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身份之谜

    刚走过一个拐角,就见林倪匆匆忙忙地走过来握住我的手,急道:“哎青青,你刚才有没有看到……”

    话至一半,忽然顿住,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我已经猜到她要问什么了,点点头说:“看到了。”

    林倪看我淡定,松出口气,末了还是不放心:“你真的……不会再难受了?”

    见我再次点了点头,林倪终于彻底放松下来,拍拍胸口说:“那就好,刚才我在休息室里看到外面走过个人很像他,吓得我人都不累了,直接追出来,问了芳姐才知道真的是他,还好你已经没事了。”

    孙伟芳是和林倪一起走过来的,好在她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在我和林倪说完后,直接就对我说了王大志认罪后他们这边想对新笙做的安排。

    按照她说的,以王大志的罪行,最终被叛死刑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到时候如果新笙还没有恢复记忆,那就只能通过人工来告诉他。

    毕竟他是黄家唯一的血脉,他有资格知道是谁杀害了他的父母家人,也有资格去见杀人凶手,而且新笙父母和爷爷奶奶的葬礼就在不久之后举办,他也同样要去参加。

    不然,等他最后自己恢复记忆,恐怕无法接受自己以新身份过活而错过这些事情。

    我对此当然没有异议,只是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就要承担这些,不免有些心疼。

    商议过后,孙伟芳离开了,我则接林倪去我那儿。

    半路闫十三忽然打电话给林倪,说有急事要找她。

    林倪本来就累得腰酸背痛了,听到闫十三找她,气得要骂人,但是闫十三又说是急事,她也只能半路下了车。

    我一个人搭车回去,快到家的时候,看到公寓附近的大型超市,想到冰箱里的菜已经不多了,就付钱下车,去超市买了一些菜,而后步行回家。

    这时天已经黑了。

    从公寓里的电梯下来后,我径直走到我住的那个房间,掏钥匙开锁。

    刚走进去关上门,弯下腰想脱鞋的时候,我的腰忽然就被人从后面单手搂住了,我下意识以为是家里来了贼,反手就用原来打算脱鞋的那只手的手肘往后一撞,与此同时,身体迅速后转,带动另一只手,将手上的菜猛砸过去。

    手肘撞上胸膛,因为腰被搂着,受限于此,我的力气不算特别大,但在我的手肘撞过去的时候,我身后立即就传来了“嘶”的一声。

    声音有点熟悉,但没来得及细想,几乎就在一瞬之间,我的两只手就被制住了,整个人都被桎梏在身后之人的怀里。

    又因在砸人的时候我的身体是向后转的,现在一被他桎梏住,竟然就成了我和他面对面地抱在一起,莫名地竟然有点熟悉。

    我整个人都有一瞬的僵硬。

    菜在甩动间掉到了地上,而他的气息,也从我耳侧吹来:“反应能力保持得不错。”

    我终于听出了声音,也终于感觉到了这个怀抱熟悉在哪儿,眉头顿时就紧皱起来。

    一挣扎,发现他放松了抱我的力道,赶紧挣脱出来,啪地一下打开灯,看着眼前人问:“江霍屿,你来干什么?”

    “小没良心的东西,说放下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了?”

    江霍屿懒懒地靠在墙上,依旧是先前看到他时的那身警服,一边幽怨地说着,一边又伸手把我搂进他的怀里。

    也在这时我才发现,他胸膛那块地方晕出了一大片血迹,我刚才撞过去的手肘也带了血。

    “你受伤了?”

    “是啊,就在心脏那一块,你要帮我上药吗?”

    我翻了个白眼,一边掰着他禁锢着我的手,一边说:“你受伤关我什么事?要上药回你的行宫,来我这儿不管用。”

    江霍屿轻笑,加大力气,不仅没被我掰开他的手,还抽出一只手捏住了我的脸颊。

    “看吧,我就说你是个小没良心的东西。不是都说你们阳间的女人很吃制服诱惑这一套吗,怎么我穿成这样,你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我不好看吗?”

