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兄弟

    向辰可能真的是被气到了爆炸的地步,所以才会用自己伤痕累累右手去包扎完好无损的左手。

    王俏俏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出声来,还是应该叹息向辰的粗心大意,反正在她身边的向阳的笑声,听起来都是挺没心没肺的。重新帮向辰拿来干净的绷带,毕竟在经过一番运动之后,向辰受伤的手掌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

    接过王俏俏递来的绷带,向阳努力的克制自己想要笑出声的冲动,好不容易给向辰包扎好,向阳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的笑了出来。

    “不孝女!我迟早被你给气死!”

    向辰黑着脸,不过很大部分缺失对着向阳身后的凌云散发出信号。

    似是有所感应,正在挂水的凌云也看来向辰一眼,然后礼貌的笑了笑,或许对凌云来说,微笑只是礼节性的打招呼,但是对向辰来说,此时凌云脸上露出的笑容,跟自己不久之前在韩之礼面前展露的尬笑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都是拐骗了人家女儿之后,得逞掩盖下的得意。

    也许凌云对向辰微笑并没有向辰脑补的那些情感,不过在向辰看来,不管凌云是何居心,那都是对自家丫头的居心叵测!这一点在向辰的心中认定了就不会改变,理解了当时韩之礼看待自己时的眼神,想到这里,向辰也是一阵后怕,万一当时韩之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自己岂不是就真的要凉了?

    “向辰,既然你也在这里,我就把凌云托付给你了!我下午还有彩排,明天新年晚会有我的表演,你可一定要来看哟!”

    向辰不由分说的把凌云丢给了向辰,而且说话的神情,根本不给向辰拒绝的余地。

    “大姐!我也是伤号,而且还是被你妖哥哥那个是药就能治伤的理论差点给弄死的伤号!你就不能开开恩,也可怜可怜我?”

    向辰举起自己缠满了绷带的手,说话的时候语气楚楚可怜,若不是早就知道向辰就是那个之前打闹输液室的元凶,这一刻王俏俏也会认为向辰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孤独大叔。

    回头看了一眼时间,王俏俏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看热闹,转身离去,王俏俏一分钟下班的时间都不想错过,甚至连医生道别也不曾给向辰留下,只给向辰丢下一道风风火火的背影。

    “向辰,我相信你是死不了的,我这会儿真的要赶回学校,凌云我就交给你了!”

    见王俏俏离去,向阳也是注意到了挂钟上的时间,不再跟向辰啰嗦,直接下大了命令,便转身快步离去,一点讨价还价的机会都不给向辰。

    对着向阳的背影,向辰抬起手又默默的放了下去。还想着问问向阳最近的校园生活怎么样,可向辰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向阳的背影已经闪到了输液室之外。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对向阳那句‘你是死不了了的!’经过向辰的艺术加工和过滤,俨然已经转变成了‘爸爸你是最厉害的!’

    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向辰转头看向凌云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阴暗了起来。

    “你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向辰走到凌云的身边座下,凌云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只是牵动了手背上的针头,这让凌云才起身又坐了回去。

    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该用什么词汇跟向辰打招呼,不过向辰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总是要打一声招呼的,一切都在世间的推动下进行,可是话说了一般,凌云就不知道该怎么进项下去了。

    在医院这样的特殊场合,好像用幸会和很高兴这些词语打招呼都不太合适,所以话只说了一半,凌云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了。同时凌云也有些好奇,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向辰和向辰时发生了什么,不夸张的说,那时的两个人被人定义成恐怖分子,凌云都不觉得过分,究竟是什么事能让向辰伤成现在这副模样?

    “不知道说什么就什么都不要说,反正我也是一样的!”

    凌云还没有脑补出合理的故事情节,向辰的声音已经制止了他的胡思乱想。

    又是一阵尴尬的安静,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向辰一定用尽所有的方法让凌云和向阳无法相见,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向辰不停的安慰自己,向阳长大了该有自己的人生,可是余光瞥见凌云的时候,双目中的热浪还是一波又一波的跌宕起伏。

    “你现在在做什么?”

    不能一直都浸泡在沉默当中,向辰还是找了一个话题,两个人也算是相识,向辰也承过凌云的恩惠,最重要的是,向辰害怕凌云不经意间的跟向阳告状。

    偷偷地观察了一下凌云的衣服,与最开始见面的时候相比,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向辰自然不会瞧不起凌云的工作,但现实中摆在所有福前门面前的问题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臭小子那里好?他有什么本事接替自己照顾自己的女儿?或许会有些伤人,可却不能不问。

    “在做一些特效制作和剪辑,有空的时候也会学习一些股市知识,辅助别人操盘也能得到一些佣金。”

    凌云说话的语气还算是温和,不过平静的语速下,唇齿之间还是有一些颤抖,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向辰明明是朋友,但说话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矮了一个辈分,静静的等待向辰开口,除了这样,凌云暂时还想不到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做的。

    “听说这个行业已经有一家公司做到了顶尖水准,而且行业内,他们的资源也几乎是垄断的。”

    同样是尬聊,不过向辰的心理素质可比凌云好上太多,他哪里会知道哪家公司做到了顶尖水平,只是各行各业都有龙头企业罢了,随口胡说就要做到煞有其事。

    “的确是有这样的一家公司,不过我也不是一点优势都没有,目前刚刚起步,略有困难,以后还是可以生存的。”

    聊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凌云瞬间来了精神,语气中也满是自信。

    向辰看着凌云的眼神,星辰之下,前程万里。

    轻轻点头,凌云可以告诉自己他从事的工作,但向辰相信,凌云绝对不会告诉自己他未来用以生存和竞争手段,对于这些向辰都可以理解。

    或许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向阳已经知道了!

    回想着那天和姚妖撞见了廊前月下,向阳眼中的星辰大海,向辰忍不住笑了笑,那个当父母的不会因为自己的孩子感到骄傲?

    “我现在比刚到望海的时候好了很多,承你当初收留我和向阳的情,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又不好意思跟向阳开口,你可以直接来跟我说。”

    刚才向辰突然发笑就吓了凌云一跳,现在又说了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凌云满脸的懵逼,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向辰搭话,索性也就只是点头微笑。

    凌云并不奇怪向辰可以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积累财富,他只是好奇,为什么向辰时而对自己散发善意,又时不时的露出敌意,这些都让凌云一头雾水。

    抬头看了一眼吊瓶,凌云突然发现时间便的有些漫长,而且再次跟向辰坐在一起,已经没有了初次见面时候的感觉……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