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玫瑰陛下(十三)

    玫瑰陛下十三

    01

    晋江高中和其他日本的国立高中类似, 早上九点上课,下午四点放学。这个时间表令大洋彼岸的中国学生羡慕不已。

    因为没有社团活动的缘故,所以月见浅草就把放学后的大把时间安排自学课程。首先当然是和桔梗老师的插花课,到了六月后更多的花都盛开了, 神社池塘里的睡莲也开放了, 一池的碧绿。月见浅草那次刚踏入神社,桔梗老师就让她去采摘睡莲,说待会儿有客人要过来。

    其实严格意义上现在已经不算在上插花课了, 很多时候月见浅草是来神社给桔梗老师打打杂。如果是其他高中生来这里做这种事的话, 会感觉有些浪费时间, 但月见浅草没有这种感觉, 她已经习惯了每周几次过来和桔梗老师说说话, 有事也能碰到别处的巫女、法师, 甚至还有一些大人物过来,月见浅草帮着插画、端茶送水,听听他们聊天, 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在桔梗老师这里, 月见浅草感觉相当放松。

    在这里的放松和在吠舞罗的放松不同, 吠舞罗更多的是和大家闲聊,能够感受到一种亲情式的温暖。而在桔梗老师的神社,则是一种从内到外的悠然和恬静。

    月见浅草将钵里接满了水, 让两三支睡莲浮在水面上。这种水莲早晨开花, 到下午的时候就花苞紧闭了。摆在桌边也能感受到一种清凉夏意, 月见浅草问道“给客人看这种花苞合适吗”

    “各有各的韵味。”桔梗看了她一眼, 淡淡地说道“花并非在绽开的时候才是美的,不要陷入了世人一贯的误区。”

    月见浅草恍然“谢谢桔梗老师指点。”

    正在这时,外面飘来个男声“说的没错,桔梗阁下,花朵在枯萎的时候才是最美丽的时候呢。。”接着森鸥外就进来了,旁边这次跟着的不是尾崎红叶了,而是个带着黑色帽子的橙发小个子男人,长得害挺好看的。月见浅草忍不住偷看了几下。

    桔梗并未回头,她将一束悬铃木的纸条别入花篓,而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其他人若论插花说这话的话会觉得有几分道理,但森医生说这话只能感觉到浅草,你说呢”

    月见浅草问道“我可以直说吗”

    “直说就好。”桔梗说“森医生在这里,只是普通医生的。”

    月见浅草没懂桔梗后半句话的意思,所以她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直说了“森医生说这话只能感觉到好变态喔。”

    桔梗微微一笑,“就是这样。”

    她对月见浅草的性格足够了解,所以知道心直口快的她会说出什么话来。

    一脚刚迈入门的森鸥外闻言后摸了摸鼻子,忍不住问道“有吗”他是看着月见浅草问的。

    “绝对有。”月见浅草煞有其事地点头,“你想一想,一个胡子拉碴的穿着白大褂的人说花枯萎的时候最美丽了呢还有个呢,你不会感觉到挺变态的吗”

    森鸥外来这里的次数还算比较多的,见了几次后也就熟悉起来了,所以月见浅草也就会说这些话了。

    森鸥外沉思了几秒,“的确有点变态”然后他对着旁边的人说“那下次出来的时候我还是穿着西服吧。”

    旁边那个带着黑色帽子的人则拧起了眉“这是怎么回事啊boss,为什么这个巫女和这个女学生会如此出言不逊啊,这是什么地方啊,还有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本大爷看是想打架吗女人”

    “稍安勿躁,中也君,桔梗阁下是我的故人。”森鸥外说,“另外浅草是吠舞罗的人,不要冲动喔,中也君。”

    吠舞罗。咦月见浅草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森鸥外他们是“道上”的啊。

    这边森鸥外说完后中原中也不快地“啧”了一声,然后他斜着眼睛看月见浅草,“你怎么还在看我挑衅么”

    “没有。”月见浅草如实回答“因为你挺好看的,我就忍不住多看了你一眼。”

    中原中也“噗咳咳”

    森鸥外忍不住笑了,“难得遇到可以和平相处的同龄人呢,中也君也不必摆出太老成的姿态了。”

