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夫妻

    回想着自己跟女儿说话一些繁琐的细节,力求自己和闺女下次交流的时候可以精益求精。韩之礼就像是跟人吵架之后,反思自己哪里发挥的不好一样。

    笑着微微摇头,自己家的女儿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小秘密很正常,这点韩之礼从前有些不理解,后来女儿搬出去住的这段时间,倒是大彻大悟。

    轻轻的走到门口,抬手想要帮韩语湘带上房门,韩之礼的身体却是一僵。

    感觉自己的女儿在背后抱住自己,韩之礼翘起的面部肌肉,也是久违了的感觉。

    “爸爸,以前对不起!”

    韩语湘在背后抱住了自己父亲,以前不觉得,在刚才韩之礼转身的一瞬间,韩语湘却突然发现自己父亲的背很宽厚,只是日渐憔悴。

    也不知怎地,在重新抱住父亲的一瞬间,任凭韩语湘怎么努力都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不委屈,只是想哭,用眼泪来抒发自己内心的那种无力感。

    “人这一生啊!除了死亡,其他的都只能算是擦伤。不管发生什么,有爸爸在,都别怕!”

    轻轻的拍了拍韩语湘的手腕,又在自己女儿的头上拍了几下,就像是很多年前那样。

    那时候自己的妻子还在世,母亲的记忆力也还好,女儿也算乖巧……

    “早些休息,明天你还要上班!”

    轻声劝了一句,看向韩语湘的目光里满是宠爱。

    “您也早点睡,明天也要上班呢!”

    韩语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以哭出来,心情已经好多了。

    “你上班迟到,领导扣工资;我上班迟到,谁敢扣我的工资?”

    韩之礼笑着问了一句,韩语湘也是害羞的笑了笑,道了一声晚安之后轻轻的关上房门,倒是韩之礼脸上尚有意犹未尽。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韩语湘房间的灯光变换成了夜灯,韩之礼蹑手蹑脚的离开,一直走到自己妻子的遗像跟前,就像是小孩子撒娇一样,对着遗像比出了一根手指。

    “就喝一点点!”

    小心翼翼的从酒柜了取出一坛酒,才打开封口,便有一股醇香飘荡在空气之中。

    “这是语湘出生的时候,我买来的女儿红,现在也算是快三十年的窖藏了!”韩之礼笑着说道。

    空旷的客厅了再没有其他人,不过身边有妻子的遗像,就好像自己所说的话还有人倾听一样。

    诚如韩之礼之前保证的那样,他并没有贪杯,只是倒出了一点点,就马上把酒坛的口给重新封住。

    看着如胶一般的剔透浆液,韩之礼想着若是能有一小碟花生自当妙极,不过想着应该已经睡下的三个人,韩之礼也就放弃了开火的念头。

    自饮自酌,然后对着自己妻子笑一笑,这一刻没有家国天下,只是两个人的空间,只是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

    “以前的时候总以为,人生最美好的是相遇;到现在才明白,其实难得的是重逢。我们家的小语湘,也给我上了一课呢!”

    韩之礼对着妻子笑道,然后有些不舍的抿了一口杯子中的女儿红。

    一杯能盛下的酒量有限,自然是要计划着喝才行。

    “从前你让我戒酒,我不听;后来觉得这酒有时候也未必是好东西,可还是没办法戒掉,就想出了一个法子:把酒柜放在你眼前,虽不至于能戒掉,却也总能少喝一些,就比如现在的小酌,其实也挺好的。”

    像是长大之后的孩子,跟家长承认小时候的错误,语气和神色皆是坦然。

    “语湘长大了,知道为工作的事情烦心,当然可能也跟某个臭小子有关系。”

    提到向辰的时候,韩之礼也是忍不住的头疼了一下。

    “这是好事,我一个人烦心就好,你不要跟着上火,人的一生总会遇到这样的时候。”

    韩之礼自言自语安慰,虽然空气中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女儿总是想把工作做到完美,这点像我,这是血脉里的传承,错不了!不过啊!丫头的性格没有你的洒脱,这点你的基因就不成了!”

    即使没有人跟韩之礼斗嘴,老人也在自己的妻子面前说的绘声绘色。

    “你啊你,什么都好,就是走的太早,留我一个人。”

    韩之礼对子妻子叹息了一声,没有老泪纵横,有的只是岁月蹉跎之后的那份平静。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没有一朵花,从一开始就是花。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丫头受委屈!”

    韩之礼自信的说道,杯子里还有一小口酒,直接被他豪气的一饮而尽。

    “爸,怎么还不睡觉?”

    韩语湘听到外面的响动,拉看房门正好看见韩之礼在喝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我能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你也不要为了我担心,少喝点酒!”

    微笑着把韩之礼送回房间,韩语湘不停的在劝慰自己的父亲莫要上火。

    “晓得晓得!我这就是酒虫出来了,喝一小口,听闺女的绝不多喝!”

    被女儿送到门口,韩之礼满怀欣慰的笑着,这样的场景却是不久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丫头啊!”

    韩语湘回房间之前,韩之礼叫住了她。

    “刚才没有跟你唠叨,不过这半杯酒下肚之后,爸爸的脑袋也通透了许多,所以就跟你再唠叨一句。正义的反面绝对不会是邪恶,那可能是别的正义。”

    “您就不用劝我了,不过不得不承认,教育家就是教育家,最后一句话说的是真的经典!文采肯定不输追我老妈的时候!”

    韩语湘对自己的父亲竖起拇指,笑呵呵的称赞,韩之礼也是一脸的得意。

    “丫头你要知道,从我和你妈见到你以后,我说的所有星光月亮,清泉小溪,蘸着糖的奶油和蜂蜜……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事物,对我来说,都只是为了形容你。”

    韩之礼看着自己的女儿,借着酒劲难得煽情一会。

    “爸!您这话还是留着骗跳广场舞的那群阿姨吧!”

    韩语湘笑着帮韩之礼关上门,离开时就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的孩子。

    韩之礼的房门关上不久,韩之礼再次探出头来,确定四下寂静,又悄悄地溜进了书房,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本厚厚的康熙字典。

    路过妻子遗像时,笑着解释了一句。

    “去打人,终究是要带一杯厚实的书才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