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脱离掌控

    梦里我也和它亲吻过,但没想到现实里的会真实那么多,感觉更是被放大了无数倍,有点像流淌的细水,柔软、濡湿、温暖,但又和水不同,带着股迫人的冷香,直逼而来,熏得我脑袋瞬间轰鸣了一下,呼吸都变得灼热起来。

    我觉得新奇,又觉得害怕,赶紧推它,却没推动,还被它越抱越紧,骨头都快被勒断了,吻也变得越来越激烈,牙关被撬开,它如率领着千军万马,攻城略地般席卷进来,力度大到我几乎无法呼吸,只能不断地沉溺,再沉溺。

    等它终于松开的时候,我浑身骨头都是软的,靠在墙上不停喘着粗气,想骂它,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能开口时,一抬眼,又见他不知何时散开的领口和领口下的大片胸膛,喉间一热,忙又垂了回去。

    “怎么,你又怕了?”它胸膛发出一声闷笑,手忽然撑在墙上,头也跟着低下来,托起我的下巴让我和它对视,瞬间狭小的空间让我产生一种四周全是它的气息的错觉。

    不止如此,也许是受了浴室爆开的水管和水管溅出的水雾影响,他眼尾的蔻丹都不见了,素净的脸上像是笼了一层纱,又白又朦胧,眼睛却很亮,仿佛含着万千星光,熠熠生辉,顿时又让人不敢和它对视了。

    于是我又低下了头。

    它又笑了一声,托着我下巴的指尖往上一滑,停在我的唇上轻轻摩挲,微一用力,便让我的脸往上抬了几分,再度和它对视起来。

    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问:“我好看吗?”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特别是它脸上的表情还似笑非笑的。

    而在我犹豫的时候,它的眸底忽然深了深,声音有点暗哑地说:“其实还有更好看的。”

    话落,它那半边脸上便忽然浮现出了一个红色印记,似花非花,似它身上的蛇纹,又和蛇纹不同,沿着脉络蜿蜒而上,很快占据了大半张脸,血一般的颜色,又妖又艳,却美得惊心动魄,像欲望的花在缓缓绽放。

    随着这花的出现,空气中似乎多了一股甜腻的浓香,它看着我,眼梢是红的。

    我的眼睛忽然暗了一下,脑中似乎有根弦啪地一下断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在它忽然靠过来含住我的唇的时候,竟然没再反抗,甚至还有点配合,就连衣服什么时候被剥掉的都不知道。

    直到浴室的门被敲响,徐诚在门外问:“李仙姑你在里面吗?刚才我忽然睡着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里面的水管是不是爆了,怎么这么响?”

    才猛地从那种意乱情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低头,便见自己衣裳半褪,皮肤上满是红红紫紫的痕迹,背靠着墙,整个身体都挂在它身上,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赶紧拉好衣服推开它,落地时脚还是软的,砰地一下,差点没摔下去。

    心头,是阵阵的后怕。

    “李仙姑?”徐诚听到声响却没听到回应,又叫了声,门把手还动了动,像是要进来。

    我哪敢让他瞧见,赶紧就说:“我没事,你别进来,我一会儿就出去。”

    话是正常的,说话的声音却因为气喘而显得怪怪的,声音一出,我就极为心虚。

    徐诚也听出了我声音不对,问我怎么了,我撒谎说我是捉鬼累着了,这才终于把他支开。

    不想,之前被我推了一把就顺势斜靠在对面墙上的蛇妖听到我的答复,竟然凑了过来,戏谑道:“怎么样,我这个鬼让你捉得满意吗?”

    我瞪他:“闭嘴,说好的不准动手动脚呢!”

    它舔舔唇:“男欢女爱,何错之有?”

    我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朵花有问题!地府的五殿阴司真是不挑,对着我这么副长满黑皮红点的身体也提得起兴趣!”

    那蛇恬不知耻地答:“挑不挑食也得看对象是谁,如果对象是你,就算变成个老太婆我也喜欢。”

    我脑中顿时浮现出它对着个老太太含情脉脉的画面,恶寒地搓了搓肩膀。

    忽而觉得哪儿不对,忙拉起袖子,便见我手上的东西已经不见了,拾起地上的镜片一照,脸上和脖子上的红点也消失了,皮肤看上去还好了不少。

    那蛇抱着双臂挑眉:“看吧,我可没有白亲你,我渡了一口精气给你,现在你只有肚子那一块还黑着了,等这两桩事解决了我就帮你把蛊彻底解决了,保管让你变得漂漂亮亮。”

    “解蛊本来就是你答应好的,说得这么义正言辞,你还真是有脸!这次我就不说什么了,以后你少碰我!别以为我不知道,解蛊的办法多的是!”我没好气地白了它一眼。

    它没有答,眼波往我身上一转,似笑非笑,不置可否。

    这让我有一种一拳头砸到棉花上的感觉,十分挫败。

    也气闷,它这样,分明还存着那种心思!

    可惜我小姑的魂还攥在它手上,我对它没有办法,只能告诫自己离它远点,免得真的栽了。

    我深吸口气,打开浴室门。

    门外的徐诚已经拿好了修水管的工具,一见我出来,立即就进去了,但我没忽略他在经过我身边时眼底那一抹明显浓重不少的怀疑及一句:“原来李仙姑摘了口罩这么年轻漂亮。”

    不由心下一紧,他已经越来越不信任我了,我说的又是我在浴室里捉鬼累着了,所以待会要是他问起什么我却答不上来,岂不是真要砸了蒋仙姑的招牌?

    第一次接单就碰到这种情况,晦气!

    我越想越烦,在屋子里晃了一圈,还是没能理出个头绪,最后心一横,想着大不了就说单子是我去蒋仙姑那里偷的,反正这里是北方,我妈还有我就读的大学都在南方,我入道以后肯定也是在南方混。

    转眼却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独臂女鬼从一扇门里爬出来,还朝着我慢慢跪了下来!

    我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心里慌啊!

    幸亏那蛇也从浴室里出来了,我赶紧就想过去抱大腿,却听它叫我过去把手放到女鬼的脑袋上。

    我觉得诡异,加上这鬼也不像浴室里的那只,犹豫着,没动。

    蓦地,一阵大力从我胸口涌出来,直接控制住我的身体,带着我朝那女鬼直直走了过去!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