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誓不罢休

    竟然真的是魂飞魄散……

    我的身体再一次颤抖起来,眼泪也流下来,完全刹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自认识她开始,我自忖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除了在厨房里和她顶过几句,后面我都没再怎样,我甚至直接退了出去,直到江霍屿来找我说他不是江叶寻,并且已经解决了江家和仙芜的事情。

    之后她来找我和江霍屿让江霍屿让出江叶寻的身体来陪她时,我也没有拒绝。

    我明明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可为什么,她要这样对待我的家人和那些无辜的村民……

    “呵,能有什么为什么,”仙芜冷笑一声,“怪就怪在你待在了你旁边这个人身边,我家阿寻的身体,便是他不在了,还通过交易让给了一个游魂,那也是我季仙芜能拥有的东西,凭什么给你!别说你现在回到了他身边,就算你没回,我也同样不会放过你!再者,”

    仙芜轻轻一笑:“你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不高兴,便杀了你的家人,你待如何?不仅杀,我还专门挑在他向你求婚,你打了电话要回家的时候杀,李青,满怀期待地来,却见到这么幅场景,滋味如何?”

    “你!”我听得浑身的火都冒出来了,说什么都是空的,直接甩起鞭子。

    “你敢动一下,我就毁了你妈的尸体。”

    仙芜依旧是笑,风轻云淡得仿佛只是在说天气,我却不敢再动一下了。

    我看着她,闭了闭眼,拼尽全力地将怒火压制下去。

    实在想不到,曾经的玄学名门太清宫弟子,竟然会有这么狠毒的心肠!

    如果说江霍屿刚和我说寻仙宫门人杀了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是寻仙宫门人自作主张我还会信,但现在,我是完全不会信了,不用说,当初那些人就是奉仙芜之命杀的人!

    我狠狠攥了攥手心,扭头小声对江霍屿说:“你检查一下你身上有没有问题,我担心仙芜在江叶寻身上做了手脚。”

    “不必,”仙芜在江霍屿前开了口,“阿寻是我爱的人,他已经不在了,我可舍不得他的身体受损,当然,这身体我以后会收回也说不定。”

    江霍屿冷笑:“你似乎没有问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仙芜笑意盈盈:“可我也没打算问呀。”

    我越看她这样就越看她不爽,嘲讽道:“不是说看不惯我长得像你么,那你知不知道,太清宫的始祖姜凤溪也是长了这么张脸,你怎么不说你看不惯姜凤溪?”

    相对于张道元对姜凤溪的尊敬,仙芜对此倒是毫不在意,甚至还说要不是姜凤溪死的早,她也不会放过她。

    说完也不再多言,朝后一拂袖,立即就有两位寻仙宫门人搬了一张精致的椅子过去。

    她盈盈坐下:“来吧,三拜九叩,少一个我都不会将你妈的尸体还给你。”

    随着她坐下的动作,时空就像是被拉扯了一样,我和她之间的距离竟然一下就从短短几米变成了起码有五十米那么远,不仅如此,原本还算平滑的地面也一下子变得坑坑洼洼,布满了石子。

    周围的火,却不减反增,分布在石子路的两侧。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忍不住笑起来:“太清宫一派名门,竟然出了你怎么个东西!”

    季仙芜淡笑,不大的声音却传得一清二楚:“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时间会改变一个人,更何况我已经被炼成活尸,早就不是人了,再者,我被逐出太清宫那么多年,我有顾虑的必要吗?”

    我也笑:“行啊,你说得都对,我跪,跪完之后,你把我妈的尸体还给我!”

    “当然。”

    我瞥了她一眼,不再说话,把蛟龙鞭缠到腰上,作势要跪下去。

    江霍屿拉住我。

    我知道他觉得我委屈,但我又不是古代人,我没有那么在乎跪不跪的,我妈的魂魄已经不在了,作为女儿,再怎么我都要拿回我妈的尸体,而且我赌不起强抢的后果。

    再说了,跪又怎么样,有了这样的血海深仇,总有一天我会把她欠的债和我受到的屈辱全部讨回来!

    我对江霍屿说没事,拉开他的手,像古代朝臣觐见皇帝一样,朝着她三拜九叩起来。

    地面很不平,又都是石头,温度也被火烤得很高,一跪下去,我的膝盖、手还有额头顿时就被扎得厉害,没出几米,我的手心和额头都擦出了血,膝盖那里也有血迹从裤子里面渗出来,接触到地面的地方,甚至还有一种直接煎在锅里的感觉。

    “青青……”江霍屿心疼地在我旁边叫。

    我没有应,只是继续这样做着,目标也只有一个,就是拿回我妈的尸体,然后,尽我余生拼尽全力地对付她,直到杀了她!