    我这才发现他说的是我刚开始见到他时只是打了个招呼的事情,不禁好笑:“江霍屿,你真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有点自知之明行不行,老娘还有事情,慢走不送。”

    等了会儿,看他实在不放开我,也懒得管他怎么样了,直接上手抓到他伤口那儿,趁着他吃痛,连忙后退,拉开和他的距离。

    江霍屿捂着伤口:“真狠,我可是为了你才穿成这样的。”

    “不需要,谢谢。”我指着门作送人状,“请吧,五阴司。”

    “你啊,”江霍屿摇头,忽然侧头看了一眼,“既然有人来了,那我明天再来找你吧。”

    说着,他朝我笑了笑,理理衣襟,开门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提着菜的新笙也正好从门外走了进来。

    新笙看了看江霍屿,又看看掉到地上的菜:“阿姊,他是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三两下收拾好地上的菜,又把新笙手上的菜提到手上,“去看电视吧,阿姊去给你做晚饭。”

    “好。”新笙关上门,乖乖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

    *

    其实江霍屿说的明天再来找我这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他有仙芜,虽然不知道他忽然过来找我是不是真的就是因为我见到他没有半点反应,但是,既然有仙芜在,作为一个既有手腕又有心机的女人,有过一次让江霍屿来找我的疏忽,肯定不会再有第二次。

    没想到,第二天我一回学校,就看见江霍屿斜靠着站在我要去上课的那个教室外面,用的还是一身现代装扮,黑色的风衣配上黑色的长裤,比明星还吸睛,远远地我就看见一堆人举着手机围在那里,要不是江霍屿自己从里面走出来,我还不知道被围在里面的人是他!

    不仅如此,在走出来后,他就径直走到了我面前,牵起我的手对几个搭讪他的女生说:“这是我女朋友。”

    我简直要吐血了,甩开他的手说:“你有完没完?吃饱了撑着是吧?”

    说完又朝向那几个女生:“这男的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们想撩的话就随便撩。”

    而后,我再也没管外面是个什么情况了,直接就进了教室。

    途中倒是忍不住往外看了两眼,发现人群已经散了,江霍屿也已经不在外面之后,我终于松了口气。

    却顶不住接二连三来问我江霍屿是不是我男朋友,还问我有没有他联系方式的女同学。

    这一下直接就让我想起了之前江霍屿来我们学校,结果我和他在车里的事情被拍下来,然后闹出来的一系列事情。

    虽然这次没有上次那么严重,但也足够烦人。

    特别是上次还有他设法让学校里的人忘了那些事情,这次就不一定了,我可不想再和他有除了欠他一个内丹外的其他关系,更不想再闹出什么像闫飞仙设计拐卖我的事情!

    我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深深呼吸了几次,才平复好了心情。

    结果上完这个教室的两节课,换到下一个教室时,我又看见了江霍屿斜靠在我教室外面的墙壁上!

    之后我进教室,那些女同学又问起了江霍屿到底是不是我男朋友还有他的联系方式。

    我烦不胜烦,只能希望着接下来不要再出现这种事情了。

    又是两节课过去,早上的课结束了。

    天色转黑,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了雨,教学楼前站了很多个没有带伞的同学。

    我绕开人群站到最前面,正要打开伞,远远地看见江霍屿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走来,本就长得极好,在雨幕和微黑天色的映衬下就显得更好了,而且又没笑,没了那种又妖又艳的气质后,颇像一个从九天之上走下来的到人世间渡劫的仙,顿时又引起了一阵尖叫和疯狂拍照的狂潮。

    看他越走越近,似乎还是要往我这儿走来的,我怕待会他又拉着我的手说我是他女朋友,深吸口气,撑起伞直接往他那儿去了。

    等他站定在我面前,我直接就问他说:“仙芜呢?”

    “回湘西了。”

    我顿觉好笑:“所以你就来找我了,江霍屿,你以前的深情是被狗吃了是吗?以前以为我是仙芜的时候装成那么副深情的样子,现在你找到真正的仙芜了,你特么的还敢来招惹我?”

    江霍屿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打断他:“不是我想的这样那是哪样,我不是仙芜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吗?江霍屿,你这样让我觉得,昨天你是知道我要去孙伟芳那儿去接林倪,所以故意穿成那样出现在那里,也让我觉得,昨天半路林倪接到闫十三的电话,也是你的主意!”

    江霍屿点了点头:“我不否认,这确实是我的主意,但是……”

    “但是什么啊但是,江霍屿,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不是那种喜欢当三的女人,你要真的觉得一个仙芜不够,麻烦你去找别人,找我,我嫌恶心!”

    我一口气说完,转身就走。

    “青青,你先听我说完。”江霍屿抓住我的手,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是江霍屿,但我,不是江叶寻。”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