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玫瑰陛下(八)

    玫瑰陛下八

    01

    这日一早, 学生会最新发布的公告震惊了全校的人。

    公告内容是渎职处分, 对象是部分学生会与社联成员。那些成员包括学生会副会长和一些准豪门子弟, 了解的人一看这公告内容就知道了这是个多么凶险的事情。

    并且,公告里还很清晰地写着一句话“经过月见同学与绿间同学的调查”

    月见和绿间不是什么常见的姓氏,而学生会与社联这届所加入的月见和绿间只有他们。

    紧接着第二个公告也出来了,关于月见浅草担任学生会监察委员长的说明。社联那边对于绿间的调动还没出来, 不过估计他也快升职了。这两个公告将月见浅草和绿间真太郎他们两人直接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因为现在绿间真太郎还没在篮球上崭露头角,所以他的名声有限, 这次算是彻底扬名了。而月见浅草本身就出名, 这公告把她真成了校园风云人物。

    一时间, 月见浅草成了校园论坛的搜索热点。

    而相关搜索有月见浅草和迹部景吾的关系、月见浅草和赤司征十郎的关系、月见浅草和紫原敦的关系。

    月见浅草第一次看到论坛的搜索热点时还探头和那边的绿间聊天了,“第一个果然是我和景吾啊。”她现在和很亲近的人面前才会叫迹部为“景吾老师”的, 一般情况下直接称“景吾”的。

    接着月见浅草说“和赤司君居然也有不会给赤司君带来一些困扰吧,绿间同学你觉得呢”

    “赤司应该不会困扰的。”绿间真太郎回答, 然后他在心里说因为他看起来挺关注你的

    而后月见浅草看着相关搜索继续说道“居然还有敦啊,因为我放学回家时常和敦在一起的缘故吗不知不觉感觉被很多人关注了呢。话说没有和绿间同学的呀, 明明和绿间同学在一起的时间更久来着。”说到这里后她忍不住笑了,“不好意思, 原谅我的失礼, 我就是顺着想到了。”

    “没有关系。”绿间真太郎推了一下眼镜说道。

    月见浅草看到他面容似乎更清冷了几分, 忍不住有点懊恼, 哎呀, 自己这个试探好像没有任何成效。所以绿间同学之前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他也不说清楚。毕竟已经相处了这么久, 而且以后可能要共事更久,她还是挺在意他的,所以对于他那个突如其来的礼物就有点介意了。

    另一边,他们的调查结果以及上面给那些人的处分,让很多人震惊到失语。

    他们没想到看起来温柔和善的校园女神居然还有这么雷厉风行的一面。

    既然都发了那些公告,那些人的情况就应该已经被确认过了,是非成败也都盖棺定论,一些人的名声也算彻底臭了。

    网球部的众人也被吓了一跳,他们和月见浅草近乎于朝夕相处,没想到这个开朗活泼的少女居然能做了个这么可怕的事情。不过转念一想,她毕竟是那位的弟子迹部景吾在那方面可是绝对的强硬派的如今月见浅草不声不响就搞了这么个大事出来,也颇得迹部真传了。

    这件事传出去后,就连对校园女神不是很感兴趣的其他高年级学生都忍不住开始关注月见浅草了。校园女神可能每隔几届就出一个,但这届校园女神真的有点狠啊,是真厉害。

    当然,绿间真太郎的名字也一起传遍了整个校园。

    至于究竟是否在公告上直接公布自己的名字,玖兰枢征求过月见浅草的意见,月见浅草则直接跑去问了迹部景吾,迹部景吾给了很符合他个人风格的回答“当然公布啊,做了这么件大事就该公布出来让别人看看你的厉害。”

    月见浅草其实是有些担心其他人事后的报复,“我有点担心他们会恨我。”她这么说。

    “当你的敌人越多,越憎恨你的时候,就说明你越来越强大了。”迹部景吾打了个响指,“这是好事,浅草。”

    虽然这说法有一丢丢中二,不过也挺有道理的月见浅草点头,“好像是这样。”

    “而且即使你让枢在公告里不提你的名字,那些人也能很轻松地查到你的。”迹部景吾继续说。

    “啊,好像真是这样。”月见浅草愣了下,恍然。

    此时他们是在午后的天台上,因为下了很多天雨的缘故所以一切都湿漉漉的,虽然阳光出来了,但一时半会儿那些湿气还是蒸发不掉的。学校里的草几天前长高了不少,所有绿化都茂盛了一些。从天台看下去满目都是鲜嫩的绿色,颜色鲜明艳丽。

