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不再欺瞒

    我没应他这话,只是问:“所以,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一开始看到那张绣了‘仙’字的手帕时我确实没有多想,因为在和江叶寻达成交易时,他就告诉我说仙芜已经消失很多年了,他怎么找都找不到,而且仙芜也没留下任何讯息给他。

    后面又过了那么多年,我也找过仙芜,同样没有消息,加上我去问过太清宫,太清宫里的人告诉我说仙芜早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我是真的以为仙芜已经转世成了你,湘西那位不过是看中江叶寻的皮囊刻意模仿你。

    等我知道湘西那位确实就是仙芜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当时我就在考虑要怎么和江家还有仙芜说清楚我不是江叶寻,使他们既能相信我不是江叶寻,又不会宣扬出去,所以我才耗费了这么多时间。

    一开始不告诉你,是怕你受到伤害,这件事情说出来后,我被伤得不轻,修养了好几天才养到了能来找你的程度,而且当时我并不确定仙芜是否真的可信,我怕她在盛怒之下将矛头指向你。

    但是之后,我确实想过要告诉你,在你说要和我断了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你真的什么都不问了吗,你还记得吗?”

    “所以我当时说了句没必要问了,你就真的什么都不说了,然后将计就计,等你那边的事情先解决了,然后才来找我?”

    江霍屿点头。

    我听明白了,抽回手:“我不想和你共渡一生。”

    转身就往石室外面走。

    “为什么?”江霍屿追上来,拉住我的手。

    我甩开他,继续往前走。

    这时我已经走出石室了,因为来时刻意记了路,所以我还知道出来后要往哪个方向走。

    看他还在不断拉扯我,我有点焦躁,就一边快步走着,一边不耐烦地说:“你每次都是这样,什么都瞒着我,事后又向我解释,虽然你每次都说得有理有据的,但是你瞒着我的时候,你以为我就不会难受,不会痛苦了吗,我又不是一条狗,不是你虐完之后招招手就能回去的。

    再说了,我当时说要和你断了,你问了一句,我说不听你就真的不说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当时那种情况下是个人都会说不听的啊!好吧,当时你没说就没说吧,没说的话可以别来找我吗,我现在都走出来了,我还过得好好的,你这样又出来搅乱我的生活,江霍屿,你凭什么啊!”

    “当然是凭你喜欢我啊。”江霍屿三两步追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还直接蹲在了我面前,仗着人高,蹲下来后也在我的腰部以上。

    而他就这么一边握着我的手蹲着,一边像只哈巴狗似的望着我说:“是我仗着你喜欢我,是我恃宠而骄,都是我不好,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告诉你,你别生我气了好吗,我知道错了。”

    “咳。”一声轻咳忽然传了过来。

    我扭头一看,发现徐艳瑶竟然就在这儿,还在距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

    我顿时就觉得有股热潮朝我脸上涌,连忙掰开江霍屿的手,看也不看,直接快步走了出去。

    等我走上阶梯时,江霍屿也已经从后面追了出来,从背后抱住我,轻轻笑了起来。

    我恨透了他这副明明是两个人的事情,他却偏偏显得无关紧要,就笑话我一个人的样子,瞪他一眼,就往他脚上狠踩了一脚。

    他也不恼,绕过来搂住我的腰说:“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我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也不瞒着你了,我先带你出去,好吧?”

    像是害怕我会拒绝似的,他说着,脚尖也轻点起来,没一会儿就带着我回到了来时先到的那条河。

    也在到了这儿我才发现,外面竟然停了一辆车,车里是空的,江霍屿把我放到副驾驶座,他自己则坐上驾驶座,直接开起车。

    我望了望山洞那边的方向,有点害怕:“你大哥他们还在里面啊,你这样直接从这里开车来这附近又开车回去,你不怕你大哥那儿被发现吗?”

