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新的开始

    来到医院时,少年还没醒,除了少年,还有一男一女两位警员坐在旁边看护他。

    估计是带我和林倪去命案现场的那个女人有过交代,这两位警员见到我时没有丝毫惊讶,也没有阻止我坐到那位少年旁边,甚至对于我的一些询问,他们也热心地向我解答了。

    通过询问,我知道了带我和林倪去命案现场的那个女人就是隶属林倪说的那种特殊灵异机构里的一员,叫孙伟芳,是机构里一支灵异小队的队长,专门负责a市和附近几个市的灵异案件。

    病床上的少年则叫黄宸旭,就读于a市第一小学,是个六年级的尖子生,活泼向上,在老师和同学里都有着很好的口碑。

    和他们聊了会儿后,我肚子有点犯饿,就去买了点东西,想到那两位警员可能也没有吃东西,黄宸旭醒来以后可能也会饿,就帮他们各自买了一份。

    在警员吃宵夜的时候,我再次将手放在了黄宸旭的手上进行通灵,但看到的依旧是一片空白,估计是真的因为受了太大刺激而出现了失忆的症状。

    正想着,床上少年的睫毛忽然颤了颤,继而睁开眼睛。

    我兴奋地对两位警员说人醒了,低头就发现这少年自睁开眼睛以后目光就一直落在我身上,黑曜石一样的眼里像是盛满一抔一碰就会碎开的星光,捏着我的衣袖,声音虚弱,却坚定而缱绻,说:“阿姊……”

    我奇怪地望向那两个警员。

    如果没记错,这少年是家中独子,并无兄弟姐妹,怎么一看到我反而叫我阿姊,叫的时候还是以这样的目光,像是认识了我很久,我真的是他阿姊,还抛弃过他似的?

    两位警员里的女警员朝我摇了摇头,示意我顺着黄宸旭的意思,以免刺激他。

    男警员则是出门去叫医生。

    我猜黄宸旭不仅出现了记忆缺失,还在醒来以后出现了记忆错乱的状况,就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柔声说:“阿姊在,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见他摇摇头,我拿出帮他买的粥:“饿了吧,先喝点粥?”

    “好。”

    少年轻轻点了点头,手却依旧攥着我的衣袖,怎么都不愿意放开。

    看他这幅小心翼翼的模样,我不由想起了通灵时看到的他家情况还有同学老师评价他时的活泼向上,对他叫我阿姊还对我这么依赖也从一开始的奇怪,转变成了怜惜。

    我叹了口气,舀起一口粥,帮他吹冷后才送到他的嘴边。

    每舀出一口粥,他就乖乖地张开嘴巴,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我的脸上,手也紧紧攥着我的衣角,似乎很怕不看着我不拉着我我就不在他面前了一样。

    “放心,阿姊不会丢下你的。”我说着,摸摸他的头,舀起粥,眼神也变得愈加柔软。

    在我喂了他四五口后,医生也跟着男警员急急忙忙地进来了。

    我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不要紧张,然后就赶紧让开,站在一旁看医生检查黄宸旭的身体状况。

    而黄宸旭估计也真的把我当成了他的姐姐,还是唯一亲人的那种,在医生问他话的时候,目光仍是一直黏在我身上。

    想到他小小年纪有了这种遭遇,我不由再次叹息,心里那个在命案现场通灵过后就产生了的念头也愈演愈烈起来。

    等医生检查完,我就坐回了他旁边,喂他喝剩下的粥。

    喂完一碗粥,我哄他睡了觉,这时林倪和孙伟芳也回来了,我赶紧跟着两位警员一起到了病房外面。

    在了解到孙伟芳和林倪他们已经把犯罪嫌疑人抓到,审讯也已经在顺利进行后,孙伟芳就问起了黄宸旭这边的情况。

    两位警员把黄宸旭醒来后的状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孙伟芳摸摸下巴,对我说:“既然这样,青青你就暂时当当他的姐姐,他天赋不错,又能从几个恶鬼的手里逃脱出来,记忆迟早会恢复,在这期间,就劳烦你多照顾照顾他,这么小的孩子,家里出了这种事情不容易。”

    我本来就怜惜黄宸旭,对此当然没有意见,想了想补充说:“既然我先假装他的姐姐,那我也顺便给他取个小名吧,大名就先不叫了,不然刺激到他让他想起了家里的事情,可能不利于他的伤势恢复。”

