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中蛊缘由

    这种认知让我感到害怕。

    幸而暑假时间虽然长,但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除去江霍屿缠上我前我去的湘西旅游和缠上我后我接生意、解蛊、训练还有闫十三时不时过来插科打诨让我帮他画画的时间,剩下的已经没几天了。

    虽说开学后依旧要回行宫住,但比起每天起床就要面对江霍屿,这无疑要好得多。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开学注册的日子。

    可能是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看到同学们一如既往的笑脸,恍惚间,我竟有种隔了几个世纪的感觉。

    尽管如此,见到久未相见的同学,特别是我曾经的舍友,我还是打心底里高兴。

    可惜的是,我唯一一个交心的朋友林倪上学期就休学回家了,那么久以来也没和我联系过几次,有时我打电话过去还是关机的,这次回来,我依旧没有看到她。

    除了她外,向来喜欢在开学时开着私家车穿得光鲜亮丽发放进口零食炫富的钱潇月竟然也没来!

    说起钱潇月,可能有的人天生就气场不合吧,我和她从大一分到一个班就相看两厌,彼此看谁都不顺眼。

    不过我以前也没有那么讨厌她,真正讨厌她是从我和别人聊天,聊得正欢时她总是插上一两句扫兴的话,或者我一看上哪个男的想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她不是把那男的撬走就是破坏我和他发展感情,还搞小帮派孤立我,一两次的我还能忍,次数一多我也忍不下去,真正和她对立起来。

    现在她没来,她的小帮派失了主心骨,也没来找我麻烦,我乐得清静。

    只是没想到,几天后的早晨,我从白鹭送我去学校的车上下来,白鹭的车刚开走,一个穿着长衣长裤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还戴了帽子和口罩的人就从背后窜出来扑到我身上,和我撕扯起来。

    这人骨瘦嶙峋的,感觉起来是个女人,力气却不小,不管不顾的凶狠架势颇有几分泼妇打架的味道,要不是这段时间我接受江霍屿的训练,而她也前期凶狠后续无力,我也没那么容易把她制服并扯下她的帽子和口罩。

    然后我就看到,这个人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开学几天都没来的钱潇月!

    看着面色萎黄神情狰狞的钱潇月,我怎么都无法把她和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小姐联系起来,想着是不是她家破产了她才成了这副鬼样子。

    而她在看到我摘下她的口罩和帽子后,整个人就显得更癫狂了,不停挣扎,想从我身下挣脱。

    我死死按住了她,她挣不开,转而用眼睛瞪我,嘴里不停地咒骂着我这样的贱人怎么能没事,还能又变白又变漂亮还能有豪车接送,她却那么惨。

    骂着骂着,竟然还哭嚎起来。

    我听着她骂,一开始还觉得她有病,忽然却想到了陈宇泽。

    我记得,在山庄里刚见到他时,他就是一个劲地问我有没有事,后来查明他是给我下蛊,良心不安下又被江霍屿施术让他每天梦到自己被蛊害死才会那样,那么,钱潇月会不会也是这样?

    说起来,当年我没能和陈宇泽成为一对就是因为钱潇月插足,钱潇月和陈宇泽自然也是认识的,她讨厌我,伙同陈宇泽给我下蛊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我赶紧就问:“你是不是给我下了蛊?”

    “蛊?”钱潇月先是怔了一下,很快就得意大笑起来,恶狠狠道,“是啊,我就是给你下了蛊,还是和陈宇泽一起下的!陈宇泽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你吗,还不是得到个我让他升职加薪的承诺后就到湘西请人给你下蛊了!”

    “还有以前那些喜欢过你的男的,哪个不是三言两语就被我勾走了!哈哈哈李青,就算你现在又变漂亮了,以后还是斗不过我!就你的家境,现在能有豪车接送,是被老男人包养了吧?你也别得意,那些老男人最会喜新厌旧了,等你人老珠黄被玩腻了,就是被抛弃的命!怎么比得上我,本来就有钱,还长得漂亮,哈哈哈!”

    我很无语:“你自己也知道你长得漂亮又有钱,那你和我比什么啊,你这种人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比我这种农村家庭出来的强千百倍,还和我比,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你懂什么!我从小到大就是天之骄女,学业、样貌、才艺,哪样不是我最顶尖,结果上了大学遇到你,就发现你画画比我好,舞跳得比我好,那些男的还说你比我漂亮,我怎么努力都高不了你一头,怎么可能不和你比!我恨不得你死,就是不死,我也不让你好过!”

    我越听越无语,以前年纪小一点的时候接触的人没有那么多,只要有点长处就会显得很优秀,等年纪大一点,接触的人多了,怎么可能还有小时候那么优秀!

    就算接触的人还是不多,但想想就知道了,世界这么大,又不是爱因斯坦、居里夫人那样的牛人,怎么可能没有比自己优秀的,真不知道钱潇月脑子装的什么!再说了,我也就成绩比她好一点,学舞比她快一点,哪有她说的那么夸张!

    我实在不想再和这脑残说下去了,看她已经被江霍屿的梦折磨得那么惨,也懒得再报复她,就顺着她的话说:“是啊是啊,你说得没错,我就是被老男人包养了,就算风光也风光不了多久,所以我还要好好学习,争取以后被抛弃了也能自己赚钱,就不陪你了,拜拜。”

    “你被人包养还能这么理直气壮!”钱潇月愤愤地抓住我的手。

    “我用身体挣的钱,又没偷没骗没抢,干嘛要觉得不好意思?”我厚着脸皮答了一句,掰开钱潇月的手,转身就往校门那边走去了。

    其实以我和钱潇月的关系,从说出我被包养这句话我就知道这话八成会在钱潇月领导的小团体里传开了,不过我也不在乎,除了上课我就是训练、背书,累都快累死了,哪来的精力管那些。

    只是这次似乎是我料错了,几天过去我也没听到钱潇月的小团体说我坏话,反倒是钱潇月一脸憔悴地回了学校,一见着我就把我拉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跪下来求我说:“李青,我家出事了,求你帮我!”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