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惊天噩耗

    此后十几天,我一直往返于学校、公寓还有灵异机构那边,每次都是江霍屿送我去又送我回,态度强势,我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又因一直在这三个地方往返,我看到了新笙接受了心理医生的辅导,看到了新笙参加了他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葬礼,看到了新笙坐在刑场外面等着王大志被执行死刑,最终又看着他为了光耀门楣而选择继续学道,进入林家。

    临行前,林倪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青青你放心,人是我们一起救的,你是他阿姊,那我也是他阿姊,我会照顾他,让他成为最优秀的玄门人才!”

    “我当然放心你,新笙就拜托你了。”我对林倪笑,蹲下来,看着新笙说,“阿姊会去看你的,你在林姐姐那儿要好好听话,知道吗?”

    我也不是硬心肠的人,这么多天来,我早就把他当成了我的亲弟弟,我舍不得他离开,但是他有自己的选择,而且在林家要比跟着我好得多,再说了,他是因为我和江霍屿受的刺激,他也不喜欢江霍屿,离开对于他来说也许会更好。

    “我知道的,阿姊你在这儿也要注意身体,我会想你的。”

    新笙抿着唇一直看着我,走上前来像是想在我的脸上亲一口,但又一直不敢动。

    我不由有些好笑,把脸凑上去就在他的面颊上面印了一口。

    结果他的脸和耳朵一下就红了,都没敢看我,转身就跑上了车。

    林倪打趣我:“看你把人小弟弟给吓的。”

    我却因为这事心情好了很多,要不是看到新笙还会害羞,我都以为他不是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了。

    “终于会笑了,这么好的日子,我的青青是不是也愿意原谅我了?”江霍屿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俯身下来靠在我耳边说。

    “你先等着吧。”我白他一眼,见林倪他们的车子已经彻底看不见了,径直上了江霍屿的车。

    因为心情好,我在路上对他的态度也好了很多,甚至于到家时他提出想去我那儿坐一会儿时我也答应了。

    没想,刚下电梯走过拐角,就见一个白衣白鞋的女子提着个包侧身站在我家门口。

    黑长发白皮肤,虽然是侧身,但是一眉一眼都是很熟悉的轮廓——原太清宫弟子,现寻仙宫宫主,仙芜。

    一看到她,我的脚步立即停顿下来,扭头看向江霍屿。

    江霍屿也是微微皱眉,似乎没料到她会忽然过来。

    仙芜这时也望了过来,朝着我们走过来,微微一笑说:“别紧张,我已经知道江公子不是阿寻了,我也不会拆散你们,我来这儿,只是有个小小的请求。”

    我和江霍屿对望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这会儿仙芜的目光也已经转向江霍屿了,说:“江公子,自我离开,我与阿寻已有七八百年没有见过了,我知道阿寻已经去了,现在是你在以阿寻的身份活下去,但是,我想和阿寻独处一会儿,弥补我这么多年没再见到他的遗憾,所以,可以先请你离开阿寻的身体,让我好好陪他一会儿吗?”

    在玄门里,有灵魂出窍一说,在这时候,如果灵魂出窍之人的肉身被人焚毁,或者发生别的意外,那就永远回不去了,所以玄门之中,如果要施展灵魂出窍的术法,那就一定会好好保存他们的肉身。

    妖中也是一样,一旦妖的灵魂出窍而肉体发生意外,那也同样回不去,只能以灵魂的方式存活于世,或者进行夺舍。

    就算肉体没有发生意外,但如果有人在肉体上做了不易让人察觉的手脚的话,那也很容易埋下隐患,如果手脚做得够大,那等爆发之时,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肉体如此重要,虽然我知道江霍屿是跟江叶寻做了交易才成了现在的他,但是仙芜提出这样的要求,下意识里,我觉得江霍屿就算答应,那也肯定会在做足准备之后才答应她。

    没想到,几乎就在仙芜提完要求时,江霍屿就答应了。

    我有点不解,但江霍屿只是朝着我笑,然后就让我打开了公寓的门。

    等门开了以后,江霍屿就和仙芜一起进了新笙之前住的那个房间,再出来时,已经只剩下江霍屿一个人了,还是以灵魂的形式。

    而那房间里,缓缓升起一个结界,将内外隔绝了开。

    我把江霍屿拉到一角,有点紧张地问:“这样真的没事吗?”

    江霍屿笑了笑:“她是江叶寻最在乎的人,就算有事,这个要求我也必须答应。

    再说了,当年仙芜在请林家将自己转化成活尸前,其实留过密信给江叶寻,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书信没有送到江叶寻手上,而在当时她还因为帮助江家渡过因江叶寒背叛引起的难关而受了重伤,且受追杀,除了留下密信,她也不敢再让林家人帮忙将自己的消息传达出去,甚至那时如果她不把自己炼成活尸,她可能也活不下去。

    加上当时炼活尸也是秘密进行的,本来就没有多少林家的人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了,更加无人知道,现今林家知道的当年那件事的,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那……寻仙宫是她后来创立的吗?”

