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英国梨与小苍兰(九)

    英国梨与小苍兰九

    01

    迹部景吾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复月见浅草的消息, 月见浅草明白这个点迹部景吾他们应该在休息, 于是她只好按捺住自己的心情。不过显然她过于发达的大脑忍不住胡思乱想, 不过最后她因为太累, 还是在担惊受怕中睡着了。

    下午是和桔梗老师的插花课。

    桔梗老师给她看了一个粽子形状的南蛮花器南蛮并非是一个特定的国家,南蛮花器是指最早从南洋那边传过来的粗陶, 一般是紫黑色的或者无色的, 烧制得很硬, 颇有苍凉之趣,很受喜爱萧瑟之美的日本人的推崇。

    “早些年这样的南蛮花器还是很多的, ”桔梗老师说这话时是带着些许叹息的,她起身看着神社外宁静的初夏, 说“但近些年却越来越少了。”

    外面蝉鸣声与鸟叫声。

    但却衬托得神社内更加宁静, 平和。

    “这样啊。”月见浅草忍不住跟着怅然了起来。

    “不过其实越来越少的不仅仅是花器,很多老物件和古老习俗都逐渐离我们远去。”桔梗回眸浅笑,笑容如缱绻流云,姿态优雅高贵,但眉宇间却带着萧瑟秋意。

    日本的确是一个比较注重传统文化的国家,但尽管如此还有很多传统和古老的东西在失传, 在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

    月见浅草感觉心里闷闷的, 她闷了一会儿后, 乐观的性格让她试图说一些话来安慰“是有很多老的东西消失了, 但是也有很多好的新的东西出现了呀什么都是在不断发展的, 嗯是所以我们要那个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那个做好文化传承”她说这话时绞尽脑汁, 因为以前还没有和其他人讨论过这种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过于高深的话题, 她最后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信条“还有就是,我觉得乐观一点开心一点啦,反正难过也没用。”

    难过。抱怨。痛苦。孤独。

    这些情感月见浅草当然都有过,单单是父母从小就不在身边这一点就让她有诸多辛酸的体验。

    但是一直沉浸在难过中有什么用呢年幼的她这样告诉自己。

    没用的话就别难过了吧,反正哭的话他们也不会回来陪自己的,还会挨骂。年幼时候的思考直接、纯真而残忍。

    那么,就去笑吧。

    不仅仅是微笑,要发出声音的那种笑,不管你此时此刻什么样的情感,那样笑了后心情真的会自然放松很多。

    这是月见浅草在童年发现的一个秘诀。

    而在桔梗的眼中

    少女带了点结巴的话自然是天真而美好的,没有丝毫尘埃的那种。但怎么说呢,真正的一尘不爱不是说不再有尘埃,而是任尘埃飞扬,我自作我的阳光。林清玄这样说。

    她的眉宇间带着初夏清冽的风,她的唇齿间似采撷碧空中最绵软洁白的云,裹于娇嫩的樱桃初红之下,当她冲她微笑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夏日灿烂的阳光。

    这个年龄的少女啊,真的像上天赐予的礼物。

    桔梗露出微笑来,这次的微笑中阴霾少了很多,“嗯。好了,准备出去采花吧。”

    “嘿,去当采花大盗了”月见浅草开开心心地说道。

    桔梗“不雅。”

    月见浅草“咕。好的。”

    她们在神社外的石垣边上采摘了一些虎耳草,这种植物因为叶片长的像老虎的耳朵而有了这个名字,不过它还有个挺俩好听的别称石荷叶、金线吊芙蓉,前者雅致,后者听起来更华丽一些,毕竟都金线了耶,金。

    桔梗在前面讲解着,月见浅草一边跟着一边忍不住浮想联翩。

    “也可入药,祛风清热,凉血解毒。”桔梗说道,“但是有小毒。”

    月见浅草点头,“有毒还能入药啊。”

    “虽说是药三分毒这个说法颇为老套而且没什么科学依据,但反过来也是可以说的。”桔梗说。

    “就是说很多毒也能入药吗”月见浅草问道。

    “绝大多数。”桔梗说,“万物存在都有其道理,也都能被人使用,但人却不能因此过分自傲。”

    月见浅草重重点头,将桔梗的言语都记在了脑中。

    漂亮是外在的,但气质却是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在学习礼仪,学习花道,学习各种东西的过程中,这些都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月见浅草的气质。