    咦,是同龄人吗

    正在这时,桔梗也说道“浅草,你带森医生的小孩出去玩吧,我和森医生有话要说。”

    “好。”月见浅草说道。

    中原中也一秒炸毛“我是boss的手下不是小孩儿”

    和中原中也出来后月见浅草好奇地问了他的年龄,得知了他果真和自己都是16岁,然后月见浅草故作老成地问“我是吠舞罗的,你哪条道上的啊”

    “港口黑手党,中原中也。”中原中也简单地说道。

    “咦,你们不是在横滨吗”月见浅草当然听过港口黑手党的,前两天还在电视上看到了呢。

    “是的。”中原中也说。

    月见浅草一边和他聊着一边将他引到旁边的房间坐下,并且给他泡了杯茶。“总觉得和真正的黑丨帮成员接触后感觉和普通人也差不多”月见浅草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中原中也盯着月见浅草看了一会儿,最后移开了视线“奉劝你还是别这么想比较好。”

    “当然我想的也比较片面啦。”月见浅草说。

    “你不是吠舞罗成员吧。”中原中也问道。

    “我和他们的关系比较复杂”月见浅草说。

    “哦,你是他们的女人”中原中也问道。

    月见浅草差点把茶给喷出来“噗你这是什么神奇的想法我单身好了,我相信你是黑丨帮成员了。”

    中原中也咳嗽了一声“抱歉,我想偏了。”

    需要明确的是中原中也虽然本质上是黑丨帮人员,但其实很多时候他看起来并不像个混黑的,反而很有道德底线。不过这并不能证明什么,你总不能说“他虽然杀人但是他肯扶老奶奶过马路所以他就是个好人吧”这和“我抽烟喝酒纹身滥丨交但我是个好女孩”一样。

    你可以说他是个不错的家伙,可以用这种主观意味很浓的话来形容他,但还真不能说他是个好人。

    当然,这也是中原中也独特的魅力了。

    正因为他这个特点,所以月见浅草才能像现在这样和他坐在桌旁进行看似随和的聊天。如果是芥川龙之介的话估计早就冷场了,如果是太宰治的话可能已经顺势开起了车别说,后者还真有可能。

    “不过和我同龄就成为黑丨帮重要成员了,总感觉中也君好厉害啊。”月见浅草这样说道。

    在日本老百姓其实不怎么怕黑丨道的,山口组第五代组长还说过一句黑暗世界的名言“民众的宽容,就是我们存在的基本。”当然,这条定理在横滨不算,横滨港口黑手党当年太过于嚣张了。

    国情如此,再加上月见浅草也接触过吠舞罗,所以对于森鸥外与中原中也只是好奇,没有多少畏惧。中原中也当然能觉察出月见浅草这种心理来,对方纯真的目光让他感觉从心底里升腾上暴躁来,但他也明白这不是对方的错,他强压下暴躁,说道“并非如此,还是奉劝你不要太对这个感兴趣,这并不值得好奇和向往。”他顿了顿,声音放轻了点,“也有着诸多无奈的。”

    “啊。”

    月见浅草瞬间就想起了伏见猿比古来,进来她基本上每周都和伏见猿比古出去一次,一般都是吃饭或者散步。自从那天起,他们的关系好像就更进一步了,而且伏见猿比古的态度也越来越好了,每次都是伏见猿比古主动联系的,问她有没有时间,月见浅草自然是把时间安排出来了。

    不过他这个态度,好到让月见浅草感觉有点不安。

    是错觉吗

    月见浅草有时候忍不住想到。

    最近一次他们去了了废弃的工厂,工厂外面都长满了荒草。月见浅草觉得这个景色有点像反工业化的颓废画作,她这样给伏见猿比古说了,伏见猿比古只是笑“你想象可真丰富。”

    他说话时总带点嘲讽口吻,但月见浅草已经习惯了。

    有次八田美咲问她你怎么能和那个猴子聊到一起的,月见浅草沉思了一会儿,回答“因为我脸皮厚啊。”