    月见浅草和迹部景吾并肩站在天台的栏杆边上,网球部的其他人以各种姿势趴在阴凉地里,有的在睡觉,有的在聊天,有的则在看他俩的背影。同款校服,一个紫灰色头发,一个黑色的长发,风吹过时她发丝翩跹,有些头发掠过了他的面容,他感觉不舒服于是伸出手按在了她的脑袋上,她挣扎了两下也就随他去了。

    很和谐的场景,能看得出两人的感情相当好来。

    忍足侑士感慨了一句“这场景都比纯爱小说更美好了。”

    向日岳人打了个哈欠,“这是什么纯爱小说,霸道总裁恋上校园女神”

    日吉若插嘴“还可能是校园男神恋上黑丨道少女。”他可没忘了那个差点把他吓飞的吠舞罗标志。

    芥川慈郎睁开眼说“说不定是禁忌老师狠狠爱。”说完后他又闭上眼,睡去了。

    但他这句话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日吉若凝重地说道“不、不愧是迹部钦点的网球部二号人物,果然很强。”

    忍足侑士则摘下眼镜捂住了脸“这文名太羞耻了吧”

    向日岳人则潇洒地说道“神马玩意。”

    芥川慈郎的确是除迹部景吾之外的网球部第二高手。

    这边网球部的人在东拉西扯,而那边迹部景吾与月见浅草依旧在进行着谈话。

    太阳光就在密集的绿中来来回回跳跃闪耀着。

    天空一片湛蓝。

    “他们的报复无非也就是从明面及暗面,明面上你本身拥有很大的声望也不太好着手,一般来说的家族势力打压你也没个家族势力,他们也无从入手。”迹部景吾说道。

    “噗,是的。”月见浅草也能想到如果自己也是个豪门子弟或者伪豪门子弟的话,这次她的家族可能会被联合打压一下,从商业甚至政治的角度结果她就是个父母在国外上班的普通小康出身,对方没的打压。这还真有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意思。

    “暗面的话你也不用太担心。”迹部景吾说。

    月见浅草浮想联翩“因为有传说中的日吉组吗”

    “是吠舞罗啊。”迹部景吾说。

    “噗”月见浅草睁大了眼“啊啊啊”

    “啊什么”迹部景吾挑眉。

    “你,你怎么知道的”月见浅草目瞪口呆。

    “早知道了。阿若早告诉我了。”迹部景吾无声地翻了个白眼,“你用得着反应这么大么。”

    日吉若有黑丨道背景,能认得出吠舞罗标志也不奇怪月见浅草这才反应过来,“不过景吾老师你一直知道啊那不问我吗”

    “你有自己的自由,他们不对你产生危害就可以,我又不是要监视着你必须知道你所有的事。”迹部景吾说,“不过客观来说还是有些危险,你自己注意。”

    月见浅草突然有点感动,“嗯,知道啦景吾老师。所以我不需要担心后面可能有的报复吗”

    “你自己激灵一些应对,没事的。另外有我在,”迹部景吾说着转过身来,他扬起下颌,但眸中却没什么情绪,而是冷冷淡淡的“本大爷倒要看看有谁敢动你。”

    日光灿烂,将他的身影照得模模糊糊,他的影子被投在地上,斜长一道,干净利落。

    月见浅草怔了一下,然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哇,景吾老师可真帅。

    景吾老师超好

    02

    公告消息经过一上午的传播,到下午的时候已经是人人皆知了,即使在上午不知道严重性的人在下午也被灌输了这公告背后的含义。月见浅草回到教室的时候接到了众人比以往更加强烈的目光,那目光已经强烈到影响月见浅草的日常学习的地步,她不禁皱了皱眉,想着姑且先忍耐一下吧。如果明天还没有好转的话她就要暴起骂人了。开个玩笑,校园女神是不会暴起骂人的,她可能会在讲台上姿态大家这样注视着我是有些不符合礼节的。

    正在这时,坐在右后排的玉井花梨小声叫道“班长”

    月见浅草对这个姑娘印象还行,于是转过身问“怎么”

    玉井花梨鼓起勇气说道“那个班长,公告,公告的事情我听戏剧社的学姐说了没有关系吧”

    “嗯”

    玉井花梨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就是担心他们,那些人报复你听说得罪了厉害的豪门子弟的话会被开除”

    这话语天真而可爱,不过倒也不排除其中的可能性,但是这并不适用于月见浅草。她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温柔微笑“不用担心,玉井同学。谢谢。”

    结果当天下午就有个陌生女生过来找她了,月见浅草看着有点面熟,但一时想不到在哪儿见过对方。

    “我叫矢岛小枝子。”对方带着颇为高傲的微笑这么说道,“月见浅草,我知道真相了。”

