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江家大哥

    我一下愣住。

    什么我是江霍屿,但我不是江叶寻的。

    江霍屿不就是由江叶寻改的名吗?本质上就是一个人啊!

    “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江霍屿拉住我的手,“走吧,跟我去个地方。”

    我有点犹豫。

    江霍屿的语气软下来:“我还能吃了你吗?实在不放心,你可以先给十三和林倪发条短信。”

    “不是,我是不太想掺和进你们这些事情里……”

    江霍屿质问:“你对我真的一点情义都没有了吗?”

    我没有说话。

    他也没再等我回答,把我拉到他伞下就收起了我的伞,然后单手抱起我大步往前走了起来。

    一切发生得太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都已经走了好几步了。

    我挣扎着要下去,他扭头问我:“你是想被人围观吗?”

    我转头往四周看,果然看到有路过的校友往我和江霍屿这里看,我越是动,他们就看得越久,而江霍屿从始至终都不愿意放下我。

    我觉得丢脸极了,用手捂住脸,没敢再动。

    很快江霍屿抱着我走到他的车旁,开门放我进去,随后他自己也从另一侧车门进去,一边探身过来帮我把安全带系好,一边对我说:“我说了,不放心的话可以先联系十三和林倪。我必须带你去,我的伤是为了你受的,我不想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把我推了出去。”

    像是简单地为了告诉我而已,一直到他说完他都没有看我一眼,也没有等我回答,直接就开起了车。

    很快车子被开到行宫,而在行宫前,早已备好了一辆马车。

    江霍屿把我抱进马车,自己坐在另一侧,驾车的则是白鹭。

    进去后他就半阖起了眼,说:“先休息一下吧,很快就到了。”

    “嗯。”

    我应了声,却没休息,心里在想着江霍屿那话是什么意思。

    是江霍屿,却不是江叶寻?是他觉得自己改了名字以后,就已经不算是江叶寻了,还是别的什么?

    还有,伤是为了我受的?

    我的目光望向他昨天晕染出一大片血迹,但今天因为隔着衣服,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的胸膛。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越想越迷糊,干脆不想了,同样闭上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白鹭在外面说了声:“殿下,娘娘,地方到了。”

    我其实醒着,但是我听到白鹭叫我娘娘,有点尴尬,索性装睡,直到江霍屿推了推我才顺势醒了过来。

    下车后,入目的竟然是一条小河,看周围景色是在乡下荒野里的,不知道还在不在a市里面,反正我没有来过。

    我看了眼江霍屿,他让白鹭先回行宫,等白鹭驾着马车回去了以后,才指着这条河对我说:“地府发生暴乱的那一年,我途径这儿,看到摔在这儿奄奄一息的江叶寻,我想要他的身体,他则想求我帮他办几件事,我们达成交易,于是,我成了江叶寻,而后又经阎王改名,成了现在的江霍屿。”

    我被他的话惊住,睁大眼睛:“什么?”

    江霍屿看着我,说得更加直白:“我不是江叶寻,我也不是江家人,我是一个附身在江叶寻的身上,代替他成为江家人的亡魂而已。”

    我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

    “怕什么?这些日子以来,待在你身边的不一直是我吗?对于你来说,江叶寻才是那个你不熟悉的。”

    我一想也是,心里的慌张慢慢消退下去,呼出口气,平复了会儿心情才问他说:“这样说来,本质上你和江叶寒一样,都不是真正的江家人,只是他是夺舍的,而你是和江叶寻交易的?”

    江霍屿点头。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如果我不告诉你,以我江叶寻的身份,身边横亘着个仙芜,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我想了想,摇摇头。

    虽然当初我那么快就和江霍屿说清楚跟江霍屿在面对我和仙芜时的态度有关,但说实话,就算在我和仙芜里江霍屿选择的是我,我最终的选择也肯定会是离开。

    以她人身份待在一个男人身边,就算最后那个男人喜欢上自己,那也是犯贱。

    这种事情我做不来。

    江霍屿见我摇头,笑了笑:“所以你说,我为什么告诉你?”

    我抿了抿唇,没有答他这话,转而问他说:“这些事情,江家人知道吗?”

    江霍屿对此没有丝毫意外,也没有生气,依旧笑着说:“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那你身上的伤……是和他们说的时候受的吗?”

