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1 / 1)

加入书签

(\u3000\u3000星辰对洪水的描述让我感到压力颇大。\u3000\u3000星辰的话我自然是信的,可洪水如果真的那么难以治理,为什么混元界中没有什么关于洪水的记录呢?\u3000\u3000如此劳民伤财的灾祸,为什么从未老爹提起过呢?\u3000\u3000然后我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u3000\u3000洪水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的确是一场天大的灾难,但对于混元界的修士来说最多也就是需要费点力气而已。只要来治理洪水的修士修为够高,让洪水从哪来回哪去都不成问题。\u3000\u3000可问题就在于那古怪的雨。它压制住了豫州境内所有修士的修为,不然这仅凭这洪水断然是淹不了豫州的。\u3000\u3000“其实洪涝什么的也不是难以治理,问题主要还是在兖州和豫州的这场怪雨上。”\u3000\u3000洪水虽然麻烦,但只要进入豫州和兖州的修士不被雨水压制修为,洪水的治理并不是什么难事。\u3000\u3000“星辰,你知道这雨是什么情况么?修为被压制的修士还能恢复么?有什么破解的办法没有?”\u3000\u3000通讯器中传来星辰一阵无奈的轻叹。\u3000\u3000“我取样检查过了。这雨其实没什么问题……真正说起来有点问题的,反而是豫州和兖州的磁场。”\u3000\u3000“磁场?那是什么玩意儿?”\u3000\u3000“呃,小时候玩的吸铁石你记得么?”\u3000\u3000“记得。”\u3000\u3000“吸铁石可以隔空吸铁,或者不让另一块吸铁石靠近就是因为它的周围存在磁场。磁场是由运动着的微小粒子构成的,正常情况下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u3000\u3000哦……\u3000\u3000我听不懂,但是我大受震撼。\u3000\u3000“由于磁体的磁性来源于电流,电流是电荷的运动。所以概括的说,磁场是相对于观测点运动的电荷的运动的电场的强度与速度,带来的观测点处电荷所受力的变化的表现……”\u3000\u3000星辰依旧在孜孜不倦地向我解释着。\u3000\u3000他好像跑题了,我该打断他么?我以前好像没有打断过他吧,哦,好像有。\u3000\u3000星辰没发现自己跑题了,但他发现我沉默了。\u3000\u3000“哥,有在听吗?”\u3000\u3000我把提醒他跑题了的话咽了下去,咬了咬牙。\u3000\u3000“当然!”\u3000\u3000然后星辰那边就沉默了。\u3000\u3000随后,便听到他似乎也是咬了咬牙,破天荒地主动停止了喋喋不休,开始总结。\u3000\u3000“总之,豫州和兖州这两个州有问题,类似于被施展了一座大型灵阵,但因为效果是大幅度削弱豫州和兖州中灵气的可控性,又可以第一个把灵阵排除出去。”\u3000\u3000“我现在怀疑豫州和兖州的这个情况,应该是昨夜星际联盟舰队中脱离降落到弗尔里洛斯的飞艇里的人弄出来的。不然以混元界的如今的底蕴,应该是做不到这样的事儿的。”\u3000\u3000“然后再结合之前的信息……”\u3000\u3000“北秦王授意水族上任族长的分身前往凉州晋升,其实是为了将他的全部力量分割开来。所以联合北秦王,想要杀死水族上任族长的人实力并不算拔尖……”\u3000\u3000星辰思绪自由,因此一打开话匣子便可以喋喋不休说个没完,但这并不影响他思考推断。甚至有时候因为他自由的思绪,反而可以跳出寻常人的普遍思维,在旁人陷入困境僵局的时候顺利推演出事件的真相。\u3000\u3000“哥,你之前还提到火焰骷髅和陆盛风打架。”\u3000\u3000“开拓视野。北秦王肯定请不动星际联盟的人的,星际联盟是因为那个人才来协助的,那火焰骷髅则是他对付水族上任族长的杀手锏,同时他也知道混元界陆盛风的存在。火焰骷髅和陆盛风谁胜谁负与他无关,因为他已经撤离了。”\u3000\u3000“火焰骷髅和陆盛风对战荡平了兖州,如此一来兖州的地势就比西面的冀州和徐州,东面的青州要低了,而豫州又是一块平原。北秦王击碎临渊坝,使临渊中的水顺流而下,淹没了兖州和豫州。而豫州和你虎视眈眈的兖州没了,你辛辛苦苦立的国,还没开始繁荣昌盛,国力就先衰减了一半。”\u3000\u3000“这就是那个人和北秦王的交易。”\u3000\u3000“所以现在想想,混元界什么人的咖位可以高到请的动星际联盟,并且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至少是知道火焰骷髅,还有陆盛风的存在。”\u3000\u3000星辰很容易跑题,但是这一次我没试着打断他。因为他刚刚讲述的这些事,每一件我都有所参与。而更可气的是,在这每一件事上,我都成了一个类似于擦屁股的存在。\u3000\u3000我也想知道那个想要杀死水族上任族长,甚至葬送了整个水族的人究竟是谁。\u3000\u3000如果单单从谁恨水族出发去寻找,那最恨水族的,肯定是作为火焰骷髅的徐晓飞。\u3000\u3000他有动机,也有实力,但不是他。\u3000\u3000结合星辰的提示,我的脑海中便蹦出了一个人名:\u3000\u3000俞浩凡。