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玫瑰陛下(四)

    玫瑰陛下四

    01

    “我在等你。”

    黄昏中, 伏见猿比古倚在墙上,双手插兜,这么说道。

    彼时他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淡,但可能因为背光的缘故,所以多了几分深沉。

    在听到伏见猿比古的话后月见浅草当然是意外了,若说这话的人是八田美咲或者十束多多良他们的话情有可原, 但是伏见先生的话也不是说她和伏见先生的感情差到这个地步, 是因为伏见迄今为止都没有主动表现出对他们这段关系继续发展下去的意思,总的来说就是冷淡吧。月见浅草也曾不确定地想过在伏见先生看来自己到底算是什么。

    大概就是, 碰巧出现在他身边了, 然后她在接近, 他也就接受, 这个样子。并没有特别的想和她成为朋友之类的想法吧。月见浅草曾经有过这样失落的想法。不过后来她觉得是自己钻牛角尖想太多, 不管怎么样, 他现在还在吠舞罗,她还能接近,还能和他下将棋啦聊天啦这样就很好啦,想那么多干神马。

    但是现在,伏见猿比古却在这里说在等她。

    专程等她耶。

    这句话进入耳中,落在心中, 激起一点点涟漪来。

    她走到伏见猿比古面前,仰头看向他。

    现为高一的月见浅草拥有着一米六的身高, 伏见猿比古则是一米七八, 十八厘米的身高差让她只能这么抬头看他。她看到他没有一贯的懒散, 他正低着头认真地看着她,他黑色的眸子里好像有着风雪。

    这是,怎么了。月见浅草有些茫然。

    这时,那边的紫原敦闷闷地说道“我打不过他,月见。”

    呀

    月见浅草先是愣了,接着反应过来紫原敦是来保护她回家的,半路上遇到个人拦住了他们,所以紫原敦第一反应就是打他。

    这句话让月见浅草的思维直接被打断了,她笑出声,“你想多啦紫原,这是伏见先生,是朋友啦。”

    “喔。”紫原敦点头,然后按照自己的思路问道“是不会欺负你的人”

    “是的,伏见先生不会欺负我的,他是可以信任的人。”月见浅草颔首,然后她看向伏见猿比古,却看到对方不知何时起又恢复了平时那幅带着懒散的样子了,这样正常的伏见先生让她放下心来,“伏见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

    “算是。”伏见猿比古这么说道。

    “诶”果然有些奇怪呀。

    但伏见猿比古却没再说什么,而是看着那边的夕阳说道,“一起走走吧。”

    月见浅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直觉伏见猿比古心情不大好的样子,于是点头,“好的”。然后和紫原敦说明天请他吃零食,紫原敦稍微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说道“安全吗”

    “绝对安全啦。”月见浅草笑了,她感觉认认真真履行职责的紫原敦挺可爱的。

    紫原敦将她的书包从肩膀上拿下来递过去,伏见猿比古很自然地接过来,月见浅草有些不好意思,“伏见先生,我来拿吧。”

    “既然你和给你拿书包的人走了,现在我让你和我走,我给你拿书包也是正常的事情。”伏见猿比古说道。

    “恩好的。”月见浅草接受了这个说法。这还是伏见先生第一次给她拿东西来着。

    两人一起在夕阳的小径下散步,太阳最后的光芒在地平线那里完全的消失了,沉沉的暮云将余晖吞噬干净,漫天的红霞也黯淡下来,暮色苍茫,彼此的面容也在隐退的夕阳中模糊了。

    夕阳很美,在很忙碌的日子里和人一起在夕阳下散步,眼睁睁看着时间流逝的这种感觉很好。旁边是有些生疏但很喜欢的男性,这更能给人添加些许隐秘的快乐。

    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于伏见先生的举动,但伏见先生毕竟是大人了,大人的很多想法她都猜不透,而且不管怎么说伏见先生都是可以信任的对象。像现在这样一起散步也会有很安心的感觉,这样就挺好的,所以不要多想。月见浅草这样告诉自己。

    她一直在开开心心地说自己的事情。开学啦,校园女神啦,班长啦,学生会啦。她是个乐观向上的人,她总能在生活中发现很多充满阳光的角落,也有积攒了足够有趣的事情来和友人说。

    伏见猿比古听着,偶尔“哦”两句,他周身有些焦躁的气息似乎平和了很多。天色很快黑了下来,他停下,旁边是很温馨的夜宵店,白色的灯光散发着暖光,映照着他的面庞,但他眉宇在夜风间却依旧淡然冰冷“你该回去了。”

