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彻底说开

    我以为是山洞里的石头掉下来了,也没在意,转回身就继续往前走。

    很快我就看清前面那些东西是什么了,也是壁画,不过这次壁画上画的变成了一个男子,同样是从入门记录到最终结局,像是一个人一生的历程。

    最后一张壁画旁边的小角落也同样写了字,不过这次不是三个字,而是十二个字,上刻太清宫第二代掌门赵毅焕。

    继续往前走,不多时,又是好几幅连在一起的壁画,壁画结尾也是十二个字,太清宫第三代掌门李蓉妤。

    看到这,我大概明白这些壁画刻的是太清宫的历代掌门了。

    不过,为什么第二代、第三代掌门的名字前面加了描述,但姜凤溪的只有三个字,不是说她是太清宫的始祖吗?

    想到她最后一副壁画上的结局,难道是因为犯了罪,所以她的描述才那么少?

    可是看张道元一口一个凤溪娘娘的,他们太清宫不应该很尊重姜凤溪吗?

    我不太理解,不过我本来也对太清宫和姜凤溪没什么好感,甩甩头后就不再多想了。

    手机往前照,远远地,依稀能看见前面依旧是连绵不绝的壁画。

    一般来说,一个门派历代掌门的壁画应该是从洞口开始,从第一位掌门开始刻,如果没猜错的话,往现在所走方向的相反方向才是出去的路。

    我没有多想,转头就往回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终于走到了尽头,然而,前面只是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和山壁紧紧地粘合在一起,不管怎么摸都摸不到一丝缝隙,显然,这压根不是出口,而是山洞里头最里面的地方!

    我真没见过哪个地方画人壁画竟然不是从出口开始画的,而是从山洞里面开始画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转头又往回走了起来。

    因为对太清宫没有兴趣,往回走时的壁画时我也没有多看,只是扫了一眼就加快了速度,想要尽快走出这个山洞然后离开这儿。

    毕竟,人门派掌门的生平都刻在这了,这地方肯定就在太清宫的势力范围里,虽然不知道江叶寒带我来这儿是不是就是想让我看看姜凤溪的生平,但说实话,我并不太想撞见太清宫的那些人,所以现在当然就是越快离开越好。

    走着走着,我终于走到了第十三代掌门所在的壁画了,姜凤溪死后不过一千多年,想来前面的壁画应该也不多了。

    我不由又加快了速度,以为前面壁画消失的地方应该就到洞口了,却看到,最后一幅壁画消失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个像是药铺里面的黑色柜子,上面有好几十个小抽屉,每个抽屉上还贴了名字,第一个就是仙芜,不过她的名字上还画了一横,像是要把名字擦掉了。

    看到这名字,我不由又想起了最后看到的江霍屿坐在椅子上,而仙芜蹲在他面前,眸中含笑的模样。

    没再多看,我转身想走。

    身侧忽然刮起一道风,远远地还有急促的人声传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被带到了一个怀抱里。

    红黑色的长袍,微凉的触感,很熟悉的怀抱,明显就是江霍屿。

    我抬头,看着他。

    他也看着我,目光深邃得像深谭里的水,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青青,你还好吗?”

    我听到他问我说。

    在从马车上面醒过来之后,我曾无数次设想我单独见到江霍屿时的情况,没想到,真的看到他了,我竟然出奇地平静。

    “我挺好的。”我推开他说。

    而这时,又是几道风吹了进来,是张道元还有几个看上去年纪不小了的老道士,围住我和江霍屿,手上均是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显然都是凝聚出道力的太清宫老人。

    在我看到张道元时,他也看到了我,惊讶道:“你怎么在这儿?”

    “你该问问自己和江叶寒合作时被他窥探到了什么。”江霍屿冷冷扫了他一眼,忽然一手揽住我的腰,一手伸进我包里抽出蛟龙鞭子一甩,一见到个缺口就往外跃了出去,只留下一句:“剩下的事,我江家会来交涉。”

    这话全部说完时,我也已经看到了山洞出口。

    迎面不少太清宫的人围了过来,江霍屿很快甩开他们,直直往山下跃去。

    我想挣脱下去,但他抱得太紧,我根本就挣脱不开,还见他扭头看着我,目光似乎变得更深邃了:“听话,别动。”

    我收回眼,知道他不会放下我,索性不挣脱了。

    他在来时应该就做了准备,刚到山下,一辆马车也从一侧山林跑了出来。

    赶车的是白鹭和青梧,一见到我和江霍屿来了,连忙拉开车帘,江霍屿抱着我,姿态轻逸地飘了进去。

    一进去我就趁机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坐到他的对面,静静地看着他说:“江霍屿,谢谢你来救我,人情我记着,回去之后就让人帮我收拾一下东西吧,放到门口,我就不进去了。”

    他眼里的意味似乎更深了,沉默地看了我好一会儿,最后问我说:“你什么都不准备问问吗?”

