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愤怒目光

    明明说了这次由我负责,他却什么都不说,直接就出了手!

    一个浓黑的光团袭过,那僵尸连道惨叫都没发出,身体就被炸飞了,重重地撞到石壁上,摔下来时也没发出个声音,身上还冒着阵阵黑烟,要不是还在抽搐,我都以为它已经死了。

    只是没死,看这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江霍屿这么生气,气到发出的威压都让空气粘稠了起来,也没见过他使这么厉害的法术,浓黑的光团一经使出,炙热的感觉就蔓延了整个地宫,灼得人皮肤生疼。

    可偏偏,这么厉害的法术袭击,竟然只伤到了僵尸,而没伤到棺材,也没伤到原先那个被僵尸抱在怀里的石像,也不知是那棺材和石像本身的材质问题,还是江霍屿的法术控制已经精细到了丝毫无误。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知道,在那僵尸被炸飞后,江霍屿就走到了棺材前,将那石像小心翼翼地从棺材里面捧了出来,用法术清洗,然后又用自己的袖子仔细而又轻柔地擦拭起来,仿佛在对待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我一下就定在原地,看着他和那石头模样的雕像,再看看自己手心里的糯米,喉间似乎哽了一道刺。

    似乎,在发现那棵模样怪异的树后,江霍屿的目光就没有在我身上停留过。

    还在坑上时,他看着的是坑下的墓洞,进了墓洞,他看的是前面的路,而到看到这棺材后,他看的又成了棺材里被僵尸抱着的这个叫做仙芜的石像。

    我不禁想,他是不是还在看到坑洞的时候就想到坑洞里面可能会有仙芜的石像,所以他才走得那么着急?

    那么,这个仙芜是谁?

    下意识地,我想到了那晚见到钱潇月时她对我说的那句江霍屿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把我当作替身,我迟早会不得好死的话……

    这个替身,是仙芜的吗?

    我有点难受,心像被攥住,呼吸不过来。

    只是我难受,江霍屿也不会知道,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那尊雕塑上了,甚至,僵尸都被他炸飞了,虽然还没死透,但也绝对活不了多久,可他的脸上却还是那种愤怒的表情,就连眼睛里的光都是带着怒意的。

    我愈发觉得不好受,可是转念一想,钱潇月也不是个善茬,当初把我拐到那个刑场后都是想一边看我笑话一边看林天娇弄死我才亲自提着高跟鞋到了刑场,天台那次单说她是想在我狼狈不堪的时候显示出她最美的样子似乎也太牵强,倒是一方面向我炫耀,另一方面说我是替身比较像。

    结合这次的事情,我不禁想,会不会,钱潇月背后的靠山是江霍屿的仇家,上次让钱潇月和我说江霍屿拿我当替身就是想离间我和江霍屿,这次也是他们设计出来的,而目的,一是继续离间我和江霍屿,二是羞辱江霍屿。

    毕竟,江霍屿一看就和这个叫做仙芜的人认识,而且江霍屿自己也说了,外面那棵树是故意被人弄成那种形状的,如果不是墓主有特殊癖好,那就是对墓里的“仙芜”带有强烈的羞辱性,说不定,这个叫做仙芜的人对于江霍屿来说很重要,就像徐艳瑶,虽然还不是江家人,但江家的人早就把她当成了亲人。

    从这角度看,这棵树原先被个结界笼罩着,结界撤了后又被法术吞噬出一个巨洞,直到我们来了以后才被发现,就显得合情合理了,因为这地方离作为佛像事故起源地的边城近,边城调查出结果前,这里起了灵异事件,我和江霍屿为了方便,有很大可能会来这里,就算不来,他们也能引我们来,然后就正中下怀,入了局!

    可是,就算这样,也用不着什么都不和我说就这样吧?显得我完全没有这个“仙芜”重要似的。

    我心里不太是滋味,这时江霍屿也从那种愤怒的情绪里出来了,招招手让我过去,然后摸了摸我的头说:“吓坏你了吧?”

    听他问起我,我心里那点子难受也没了,摇摇头,说没有。

    “好青青。”江霍屿在我额上亲了一口,“我们先出去吧。”

    说着,就用法术化出一个匣子模样的器具,将那石质的雕像放了进去,然后一手扶着那匣子,一手揽住我的腰掠出墓洞。

    一到坑上停下来,他的指尖就滑出两张符,往后甩到身后的树上和墓洞里,噼啪一声,那树和墓洞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与此同时,随着江霍屿扔完符后两只手掌合上一拍,几个黑影很快就从黑暗里面飘了出来,行至江霍屿面前跪下。

    江霍屿挥袖将那匣子凌空横移过去,微一侧身,就吩咐那几个黑影将东西送回江家本营。

    几个黑影俯首称是,态度十分恭敬,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江霍屿在下属面前的样子,和其他任何时候都不同,这时候的他冷酷如冰,气质卓越,说出来的话让人不敢生出二心,确实很有上位者的风范。

    不禁,有些沉醉。

    这男人,有太多面,可每一面都那么迷人。

    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跪在中间那个黑影也突然抬头朝我看了一眼,然后起身走到江霍屿身旁,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江霍屿的眉头登时皱了起来,随后将我揽到他身旁,说:“这是你们夫人,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说,不用瞒着她。”

    几个黑影连忙又应是,而后就一人一角搬起江霍屿用法术凝结出来的匣子,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等他们都离开了,江霍屿也低头看向我,说:“边城的事已经有了眉目,但是现在没有时间去,a市出事了,我们先去支会文黄一声,然后直接回a市。”

    我看他面色凝重就知有事,事情还不小,当然不会拒绝。

    可能真的是急,随后下山我们都不是走下去的,而是江霍屿直接抱起我,带着我纵身一跳,几个呼吸间就到了山脚。

    嘴中的“支会”也不是去文黄家,而是直接用对讲机和文黄说山上烧的是僵尸老巢,他做了措施,火势不会蔓延到其他地方,并表示这次接单的报酬直接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我们还有事,就不回去了。

    之后扔了对讲机,也没坐飞机,就这么抱着我从边城掠回a市。

    别说,速度竟然比飞机还快,但这样消耗的法力肯定也多,特别是他还顾及到我,没让我被风吹到,也没让我觉得有任何不适。

    我看出事情的紧急程度了,赶紧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霍屿也不说,只是带我来了一栋我从没来过的房子,然后,打开房子的门让我走进去,说:“青青,你试着通灵看看。”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