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结婚前夕

    之后的日子里,我将我家人和我姥姥他们村村民的骨灰安置好后,就休了学,而后开始了魔鬼训练。

    我让江霍屿教我画符,教我修炼道力,也让他帮我把和我对练的人由白鹭青梧还有行宫里的鬼侍换成了他自己,甚至是闫十三还有江家的人。

    也许当初学画符怎么都学不会真的是因为在玄门方面一窍不通,此刻经历过那么多,也看过背过许多玄门里的东西之后,我学起画符来竟然如有神助,道力也很快被我修炼出来。

    而有了道力之后,我使起鞭子更是快了很多,不仅如此,每一次将道力运用到鞭子上时,我都会有新的感悟,就像天生就该使用鞭子一样。

    但我不敢有丝毫松懈,我知道,比起季仙芜,我还差得太多。

    而且,我也不知道事情的关键点在哪里,不管怎么练,我都没有再出现那次在山洞中里甩掉我妈的鞭子和张道元的法器时的那种速度,也没有再看见我使鞭子时鞭子上出现火焰,问起江霍屿他也不知道,只能自己慢慢摸索。

    除此外,也许是因为在马车上见过江霍屿那复杂的神情,之后在和江霍屿相处的日子里,我总是不知不觉地就会仔细观察江霍屿,虽然再也没有见过他不对劲的表情,可我总觉得,他心里好像装了什么事。

    我观察不出来,只能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假装睡着了,并在途中闭着眼睛听他的动静。

    有时候我会坚持不住地真正睡着,但更多时候,在躺下去的一个多小时里,我都是清醒着的。

    就发现在我清醒着的时间里,有几次,他都起来去了外面。

    特别是某次回来的时候,我还闻到了他身上有淡淡的兰花味。

    我的手指蜷了蜷,假装才醒过来,抱住他说:“大晚上的你去哪里了?”

    江霍屿揉了揉我的头发:“鬼侍来找我,我出去处理了点事情,最近事忙,怎么,吵醒你了?”

    我又闻了闻他衣服上的兰花味,摇摇头。

    “那就早点睡觉吧。”江霍屿又揉了揉我的头,帮我掖了掖被角。

    我垂下眼,淡淡应了声,想了想,手慢慢在他身上滑动,暗示的意味很明显。

    江霍屿咽了咽口水,却抓住了我的手:“好了青青,你还要训练呢,先睡,嗯?”

    “可是我想。”

    这次江霍屿没再拒绝,翻身覆上来。

    我看着微光里他诱人的眉眼,恍惚在想,就算是去见了季仙芜,那也必定有他的原因,更何况身上有兰花味的不仅有季仙芜,还有寻仙宫里的其他门人,也许江霍屿策反了其中一些人,让她们里应外合,帮着对付季仙芜呢?

    不告诉我,可能是怕刺激到我?

    毕竟他说过不会再欺瞒我了,跟我说是鬼侍找他而不是他去见人,比起寻仙宫里的门人,他更有可能是去见了季仙芜,而见季仙芜,以季仙芜那性子,很大可能是奔江叶寻的身体甚至是已经占了江叶寻身体的江霍屿来的,说出来,我未必不会多想或者担心。

    当时在马车上时,则是他一直都在想事情,所以表情也一直都是复杂的,只是我一直低着头,在叫他娶我的时候才抬了抬头,然后看见他那表情?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吃下定心丸,喘了口气,回应他。

    之后的时间里我依旧是在进行魔鬼训练,我进步得很快,就如和我对练的闫十三,虽然我还打不过他,但我也能跟他周旋一二,甚至出其不意之下我还能让他受点小伤。

    以这样的速度下去,或许不出几年,我就能杀了季仙芜了!

    我愈发激动,想着加大训练力度,缩短时间,甚至是外出去外面找陪练的时候,却发现,我怀孕了!

    孩子已经三个月,算算时间,肯定是在见到季仙芜前就有了!