    我摇摇头:“没什么好问的,错了就是错了,不管怎么样,不能再错下去了,往事各有对错,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就这样算了吧,至于你的内丹,我会想办法,争取早日还给你。还有这些,是你给我的,我现在还给你。”

    说着,我把包里的蛟龙鞭还有短刀推了过去:“剩下还有那些簪子和衣服之类的东西在行宫,我都不要,你收回去就好。当然,如果你嫌麻烦,我也可以自己去把那些东西收拾出来。”

    说完,我没再说话,只是闭上眼睛,靠在了车厢上。

    心里有点空,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一个人优秀得太多,连嫉妒都显得苍白。

    更何况,我也没有资格嫉妒,本来就是仙芜的东西,就算我被认错也有她的原因,也因此受了不少罪,但我获得的,不比失去的少。

    我早该抽身走了的,之前做的那些事情,现在想想,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受了那么多年的教育,不是让我厚着脸皮去求不属于我的东西,在公园里面哭着的时候我就想这样做了,甚至不用和江霍屿说,我直接就可以走了。

    现在终于可以说出来,我心里积压着的郁气全都发了出去,本来只是想闭着眼睛避免尴尬,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梦里我好像看到我躺回了我之前所租的那个公寓,天已经黑了,我身上忽然飞出一个光点,光点越变越大,最后变成一个白衣黑发的古装男子,坐在我床前,看着我,伸手想摸摸我的脸,又不敢摸过来,最后轻轻说了声什么,渐渐又消失了。

    醒来时我发现我真的回到了我以前住的那个公寓,天确实黑了,屋里灯还亮着,江霍屿行宫里的东西也全部打包好了,就放在我的房间里,床头倒是没有梦里那个白衣男子,只有林倪坐在那儿打着瞌睡,头一点一点的。

    想到那个莫名其妙的梦,我不禁摇摇头,看来真是最近想的东西太多了,无缘无故地竟然会做这种梦。

    这时林倪的头再次点了一下,猛地惊醒过来,看到我也醒了,赶紧倒了杯水给我。

    我坐起来喝了水,见林倪犹豫地看着我,好笑地揉了把她的头发:“怎么了?”

    “你和江霍屿……”

    “都说清楚了,内丹以后还给他。”

    “那你……难过吗?”林倪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看穿。

    我捧着水:“说不难过是假的,有点吧,不过我也想开了,过段时间就好了。之前又哭又闹又患得患失的,我很不喜欢那样。”

    “你能想清楚就最好了,你以前没认识他的时候,每天像个打不死的小强似的,不知道有多好,后来我再见到你我就发现你变了好多,看到你我都心疼死了。”

    林倪说着,忽然就抹起了泪。

    看得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戳戳她脑门:“你啊,我都没哭,你哭什么,还有啊,你想说我积极向上勤快赚钱就说我积极向上勤快赚钱吧,还像个打不死的小强似的,有你这样形容人的吗?”

    林倪吸吸鼻子:“知道我语文不好就别说我了嘛,你又不是不懂我的意思。”

    “好了好了,”我抱住她,拍拍背,顿了顿,笑起来,真情实意,“林倪啊,认识你真的太好了,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林倪本来还在哭着,听我这么说反而不好意思了,推开我说:“你才醒,又刚过来,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做,要不咱们出去吃个饭吧,我们好久没有一起胡吃海喝过了。”

    我当然同意,收拾过后就和林倪出了门。

    路上我问林倪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快点把内丹取出来还给江霍屿,听林倪说在心脏的东西太玄乎,而且又是内丹这样的东西,建议我先自己多做善事积累阴德,等她问问家里的长辈再说。

    我点点头,想着积累阴德还是处理灵异事件最快,就问林倪能不能教我画符。

    没等她答,我一转头,忽然看见前面巷子里似乎躺着个人,浑身血污,看不清脸,可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似的。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