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仙字手帕

    我扭头往江霍屿和闫十三那儿一看,发现他们两个的脸色也有一点凝重。

    “你们也怀疑……”

    闫十三点头:“这个的死法和客栈里的那个很像。”

    我知道客栈里的那个指的就是赶尸客栈里的那位苗女,忙问:“怎么说?”

    “那天客栈里的那个苗女发出惨叫后我就去她倒下的那地方看了看,发现她的脖子被人割了一刀,割的手法很厉害,又快又狠又准,一刀毙命,连血都没有流出几滴,现在死的这位脖子上的伤口和客栈里的那位看上去很像,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杀的。”

    闫十三解释完,摸了摸下巴,目光落到江霍屿身上,有点打量他的意思。

    我也没管他,重新爬到江霍屿背上,眯着眼望向石桌担架上的那个苗装少女,果然见她脖子上有道又细又长的“线”,“线”的两侧还有淡淡的血痕,数量少到几乎看不见。

    皱起眉头,我又开始分析起来。

    最后我拉着江霍屿走到一边,问他说:“你是不是惹过什么桃花债?我猜跟着我们的这些人背后的首领喜欢你,所以才从我们进入湘西,知道你来了以后,一直跟着你,找到机会就杀了你身边的女人还有不长眼看上你的女人。”

    不然,不会是客栈里的苗女死了,我被暗杀,现在这个看了几眼江霍屿的苗女也惨死。

    而且看闫十三刚才那样子,估计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江霍屿听了我的话,摇头说:“我虽然看着风流,但你也知道,我是装的,既然是装的,我喜欢的当然也是逢场作戏,不会真正去招惹桃花债,而且真正的花花公子其实也不喜欢麻烦,他们喜欢的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片,我不可能会去主动招惹桃花债。”

    “那就是那位主动看上你了!”

    可如果是主动,那这么多年来,竟然都没让江霍屿发现?

    或者,直接就是江霍屿来了湘西以后,知道江霍屿的长相,才看上了他?

    想到这,我不由撇了撇嘴,面色不善地白了江霍屿一眼。

    这男人怎么这么让人糟心啊!先是闫飞仙,后是苗女,现在又来!

    转念一想长得好看被人看上也不是他的错啊,我叹了口气,对江霍屿说:“之后的路尽量不要往有人的地方走了,要是有人特别是有女性,你就施个法把自己弄丑一点吧,不然又要有人遭殃了,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还有,既然那些人的首领喜欢你,那她以后肯定还会向我动手,到时候我们就一起解决了这件事吧。”

    客栈里的那位不是良善的主,被杀了也就杀了,现在这位却只是看了江霍屿几眼,稍稍对他表现出了点意思,其他的什么都没做,也压根不会和江霍屿有其他交集,更不可能有后续发展,却也被杀害了!

    除此外,因为赶尸客栈的苗女看上了江霍屿,她的手下就不仅杀了她,还在杀了她后拐回来把客栈也烧了!

    江霍屿还不属于她,就有这么强的嫉妒心,指不定以后还要杀多少人,这样的人,留下来绝对是一大祸害!

    江霍屿点头同意:“好。”

    随后我就远远地朝着那苗装少女默哀了两分钟,其间念了几段往生咒,又让江霍屿和闫十三施法放点钱到还在痛苦的老妇人身上,这才和着众人继续赶路。

    *

    有了这件事后,我们兴致都不是很高,休息的时间也少了,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在我们终于赶到了那个蛊婆的家,竟然就发现那个蛊婆的家已经被火烧起来了!

    趁着火势还不是很大,我们冲进去看,发现蛊婆的尸体就在屋子里,而且头已经被人割下来了,只剩下个无头女尸淌满鲜血地倒在屋子里!

    她养的蛊虫则是四处乱窜,只是顾忌江霍屿和闫十三一个是蛇妖一个是半狐,没敢靠近而已!

    看到这样的状况,我不由又想到了跟着我们的那些人和她们的首领。

    否则,如果是这蛊婆自己招惹了其他敌人的话,那为什么正好就是我们快到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房子还被烧了呢?

