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献舞祝寿

    来参加寿宴的人顿时全都站了起来,朝着中间的宽阔过道低头拱手,垂目作揖,叫道:“恭迎阎王,恭迎公主!”

    江霍屿也是这样,我当然也跟着行礼。

    不多时,就见一双大红衣服下的魁梧双脚最先从前面走过,接着就是一个穿着黄色宫装的女子,这女子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明显听到一声冷哼,如果没有猜错,这个穿着黄色宫装的女人就是闫飞仙了。

    闫飞仙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男子,那男子走到我和江霍屿旁边时还偷偷打了一个手势,看那手势和身形,我猜是闫十三。

    只是,都是跟着阎王一起来的,太监宣报的却只有阎王和闫飞仙,难怪当初江霍屿说论起境遇,闫十三倒是和他差不多,徐艳瑶也说闫十三生错了地方。

    不过闫十三面上倒是毫不在意,等阎王和闫飞仙在上首坐下来后,就笑嘻嘻地走到我和江霍屿旁边的空桌上坐下,也不管闫飞仙在上面看到闫十三嬉皮笑脸地坐到我俩身边后就顿时拉下了的脸。

    我偷偷瞅了她一眼,然后往宴席在座的扫了一圈,似乎没有看到四殿判官的女儿,刚进来的时候似乎也没看见她,不知是不是还没从江霍屿当初制造的麻烦里面脱身,抑或因为办砸了事,所以在被江霍屿制造了一堆麻烦之后,又被阎王和闫飞仙找了麻烦?

    不管怎么说,没来也是好事,至少会少一个会针对我的人。

    不过,地府里的人也真是会装,自打阎王来了后,寿宴里的人不管私底下有着怎样的矛盾,明面上看着都很和睦,至于像在路上时直接针对江霍屿的状况,就更没出现过了。

    整个寿宴在这种假象下显得十分融洽,特别是在宴会中时一场舞女献上舞后各个参加寿宴的人都为阎王献上寿礼,更是让现场的气氛达到高潮,要不是坐在阎王旁边的闫飞仙一直盯着我和江霍屿瞧,时不时还来上几句带刺的话,气氛就更融洽了。

    因为挑的刺无关痛痒,对我造成不了实质性伤害,所以我也不太在意,只是庆幸在来宴会之前江霍屿专门让人教了我地府礼仪,不然用这个来挑错的话,还真是够丢脸的。

    也庆幸阎王提前一个月就来传达了旨意,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提前一个月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想让我在这一个月里心惊胆战,但是结果很明显,我占了时间上的便宜。

    闫飞仙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渐渐地,对我的刁难开始从我爸爸,我姑姑还有江霍屿的内丹上面入手,还越说越难听,我的笑容险些挂不住。

    阎王竟然也不管,在闫飞仙说完后,还说女儿还小,娇纵不懂事,让我不要在意。

    阎王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也看得出他和闫飞仙的意图,我也不好说什么,就没应话。

    江霍屿倒是直接说他并不在乎这些,还说感谢我姑姑让他遇到我,帮我挽回了脸面,不过也打了闫飞仙的脸。

    闫飞仙当然不高兴,继续挑刺,等到寿宴快要结束的时候,忽然说:“听说李姑娘在阳间是学画画的,除了画画,舞也跳得不错,既然这样,不如李姑娘给我们展示一下阳间的舞蹈?听说阳间有很多舞种,像拉丁舞和芭蕾舞这样的我们在地府也没见过,不如李姑娘就表演一个让我父王还有在座的诸位大臣看看,也算是李姑娘祝贺我父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寿礼。”

    听到这话,我不由在心里给闫飞仙比了一个中指。

    虽然我自己没经历过多少勾心斗角的事情,但现代网络社会的小说多啊,我看过的古言小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古代等级森严,让参加寿宴的人去跳舞,不就是把参加寿宴的人和舞女放到同一个位置上吗?这对于参加寿宴的人来说,可是赤裸裸的讽刺!

    再者,阳间跳拉丁舞时的穿着比较暴露,芭蕾虽然全身裹得严严实实,但却十分贴身,这在古代礼仪里是十分不庄重的,让我去跳拉丁或者芭蕾,闫飞仙存的什么心思也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了。

    当下就想说,既然让我跳舞给阎王祝寿,那身为阎王的女儿,公主不如也尽尽孝心,我去跳,公主就来伴奏好了。

    按常规古言说的,我一个人跳舞,就是将身份放在了和舞女同样的位置,会给江霍屿蒙羞,但一旦公主来为我伴奏,那就真真正正地变成了为阎王祝寿,而且闫飞仙应该不会作阳间跳拉丁和芭蕾的曲子,到时候我很有可能不用跳这些。

    再者,闫飞仙乐不乐意还是一回事呢!要是不乐意,我自己也有理由不跳!

    我算盘打得啪啪响,刚要开口,就见阎王扭头去看岑三阴司,问他说:“岑爱卿觉得公主的提议如何?”

    岑三勾勾唇:“公主的提议自然是好的。”

    而后便不再多说。

    我却是一愣,明明是我和闫飞仙的事,阎王要问也该是问江霍屿,问地府的三殿阴司干什么?

    不由自主地,我想起了之前宴席上的那些奇怪目光,下意识就用余光去看江霍屿。

    便见江霍屿的脸上微微浮起怒色,手也握起来,不过很快又压了下去。

    也在看江霍屿的功夫,我没能和闫飞仙说让她帮我伴奏的事情,等到想起,正要说时,旁边的闫十三已经率先开口,说:“父皇,九姊,咱们这儿毕竟是地府,跳舞也该选些应景的舞蹈,不如就让李姑娘跳一曲古典舞蹈,我来为她伴奏,也算我为父皇尽上一点孝心。”

    “闫十三!”闫飞仙气得拍案磨牙。

    阎王倒是比闫飞仙沉静很多,一边抬手拦住暴怒的闫飞仙,一边朝着闫十三和我这儿扫了一眼,说:“既然如此,那就下去准备吧。”

    江霍屿站起来:“臣愿前去帮忙。”

    阎王挥挥手:“去吧。”

    江霍屿看了我一眼,转身跟我还有闫十三一起离席。

    有太监走来,领着我们往外走。

    不一会儿,就到了宫中专设的妆发房。

    等那两个领路的太监出去了,我就问江霍屿:“到了现在,你该告诉我我和那个岑三阴司还有他老婆白素莲是怎么回事了吧?”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