    她跟着桔梗抱着花走进神社的时候,发现神社门口有两位客人,一男一女。男性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外面是黑色长风衣,还有个暗红围巾,打扮得颇为大佬的那种。女性则穿着艳丽的和服,红色的眼影无限风情。

    神社偶尔也会有客人来,所以月见浅草只是好奇地打量了两眼,也没有多少意外。然后她发现桔梗老师的目光略微浅淡了些,于是她眼里多了几分疑问。

    桔梗冷淡地对她说道“把花放进去,你可以走了。”

    “啊,恩,好的。”月见浅草虽然不明白为啥桔梗老师突然间就冷淡了,但也乖乖应了。

    月见浅草将花放进去出来的时候听到了桔梗的声音“森医生,恭喜了。”

    “不打算让我们进去坐一下吗桔梗巫女。”那个被称为“森医生”的人说道。

    耶对方是医生啊打扮得像个黑社会大佬似的。月见浅草在心里yy道。不过她想归想,也没有刻意留下来听,而是在离开前冲着桔梗老师鞠了一躬,“桔梗老师,我先回去了。”

    “嗯。”桔梗连头都没回,而后继续和那两位客人说道“红叶可以进来,你就算了。”

    呀,桔梗老师真霸气。

    月见浅草离开前这样想到。

    她自然不知道那两位居然真的是黑丨社会成员,所以桔梗才会故意那么冷淡的对她,免得她因此招惹麻烦。

    02

    晚上回到家后月见浅草看到迹部景吾回了消息。

    迹部景吾嗯,他偶尔也回家

    月见浅草:3」吓死我了

    迹部景吾是我没料到,因为这种情况很少。抱歉啊。

    看到迹部景吾这么回,月见浅草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景吾老师又没有什么错,而且她现在总觉得,全世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对她说对不起,但唯独景吾老师不可以,不需要。想到了这里,月见浅草本着对景吾老师不需要隐藏心理的想法,直接给他传递了这个意思,并且说道“景吾老师不用这样说的,这又不是什么错,而且景吾老师对我做任何事都是可以哒”

    迹部景吾

    月见浅草00怎么了吗

    迹部景吾知道了,没事。

    月见浅草好

    总觉得和景吾老师一说话心情就会立刻变好呢。

    月见浅草在床上翻了个身,床头灯开着,橘黄色的灯光照亮了一小片地方,卧室里其他的家具都沉浸在一片朦朦胧胧的阴影中。她开着窗户,所以外面的雨声大到了聒噪的地步。

    月见浅草喜欢下雨时滴滴答答的感觉,在这样的天气里在床上翻滚并且和喜欢的景吾老师聊天,真的是太美好了。

    月见浅草景吾老师在干什么呀最近这里天天下雨

    迹部景吾刚滑完雪,在山顶晒太阳

    月见浅草羡慕g 想看风景

    迹部景吾那就开视频吧。

    月见浅草咦可以吗

    迹部景吾风度呢

    月见浅草嗯,我觉得可以呢浅笑

    迹部景吾这什么阴阳怪气

    月见浅草不要这样呢,迹部君,呐,你这样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啊默

    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发来了视频邀请,看起来他是不想继续这个可怕的对话了。

    月见浅草给拒绝了。

    迹部景吾

    月见浅草等一下景吾老师我穿个衣服现在衣着不雅

    迹部景吾好的

    说实话,有点逗,也有点挑逗。

    月见浅草原本只穿着一个睡衣,其实也不是很暴露,是那种珊瑚绒的咖啡格子,但一眼就能看出是睡衣来,总觉得这样直接和景吾老师视频不大好的样子。说起来她还没和男性视频过呢,她快速地披了一件衣服,有点跃跃欲试。

    月见浅草先用前置摄像头看了一下自己,调整了个她觉得还不错的角度,接着给迹部景吾发去了视频邀请。迹部景吾很快接收了,月见浅草第一眼看到的是澄澈的蓝天,然后是蓝天下的镇子,镇子整体是欧式复古的风格,房屋顶端都覆盖着厚厚的雪花,看起来就相当美好。

