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雨(十)(1 / 1)

加入书签

(\u3000\u3000“准备战斗!”\u3000\u3000剑尖不清楚比努史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他很清楚现在这个一直被王国寄托厚望的天才,已经背叛。\u3000\u3000剑尖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他只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发展到必须战斗的地步,那就杀死面前的敌人,然后将其首级带回王国。\u3000\u3000前方,灰黑色的气息在切段束灵索之后,向着比努史的手中汇聚。片刻之后,一柄长剑形成。\u3000\u3000“你这是什么能力?”\u3000\u3000剑尖从背囊之中取出武器,开口问道。\u3000\u3000“剑柄,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收回你手中的剑,跟我们回去接受王国的调查!”\u3000\u3000“调查?”\u3000\u3000比努史嗤笑一声,还真当他还是自己的上司了?之前王国的人企图对自己进行洗脑的事情,他心中清楚得跟明镜似的。虽然加入这个王国的时间不长,但是有对比就能有推测,很明显自己的天赋在整个王国之中都属于顶尖层次,不是对方肯轻易放弃的存在。\u3000\u3000“没错!调查结束之后,你仍然可以作为王国荣耀的一员。”\u3000\u3000剑尖冷冰冰地回复到。\u3000\u3000“洗脑把你洗傻了吧?真以为我非你们剑雨王国不可吗?”比努史冷笑一声。\u3000\u3000“你说什么?”\u3000\u3000剑尖有些疑惑。这不是疑问句,而是他真的没听到比努史说的话。\u3000\u3000剑尖本身属于被王国强制洗脑的成员,原本的身份已经不可考证。不知道多少年前,剑尖被王国所捕获,因为其反抗意愿过于强烈,最终被王国进行了强制性的洗脑。\u3000\u3000这种洗脑有专门的设定,一旦涉及到“洗脑”之类的词汇,其大脑都会下意识的屏蔽。哪怕是王国之前让他加入对比努史的洗脑,用的也是“增加王国荣誉感”这种乱七八糟的理由。\u3000\u3000而后遗症也是存在的,这种强制性洗脑之后,被洗脑的目标就会丧失晋级可能,例如剑尖,这辈子都没有从六转中提升到六转上的可能。而另一方面,因为洗脑导致的逻辑性错误,剑尖也会变得相当机械性,就跟之前提及比努史的老师时一样,他并不认为这一点存在任何问题,而是简单地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属于王国的,而世界上的一切都理所应当为王国服务。\u3000\u3000剑鞘冷冷地看了一眼剑尖,心中暗叹:“这个工具又不能要了。”\u3000\u3000从剑尖说出“剑柄,王国赋予你五转的力量,不是让你对其他人抱有无所谓的善意的。”这句话的时候,剑鞘就知道这是剑尖又陷入逻辑谬论了。这种谬论能够很好的保持剑尖这类“工具”对于王国的忠心,却经常容易在外面惹出相当大的麻烦。\u3000\u3000想到这里,剑鞘更是忍不住在心里暗骂:“心灵部的那群混蛋,怎么就敢拿这种工具出来做情报收集的?”\u3000\u3000比努史也看出来,这位名为剑尖,看似一直都是整个小队首领的存在,实际上只是因为实力强大,背后仍然是那个名为剑刃的家伙的傀儡。只是剑刃从头到尾只有那一句质问,之后便一直保持沉默,让他摸不清剑刃的情况。\u3000\u3000而且这个傀儡……\u3000\u3000比努史心中发冷,如果不是兽潮异动的问题,他甚至都没发现这个一直领导小队的剑尖,很有可能是被某种东西操控之下的傀儡。而那句“你说什么?”更是让比努史心中一阵恶心——连感知都是被限制的吗?\u3000\u3000“剑柄,有什么问题回去再说!”\u3000\u3000剑鞘看着剑刃默默拔剑的动作,心中有些着急。就现在来看,剑柄的实力绝对不是简单的五转,而剑刃、剑尖这两个六转一旦动手,很可能会惊动圣帝国的骑士团。根据以往的经验,骑士团的成员多数都在七转之上,哪怕这里这群人齐心协力,恐怕都做不到对敌。\u3000\u3000比努史冷笑:“回去?回哪去?”\u3000\u3000话说到这份上,哪怕是身后两个五转也听出比努史的意思了。\u3000\u3000剑刃向前一步,冷冷的说道:“剑柄,我可以认为,你的这句话,是代表你要背叛王国吗?”\u3000\u3000“背叛王国?”\u3000\u3000比努史将长剑抬起,直指剑刃:“那么,刚刚剑尖说说的那一切,我是否同样可以认为他打算背叛人类?”\u3000\u3000《人类对兽潮互助法案》看起来只是个简单的法案,但是以奥大陆的公约来说,违反这个法案基本上就是直接视为背叛人类。