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内心煎熬

    当初刚刚见到江霍屿的时候,他就叫我嫁给他,后来也有好几次让我嫁给他,只是出于各种原因,我全都没有答应。

    而现在,我已经喜欢上了他,我让他娶我,他应该也是愿意的吧?然后一切谣言就会不攻而破了吧?

    我的心跳无法抑制地变得更快了点,眼睛也定定地看着他。

    然而,相对于我的激动,他的神情却是凝了凝,然后问我说:“怎么这么突然?”

    我像被人当头泼了一桶冷水,心一下就冷了下来。

    可是仍有那么一丝希冀在挣扎,叫嚣着让我问他说:“哪里突然了,你以前不是一直叫我嫁给你吗,现在我想嫁给你了,怎么反倒是你在推脱,难道你以前叫我嫁给你都是假的吗?那么长的时间,你都没有做过准备?”

    江霍屿听我这么说,也急了,说:“不是没做准备,只是,我想要给你最好最完美的婚礼,现在我们江家树敌众多,办起婚礼来绝对会束手束脚,婚礼途中也不会安生!青青,等一切事情结束了,我就用全世界最盛大最轰动的婚礼来迎娶你,好吗?”

    “好。”我应着,心里却忍不住冷笑,不就是不想娶吗,哪里来的这么多借口,我又不是那种不会体恤人的女生,情形不利,我当然也会愿意只办一个简单的婚礼,等危机解除了再补办一个新的婚礼。

    “别不高兴,婚礼就那么一次,我不介意,可我不想看到你受委屈。”江霍屿的脸凑上来,亲了亲我的唇,“乖,闭上眼睛,我来伺候你。”

    这一刻我竟然有点庆幸自己问了江霍屿愿不愿意娶我,不然被他看出我有不对的情绪,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在这种擅长演戏的老狐狸面前,我根本就无所遁形。

    “嗯。”我闭上眼睛,感觉到江霍屿搂着我坐到他身上,然后拿着丝帕继续在我身上擦拭。

    发展到最后,又变成了做那种事情。

    他温柔得像水,但我注意到,他确实不做措施,也没有任何做措施的准备。

    我想起他一开始说的就是他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心里最后的一点念想也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联系了张道元,然后等白鹭和青梧送我去学校以后,转道去了我之前租的那个公寓。

    开门的是我妈,她一见到我就把我紧紧抱了起来,眼眶通红,说我终于看清楚了,还自责地说当初她就不该没有打探清楚就去找蒋仙姑,更不该让我碰到怪事也去找蒋仙姑,不然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

    “妈,这不怪你,就算你没有去找蒋仙姑,就凭我长的这张脸,江霍屿也不会放过我。”

    我拍了拍我妈的背,将她安抚下来后,扭头看向同在房间里的张道元:“道长,我知道你和江霍屿有仇,但是江家成员众多,就算要摆脱江霍屿,我也不可能杀了他。”

    “我知道我知道。”张道元摆摆手,一副很是理解的样子,随后就从身上那印了八卦图案的大黄袋中掏出一小袋白色的粉末状东西,递给我说,“这是当年仙芜制造出来的专门用来对付江霍屿的东西,可以用来驯蛇,也经过了测试,只是后来她喜欢上了江霍屿,所以这包药粉就没有派上用场,现在正好给你,用仙芜制造出来的东西对付江霍屿,也算报了江霍屿把你当成仙芜替身的仇。”

    “可是上次我想害江霍屿他都能一下就发现了,这次……”我想起山庄那次婳香也是让我兑了药粉杀江霍屿,不禁有点担心。

    “放心,刚才我观察过了,你来的时候没有人跟来,估计你昨天也没露出破绽给他,他应该还不知道你知道了这些事情,对你不会有戒心。而且这药粉无色无味,不管是加入茶水还是饭菜里面都很方便,加上你身上又有江霍屿的内丹,本身就对他具有吸引力,对于你来说,掌控他还是比较容易的,特别是江霍屿现在快蜕皮了,这种时候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只要药的分量够了,绝对能成功。”

    蜕皮?江霍屿这种修为了竟然还会蜕皮?

    我不由有点惊诧,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只是问了我想知道的问题:“我看影视剧里那些被控制了的人都显得呆呆傻傻的,江霍屿身份不凡,如果他被我控制了,恐怕也瞒不了别人吧?”

    没想张道元就嘚瑟地晃了晃手指,一脸神秘地说:“非也非也,此驯蛇非彼驯蛇,这个驯蛇的意思就是说你在使用控蛇的方法之后,你说的话他会照做,但除此之外,他在任何人面前都是正常的,而且你不控制他的时候他自己也察觉不出任何不对。也就是说,只要你驯服了他,就可以让他放了你和你小姑,让你重新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却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我不太相信地看着他:“你骗人吧,有这种好东西你们太清宫不早用,还留到这时候?”

    张道元捶胸顿足:“我们也想啊!但是那时候江家刚出了江叶寒那档子事,江家经过了一通血洗,戒备得比江家没出事前严格得多,我们根本没有机会!

    等到机会来了,师祖们又说仙芜已经失踪了,让太清宫的门人不要再管江家,安心储备力量等凤溪娘娘归来,而到我这一代,要不是我费尽心思打探到仙芜的长相和她没死的消息,估计永远都不会知道!悔啊!为什么我晚生了几百年,不然我早就将江霍屿那只蛇妖斩于剑下了!”

    看着道士痛心疾首的模样,我不禁有些无语,光从这几句话我都听得出来当年江家和太清宫一定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太清宫才没有继续追杀江霍屿,结果几百年后太清宫竟然出了个做事不经脑子、一心只想杀了江霍屿的太师叔,也不知道太清宫的师祖们泉下有知会是什么感受?

    不过张道元这样也说明他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加上我自己很想让我小姑投个好胎,我妈也劝我不要放弃这次机会,就没多想,一咬牙,直接应了下来。

    只是,就像山庄里的那次一样,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困难,特别是自张道元和我说了江霍屿快要蜕皮之后,我就开始比之前更加细致地观察江霍屿,其后就发现,他的眉间确实萦绕着股挥之不散的倦意。

    而到我开始给他下药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倦意也开始一点一点地越变越浓,晚上他会越睡越沉,白天也会显得有点昏昏沉沉的,在面对我的时候,脑子似乎也不比之前清醒,有时候我按照张道元教给我的法子向他提出一些比较过分的要求时,他竟然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并照做。

    我知道,这是药粉开始奏效了。

    可是,即便如此,在我不控制他的时候,他对我,还是像以前那么好,他会记住我的喜好,会迁就我包容我,会尽心尽力地训练我好让我变得更加强大,还会时不时地给我几个惊喜。

    如果说这是伪装,那这伪装,也做得太好了。

    在他对我好的时候,偶尔我还是会想我是不是被人骗了,但是好几次在控制他时通灵看他的记忆,又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确实没有被骗。

    因为,内丹确实就是他故意让我小姑挖的,而蒋仙姑的仙家,也确实是他二哥的儿子,江慕宸!

    然则,人心都是肉长的啊,即便知道是假的,看到江霍屿对我那么好,我还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自我煎熬。

    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抱住他,在心里默叹道:“江霍屿啊,如果你对我是真心的,那该多好。”

    我又心塞又难受,可是我还是要一边下药,一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如果不是我妈和让小姑投胎的念头支撑着我,我想,我可能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咬牙忍着,再忍着,终于,时间到了江霍屿蜕皮这天!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