    近处则是低矮的人家了,每一个屋顶上都积着厚厚的雪层,就好像涂抹在巧克力蛋糕上的奶油一般,圆润可爱的边缘部分,让人忍不住想要舔了吃掉。

    “真好啊。”月见浅草发出了真心实意地感慨。

    “嗯。的确很好。”画面之外传来了迹部景吾的声音。

    啊真的是好久都没听景吾老师的声音了呢,好怀念。

    好想他。

    突然间思念就给涌了上来。月见浅草感觉胸口一下子就涨了起来。

    之前没有发觉,在听到景吾老师的声音后才发现

    好几天没见了好想景吾老师啊啊啊

    “你那是什么表情”迹部景吾问道。

    月见浅草迅速收拾了一下情绪让自己显得不要太不华丽,“想去那里。”

    “等以后可以过来。”迹部景吾说,“这次体验感不错,本大爷打算每年都来这里滑雪。”

    哦哦哦不愧是景吾老师每年都来

    等等刚刚他说什么

    耶这言外之意是以后她和他一起去吗

    突然开心

    “好啊好啊,如果到时候咱俩还没撕逼那么就一起去吧”月见浅草开开心心地说道。

    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你可真会说话。”

    月见浅草自然没有发现迹部景吾这是句嘲讽了,因为过于开心她都不在意自己的姿态是否华丽了“还有就是从刚刚起,我就想说,”她将手比成喇叭状抵于脸颊上“景吾老师我好想你呀”她黑色的眸子在橘色的灯光下亮闪闪的,让人联想到璀璨的星星。

    月见浅草本来是在看着手机里的美好风景的,但说完后她发现那边手机似乎抖了一下,接着很自然的换了个位置。喔,害她还以为景吾老师听到她的话激动的手抖呢,原来是恰好换个角度。哎。

    接着他随意且带了点漫不经心的低沉声音出现“知道了。”

    景吾老师的声音可真好听。让她迷恋一会儿。

    接着迹部景吾问“所以,碰到我父亲然后呢”

    “其实也没什么,说起来不会给你添麻烦吧”月见浅草突然想到了这个。

    “这点自主权我还是有的,回头我和他说一声。”迹部景吾说。

    “把摄像头换到前面嘛景吾老师”

    “不是要看风景么。”

    “风景不如你好看呀。”

    “行吧。”

    于是摄像头就换到了前面,月见浅草看到了好几天都没见到的迹部景吾本尊,或者说是迹部景吾的一张俊脸。

    她刚刚是为了看迹部景吾的脸所以才胡扯了句风景不如你好看,但现在直接面对面视频了,才发现原来真的是这样。海蓝色的眸子,英挺的五官迹部景吾拧着眉带了点不耐烦“嗯”

    他皱着眉时狭长的凤眼是低垂着看人的,月见浅草看得突然就有点口干舌燥。她眼神飘忽了一下心里想着,我去,美色攻击太可怕了,然后表面有些浮夸地描述道“就是我当时正吃着饭,你爸突然就进来了吓死我了”

    “哦,他有时会回家,但你也不需要这么害怕吧”迹部景吾说。

    月见浅草正满脑子都是被美色袭击了,所以就口不择言来了句“恩因为我觉得他会认为我是蒙蔽他儿子的红颜祸水之类”

    “你没那么好看。”迹部景吾漫不经心说道。

    月见浅草被惊醒了“喂景吾老师”

    “嗯。”迹部景吾居然若无其事地应了。

    “我要说啥来着,被你气的忘了。”月见浅草忿忿。

    迹部景吾嗤笑了声,“慢慢想,不急。”

    月见浅草想了想,神游天外“话说会不会有给你一百万,离开我的儿子这种剧情”

    迹部景吾“你还是别想了。”

    “如果这种剧情的话诶嘿我好像找到了发家致富的新办法。”月见浅草开开心心地说道。

    迹部哭笑不得,“别闹。”

    “好的,不闹不闹。”月见浅草继续说,“景吾老师最近如何都好几天不见你了好想你超想你”

    “还好。恩。”

    “你都不说我也很想你吗”月见浅草抱怨。

    迹部景吾迟疑了一秒“你想听”

    没想到紧接着月见浅草就这样说道“哈哈哈听起来怪怪的还是算了,说起来景吾老师我那天和赤司会长一起吃晚饭了耶超开心。”

    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算了,还是不说了。不想。”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