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阎王寿宴

    “江……”我听闫十三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江家那个叛徒惹出来的事情不小,但没想到真实的情况这么惨烈,不仅家族破败,父母身亡,附庸家族也脱离出去,后续更是因此出现渡劫失败灰飞烟灭的家人!

    看他说着说着眼睛就泛起了红,声音也变得有些不对,想到连他自己都是渡劫失败藏在我家池塘才被我小姑挖了内丹,赶紧就想叫住他。

    但没想到,我连他的名字都没完全叫出来,他就闭了闭眼睛,等到睁开时,他的眸色已经恢复正常,声音也平静许多,继续对我说:“我父母去世后,我们江家就杀光了他联合的所有外人,杀前还拷问了这些人,但没一个知道他为什么叛出我们家族的,甚至有些还是稀里糊涂的就跟着他对付起了江家,就像被人施了邪术,事后才清醒过来。

    其后,我们开始全面调查他,但是,我们找遍了五湖四海,都找不到他的踪迹,调查出来的结果也是和我们之前查出来的并无二样——没有人在他身边诱导他,没有人教他怎么使用邪术,也没有人见过他看与邪术有关的书。

    一个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变得这么坏,还会自己使用邪术,并用邪术蛊惑那么多比他修为高的人,而且血洗过后,我们江家的势力被削弱了许多,但也没到连点踪迹都找不到的地步,他却像平地蒸发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一点消息,所以我怀疑,他可能从被怀上时就不是我们江家的孩子,或者就是我真正的四哥还在父母肚子里的时候就被他以秘法占了身子,只是这一点,谁都没有察觉。更何况,虽然我的父母和兄长姊姊曾经以为他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缺乏对他的关爱,但平心而论,我觉得他们对他的关爱并不算少,不可能成为他性子长歪的原因。”

    我观察过了江霍屿的神色,见他应该没什么事了才说:“所以,他从做了那些事后就消失不见了,直到现在才出现,而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在吴凯泉家时和我说你已经猜到是他,但没想到真的是他?”

    “嗯,”江霍屿点点头,眼睛复又眯起来,“既然出现,那他以后就别想逃了,等我大哥的事情有了更多眉目,他和阎王,一个都别想逃!”

    “我相信你!”我握住江霍屿的手,信心满满地对他说。

    江霍屿拍拍我的头:“好了,好歹我还活了一千年,用不着你鼓励,屏风后面有浴池,去沐浴吧,我去帮你拿早餐,吃完以后睡一觉。”

    我点点头,拿起衣服就去了浴室,江霍屿则出去帮我拿早点。

    等我洗完出来,江霍屿也已经拿了早餐过来,正在帮我一样一样地摆出来。

    我先是把他给我的褂子还给他,才坐下去和他一起吃。

    虽然不知道这褂子是什么来头,但既然可以挡住攻击,肯定也珍贵,而且,既然要入道,就不能靠着这些外力辅助的东西,不然容易产生惰性,匕首倒是可以留着。

    江霍屿也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我把褂子还给他时他也没说什么,直接就收下了。

    吃完我上床睡觉,江霍屿坐在旁边看书,睡醒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江霍屿早就不在了,桌上倒是有吃食,而且还热着,吃食旁边则放了本江霍屿现在正在让我背的书。

    我洗漱过后吃了点东西,看宫殿里也没人,就趁机练江霍屿教过我的那些奇怪动作,然后背书。

    做完这些我又洗了个澡,这时天也快黑了,江霍屿从外面回来,没说两句话,江霍屿的三姐派来叫我们去吃晚饭的人也来了。

    路上我问江霍屿待会除了会见到她三姐和三姐夫,还会不会见到其他人。

    江霍屿说,他二哥二嫂还在外面找他大哥,七弟则是去外面历练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所以待会只用见他三姐和三姐夫就可以了,还和我说了一些他三姐和三姐夫还有他们江家的其他情况。

    由此我也知道了他们江家人的名字,似乎,江家除了他重新取了个名字,其他人都以“江叶”开头,他大哥叫江叶骁,二哥叫江叶竞,三姐江叶芸,叛变那位排行第四,叫江叶寒,最小的那位则叫江叶择,是收养的,年龄不到百岁,还没化形,除此外,他二哥和二嫂还有一个儿子,不过已经出去给人当出马仙。

    至于他三姐夫,则是叫储尽。

    到了地方,也正如江霍屿说的,只有他三姐江叶芸和三姐夫储尽坐在餐桌上,他们二人我都已经接触过了,而且江霍屿又提前跟我说了情况,所以相处起来倒也不是那么尴尬。

    只是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有个女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向席上的三个人汇报说:“阎王派了人过来,说有旨意要传达给六公子。”

    江叶芸扭头看了一眼江霍屿和储尽,只一瞬,三人就达成了共识,然后江叶芸转回头对那女官吩咐:“请他进来。”

    女官应了声是,随后退了出去。

    又过了会儿,她重新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穿着蓝色太监服的男人,男人一手拿着浮沉,一手里举着一卷黄色的帛书,帛书里面写的估计就是阎王的“旨意”。

    正像我想的那样,那男人进来后就跟江叶芸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转向江霍屿,接着就打开了手上那卷黄色帛书,开始宣读旨意,不过,在此过程中,江霍屿只是站了起来,对着那卷帛书微微作揖,并未下跪,而那蓝衣太监对此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所以我猜,地府里的阴司应该不用向阎王下跪。

    我不由暗松口气,江霍屿不喜阎王,让他向阎王下跪,估计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没想到的是,阎王的旨意竟然跟我有关!虽然用了很多字句去美化,但揪其本意,就是让江霍屿在他一个月后的生辰宴上带我去地府赴宴!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