    虽然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厉害的前世,但我知道我的天赋不差,我现在可能还对付不了她,但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能杀了她!

    而且我妈的棺材就在那边,我就当在跪我妈!

    我越跪越远,血也越流越多,额头上的血甚至混合着汗流进了我的眼睛,但大多数是直接被大火烤得干涸。

    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我狼狈到了极致。

    但我心里的目标,我一刻没有改过。

    我甚至还告诉自己,要先忍,忍到把我妈的尸体拿过来,并且不能让她看出一点端倪。

    我越跪越远,流出的汗和血越来越多,在我手、额、膝三处堆了厚厚一层,离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终于,我跪到了她面前。

    我踉跄地站起来:“好了,你该把我妈的尸体还给我了吧。”

    “你跪得那么辛苦,我当然要还给你。”季仙芜淡淡一笑,一挥手,她身后的几名寻仙宫门人立即上前几步,作势要把那装着我妈尸体的棺材一起还给我。

    却在将棺材还给我时,猛地一伸手,一片白光从她手上溢出来,直往棺材而去!

    我的心脏顿时狠狠一抽,幸而在我跪着的时候江霍屿做了准备,在那白光到来之际,将棺材救了下来!

    我松了口气,赶紧跑过去,看到的却是我妈的尸体忽然就变成了钱潇月,还是睁着眼睛的看着我得意笑着的钱潇月,扭头再看钱潇月之前所躺的位置,哪还有半个她的影子!

    “在跪我的时候不是在想就当在跪你妈吗?怎么样,这里面根本不是你妈,而是你的仇人,一下跪了两个仇人,滋味应该很好吧?”

    “季仙芜!”我气得整个人都要炸了,抽出蛟龙鞭就狠狠甩了过去,却被她转身就避了过去。

    钱潇月则在我耳边笑:“李青,我再也不觉得我比不上你了,你跪了我,你还以为你跪的是你妈哈哈哈!”

    “啊!”我痛苦地尖叫一声,反手就将鞭子抽向她那儿!

    江霍屿拉住我:“青青,这是你妈!”

    一句话如醍醐灌顶,一下让我整个人清醒过来,低头一看,棺材里躺的就是我妈,而钱潇月,依旧还在原先那位置!

    我刚刚,竟然差一点就抽在了我妈的尸体上!

    季仙芜叹气:“可惜,要是抽实了,这才是真正的好玩。”

    “毒妇!”我又是一鞭子过去,但她早在我先前那第一鞭抽过去时就已经飘远了,此刻我再抽,她顺势直接飘走,还在飘的过程中对她的门人说玩够了就该回去了!

    我一口气出不去,气到心绞痛。

    江霍屿抱住我:“你现在还对付不了她,以后总能亲手杀了她,她逃不了的。”

    “嗯。”我深深吸了几口气,“我们先把我家人还有我姥姥他们村的村民安葬了。”

    途径钱潇月那儿,听到她笑:“李青,你真狼狈。”

    “那也比你好,你以后只会是个阶下囚,和你最害怕的蛇蚁虫鼠待在一起,然后被它们一点一点慢慢啃噬到死!钱潇月,这是你应得的。”

    说完,我再也不看她一眼。

    火已经灭了,我和江霍屿还有江霍屿带来的鬼侍一起将我家人还有村民的尸体一具具找出来,拼凑完整后火葬,而后又将骨灰一件件地装进骨灰盒。

    途中,我再也没有哭。

    做完这些,孙伟芳和林诺也急急赶了过来,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北方这边的警察。

    看到现场情况还有我身上的血污,林倪直接哭出来。

    我拍拍她:“我没事。”

    孙伟芳面色严峻地说:“屠了一个村的人,我们警方不会放过他们的!”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叹了口气,剩下的却不想再多说了。

    江霍屿见我这样,先把我送上了马车,然后才和林倪和孙伟芳他们说清楚。

    我妈他们的骨灰,也在我坐的这辆马车上。

    我靠在马车车厢上,呆呆地看着那些骨灰盒。

    等江霍屿也上来了,我就靠在他怀里,对他说:“我想学画符。”

    “好。”江霍屿很快就摸着我的头发应。

    “我想练道力。”

    “好。”

    “我还想等我学得比较好的时候让你娶我。”

    这次,江霍屿依旧应好。

    但我无意中眼睛上撇时,看到的却是他颇为复杂的脸色。

    我垂下眼,不敢多想。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