    总感觉很奇怪,是错觉吗不,不是错觉,自己认识伏见猿比古已经很久了,自己也的确有认真关注他,也的确有说要刷好感之类的,所以对于伏见猿比古大致的性格还是了解的。

    若是从前她可能会退缩就这样回去了,但现在她改变了很多。于是她上前一步,认真地询问“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吗伏见先生。”

    伏见猿比古看着面前的少女,她身上的确有着令人可以安静下来的气质,在这样暖光的映衬下她也显得格外有魅力,但是

    “没有。”月见浅草依旧得到了这样颇为冷酷的回答。要知道方才两人还算是愉快的度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此时这答案过分不近人情了些。

    不,正常下伏见先生即使是冷淡也不会说这话的,所以果然是出了一些问题,而且伏见先生过来找自己的行为本身也是不正常的。月见浅草在大脑里快速分析着,最后说出口的话是“还没有吃饭,而且伏见先生你也没有吃饭吧。”

    “没有。”

    “那要不和十束哥说一声然后我们去吠舞罗吃吗”月见浅草提议道,她说这话有点小心翼翼的。

    “吠舞罗啊。”伏见猿比古说道“好久没去那里了。”

    “咦”月见浅草吃了一惊“为什么”她这段时间比较忙,所以也没怎么去。以前去的时候伏见猿比古也在,所以她没觉察到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啊”伏见猿比古重复了一遍,没说话。

    月见浅草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啦,草薙哥当年在收下我的时候就和我说不要问不该问的事情,但是后来尊先生也说了我可以留在吠舞罗感觉你们更像是一个组织之类,或者互助会啥的”都相处这么多年了,月见浅草当然不是瞎子,而且她知道吠舞罗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组织严密毕竟吠舞罗的其他人对尊先生的态度都太过尊敬了。

    “还不算太傻。”伏见猿比古评论道。

    月见浅草没有因为这句话就闹小性子,而是继续耐心地说道“不过伏见先生有什么不方便和朋友说的可以和我说的,如果我能帮上的话,或者哪怕这样陪伏见先生走一走我也是很乐意的。”

    伏见猿比古低下头盯了一会儿月见浅草,最后说道“那就去吠舞罗吧。”

    “好。”月见浅草开心起来。

    他们一起出现在吠舞罗门口的时候吠舞罗的大家明显都很意外,月见浅草直接装作没看到,拉着伏见猿比古的袖子就进去了。然后她笑着和一楼的每个人都打了招呼“晚上好呀十束哥草薙哥镰本哥八田哥尊先生在吗”

    “哇,一进门就问尊啊,我好难过。”十束多多良捂着心口说道。

    “为什么我在最后面啊。”八田美咲抱怨道。

    在擦拭杯子的草薙出云放下高脚杯,笑着说道“我是不是应该顺着你们的话也抱怨一句为什么我在多多良后面”

    月见浅草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们不要这样啦,弄得我好像是个万人迷主角一样,大家都在争宠。”

    她旁边的伏见猿比古“切”了一声,然后主动走向了自己平日里喜欢的那个位置。

    八田美咲站了起来,月见浅草以为他会和伏见猿比古打招呼,或者叫他绰号之类的,但他没有。他就这么看着伏见猿比古经过他,然后坐到了角落里。

    连八田哥也有些反常啊。

    这种感觉让月见浅草浑身不得劲,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下意识的不安。吠舞罗对于她来说很重要,吠舞罗的每一个人对她来说真的都很重要,但她不知道如果她去问十束多多良的话,得到的会不会还是那个不要探索过多的答案

    她努力遏制住自己的心烦意乱,说道“十束哥我和伏见先生还没有吃饭,所以我就过来蹭吃的了。”

    “正巧还有剩下的食材,我去给你们炒个饭。”草薙出云这么说道,然后走进了后面的厨房。

    月见浅草和八田美咲与镰本力夫随意说了几句话后便溜到了十束多多良那里,“十束哥,最近发生什么了吗”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呀,你想问什么呢浅草酱”十束多多良笑眯眯地说道。

    “我可以知道的事情。”月见浅草说道。

    十束多多良想了想,说“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属于你不能知道的呦。”

    可恶。十束哥的恶趣味在这个时候尤为可恶。月见浅草都想磨牙咬人了。她直接撇下了十束多多良,说道“我去找尊先生”

