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全都知道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就在我去地府参加寿宴前我还打了电话给我妈,当时她还告诉我说她去北方出差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是回的a市?

    而且,她向来不屑打扮,怎么这次既戴墨镜又戴假发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想起我从江家回来后看到我妈打的那几十通电话及她之后的奇怪态度,心里涌起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当下就拿了手机出来想要联系江霍屿,结果我妈就伸手过来拿走了我的手机,还指了指她旁边的空位,让我坐上去。

    看她坚持,我也没有办法,只能一边磨磨蹭蹭地上车,一边四下观望看能不能碰到白鹭和青梧。

    我妈见我东张西望,瞪了我一眼,直接把我拽上车,然后关门报上我之前租的那个公寓的地址。

    我慌啊!那公寓我早就不租了,现在过去岂不是要暴露!

    当下就说:“妈,我现在已经回学校住了,那公寓我早就不租了,你要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不如咱们先去旅馆开个房吧!我有个同学过生日请我和我舍友她们一起去吃饭,就在我刚才站的那地方集合,等到了旅馆,我先去跟同学吃个饭,然后再回旅店找你?”

    我妈没看我,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答:“哦。”

    我更慌了,这个哦到底是相不相信啊,相信了怎么连一句话都不愿多说,还不看我?

    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尝试着报了一个最近的旅店的名字,让司机开过去,就见我妈按住我,让那司机继续往公寓开。

    “妈!那公寓我真的已经不住了,咱别去了吧!”我说着,心里已经十分焦急,想着,会不会,在来找我之前我妈就已经打电话联系了房东或者去公寓踩了点,然后知道了什么?

    毕竟搬走那天几辆豪车来接我,要说整个公寓里边没一个人知道,也不太可能。

    可是江霍屿做事一向处理得干净,接我去行宫的时候应该也处理过了,我妈去了公寓又能打探到什么?

    我越想越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拐弯抹角着,想从我妈嘴里套出有用的信息。

    可是我妈除了就我第二次强调我已经不在那公寓住了的话,应了我一声说她知道以外,不管我怎么说,她都没再应我的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甚至在我说了几句话之后,她还捏了捏眉心说她听得头疼,让我别说话了,她想静静。

    看到这,我不禁越发焦急,可是我妈不说我也没有办法,加上手机也在我妈那儿,我联系不到江霍屿,只能趁着我妈闭眼的功夫四下张望,看能不能走运碰到白鹭和青梧她们。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瞥眼一看,见上面显示的正好就是白鹭的名字,不由一喜,跟我妈说我那过生日的同学打电话给我了,白鹭是她的小名。

    没想,一直以来都无甚表情的我妈忽然就冷笑起来,打断我的话说:“行了,都到这时候了还骗我,真当你妈没长脑子?李青,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到头来你就为了个妖精这么对我?”

    我像被雷劈中了一样,呐呐道:“妈……你说什么呢……”

    我妈明显更气,两边鼻翼都扩大起来,瞪着我呼气,想说什么,最终又忍了下来,说:“我说什么,你心里有数,别再跟我耍花样,现在接电话,就按你先前说的你同学过生日,你去跟同学聚餐了!不准露馅,不然别怪我这个做妈的心狠手辣!”

    这一刻,我是完完全全地确定,我妈是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也不知道她想带我去干嘛,我甚至都没有去想这些的念头,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沉浸在她已经知道我和江霍屿事情的震惊里。

    脑子再度运转起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我先前租的那栋公寓面前。

    我妈拉着我下车,带着我走进公寓,然后就坐上电梯,径直往楼上去。

    等到她终于停下来,我往门牌一看,果然就是我先前住的那个房间。

    我妈竟然也有钥匙,掏出钥匙就开了门。

    而那房里竟然也不是空无一人,而是坐了个人,那人穿着一身脏道袍,留着山羊胡,身上还背了个印着八卦图案的大黄袋,不是别人,正是我昨天还在鬼楼里面看到过的那个叫作张道元的道士!

    “是你!你和我妈说了什么!”我一看到他,自然而然就将这一切归因到他身上,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就质问他说。

    我妈拉开我的手劈头盖脸地骂:“李青,你这什么态度,我平时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那道士也拍拍被我抓皱的衣领,翻着白眼没好气地说:“要不是因为你长得像凤溪娘娘,你妈又求我,冲你对我这态度,我才懒得理你!”

    我气道:“谁要你理!”

    “李青!”我妈怒叫。

    我深吸口气,勉强压下怒气,坐到沙发上,不说话了。

    我妈则对张道元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谦卑的话语听得我刚压下去的怒气又蹭蹭蹭地冒了起来,想到我妈还在,我不敢发作。

    只是她叫我给张道元道歉,还叫我给张道元倒茶切水果的时候,我抿着嘴怎么也不肯动。

    我妈气得要打我,警告我不准乱说话后,又跟张道元道了次歉,然后就自己进厨房里面准备茶和果盘了。

    她一进去,我就扭头问张道元:“说吧,我和江霍屿的事情是不是你告诉她的?”

    张道元仰着下巴,山羊胡子翘得老高,满脸不屑地哼道:“这你可就高看老头子了,老头子刚从太清宫下来就找来了鬼楼,哪来的那么多功夫去查你家里面的事情,这次过来,不过是因为你妈找到我让我帮你,我又正好知道了你就是江霍屿旁边那个小丫头,长得还跟凤溪娘娘那么像,不然你以为我闲着没事管那么多事情?”

    想到昨晚他叫我凤溪娘娘的时候确实不像已经认识我,不禁想,难道,我妈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因为他,而是有人避开江霍屿的耳目,偷偷把事情告诉了她?

    江霍屿的手下虽然能干,但是他的仇家也多,如果真要把事情告诉我妈,也不是毫无办法,加上我妈因为青年丧夫,为人强势又敏感,自身可能也早就察觉到了我这边出了问题,不然我上次回她电话的时候她也不至于表现得那么奇怪。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妈这次能不声不响地挣脱江霍屿的手下,还能跑来a市找来张道元并把我带来这里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