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逐梦翎雀(四)

    逐梦翎雀四

    01

    礼仪。礼,以及仪。

    “礼”是制度、规则和一种社会意识观念;“仪”是“礼”的具体表现形式,它是依据“礼”的规定和内容,形成的一套系统而完整的程序。

    餐桌礼仪、商务礼仪、服饰穿着、仪态训练尤其是最后一个训练,和撸铁一样累。

    月见浅草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上新娘进修课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真相了。

    可怕的礼仪课结束后月见浅草从房间里出来,迹部家的管家告诉月见浅草迹部景吾运动场正在击剑,接着管家过分和蔼地说道“少爷在结束击剑时看到月见小姐一定会高兴的。”

    月见浅草对这句话有点不太明白,但管家这么说了她也就没提出异议“那我先过去了”

    结果管家又让她带上了水和毛巾这类的东西,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不过好吧,慰问自己老师,给他递个水之类的也是应该的。月见浅草这么想到。

    击剑这种运动在日常生活中不是很常见,这不是个大众的运动,它对装备之类要求太高了,门槛也高。

    这种来源于古代剑术决斗的体育项目所包含的文化内涵自然是相当丰富的,而它将优雅的动作和灵活的战术结合起来,让击剑在观赏性十足的情况下也能让人体会到眼前一亮的乐趣。

    月见浅草以前在社联的时候就好像从哪儿听说过迹部景吾擅长击剑,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击剑这种运动如果是门外汉的话会完全不懂,很可能看了好几场后仍不懂怎么样就算得分。不过那精准和快速的动作让月见浅草忍不住咂舌,后退格挡反击,整套动作可能都用不了半秒的时间,

    后来迹部景吾告诉她“击剑中的佩剑比赛是奥运会中速度第二快的项目,仅次于射击,所以这对动态视觉和全身协调之类有很大的帮助。”

    他当时说的很轻描淡写,但月见浅草忍不住惊叹,什么鬼,剑几乎要和子弹一样快吗这是漫画里的情节吗

    两人都带着面罩,但是月见浅草很容易辨认出面对着大门的是迹部景吾。她能够看到他的眼睛,彼时他的目光冷冽锋锐如刀,眸中似挟风雪。

    这样姿态的景吾老师呀。

    月见浅草感觉自己无法移开视线了。

    击剑结束后迹部景吾摘下面罩,月见浅草赶紧溜过去递水送毛巾,迹部景吾看了她一眼“你怎么来了”

    “在等你。”月见浅草说道。

    “管家让你来的”他问。

    “恩。”月见浅草说道。

    迹部景吾也没说什么,而是接过她手中的水开始仰头喝,喉结上下翻滚,身上还有着薄汗,和他惯用的男士香水味道混合在一起。荷尔蒙似乎过强了一些。

    月见浅草突然不自在了起来。

    迹部景吾将矿泉水瓶随手扔进那边的垃圾桶,然后接过月见浅草手中的毛巾擦了把汗,嗤笑“刚刚盯着本大爷看的这么起劲,现在知道不自在了”

    月见浅草视线飘忽,解释“因为现在离得有点近,所以这个远观和亵玩还是有区别的。”

    “你给本大爷再说一遍”迹部景吾挑眉。

    神特么亵玩。

    “是景吾老师您太华丽了气场太大所以让我自惭形秽。”月见浅草发觉用词不当于是赶紧改口。

    迹部景吾无谓地勾了下唇角,然后往外面走,“本大爷先去洗澡,你去餐厅等我。”

    “恩好的。”月见浅草点头,应了后她感觉怪怪的,啥我先去洗澡你在xx等我,总感觉像情侣甚至夫妻之间的交谈,不过幸好是去餐厅等他,不是去床上等他。等等这什么虎狼之词。

    午餐。健身期间需要吃健身餐,简单来说少油少盐低脂,蛋白和碳水有规定的摄入量。好像大概念里的健身餐都比较难吃,但事实上迹部景吾诠释了“如果金钱到位什么都ok”这一定理。

    主食是搭配了鱼子酱的牛排。牛排不用多说,来说说这个鱼子酱,鱼子酱本质其实就是鱼卵,狭义定义是“由鲟鱼的鱼卵轻微盐渍而成”,迹部家午餐使用的鱼子酱当然是上好的,颗粒圆润饱满,充满了鱼子酱特有的香气,还带了点奶油香和黄油鲜香感。

    鱼子酱被称为高脂肪低卡路里的营养美味,每100克鱼子酱中,蛋白质含量是鸡蛋的2倍,胆固醇却不足鸡蛋的三分之一,所以说鱼子酱很好个头。

    月见浅草表示她宁愿多吃几颗鸡蛋省钱。

    而且关于鱼子酱和鸡蛋的比较纯属是耍流氓,不说其价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单说那个胆固醇的说法,鸡蛋的胆固醇可都在蛋黄里,你多吃点鸡蛋清少吃蛋黄不就得了。