    “放心,我既然敢开,当然也是做足准备的。”说罢朝我一笑,“看,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在担心我家的事,你果然还是放心不下我的。”

    那又不是你家的事。

    我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眼瞅这儿荒山野岭的,我不坐他的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去,所以也没说要下车。

    等车停在公寓下面时,我低头想要解开安全带,余光看见江霍屿探身过来解开我的安全带,而后头又往上,连忙侧头避开他向我嘴唇移来的吻。

    “傻青青,”江霍屿轻笑一声,又敲了敲我的头,“回去吧,明天再来接你。”

    “闭嘴吧你,我可没说要你接。”我麻溜地打开车门下车,钻进公寓。

    心脏却有点跳得厉害,脸也有点发烫。

    我一直以为我能忘了江霍屿,原来重新接触,我的心竟然还会跳,真是作孽。

    我拍了拍脸,告诉自己不能那么轻易原谅他,而后就走出了电梯。

    一开房门,发现新笙竟然赤脚站在里面,仰头看着我,眼眶红红的对我说:“我都看见了,阿姊你不是说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吗?你骗我!”

    我有点尴尬,蹲下来摸摸新笙的头,和他平视着说:“阿姊之前说他是无关紧要的人,是因为阿姊和他吵架了,现在阿姊可能会和他和好,所以才会这样,阿姊没有故意骗你。”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都不要我了,现在连你也不要我了!”新笙甩开我的手,跑进他的房间里,嘭地关上门。

    而我则因为他的话而感到震惊。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不要他了,现在我也不要他了,他这样说……难道是他的记忆恢复了吗?

    我赶紧走到新笙的房门前面敲门,但不管我怎么敲,怎么说,他都没有一句回应。

    我叹了口气,先打电话给了孙伟芳和林倪,告诉他们新笙恢复记忆了,而且现在情绪不太稳定。

    然后打电话给江霍屿,告诉他别来我这里了。

    江霍屿听完我说的:“小孩好像不太喜欢我,我自认为我还是比较有亲和力的,这不应该啊。”

    “得了吧你,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宝物啊。”

    我怼他一句,忽然想起好像自我认识江霍屿以来,但凡新认识的人里,不管是接灵异生意时的顾客,还是其他人,好像对江霍屿的印象都不错,包括本来恨江霍屿恨得要死的我妈还有我姥姥他们也是一样。

    而且我认识的男性里新笙也见过闫十三,闫十三和我关系不错,相处起来也挺亲密的,不过当时他的反应远没有见到江霍屿时的那么大,甚至来说他还挺喜欢闫十三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讨厌江霍屿。

    我叹了口气,挂了电话后侧耳附到新笙房门外面听,还是没有动静。

    和他说话,他也还是不理我。

    很快,孙伟芳和林倪也赶过来了。

    我略过江霍屿的名字,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孙伟芳问:“新笙这两天有没有比以前更粘你?”

    我想了想,摇摇头。

    “这样说来,我猜他的记忆可能早就恢复了,他想起了自己家里面的事情,但是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而且也不想让你知道,更不想他因为这表现出来的异常吓到你。他把你当成姐姐和唯一的亲人,想从你这儿汲取温暖,但是你要谈恋爱了,他就怕你不要他了。”

    我听了,抿了抿唇,觉得不太对得起他。

    孙伟芳拍拍我的肩:“这不关你的事,谁也不知道他会忽然想起来了,还什么都不说,经历过这种事情的男孩子总是会比较敏感的,等他出来以后,我们会有专员开导他,他会慢慢好起来了。”

    我点点头,随后和林倪开始一起在门外劝新笙出来,但是新笙那儿还是没有动静,我们害怕他在里面出了事,就打算强行打开门或者从窗户里面进去,没想到刚做好这个打算,门就咔哒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而且出来以后的新笙非常平静地和孙伟芳说他想去看看他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的遗体,等见完之后,又非常平静地去见了凶手。

    而后就住在孙伟芳安排的地方接受心理辅导,还说谢谢我照顾他,说是他不太好,不应该朝我发脾气,最后还说要祝我幸福。

    全程不哭不闹,冷静又听话得不像一个孩子。

    我看着他这样,喉咙好像哽了根刺,忽然就想起当初他看到我时那个好像我曾抛弃过他的眼神,就对他说,如果他还愿意认我做姐姐,那我永远都是他的姐姐。

    从灵异机构出来后,是江霍屿来接的我。

    我看到他就想到新笙的事,忍不住对他说他没事干嘛来找我,要不是他也就没后面这么多事了。

    江霍屿由着我说,还一边听我说一边附和着说全是他的错。

    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这怪不了任何人,只能怪王大志做出灭人满门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我向江霍屿道了歉,捏捏眉心,麻烦他开车送我回去。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