甚至于有不少王国直接在法典之中的“反人类罪”的下,有这么一条判定标准:违反《人类对兽潮互助法案》任何条例。\u3000\u3000这不是大帽子,而是货真价实的认定。\u3000\u3000“哪怕他犯法了,也需要回到王国接受审判。”\u3000\u3000剑刃停止了剑尖的思考,这个“工具”有必要销毁了。\u3000\u3000“那么你们呢?”\u3000\u3000比努史身上的灰黑气体仍未消散,开始凝聚起第二次武器。\u3000\u3000“我们也要回去,接受王国审判。”\u3000\u3000“呵……”听到这句话,比努史冷笑一声:“抱歉,我不打算让那个玩意审判我!”\u3000\u3000话音落下,第二柄长剑瞬间成型,比努史将两柄长剑在胸前交叉,脚下用力瞬间弹射而起。\u3000\u3000“轰!”\u3000\u3000剑刃消失在原地,然后在半空中浮现出身影。而他原本站着的地面,出现了一道十多米长五米左右深的叉型沟壑。\u3000\u3000“铮!”\u3000\u3000长剑出鞘,剑刃直接从半空向着斜下方杀去,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出现在比努史的身后,长剑竖劈,对着比努史的后脑狠狠切下。\u3000\u3000既然已经背叛,那就尽早除掉吧!\u3000\u3000就在长剑即将碰到比努史的后脑的时候,一枚巴掌大小的盾牌突然出现,长剑裹挟着耀眼的银光狠狠的劈到盾牌上,银白的剑光透过盾牌之后,竟突兀地分成了上百道,剑光也暗淡了许多。\u3000\u3000暗淡的剑光落到比努史的身上,几乎没能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让比努史借这这些剑光的力量跟剑刃拉开了距离。\u3000\u3000“那是什么?”\u3000\u3000剑刃沉默地站在半空,遥遥看着地面的比努史,心情糟糕地说道。\u3000\u3000“我可没有给你讲解的义务。”比努史冷冷地回了一句,转身朝着另外两名五转冲刺而去。比起跟一个会飞的六转死磕,优先最大程度削减对方战斗力才是正解!\u3000\u3000“没事,等把你带回去再拷打也是一样的。”剑刃脸色阴沉,从半空中俯冲而下。\u3000\u3000比努史计算了一下双方之间的移动速度,心中暗道:“如果剑刃的速度就是这样的话,那我完全可以解决剑格和剑首,用他们两个当做挡箭……”\u3000\u3000一根木杖突然出现在比努史的眼前,将冲刺中的比努史逼得后退一步。\u3000\u3000“无视我的存在?”\u3000\u3000剑鞘轻笑,让比努史心中一凉。\u3000\u3000无视了剑鞘?开什么玩笑?从一开始他就将剑鞘纳入了观察范围,只是从剑刃动手到比努史向着两名五转冲刺的这段时间,剑鞘在比努史的感知之中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u3000\u3000而刚刚剑鞘动手,几乎是在进入比努史视野盲区的第一瞬间就发动了攻击,按照距离计算,剑鞘的速度最少是剑刃的两倍以上!\u3000\u3000比努史心里一沉,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好像已经陷在这里了,更不用说去帮费罗拉尔。\u3000\u3000“说出你脱离束灵索的原因,还有刚刚那个盾牌模样的灵技到底是什么,我们可以免你一死。”\u3000\u3000剑刃闪身出现在比努史的头顶,手中长剑蓄势。他不相信比努史的那种盾牌灵技可以无限使用,只要是用灵力释放的东西,体内的灵力总量就决定了这个东西释放的上限。\u3000\u3000“……”\u3000\u3000比努史沉默不语,只是暗暗增加自己准备大招的速度。\u3000\u3000这种能力是他的老师在学堂之中的时候交给他的,每个同学都不一样。根据他那个神龙不见尾的老师所说,这种能力的开发要么去找拥有跟自己一样能力的人学习,要么只能跟自己慢慢开发。\u3000\u3000“臭老头……也不跟我说说,拥有跟我一样能力的人到底在哪能找,现在保不齐我就要死在这了。”\u3000\u3000比努史心中叹了一口气,他深刻怀疑这是他老师为了教训他这个一直都是最叛逆的学生刻意留的心眼,就是为了让他在面临这种情况的时候能够想想那个老头子的好。\u3000\u3000只可惜,白眼狼一直都是白眼狼,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只会骂他。\u3000\u3000“万兵行!”\u3000\u3000心中怒吼,比努史身上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气息,数十柄长剑环绕在他的身周,直冲剑鞘而去。\u3000\u3000……\u3000\u3000泰尔佳向着预定的方向飞去,心中满是悲凉。