    这个回答让那边正在喝红茶的草薙出云都给“噗”了。

    不得不说在成为校园女神之前,月见浅草这自黑技能就已经点满了。

    风吹过草地,草叶飞舞,草地起伏着像波涛一样掠过脚踝。

    月见浅草先一脚踩了进去,草丛中有些比较硬的部分,将她的腿给划了两下。

    有点痛。但她没放在心上。

    这段时间伏见猿比古会带她去各种地方,大部分都是对于他来说比较特殊的,有着回忆的场所。

    “今天的呢”月见浅草问道。她这个问题没头没脑的,其他人听了后估计会完全不懂,但她知道伏见猿比古明白她的意思,她问的是今天的这里承载了什么回忆

    伏见猿比古没有走进草丛,他站在荒草边缘,“我曾经和八田与几个人在这里打架,那是我第一次见到kg,他的力量很惊人,他把我们和对方都打翻了。当时八田孜孜不倦地一直往上冲,像个蠢货似的,后来kg不耐烦地直接把他打晕了,然后问我你也想试试么”

    “伏见哥肯定没有试吧”月见浅草问道。

    “没有。我当时回答如果连我都晕了的话就没人把这家伙背回家了。接着kg笑了下西,走了。”伏见猿比古说。

    在上次伏见猿比古已经带月见浅草看过他在国学后住的房子了那时他和八田美咲在同居着。同居这个词听得月见浅草眼睛发亮。当时伏见猿比古看了她一眼嗤笑出声“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你。”

    “才没有。”当时月见浅草这样嘴硬地回答,过了几秒后,她感慨“你们感情真的很好啊。”

    伏见猿比古点头“嗯,理论上的确如此。”

    他的态度让月见浅草有些茫然。

    和伏见猿比古的相处也就这样了,没有什么特别扣人心弦的事情发生,就是感觉淡淡的,带着惆怅的意味。与她一起去了值得纪念的一些地方,这按理说应该是一种比较亲密的行为了吧。

    想到这里,月见浅草忍不住对着对面的中原中也问道“那个中也君,我有个很冒昧的问题想要问您。”

    “说。”

    “您觉得在黑暗世界最重要的是什么”月见浅草问道。

    “力量啊。那还用说”中原中也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第二呢”月见浅草继续追问。

    中原中也思考了一阵,说道“学会放弃吧。”

    “啊”

    默然了几秒后,中原中也说“回忆和感情有的时候是恶魔,会把束缚住你让你踏入死亡的深渊。”而后他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不过其实黑暗世界光明世界都是一样的,都需要有力量,也要学会放弃。”

    “有了足够的力量的话就不需要放弃了吧。”月见浅草问道。

    中原中也笑了,他站起来,虽然在笑但表情却冷淡了一些,他一手插在兜里一手压住了帽檐,然后看向夕阳下的神社,水塘里睡莲都闭合了,他说“有个家伙说,金属易断,人心亦然。连这句话都不懂,你果然是个小孩子啊。”

    月见浅草问道“那个家伙说你是小孩子吗”

    中原中也嘴角一抽“最后一句话是说给你听的。”

    “喔喔喔好的,我接受。”月见浅草说道。

    中原中也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里有点发闷。不过偶尔和这种不谙世事的年轻少女聊聊天,感觉也不错。

    接下来他们就没有在聊天了,而是一起坐在神社的屋檐下看着外面的风景。

    是很有味道的初遇。

    那年夏天的刚加入港黑的他。

    和那年夏天还不是别人的女孩儿的她。

    02

    因为和赤司不是一个班的,所以平日里相处却也不多,每周几次的健身房却总是能遇到的。

    月见浅草的私教课已经上完了,其实她本来可以继续上的,当时荒教练说她目前已经到达一个瓶颈了,接下来就看她的目的什么了,如果真想突破的话就得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月见浅草进行了思考后,给出的答案是塑形,继续这样保持身体健康就好了。

    练成金刚芭比什么的就算了事实上现在网球部要好的人已经和她提过两次你别随便锤人,你现在拳头有点厉害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六月三十日,月见浅草的生日。

    这一天月见浅草都在源源不断地收到各种礼物,这让她后面的玉井花梨给呆住了,她再一次感慨,果然不愧是班长大人呀。却没想到班长大人回过头来问她“晚上有时间吗花梨。”

    “啊啊,有。”玉井花梨说道。

    “嗯,那能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吗”班长大人再次问道。

    玉井花梨睁大了眼。

    “当然可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