝离也不晓得是不是上回那几个,除了接触过的小黑和花猫,部落的孩子在蓝离眼里基本都是个样。

    “王,这要怎么用”虎强翻看着自己手里的刺,又看了看成熊挖的虫,完全不懂这个鱼能有什么关联。

    蓝离接过根荆棘,将虫子穿在刺上,就让成熊拿着站进水里,把虫子放在水下,等着鱼咬勾。

    拿着另根荆棘的虎强看着成熊那个大块头弯着腰站在水里动不动,觉得傻极了。他有点后悔,早知道该让飞狐来,他在洞穴里休息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鱼跟鸟儿样都要吃虫子,但鱼怎么会有那么傻,成熊那么大个人还站在水里呢,它们怎么可能来吃

    蓝离没注意虎强,他认出对面的小孩是上回那几个了,因为他们又在笑他。这次不止他了,还加上了站进水里的成熊。

    本就觉得傻极了的虎强也听见对面孩子们在笑话他们了,顿时就更想回去和飞狐换了。可钓鱼本来就是他提出来的,他又空着手就回去了,同样没有面子。

    反正来都来了

    虎强继成熊后站进了水里。对面孩子们的笑声又大了些许。

    小孩们不在正对面,在斜对面,距离有那么远,蓝离估计影响不到他们这边钓鱼就没有管了。

    草鞋暂时补好了,但也真的是不经穿。

    蓝离去了荆棘从那边,他想找合适的硬刺当针。之前换回来了几张多余的兽皮,他可以做粗制兽皮鞋。耐穿不说,还保暖。

    看见合适的刺,蓝离都收集了起来。做完以后,他就在河岸附近看还有没有自己认识的熟悉的植物,比如薄荷,可以挖来种在自己洞穴跟前的。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河里有了动静。

    是成熊钓到了鱼。

    很大条,蓝离粗略看了看,恐怕有二十斤重。成熊钓到之后,就使劲按着鱼,虎强也抱住了鱼尾,才没让这条大鱼吃白食。

    经过狩猎日的巨兽后,蓝离看见这样大的鱼也没多惊讶了。

    但河对面的群小孩惊惨了。个个伸长了脖子朝他们这边看,蓝离都有点怕他们掉进河里。

    蓝离过去,让两人将鱼按好,拿着石头敲晕了鱼,就开始进行令直播间直接马赛克的程序了。

    蓝离要扔掉内脏时,成熊瞪大了双小眼睛看着他,仿佛他即将要做的事情有多么的罪大恶极。弄得他不得不跟他们解释,这些内脏和陆地动物内脏不样,是不能吃的。鱼肠也根本没法理,难道要和便便起吃了吗

    虽然浪费食物可耻,但也不用到这种地步吧

    这鱼很大,还是条母鱼,蓝离扔掉了肠子,将黄黄的鱼籽和鱼鳔留了下来。

    蓝离将鱼剖开还未清理完毕,忽然就遭围观了。是对面小孩跑去叫了大人,大人又通知了其他人,最后就成了群人过来看热闹。

    “这鱼可真肥啊”

    “不过鱼不好吃。”

    “管它好不好吃,能吃就行。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抓到这么大的。”

    “我听我家崽子说,他们是用刺在水里弄到的。”

    “刺把鱼扎死吗这方法不错。”

    部落里赶来的围观群众没观赏到鱼上岸的画面,只能凭借自己了解的东西,去想象他们究竟是怎么弄到鱼的。

    过来围观的还有花豹,花豹本来不想过来,但听见有人提王也在那儿,还是王帮虎强他们弄到鱼的,就跟过来看看了。

    昨天打了树鹰之后,他回去,花猫跟他细说了肉的事。他觉得花猫说得太夸张了,会有什么肉能香到那种地步他还听说,这王以前是个傻子。

    花豹本来就很看不起这个王了,听见这个后就更看不上了,也更加想不通,风铃怎么会愿意跟这个以前还是傻子的外来人说话,而不想搭理自己。

    他倒要看看,这个王究竟哪点比他好

    花豹步子快,没会儿就到了别人说弄到大鱼的地方,然后将蓝离杀鱼的过程看完了。

    他将鱼的壳和内脏都扔了,还有嘴下边的红肉,还把没了内脏的鱼肚刮了遍。

    蓝离的步骤不多,只要吃过鱼的,看了其实就能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鱼壳刮喉咙,内脏是苦的,嘴下边的红肉是腥的。

    但那又怎么样能吃啊。

    没想到王居然这么浪费食物,嘴还这么挑。幸好给他送了个伴侣过去,不然就像他这样子的,就算不傻了,部落里也不会有人愿意跟他过。

    他们看他时是什么样的,蓝离自然知道。但他们经历过的时代不同,根本没法在同水平线上比较,蓝离也就懒得多说什么了。

    因为鱼是蓝离教虎强他们钓的,这条大鱼蓝离当然也能分到部分。

    蓝离想了想,要了鱼头。这么大个鱼头,煲点汤就够他和穆霖吃了。虎强将鱼头分给他时,还有些羞愧。

    王居然只要了全是骨头的脑袋,都没要他们的鱼肉,他之前还觉得王教的方法傻,想和飞狐换,真是太不应该了

    蓝离带着鱼头回到洞穴,穆霖已经将椅子做好了。

    离天黑还有点时间,蓝离将鱼头腌起来,又下去了趟,将之前说好的熏肉办法告诉了族长祭司。

    两人知道这肉能储放的时长后,十分惊喜,又送了些好的兽皮兽牙和兽骨给蓝离当作火石部落的谢礼。

    蓝离没客气,收起东西就回到洞穴开始煲汤了。

    他从熏肉上割了块肥肉,用上回煎鱼的方法煎了鱼头,接着加水开始熬煮。

    这次蓝离尝试了种草,这草是风铃给他的,带有辛味,和辣椒不样,倒是有点像芥末。

    蓝离来这儿这么些天,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天知道他多想吃辣吃麻吃酸吃甜

    但鱼头汤时间久,蓝离时半会儿也还尝不到。在等晚餐的时间里,他就琢磨起了兽皮鞋。

    从族长祭司那儿带回来的兽牙,有些很尖,而且兽牙坚硬,比蓝离收集的荆棘刺耐用,就是普遍过大,只能用来给兽皮破洞,缝合还是得用荆棘刺。

    蓝离就坐在穆霖新做的椅子上,将脚上的草鞋脱下来,扯着块兽皮,用脚掌印了印大小,接着就开始裁兽皮了。

    蓝离好久没坐椅子了,靠着椅背边裁兽皮还边荡脚丫,嘴里甚至还哼上了小曲。

    坐在他旁边的穆霖,被他双白花花的脚晃得眼花,忍不住出声道“别动。”

    “嗯什么”蓝离没听清,又晃了几下脚丫子。

    穆霖忍无可忍地伸手握住他小腿,重复了遍“别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