    矢岛小枝子月见浅草这才想了起来,此前迹部带她去的那个宴会上见过对方一面算是豪门子弟吧。

    接着矢岛小枝子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蒙骗大家什么了”

    “什么”月见浅草本人都惊愕了一下。

    “你非得逼我当众说出来吗”矢岛小枝子提高了声音。

    “你说说看啊,我也想知道我蒙骗大家什么了。”月见浅草都有些好奇了。

    此时她们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了,矢岛小枝子环视了一眼众人,而后得意洋洋地宣布“你在初中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石子”

    这让当真让围观的人怔了下,原来月见浅草,他们的校园女神初中真的默默无闻吗

    这个啊月见浅草想了下,老实交代“倒也不算默默无闻吧,毕竟还混了个社联部长来着。”

    月见浅草这反应让对方怔了一下,但矢岛小枝子还是按照原计划继续说道“而且你出身普通,根本不是豪门子弟”

    “我也没说过我出身豪门啊。”月见浅草忍不住笑了,原来她就要说这个吗这又不是古代社会。

    “你不知怎么抱上了迹部少爷那条大腿,然,然后用卑鄙的手段获得了校园女神的称号,但,但你根本就你,你这是什么眼神”矢岛小枝子越说越没底气了。

    其实矢岛小枝子如果更有底气或者月见浅草没这么镇定的话,她这番话说出来还真会让女神的逼格降低一点但月见浅草此刻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她的眸间有着温柔的暮色,纤长的睫毛垂下的影闪闪烁烁,而她的微笑带着清爽,带来了薄荷冰糖在舌尖划开的感觉依旧是如此完美的姿态,仿佛对方是在说一个笑话一般。

    不过对方说的本来也像是笑话。

    出身与过去又如何呢重要的是现在,现在她以这样优秀美好的姿态站在众人面前,被众人称为校园女神。这可不是她自称的。

    月见浅草微笑着看着她“请继续”

    “你,你”矢岛小枝子涨红了脸。

    正在这时,那边传来个声音“如果考全校第一是卑鄙的手段的话,那么身为老师我希望这种卑鄙的手段更多一些。”

    月见浅草看了过去,发现说话的是拿着讲义向这里走来的同田贯正国老师,对方正冷淡地看着说话的那人“只可惜你自己口中的高贵出身没把你引到全校前十的位置好了,回自己教室去,该上课了。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矢岛小枝子的脸被气得通红,她给月见浅草甩了句狠话“你给我等着。”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嗯。我等着你和你身后的人。”月见浅草冲她又笑了一下,而后给同田贯正国老师行礼“谢谢同田贯老师。”

    同田贯正国用无所谓的口吻说道“不用谢我,我就是说出了我的看法,你也该回座位上去,要上课了。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还真是一视同仁呢,月见浅草忍不住笑“好。”

    回到座位上后,月见浅草忍不住想,那个叫矢岛小枝子的人应该不是那些人派来的,但肯定也是有故意引导的成分,她不信那些人会用这么沉不住气的人作为出击者的。

    那么,这是个试探吗

    不过居然把自己的过去给挖出来了呀。还挺可怕的。月见浅草无所谓地笑了笑。

    如今的她可和当年的她不同了。

    03

    下午放学后月见浅草起先去学生会处理了这件事的后续问题,玖兰枢提起了下午发生的矢岛小枝子事件,月见浅草点头“想必还会有一些后续事情,”她没逞强“到时候可能需要玖兰会长帮忙。”

    “学生会不是用来处理私人争端的。”玖兰枢说,他这话好像是一个试探。

    “这是公事。”月见浅草毫不犹豫扯出了“公事”的大旗。

    玖兰枢弯了下唇角,“可以。”

    “所以才不是痛打落水狗。”月见浅草继续补充道。

    这次,玖兰枢真的露出了微笑,不过微笑中带了点苦笑,“景吾是怎么受得了你的。”

    月见浅草从善如流“我和景吾相处得很好,如果会长你受不了我的话可以赶紧提前毕业然后把会长之位让给景吾。”

    这次事件后她和玖兰枢的关系好了不少,所以也可以这样开开玩笑了。大家都知道迹部景吾迟早会是下届会长的,所以这样的玩笑也不出格。

    “好。”玖兰枢说,“我慎重考虑一下。”

    这玩笑开大了。有点逗。

    从学生会长办公室出来时月见浅草收到了紫原敦的信息,说要加训所以不能送她回家了,月见浅草回了个“辛苦了”,然后准备今天先一个人回去。然后她在校门口那里碰到了玉井花梨,玉井花梨听说她一个人回家后就自告奋勇地当起了护花使者。月见浅草有些想笑,不过还是答应了她。