    “不完全,这里面还有仙芜的手笔。”江霍屿朝我伸出手,“我带你去见见江家的大哥,想去吗?”

    我蹙眉:“江家大哥不是失踪很多年了吗?”

    “确实是‘失踪’了,不过是‘失踪’在我这儿。”江霍屿勾了勾唇,直接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则扣在我腰上,脚尖一点,已经带着我飘出了好几十米。

    不多时,江霍屿停在了一座山前。

    我也没看见这座山里有山洞,但在江霍屿的带领下,我很快看到了一个位置十分隐秘的山洞。

    这山洞走进去后和平常的山洞也没什么两样,但江霍屿七拐八绕的,手往一面山壁的某个地方一按,愣是让那面山壁打开一道小门。

    我们一进去,这小门便自动关了起来。

    紧接着又是七拐八绕地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是往另一面山壁一按,然后地上出现一个小口,小口往下才是直通向下的阶梯。

    行过阶梯,前面出现的便成了四面亮堂、金碧辉煌的宫殿了。

    江霍屿一边带着我往前面走,一边对我解释说:“这是我当游魂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后来就用来让大哥疗伤了。”

    又走了一段路后,江霍屿终于停了下来,打开其中一个房间,随后又打开里面一个机关。

    这机关设在一个房间里面的书柜后面,走进去后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室,石室里面只有一张冰做似的冒着寒气的透明床铺。

    床上躺了个人,被衣服和被子盖着的地方看不到,但裸露出来的脖颈、脸颊,甚至是头发里面都布满了伤口,此时这些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可是没有愈合,就这么大咧咧的敞着,颜色还是黑红色的,就像中毒了一样。

    面色则是极度的苍白,如果不是胸膛还在微微地起伏着,看着就跟死了一样。

    不过看他面部的轮廓和其上的五官,依稀可以看出是江家人的模样。

    石室里除了他外,还有徐艳瑶在。

    我们进去时徐艳瑶就站在那床旁边,手上攥着块红色的帕子,眼眶红红的,看到我们时就说:“你们来了。”

    随后走出石室。

    显然在我们进来时她还在哭,而且也知道我们会来。

    我望了眼徐艳瑶的背影,将视线放回躺在床上的男人上:“所以,这位就是你们江家的大哥吗?”

    “嗯。”江霍屿走过去,坐在床边,定定看着床上的男人,“发现大哥,是在我发现江叶寻前,和江叶寻达成交易后,我就去救了他,把他带来了这里。

    但是我也不知道他中了什么毒,他的毒一直排不出去,伤口也一直愈合不了,几百年来,他连一次都没有醒过,如果不是我用了很多灵药来吊着,恐怕他已经撑不下去了。”

    “你们江家权势那么大,都没找到救他的法子?等等……你现在才告诉江家人你不是江叶寻,而且江家人一直在外面找他们大哥,也就是说,这几百年来,你也一直没有告诉江家人江大哥在你这里?”

    “确实没有,当时我才刚刚附身到江叶寻身上,身体和灵魂并不契合,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他们发现我不是真正的江叶寻,虽然我是和江叶寻做的交易,但是当时情况混乱,我不敢保证他们真的会相信我。

    而且地府发生暴乱,阎王向阳间各大世家求助就是存着削弱江家的心思,大哥失踪了还好,大哥没失踪的话,地府肯定会有其他动作,到时候局势会更加混乱,而且大哥失踪了,地府就欠了我们人情,我们就可以成功打入地府内部,进行分化。

    加上当时我看了大哥的伤势就能确定,就算我告诉江家,江家也没有办法救醒大哥,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三姐他们,而是自己设法吊住了大哥的命,同时寻找能救大哥的法子,在二哥二嫂还有大嫂出去找大哥时,也暗示他们大哥流落在外可能伤得很重,让他们留意沿途有没有救命的灵丹妙药。”

    “那现在找到了吗?”

    “如果没有猜错,很快就能找到了,大哥会醒过来的。”江霍屿帮他掖了掖被窝,重新站起来,望向我,眼里的柔意,像是在看情人。

    我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别开头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先离开吧,平时也少来一点这儿,免得被地府里的人发现了。”

    “别转移话题。”江霍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握住我的手,“我喜欢你,青青。我想和你共渡一生。”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