    “嗯,想要彻底被炼制成活尸,耗时很长,且有几个苏醒、沉睡的阶段,寻仙宫就是她趁着苏醒时的那几个阶段创立的,她彻底苏醒,是在我们第二次进湘西见到她的时候了,而在此之前她的门人杀了看中我皮囊的那几个人,还暗杀你,是她麾下的门人自作主张,而非她的授意。”

    “是么?”我默了默。

    我一直以为仙芜就是一个既作又傲还有心计有手腕的女人,就算什么都不告诉江叶寻,她也坚信江叶寻在几百年之后依旧会深爱她,没想到,其间还有这样的缘故。

    不仅如此,她叛出太清宫后还为了帮助江家而受重伤,将自己炼成活尸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还能在炼制活尸的过程中创立出寻仙宫。

    不得不说,虽然她在对待情敌的方式上颇为做作,但也不失为一个可怜又可敬的女人。

    我叹了口气,明白为什么江霍屿这么快就答应了,也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在说起仙芜时江家人好像总有一种愧疚在。

    不过也奇怪:“你当年到底和江叶寻达成了什么交易?”

    “很简单,当年江家已经势微,江家大哥又不见了,江叶寻当时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和我做交易时就提了两点,第一点是以他的身份活在江家,永远不伤害江家,且不要让江家人知道真正的他已经不在了,免得他们知道了伤心,我当时也担心江家人知道了会不相信我,所以这点我答应得很爽快。

    第二点则是帮他找仙芜,如果仙芜已经转世了,且转世之后过得不好,他就希望我能和仙芜的转世在一起,如果没转世,仙芜还认出了我,那就和她说清楚,并把他自仙芜失踪后的几百年里收集到的想要送给仙芜的东西全部交给仙芜。”

    “这样。”我看着紧闭着的门,久久没有言语。

    江霍屿也没有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开了,仙芜从里面走出来,朝我和江霍屿说了声谢谢后,转身就离开了我家。

    而那开着的房门里,一眼就能看到在床上躺着的江叶寻。

    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半蜷着缩在床上男子的怀里,像只可怜又无助的小兽。

    不禁又扭头看向那早已没了仙芜身影的大门,喃喃:“说起来,他们两个都是非常痴情的人。而我和你,也算是有缘了。”

    一个被原江叶寻提了要求,一个又正好长得像仙芜,还缺了命,如果不是这种种巧合,我和江霍屿恐怕也不会认识。

    而江霍屿在听见我这么说后,忽然低头下来说:“确实有缘,既然这样,不如,你嫁给我吧,我们让这缘分一直延续下去,世事无常,不能错过。”

    “空口求婚,做梦去吧。”我的思绪被拉回来,偏头斜睨了江霍屿一眼。

    挑挑眉:“说起来,你不是江叶寻,为什么你的灵魂状态显现出来的还是江叶寻的样子?不会是你本来的样子很丑,不敢给我看吧?”

    “我怎么会丑。”江霍屿敲了敲我的头,想了想,叹气,“也许装一个人装得久了就会真的成为那个人吧,我现在做什么都把自己放在江家六公子和地府五阴司的位置上,我都忘了我以前长什么样子了。”

    “忘了还敢说你不丑,你不是不记得了吗?”

    江霍屿凑过来:“如果我很丑,你会嫌弃我?”

    我撑着下巴:“当然嫌弃。”

    “嫌弃也没用了,嫁给我吧。”江霍屿单膝跪在地上,手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经拿了一个小盒子,而那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枚戒指。

    我没想到江霍屿这次说要让我嫁给他,竟然是来真的,怔怔地不知道说什么。

    我的心跳得很快,脸也烧起来,心里有道声音告诉我答应,又有道声音告诉我,我还没大学毕业,而且他之前那么虐我,我妈他们又不知道,我不能就这么答应……

    两相争锋下,我干脆把戒指往江霍屿那儿推了推:“太快了,你让我想想。”

    江霍屿竟然也不恼,还说确实是快了,说我们可以先回去问问我妈他们的意见,听得我人都有点不自在,耳朵也红了。

    后来我就忍不住打了电话给我妈,和她提了这件事。

    我妈对此竟然也不意外,还说让江霍屿跟来也好,她正好和我姥姥、舅舅一起考察考察江霍屿,如果合适,那就让我们先订婚,等我毕业了再结婚……

    于是就这样,我都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被江霍屿带上了去北方的车……

    路上我挺不好意思,装睡,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醒来时我忽然发现我本来躺着的车变成了疾速而行的马车,马车内江霍屿还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样,我的心脏下意识地缩了一下,心里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与此同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林倪打过来的。

    江霍屿伸手,似乎有点想阻止我接电话,但我这时已经按下接听键,一按下,林倪的声音就急急传了过来:“青青,快回家,你家可能要出事了!”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