    孙伟芳点点头,很快,我们确定了“新笙”这个小名,希望他能再经历那么多事情后,依旧能够获得新生。

    孙伟芳还有事,和我们说完后,很快离开,留下我和林倪还有那两位警员在这里看着新笙。

    我走进病房,才发现他已经醒了,一见我就涌出了泪,朝我伸手:“阿姊,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不要你,阿姊只是出去了解一些你的情况。你别多想,我会陪着你,你很快就会康复的,知道吗?”我连忙走过去,捏着他的脸安抚他说。

    林倪也心疼他,在我们旁边坐下来后就说起了故事。

    新笙很快睡着了,只是睡得不安稳,时不时就会睁开眼睛看我们在不在,看到我们在,才会重新闭上眼睛。

    好不容易等新笙熟睡了,我和林倪也终于有了时间到走廊外面休息。

    闲聊着,我把心里涌现出来的念头对林倪说了。

    林倪听完以后很惊讶:“你说你不想学画符了?”

    我点点头:“确实不想了,也不想再处理灵异方面的生意了。今天看到这次案件,我很害怕在道上也会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我自己倒没什么,但是我害怕我的亲人朋友会因为我遭到报复。

    反正积累阴德也不止入道这一个法子,多做善事也同样可以积累阴德,只是速度没有那么快而已,我以后可以多多捐款多多参加公益活动,还有参与佛门的念经、供灯以及放生。”

    林倪一想:“也是,像你这样的情况确实和我们不同,我们家世代都是做这些的,就算招惹了人那些人也会顾忌我的家族,不敢轻易行事,而你不同,你没有家族做后盾,而且又才刚开始,想要独自处理所有事情不知道还要花多少时间,相对来说,通过其他途径积累阴德更适合你。”

    商量好后,我和林倪重新回了病房。

    也许是因为身体底子好,不出几天新笙就痊愈出了院。

    他依然很粘我,而且也没想起自己家里的事情,我们按照之前说的,新笙以我弟弟的身份住进了我租的那个公寓。

    而我,在决定放弃画符之后,也重新回到了学校,并且新加入了一个工作室,通过画漫画来赚钱。

    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没认识江霍屿的时候,只是多了一个聪明又能干的弟弟。

    新笙确实聪明,十一二岁的年纪,人没多高,却什么家务都会做,还能炒得一手好菜。

    其他他还不会的东西也是一教就会,包括学习——我让他重新上了学,但是没敢选之前那所学校,而是转去了一个新的学校,而他每门学科,一定都是学校里面学得最好的。

    有他在,我的生活便利了许多,虽然比起入道时的,也枯燥了很多。

    但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也是我自己选的,我站在镜子面前,长长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会习惯,也会快乐。

    比起我这样,林倪仍像原来一样游走于人鬼之间,除了自己接单子,在孙伟芳他们机构需要帮忙时,也经常会过去。

    这天林倪又一次去了孙伟芳他们小队,解决了一桩灵异案件后,累得连动都不想动,打电话让我去接她到我公寓住一晚,同时,新笙家的事已经确定是王大志所为,孙伟芳也想找我聊聊新笙的事。

    孙伟芳所在的灵异机构定在一栋写字楼,我打了车过去,一走进大楼,迎面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穿着警服,很高,修长笔挺的双腿包裹在警裤里,每走一步都让人难以忽视。

    脸极白,却不显病态,薄唇微微抿着,配上警服,既显得正气,又精致诱惑得不像话。

    竟然是江霍屿。

    见到我,他停了下来。

    我也顿了顿。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平时林倪和闫十三来找我,为了避免我听到他的名字不舒服,也从来不和我说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此刻看到他,我恍惚有种隔世的感觉,更何况,他还穿着警服,我差点没有认出来。

    不过他是地府阴司,行宫定在a市,之前受闫飞仙和四殿判官的女儿指示着想把我拐卖到山区的那两个人渣还有钱潇月在a大惹出来的邪佛一事就是他帮我处理了警方这边的事情,所以此刻见他穿着警服出现在灵异机构,我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曾经无比亲密的人再次相见,我还是感到了种诡异的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除此外心里倒是没起什么波澜,而且我也不是很想看到他,一顿之后,见他还在看着我,就淡定地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绕过他,朝着里面走去。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