\u3000\u3000俞浩凡在混元界闻名的时候,弗尔里洛斯早已存在,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不清楚。但如果说一点关系没有,却有点说不过去。\u3000\u3000同时,俞浩凡也是将徐念涵带去龙的世界并且带回来的人。因此,他跟徐晓飞的关系肯定不错,不然徐念涵也不会相信他。\u3000\u3000陆盛风来到混元界的时候,俞浩凡虽然已经没什么音讯了,但是只要他在混元界,他就一定见到了陆盛风和徐克予的大战。以他的修为,知道陆盛风的存在,并不难。\u3000\u3000唯一的问题:\u3000\u3000俞浩凡是水族的天之骄子,水族大量的修炼资源都倾斜向他一人,水族的各位长老轮流教导他修行。\u3000\u3000虽说这全是因为俞浩凡天赋惊人,但只要品行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不可能恨这么一个生他养他的地方,又更何况嫉恶如仇,以荡尽天下不平为己任的俞浩凡呢?\u3000\u3000“我不清楚。”\u3000\u3000纠结再三,我还是把这个人的名字咽了回去。\u3000\u3000我还是不希望与俞浩凡为敌。\u3000\u3000他毕竟是我儿时的偶像。\u3000\u3000“其实想知道也很简单……火焰骷髅没死吧,问问是水谁把他带去的水族,就算那个人不是最终的幕后黑手,但离答案也已经不远了。”\u3000\u3000其实也不用问徐晓飞了。\u3000\u3000徐念涵之前都已经说出来了。\u3000\u3000是俞浩凡将徐念涵从龙的世界带了回来。而我却是在水族的祭坛上发现的被人挖了三块脊椎的徐念涵。\u3000\u3000以俞浩凡的实力,他可能保护不了徐念涵么?就算真的保护不了,连跑都做不到么?\u3000\u3000俞浩凡以徐念涵作为诱饵,引来了徐晓飞。\u3000\u3000这不太难猜。\u3000\u3000我只是有点接受不了儿时偶像形象的崩塌。\u3000\u3000乏了。\u3000\u3000“你有没有发现你跑题了?”\u3000\u3000我有些没好气地提醒着还想要继续推理的星辰,星辰微微一滞,然后憨憨地笑了笑。\u3000\u3000“你刚开始问的啥?我忘了……”\u3000\u3000“就你说的那个磁场,有没有解决的办法?”\u3000\u3000有点心累,但不是因为星辰。\u3000\u3000“磁场本来是有办法解决的,但是我不太理解这个磁场,所以,没有。”\u3000\u3000“那这洪灾怎么办?”\u3000\u3000“土办法呗。加深沟渠,把长流河和黄沙江里淤积的泥沙挖出来,用这些泥沙把河道两侧的堤岸加高加固。开辟新的河道,让那些多出来的河流有个去处。再者,就是亘古不变的多种树,能致富。”\u3000\u3000星辰说的办法很简单,普通百姓就能做到,只是要等到大水退去以后。而星辰也说了大水退去怎么的也得要三五天的时间,因此,我便让星辰将我先传送回了荆州明圣都。\u3000\u3000荆州总体地势来说也不算高,只是在北面徐州中呈现南北走向的安岭山脉出了徐州之后就变成了西北,东南走向,将原本往西南方向冲去的洪水挡了回去,荆州这才幸免于难。\u3000\u3000我回到明圣都的时候,豫州被大水淹没的消息已经在城中传开了。\u3000\u3000另外随着豫州被大水淹没的消息,一则谣言也在百姓们的交谈之中滋长萌芽:\u3000\u3000华王北伐是逆天之举,是罔顾生命,浪费钱粮的大错。上天宽容,先给了华王一次机会,用天洛城中的邪祟警示华王。但华王不仅不予理会,居然还以除魔荡邪的名义将天洛城中百姓屠戮殆尽。这次上天震怒了,降下泼天大水淹没了豫州,以示惩戒。\u3000\u3000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u3000\u3000想象力挺丰富的,听起来也蛮像一回事儿的。\u3000\u3000我坐在天明殿殿外的台阶上,听着叶公公向我汇报这些鸡毛蒜皮的杂事儿。\u3000\u3000常箐很担心,既是担心这则谣言对我的影响,又担心因为这场洪水而遭了大罪的豫州百姓。\u3000\u3000龙妍则是有些没心没肺,一直吃吃吃,好像很饿的样子。\u3000\u3000徐晓飞一开始知晓的时候很是气愤,试图冲上街拉住所有人解释。\u3000\u3000过去火族的人,这脾气倒还真是暴躁很典型。\u3000\u3000考虑到徐晓飞和徐念涵与此事无关,甚至可以说是接下来我要做的事都与他们无关了。我便耐性地劝徐晓飞“卸甲归田”。\u3000\u3000毕竟这对父女俩失散已久,让他们安安心心度过些愉快的日子比处理我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重要多了。\u3000\u3000徐晓飞本来是说什么都不肯答应的,毕竟他之前承诺要为我“两肋插刀”,但一提到徐念涵,即便是暴躁的他也开始变得优柔寡断了起来。\u3000\u3000然后还不等他最终决定,我便令叶公公去寻一辆马车,带上些行李盘缠前往徐州。\u3000\u3000徐州是一个易守难攻的硬骨头,这也是北秦王之前想以威吓收下徐州而不是以兵力攻打的最大原因。\u3000\u3000安排完了这些琐碎,我便让叶公公去通知明圣都中的官吏。\u3000\u3000“明早上朝!”\r\n ,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