    月见浅草对鱼子酱没啥兴趣,她不太喜欢吃这类东西,包括刺身在内,她对生的食物总是有种心理上的不自在,尽管刺身可是日本传统特色美食之一。

    只要脑子里出现“鱼子酱就是鱼的卵,而且还是生的”这句话,月见浅草就对那个提不起多少兴趣来。

    不过牛排还是很好吃的,外焦里嫩,细细咀嚼,有焦香的外表,肉汁渗出,鲜嫩的口感,满口的肉香,吃起来真的是很享受了。

    除此之外还有水果蔬菜沙拉,牛油果、生菜、甘蓝、西蓝花之类,这种沙拉当然没有用沙拉酱,一般的沙拉酱都是高热量的不过现在也出来了低热量的沙拉酱,它是利用意大利黑醋加上橄榄油与黑胡椒调味的,最后还放了一勺蜂蜜。听起来稍微有些魔鬼料理,但酸酸甜甜的还挺好吃的,口感层次非常丰富,而且还保留了食材原本的味道。

    吃完水果沙拉后又吃了一小碟坚果,这个主要是补充一些其他营养。

    这段时间以来,月见浅草逐渐明白原来补充营养是个很重要且讲究的事情,在此之前她吃饭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为了生存,二是为了爽。这或许和父母长期不在她身边有关,所以她也长期在吃外面的东西,久而久之,对这块的知识储备真的是空缺。

    迹部景吾在发现她这点后说道“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月见浅草眨巴眨巴眼“反正就是还活着呗”

    “活得精致一些,长点心吧。”迹部景吾这样说。

    当时是中午,但因为下了雨的缘故所以温度还是略低的,微冷的空气掠过他的眉眼,外面阳光黯然,坠入眼底时成了即将被淹没的渺小存在。

    月见浅草感觉这样的迹部景吾有一丢丢陌生,她试探性地说“感觉景吾老师是有言外之意吗”长点心什么的,好像说的不止是生活方面

    迹部景吾的目光落在了橱窗后的歌德诗集上,而后说,“是。”

    月见浅草顺着迹部景吾的目光看过去,她有点不明白迹部景吾在说什么,但后者显然没有继续在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的打算了,而是转而说起了现在的事情“听礼仪老师说你今天一开始有些不在状态。”

    “喔是的。”月见浅草也就迅速忘掉了刚刚的那个没头没脑的对话,将思维投放到了新的对话中。面对迹部景吾的问题她没有隐瞒“因为感觉和长太郎相处时候有点奇怪,所以我就很在意,所以的所以一开始就有些走神。”

    “那就自己调整,别影响学习。”迹部景吾用很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

    “嗯但是不知道奇怪在哪儿,所以有点无从下手。”月见浅草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迹部景吾看了她一眼,他其实对这种暗戳戳自己纠结的行为感觉没有必要,他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他甚至觉得自己和这类人没有共同语言,这是个胜负成败的世界,只要一味的不断取胜向前进就行了。3不过月见浅草这样对他坦诚一切的行为却也不错,在呼啸的风与灰色天空下噙着无情的微笑出类拔萃战斗的同时4,偶尔停下来去感受这份让连烦恼都是悠闲的宁静却也不错。

    被坦诚一切的感觉虽说是不错,但让他去处理这点连儿女情长都算不上的小事他还是会不耐烦的,于是他直接快刀斩乱麻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那本大爷以后不安排长太郎和你长跑”

    月见浅草自然是被这个提议惊到了“居然这样吗”

    “不然呢”迹部景吾打了个响指,那边的管家放了唱片,铜黄的唱针摩擦过黑色的唱片,经典的钢琴曲如流水般汩汩而出,填满了整个房间。迹部景吾闭上了眼靠在长椅上,姿势惬意,但说出的话却有些严厉“你要学会自己做决定,不能总让我给你做决定。月见浅草。”

    每当他说这类的话时,总会叫她的全名。

    悠闲的阳光和悠闲的时光一起透过窗户落在他们面前的地毯上,月见浅草的思绪有些纷乱,她的确不太擅长处理这些东西,但是她也明白她在迹部景吾面前不需要做任何隐瞒,于是她很坦然地说出了自己现在的想法“其实虽然感觉这样似乎不对,但我现在想的是,在这些事情上景吾老师不能帮我做决定吗我想让景吾老师继续那样做。”

    “哦。这样。那如果,”迹部景吾睁开了眼,阳光簇拥在他的周身,他海蓝色的眸子似乎做着某种无声的宣告“本大爷说让你别喜欢赤司了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