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一片活尸

    车子开到一半我才想起我手机忘拿了,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开车回去拿,就没再管。

    等到车子开到吴凯泉家所在的小区,下车后,四周果然又渐渐升腾起浓雾,把我和白鹭、青梧还有我带来的那些鬼侍隔离开,一如我跟着余珈嘉那天时的场景。

    这时候的我按照常理推断,应该是紧张和害怕的。

    不过说实话,虽然明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这次除了跟钱潇月打交道,还要跟吴凯泉杠上,而且除了他们俩,说不定还有他们派系的其他人,加上前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我,知道归知道,我心里还是紧张,倒也不用刻意佯装了。

    四下张望,叫了几声白鹭、青梧还有这次带来的领头鬼侍的名字,果然没有听到回复。

    我深吸口气,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符,然后就一边警惕地留意四周,一边慢慢地往吴凯泉家所在的楼栋走。

    电梯还在正常运作,但我没敢坐电梯,不然要是钱潇月那边派系的人搞点什么出来,那我就得困在电梯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吴凯泉家住在504,顺着楼梯,我慢慢往上走。

    雾越来越浓,空气非常潮湿,前方能看清的路也变得越来越狭窄。

    而且,明明只到晚上的十一二点,夜生活都没开始,这栋楼的家家户户却都黑了灯,没有丝毫动静从里面传出,整栋楼就像死了一样安静,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回荡。

    听着这样的声音,想到吴凯泉家不知还有什么在等着我,我的呼吸不由变得更紧,脚也有点打抖。

    缓了好一会儿,我才鼓起勇气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符,然后继续往上走。

    越靠近504,我的脚步放得越轻。

    等到终于到了504,我的心脏都快从身体里面蹦出来了。

    但我不敢乱来,强压下呼吸,没有直接敲门,也没有把眼睛凑到猫眼那儿观察,而是侧着身体站到门边,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只听里面传出一个又一个木木的叩地声,听上去像脚步声,只是不太像人的,也不像小丑踩到地面发出的吧嗒吧嗒声,数量似乎还不少。

    还要再听,门内就发出叮铃铃一声清脆的铃铛声,万籁俱静之下,这声音显得特别突兀,我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后退两步绷直了背,手也拿着黄符横在胸前。

    与此同时,像是一个信号一样,在我下意识做出这些反应的时候,随着铃声的响起,门也“砰”地一声打开,紧接着,一张半糊了血的脸从门里伸出来,正好和刚刚打完激灵站定的我面面相对,要不是我打激灵的时候退了两步,这脸估计能直接贴到我脸上!

    不过这也吓得人够呛,我嘴巴忍不住张开,心跳也猛地一顿,又是一个下意识,一巴掌的符就拍了过去!

    随着黄符生效带出阵阵黑烟,我的思绪才慢慢恢复过来。

    才看见,这张脸就是我通灵时看到的钱潇月父亲的那张脸,而且此刻,他面色苍白,手脚僵硬,捂着被我拍到的胸口,喉间发出一阵呵呵直叫的声音,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眼睛还有神采,但身躯的颜色和喉间发出的声音,明显不像是个人。

    我静静地看了他几秒,忍不住一手执符,一手小心翼翼地伸过去探到他的鼻子下面,果然已经没了鼻息。

    身体不像人,脸上却有人的神情,那么,他是不是一个被人强行用术法把魂魄留在体内的活尸?

    想到那一阵阵木木的走路声,我的目光不由绕过钱潇月的父亲往房间里面看去,便见,除了钱潇月的父亲,我通灵时看到的其他被钱潇月虐了的人也全在里面,包括陈宇泽。

    在我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全在看着我,眼里满是见到救星一般的亮色还有哀求。

    除此外,还有很多二十来岁的年轻女性,苍白着脸,一样看着我,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也移动不了自己的身体。

    不仅如此,人群间,还有好几只小丑娃娃,这些小丑娃娃和追着我的那些长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它们脸上没有那种恐怖的桀桀笑声,取而代之的,是和其他人一样人性化的哀求表情。

    明明是娃娃,竟然也能露出这样的神情……

    越看,我内心的震惊就越大。

    在看到这些年轻女性里有我们学校那些被玉佛引诱了的女孩子时,我毫不怀疑,这些年轻女性和小丑娃娃,其实就是a大里面死去的那些人!

    玉佛,跟钱潇月有关。

    陈宇泽这些人,也跟钱潇月有关。

    吴凯泉和钱潇月,果然是一个派系的人!

    我暗吸口气,在人群和小丑娃娃里面寻找,不多时,果然便见一个初时被雾遮挡,现时雾已经消散了的地方摆了一张两侧都有扶手的半长沙发,沙发上,脸庞和肌肤全都恢复如常、甚至还更显白嫩的钱潇月惬意地歪在上面,手里拿着一只小小的金色铃铛。

    见我看过去,她懒懒一笑:“呀,你果然来了啊!”

    我没理她,只是问我自己的:“你把他们怎么了,弄成了活尸?”

    活尸有两种,一种是活养尸,是道法高强的术人按照非常严苛的条件炼制出来的一种半人半尸,这种活尸有心跳,有体温,除了能现鬼身能使法术,和常人没有两样,是种非常逆天的存在。

    另一种则是我现在看到的这种,在人死后强行把人的魂魄留在尸体里,然后使用一种类似于湘西赶尸的法子控制他们,让他们替自己办事,然而,比起湘西赶尸里毫无所觉的尸体,这些活尸明显能感觉到身体的痛楚,甚至,痛楚达到一定程度,他们会魂飞魄散。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然则,怕什么来什么,在我说完后,钱潇月就笑了,说:“是啊,就是活尸,所以你拍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然他们就是被你害死的哦!”

    “真想不到你会变成这样!”看着谈人生死还像在说笑话的钱潇月,想到我通灵时看到的那些,我的心里不禁生出怒气,也愈发后悔那天在天台时没有甩出几把符将她彻底拍死!

    可能是我的眼神对于钱潇月来说太露骨,钱潇月的脸上顿时又浮现出了极盛的怒色,一摇铃铛,钱潇月的父亲顿时不受控制地伸手过来拉住我的手腕,将我往房间里面拉!

    手上冰凉坚硬的触觉顿时让我又想拍符,可是想到钱潇月父亲的魂魄还在里面,我一拍符肯定直接伤到他的魂魄,手上动作顿时一停。

    也是这一停顿的工夫,我被拉了进去,与此同时,砰地一声,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关上了!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