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山庄鬼事

    他的语气实在不好,这话一出,我顿时就理解成了他在质问我为什么乱打电话,当下就有点不高兴了,想到山庄的这个单子还要解决,我忍了下来,解释说:“是我打的,我认识蒋仙姑,这单子是她交给我的,我现在也是个仙姑。”

    说着,我把蒋仙姑给的单子递了过去。

    他接过单子看了看,脸色变好了一点。

    本以为事情到了这里就要结束了,没想才缓和一下,他就急急忙忙地追问我:“那你本事学得怎么样了?这段时间真的没有感到身体有什么异样吗?”

    前半句听着就是不相信我能做仙姑,后半句则没头没尾的,实在让人烦躁!

    我眉心都跳了起来,心里的不快攀升了好几个档次,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不过也不想和他说话了,就简短地答:“学得还好。至于不舒服的,没有。”

    陈宇泽如释重负地吐出口气,脸上又挂上了往常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笑,一边招呼我去接待室坐坐,一边给我介绍起了度假山庄的景色。

    我第一次到这种专供富人游玩的地方,本来很感兴趣,但经过了刚才那一茬,我什么看的心情都没有了,连带着他这人我都觉得有点虚伪,也不想再听他说下去,就说我是来处理灵异事件的,直接和我说出了什么事就成。

    陈宇泽噎了一下,瞅了瞅我的脸色,略一犹豫,还是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通过他的描述,我了解到,这个山庄做的都是和水有关的项目,其中做得最好的就是水上乐园。

    水是从山上引下来的天然水,不仅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人一闻就什么烦心事都没了,看上去都年轻了好几岁。

    所以自开业以来这个山庄就没缺过客人,生意十分兴隆。

    加上设备齐全,安保工作做得又好,一直以来,倒也没发生过什么意外。

    哪知前不久,山庄就有个富人夜泳的时候死在了里边,等到第二天发现的时候,人都泡成了巨人观。

    虽然死因调查出来是心脏病复发,但传出去也会对山庄造成不利影响。

    好在死的那人年纪不小,家里的儿女早就觊觎遗产,老人一死就忙着争遗产,也没怎么追究山庄的责任,甚至没把老人死在山庄的事情说出去,只讹了笔大额赔偿金就算完事,兼之山庄的保密性做得也好,所以这件事情发生后,山庄的生意依旧火爆,只是安保工作也做得更好了,几乎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

    可是,即便如此,山庄还是接二连三地死人,而且死的除了一开始那老人就全是年轻的了,还是女性和孩童居多,有游客,也有少数山庄里的工作人员和员工子女。

    不止如此,死的人里不管生前呆在什么地方,有没有碰过水,死后一定都会泡在水里,也全都会形成巨人观,即便那些人只死了一两个小时,根本不满足巨人观的形成条件!

    除此外,有的尸体里面还是空的,只有一张人皮像气球一样鼓起来包裹住尸骨,而尸骨的血肉,全都不翼而飞!就像经验丰富的医生用剔骨刀把肉剔得干干净净一样,可偏偏,皮肤外边没有半点豁口!

    这可吓坏了游客,也吓坏了山庄老板,一来二去,再也没人敢到山庄去玩了,山庄里的员工也越来越少,山庄老板怕事情越闹越大,最后波及自身,就称病缩在家里,至于山庄,则高薪请人留守,同时请仙姑到山庄看事。

    陈宇泽就是这时候看到的山庄招聘广告,所以就来应聘了,直到来了才知道山庄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不过山庄的福利太好,处理完这件事情以后还算立了大功,升职涨薪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加上他到了山庄以后也没遇上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就留了下来,还因为表现优秀得到了带头接待仙姑的机会。

    说话间,我们也走到了招待室,陈宇泽叫人送上茶果点心后就让人下去了,犹犹豫豫地看着我,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问我是不是被他的唐突气到了,我没答,他就解释说是他们山庄太奇怪,不少人在山庄里面待过后,近段时间接触过的人都会变得倒霉,因为前不久我才和他去了一趟湘西,所以才问我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至于问我为什么来这儿,是怕我假冒仙姑惹恼了他们老板;问我本事学得怎么样了,则是怕我在灵异事上吃亏。

    陈宇泽在大学里的时候就参加过不少公益活动,是个挺乐于助人的小伙,这么解释也说得通,我听了以后气就消了不少,在接下来的谈话里,看他笑容满面、口若悬河的样子,我甚至还想起了我在学校追他的日子,望向他的目光自然也柔和了不少。

    从进了招待室就一声不吭地斜坐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个糕点的蛇妖这时忽然望着手上的糕点冷笑了声,手一捏,糕点就变成粉末纷纷扬扬地往地上飘去,虽然没往我这儿看,但我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让我浑身长满鸡皮疙瘩的寒气!

    陈宇泽也感觉到了这股寒气,猛一哆嗦,搓着手臂连问是不是那脏东西来了。

    我答了声没有,扭头望向那蛇,用眼神问它怎么了。

    见它什么都不说,我以为它是恼我不去干正事反倒在这儿和陈宇泽闲聊,就赶紧和陈宇泽说带我去死人最多的地方看看。

    等到了地儿,我观察了一阵,发现什么都看不出来以后,就戴着手套掬起一捧水闻了闻,想到那蛇说我天生通灵,我还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感受了一下,但却什么都没发现,甚至连陈宇泽说的香气都没闻到。

    “怎么样了?”陈宇泽问道。

    我看那蛇也没有说什么,摇摇头说:“现在没有发现什么,估计要到晚上才能知道。”

    陈宇泽点点头说:“那我先带你找个房间休息一下。”

    犹豫了一下,又问:“学妹,你有男朋友了吗?其实我现在还对你……”

    我猜到他想说什么,心里也还对他有点意思,不禁有些暗喜。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风忽然吹了过来,还撩起了我的上衣。

    陈宇泽那状似告白的话一下就变成了:“你,你不是说你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吗,你肚子怎么是黑的,而且还鼓了起来!”

    他一边说,一边惊恐地往后退,踩到块石头,栽倒在地上,却还是磨蹭着身体往后退,在我走过去想扶起他时,他甚至还爬起来一溜烟儿跑了!

    与此同时,我觉得腿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一条手指粗细的红黑小蛇正缠在我的小腿上,嘶嘶吐着蛇信!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