    十束多多良苦笑,感觉自己好像被嫌弃了。

    说起来,大概安娜和浅草是吠舞罗中唯一两个可以随意接近周防尊的人了吧。嗯还都是可爱的女孩子。这样说起来感觉尊也无比狡猾呢。十束多多良想到。

    02

    月见浅草当真直接跑到二楼去找周防尊了。

    一开始她以为周防尊是最不好接触的一个,可开始接触,或者说打开那个门后,她才发现尊先生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或者怎么说呢,反正有时候她觉得伏见先生和人不想接触的抗拒是从内到外的,而尊先生也只是表面上不想和人接触罢了,但内在却是很好接触的。

    月见浅草敲门的时候周防尊正在睡觉,她感觉尊先生似乎全天大部分时候都在睡觉或者发呆。她进去后周防尊没有看她,他先盯着外面的夜色看了好一阵,最后才不情愿地开口“什么事。”

    月见浅草突然明白周防尊的想法了,她有点想笑,因为前几次她和十束多多良他们不愉快了就来找他诉苦,然后他得被迫给几句安慰,现在估计看到她主动过来找他就害怕了,以为他又得搜肠刮肚找几句安慰的话了。

    月见浅草有点乐不可支,然后她直接说明了来意“就是想问吠舞罗最近发生什么了呀大家怎么都怪怪的。”

    “这个问题啊。”周防尊重新倒在了床上,他两眼盯了一会儿天花板,然后说“打架了。”

    “诶诶诶诶”月见浅草睁大了眼。

    打、打架月见浅草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如果说打架的话,厄,八田哥和镰本哥他们的确看起来像会打架的不良少年,不如说吠舞罗的大部分其他人都很像不良,但草薙哥还有伏见先生他们真的想象不到他们打架的样子不过她也曾看过草薙哥把捣乱的人直接丢出酒吧的样子

    “是、是和其他酒吧的人竞争对手还是来闹事的”月见浅草按照自己的思路问道。

    “闹事的话也是我们去别人地盘上闹事的。”周防尊这么说道。

    月见浅草更是惊呆。

    周防尊慢吞吞地将目光从天花板上移到她的脸上,然后说“过来。”

    月见浅草乖乖过去了,过去后她瞅着依旧躺在床上的周防尊,问道,“我需要坐下来吗”

    “随便。”周防尊砸了下嘴。

    然后月见浅草准确来说是俯下身用手撑着床边,更近距离地看向周防尊,周防尊也看着她的眼,说“像吠舞罗这样的团体不止一个。”

    是不良团体吗黑社丨会月见浅草现在脑子里有些乱

    接着周防尊闭上了眼,赶人似得说道“更多的你去问多多良那个家伙吧,他最喜欢和人叨叨那些了。”

    呀月见浅草高兴了起来“尊先生你同意告诉我了”

    “嗯。”周防尊闭着眼说道。

    “那这是来自王的命令吗”月见浅草继续问道。

    “别学那群傻货说话。”周防尊说道。

    月见浅草有些想笑,“好的,”她想了想,“我能像那群傻货一样叫你尊哥吗这个可以吗”

    “可以。”尊先生好像扬了下唇角,是错觉吗

    月见浅草开开心心地从二楼下来,十束多多良看到她这个样子后就捂住了脸“不是吧”

    “是的哦。”月见浅草走到吧台旁边,叉着腰说道“来自王的命令让你告诉我一切”

    十束多多良和草薙出云交换了一个目光。

    “嘛,尊未免也太任性了。”草薙出云摇头。

    “这就是尊啊。”十束多多良也摇头,然后他笑了,“没事,总有办法的。”说完后他将月见浅草拉到一边,开始向她讲述吠舞罗的事情。

    最初是因为周防尊强大的力量所有众人有意识的聚集在了他身边,然后因为一些巧合他被选中了。

    “被选中是什么意思”月见浅草问道。

    “嗯仔细想了一下这方面你还是不要太了解了,总之现在吠舞罗算是半官方的团体,上面知道吠舞罗的存在而且给予了肯定。”十束多多良说道“然后有一些人想要寻求庇佑加入,知道通过了考验就能成为吠舞罗的一员。”

    “喔。”月见浅草点头,感觉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的多,“那伏见先生呢是怎么回事呀”

    “伏见啊”十束多多良难得露出了忧郁的表情,过了几秒后他说道“他可能是到了厌倦期吧,”沉默了一会儿,他说“既然小猴子愿意找你,那浅草酱,算这样的请求有些突兀,但我还是想麻烦你就多陪陪他吧,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好的。”月见浅草认真地应了下来,如果可以,她也想为吠舞罗做一些事情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