    结果还真出了事。

    04

    血色的夕阳,巷子,以及围过来的几名男性。

    并非是不良少年的打扮,有两个看起来就像是上班族一样,他们甚至还穿着正装打着领结。

    玉井花梨已经吓得脸色发白了,月见浅草也掌心冒汗。

    她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行动的这么快,是下午试探后觉得从正面没办法吗所以直接就从暗面来了

    “据说是校园女神啊”为首的那个男人点了根烟,上下地打量了月见浅草一番,“虽然很抱歉,但我们也是受人所托。”

    月见浅草尽量镇定地问道“我可以知道是谁吗”

    “当然不行,不过我想你心里也应该有数,毕竟对方说的是,让你不要得罪不该得罪的人。”那个男人吸了口烟,慢悠悠地说道“真是可怜啊不过我们尽量不会做的太过分的,但轻描淡写过去也不行,毕竟以也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这样的说话方式比那种小混混级的粗暴无礼的方式更能让人感到惊恐,不过这好像也验证了对方比普通的混混更高个级别,那么月见浅草想起了迹部景吾的话,她将胸口的吊坠拿了出来“也许你认识这个”

    那个西装男的表情立刻变了,“你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东西”

    “可以给我这个吊坠的人亲手给我的。”月见浅草说。

    “你,你到底”那个西装男从容不迫的样子已经完全变成了紧张,“你和吠”

    “嘘。别说出来。”月见浅草比了噤声的手势,说道。吠舞罗在这一带的名声这么可怕啊,明明这个人方才还这么冷静从容的,而今一下子人设全崩了。她也放下心来,甚至还摸了摸一旁玉井花梨的头,说道“不要说多余的话,这里还有小孩子。”

    那人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居然直接土下座了“对不起,冒犯了大人,请大人原谅”

    月见浅草其实在心里惊了一下,旁边的玉井花梨也吓了一跳,月见浅草想了下,干脆地问道“谁出面拜托你这件事情的”

    “这”

    “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告诉kg。”玉井花梨干脆地说道,她故意说的是“kg”。

    “谷川家的管家”那人在听到“kg”这个名号后也干脆地说道。

    在那些人走后,月见浅草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吊坠,然后对着旁边脸色苍白的玉井花梨安慰了两句,她声音平和,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这让玉井花梨对她更加崇敬,甚至到了畏惧的地步

    班长大人真的好厉害啊,而且背景也好强大,那几个人居然那么害怕地离开了玉井花梨这么想到。

    月见浅草先给绿间真太郎打了电话,绿间说自己还在篮球部加训,月见告诉他最近回家的时候要小心,绿间怔了怔“你遇到什么了”

    “遇到一些情况,不过已经解决了。”月见浅草说,“不用过于担心。”

    “我有什么能帮上的吗”绿间的声音多了点急切。

    “没事啦,我和赤司君商量一下,他现在方便接电话吗”月见浅草说道。

    绿间那边一时间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赤司的声音响了起来“月见。”

    “刚刚遇到人在这里堵我,目前已经解决掉了,对方说是出自谷川家的指示,不能保证情报来源一定正确。顺便一问,今天篮球部为什么加训”月见浅草直截了当地问道。

    她的意思很明显,偏偏是在今天篮球部加训,紫原敦没有陪她回家,这其中一定是有问题的。

    能够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一层,已经足以说明月见浅草思维的缜密了。

    赤司征十郎沉默了几秒,没回答月见浅草的问题,“我明白了。这件事和迹部说了吗”

    “待会儿说。”月见浅草说,“而且还准备告诉玖兰会长。”

    “可以。”赤司征十郎说,“这件事就交给我们。”

    “那我就不管了,我对这种事情没多大兴趣但我不是个宽容善良的人。”月见浅草说。

    “我也不是。”赤司征十郎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最后这句真的有点帅啊。月见浅草想到。

    然后她又迅速给玖兰枢以及迹部景吾打了电话,迹部景吾的态度也出奇的冷静,月见浅草以为他会更激烈一些的,结果他只是说道“我知道了,另外你晚上直接去吠舞罗吧,我处理些事情,晚一点接你。”

    “好,景吾老师。”

    说完后迹部景吾直接挂了电话。

    月见浅草摸了摸头想到,自己今天接连被赤司和迹部两个人挂了电话啊。

    唔他们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

    至于为什么直接去找他们而不是自己处理,原因很简单,这已经牵扯到了一些家族方面的事情了,她一是没有兴趣,二是在这一块儿太过生疏,而他们已经说了可以帮忙,她就不自己逞强了。在这上面她已经做得足够多了,他们也都看到了。

    嗯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为幕后的人奉上点鳄鱼眼泪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