\u3000\u3000他是真的搞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倒霉。从今年年初开始,他就一直不间断地被雷劈,被雷劈,被雷劈。他依次排查了身上所有跟去年有差别的东西,铠甲是每年都换的,材质一样;武器是从头到尾都带在身上的,不可能有什么变化;自己好像也没吃过什么特别的灵药之类的玩意。虽然灵法是去年换的,但是那都是去年冬天的事情了,整个冬天都没挨雷劈过,应该也不至于过完冬就开始挨雷劈了。\u3000\u3000“唉……”\u3000\u3000他是真的很想好好在队长面前表现一下。队长在前年晋升了九转,按照规定,只要积攒足够的功勋之后,队长就会调离小队,至于到时候是调去行省当行政长官还是回到教会作为骑士团的核心小队成员就不得而知。\u3000\u3000而他这么卖力的原因也不是想当什么小队长,自己才晋升七转中没多久的时间,哪怕是队长那个小姨子红发都比自己有资本:人家卡七转巅峰十几年了,要不是打不过队长早就晋升八转强抢队长职位了——虽然帝国不会承认她的位置罢了。\u3000\u3000他真正这么干的原因很简单,他要涨工资!\u3000\u3000因为四年前办了一件蠢事,他被队长指明五年不能涨工资,除非这五年内积蓄足够的功勋才行。\u3000\u3000要知道圣帝国骑士小队的工资是三个月一涨,五年一过,队友们的工资能比自己高出四倍!但是反抗又是不可能反抗的,这件事哪怕闹到帝国法庭也是队长有理,说不定还能再给自己加一年,只能是想尽一切办法把队长要求的工作做好为止。\u3000\u3000要是再换个小队长来了,听闻了那件事,再给自己续一年,那自己可以考虑当场暴毙时用什么姿势比较好的问题了。\u3000\u3000“唉,人生艰难啊……”\u3000\u3000泰尔佳哀叹一声,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手欠呢?\u3000\u3000不过哀叹的声音只发到一半,瞬间变成倒吸冷气:“卧槽!圣天赋?”\u3000\u3000泰尔佳在半空止住身形,手忙脚乱地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图,瞄了一眼之后不可思议地嘀咕了一声:“淦!还真是黑骑士说的那个地方?”\u3000\u3000在泰尔佳的感知当中,出现圣天赋气息的方向和距离几乎就是黑骑士之前标注的位置,虽然有所偏差,但是好歹自己也花了点时间从地上爬起来重新飞,就不兴让对方走两步了?\u3000\u3000只不过……\u3000\u3000“为什么那个圣天赋的拥有者感觉好像在跟两个六转对砍啊?”\u3000\u3000泰尔佳有些迷糊,根据之前黑骑士的说法,三个六转三个五转应该是一伙的才对,这才多久啊就内讧了?\u3000\u3000“不是很懂内讧人的想法。”\u3000\u3000泰尔佳收好地图,一边嘀咕一边提速。圣天赋啊,要么是帝国移民的后代,要么是导师的学生。按照帝国法律,都是受保护的。\u3000\u3000“那两个六转!你们要是敢动一下!老子剥了你们的皮!”\u3000\u3000怒吼声响起,泰尔佳就差给自己屁股点把火地冲了过去。\u3000\u3000……\u3000\u3000“呼……呼……”\u3000\u3000比努史满脸是血,艰难地喘着粗气,手中的两柄长剑已经碎裂,只能勉强依靠一面巴掌大的盾牌支撑。\u3000\u3000“剑柄啊,你听我说。我们可以饶你一命,但是你得乖乖束手就擒,将你这种能力的修行方法,还有那个奇怪的灵技,都给交出来。”\u3000\u3000剑鞘感觉自己的良苦用心已经到了极致了,谁曾想面前这个家伙就是软硬不吃。\u3000\u3000“呸!”\u3000\u3000比努史将口中带血的唾沫吐出,带着不屑的眼光看着剑鞘。\u3000\u3000“铮!”\u3000\u3000长剑劈来,比努史指挥着身前的盾牌强行接住,仍然不由自主地被分散之后的力量震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u3000\u3000理论上被截力矩阵分散之后的力量都会下降将近百倍,也就是说,六转的一剑刺出来之后,差不多就会被分到五转都不到四转巅峰的地步。而比努史的表现几乎可以说明,他现在连四转级别的力量都抵抗不住的地步。\u3000\u3000剑刃挥舞了一下长剑,一边将剑朝着比努史斩下一边说道:\u3000\u3000“算了,别浪费时间,就地……”\u3000\u3000“那两个六转!你们要是敢动一下!老子剥了你们的皮!”\u3000\u3000远处的天空之中,一个男子的声音仿佛跨越千里的距离,炸响在剑刃和剑鞘的耳边。\u3000\u3000眼前一晃,一个身穿金色铠甲的骑士突然出现,一脚将剑刃的长剑踢飞。\r\n ,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