    就像是要验证我的想法似的,在我、江霍屿还有闫十三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一阵琴、笛合奏的音乐之声就传入了我们耳中,与此同时,淡淡的兰花香味开始飘来。

    顺着那味道一看,就见远处的地方飞来两行身穿白衣,面戴白纱的古装女子,这些女子的腰间挂着一把剑,有的手里拿着琴和笛子,弹奏着很好听的音乐。

    有的提着装着兰花的花篮,朝着空中撒花。

    有的则是抬着一顶四周垂着白纱的轿子,白纱里头影影绰绰有个人影。

    一行人以一种有条不紊而又逼格颇高的模样朝着我们袅袅而来。

    我眯起眼睛,暗自握紧了手上的鞭子。

    江霍屿握住我的手,把我拉到身后,挡在我面前。

    闫十三也往我们俩这儿凑近了点,眯起眼睛。

    我从江霍屿背后探出个头,朝着那些白衣女子看去。

    只见在江霍屿和闫十三做着那些事情的时候,她们也已经姿态优美地降落到了地面上。

    旋即,一只白玉一般优美的手也从垂满白纱的轿子里伸了出来。

    一个原本抬着轿子的白衣女子将手放过去,由着那手扶在她手上。

    不多时,一只漂亮的绣鞋也从轿子里面伸了出来。

    在这之后,轿子里的人也以一种十分优雅的姿态走了出来。

    她没戴面纱,身上穿的虽然也是白色的衣服,但比其他人的要繁复得多。

    虽是繁复,却一点不显老气,反倒显得十分美艳。

    而且非常有气质,比起赶尸客栈里的那位不知强了多少倍。

    脸上也挂着得体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出会做那种一旦看上江霍屿,即便江霍屿还不属于他,但也要杀了江霍屿身边的女人还有其他看上江霍屿的人的事。

    可惜这笑在看到我时僵了一下,瞳孔也缩了一下。

    但很快,她脸上又重新扬起了得体的笑容,放开扶着她的白衣女子的手,自己朝着江霍屿这儿走来。

    因为站在江霍屿和闫十三背后,我看不清他们俩现在是什么表情,只能自己暗暗又将手上的鞭子握紧了几分,伺机而动。

    在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时间,我就觉得这个女人就是这些人的首领了。

    然而与我想象中的不同的是,等这女人走到江霍屿面前时,竟然不是做别的什么,而是直接跪了下来,并从袖口里拿出一块叠得四四方方、十分整齐的手帕,双手递到江霍屿面前。

    恭敬道:“大人,这是宫主呈予您的信物。”

    也就是说,她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小头目,真正的主子没来,不仅没来,还让手下送了一张手帕给江霍屿!

    在古代,男女之间的信物不是香囊就是头饰、耳饰、手帕这些贴身的东西,这个紫衣女子的主上让她送一张手帕给江霍屿代表着什么寓意已经十分明白了!

    看到这,我反倒没有那么担心了。

    江霍屿喜欢的是我,怎么可能再去接受别的女人这种有着特殊意味的东西!

    然则,现实里却是下一瞬,我就看到江霍屿伸出手,将那手帕拿到手上,还说了一声他知道了!

    “那属下这就回去告知主上了。”那紫衣女子似乎打从心底就认为江霍屿会接似的,朝着江霍屿行了一个礼,而后起身,不咸不淡地看了我一眼后,往回走回了轿子里。

    紧接着一行人调转方向,又向来时那样离开了这里。

    只剩下我和江霍屿还有闫十三还站在这儿。

    我低头看了眼江霍屿手上的手帕,将目光移动到他脸上,发现他正看着那手帕,不知在想什么。

    我心里本来就不太高兴,看他这样就更不高兴了,拿过他手上的手帕就甩开来看,一边看一边语气不太好地说有什么好看的,什么人送的东西他都收。

    就看到,这手帕上绣了几株栩栩如生的兰花,除此外,还有一个小小的“仙”字。

    不由撇嘴:“绣‘仙’字,还真以为穿个白衣服戴个面纱就成仙啦?”

    江霍屿好笑,拿过我手上那块手帕:“好了,吃的哪门子飞醋,我就是在想她们到底是何方神圣而已,而且收下这块手帕也是想留个东西推算,既然这块帕子是她们宫主的,到时候我们拿着这东西不就知道她们宫主在什么地方了吗?”

    我这才想起玄门里面有个法术是依靠物品去推算物品的主人在什么地方的,心情稍微好了点,但还是不高兴江霍屿拿着这块手帕,就把手帕又拿了过来说:“东西我先收着。”

    江霍屿无奈:“好,都听你的。”

    闫十三翻了个白眼:“行了,别在我面前秀恩爱了!说吧,如果想要推算的话,你们是先想现在先去推算然后直接派人来把那些东西解决了,还是等回去了查清楚这些是什么东西,再派人过来解决?”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