    我想着告诉江霍屿,又怕他知道以后不让我再训练。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早在之前我就安慰自己吃下了定心丸,可我心里依旧时不时地感到心慌。

    或许,这是因为我怀孕,所以才会那么敏感。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怀孕了。

    孩子不是人,接着这样高强度的运动也许不会出什么事,但是以我现在的水平,就算练到孩子生下来,我也还是打不过季仙芜,而这孩子,我不想他出生之后,父母之间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他不是普通的孩子,懂事肯定也会早。

    所以我减少了对练的时间,把时间更多地放在了练道力和画新的符上,还和江霍屿说让他和我结婚吧。

    也在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我发现,我又在他脸上看到了那种复杂的神情,甚至他还皱了皱眉。

    我的眉头也皱起来,心里的慌乱更甚。

    江霍屿也看到了我皱的眉头,抱住我说:“你别多想,我不是不愿意娶你,只是有点惊讶,不是一直都在努力训练吗,怎么一下就想结婚了?”

    我本来是想直接说我怀孕了的,见到他这样,我反而不想说了,只是说我想结婚了,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只有结了婚,我才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了。

    这是借口,也是事实中的一个。

    江霍屿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但这复杂只持续了一瞬间,然后就满是怜惜地对我说好。

    很快,结婚的时间定了下来,不久之后,就是婚礼。

    可越到结婚,我反而越是觉得不安,特别是想到第二次和江霍屿说结婚时他的表情。

    结婚前夕,江家广发邀请函,林倪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千里迢迢跑来江霍屿的行宫见我。

    江家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妖族大世家,婚礼当然也是办古代的婚礼,我对江霍屿说我想试试现代的婚纱,然后就约林倪出去帮我试婚纱。

    江霍屿派了人去保护我和林倪。

    我在里间试婚纱时,对林倪说我拉不上拉链,让她进来。

    之后就小声地对她说让她帮我偷偷准备一条新的鞭子,然后找机会偷偷交给我,我付钱给她。

    林倪很惊讶:“江霍屿不是给了你一条蛟龙鞭吗,你还要什么鞭子?还偷偷交给你,难道你和江霍屿吵架了,所以不愿意用他给你的鞭子?”

    我摇摇头。

    其实在将姥姥他们的尸体火化后,我对江霍屿说让他等我学道学得比较好的时候娶我,除了是真的想嫁给他,也存了一点别的心思。

    毕竟季仙芜连我曾经在“江叶寻”身边都会不高兴到想杀了我,还说要拿回江叶寻的身体,现在我要嫁给他,她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很大可能,就是在婚礼上闹事,让我嫁不成江霍屿。

    在我的计划里,本来是想等我拼命入道学几年学到能够杀了她时,就跟江霍屿提结婚。

    如果她在婚礼前就来杀我,那我就先杀了她,然后安安心心地和江霍屿结婚;如果是在婚礼上闹,那我就在婚礼上杀了她,用来祭奠我妈他们的亡魂,而婚,依旧在结,只是我和江霍屿以后都再无顾虑了。

    但是我没想到,我怀孕了。

    所以我现在的计划就是先嫁给江霍屿,婚礼上季仙芜出现的话,那我就先让她吃点苦头,能杀则杀,反正不能让她全须全尾地出去。

    原计划里,我用的也是蛟龙鞭。

    但鬼使神差的,在越来越不安的状态下,我想要准备一个属于自己的的武器,这念头越来越强烈,以至于看到林倪来找我之后,我就让林倪帮我准备一条鞭子,而且还不想让江霍屿知道。

    也许潜意识里我就在怀疑江霍屿,而这,又让我怎么说?

    我想了想,说蛟龙鞭太过珍贵,用得太多觉得心疼,就想平时自己练手的时候用其他鞭子,但是我又不想让江霍屿知道,免得他为了让我安心又找其他珍贵材料帮我做鞭子,我心疼。

    林倪搓了搓手臂:“李青你可真是越来越肉麻了!”

    我笑笑,并不反驳。

    挑好婚纱后,我和林倪一起回了行宫。

    没几天,她就拿了一条鞭子给我。

    我偷偷收好,在没人的时候就练了练手感。

    *

    随着时间的流逝,婚期越来越接近,行宫和江家本营都开始打扮得喜气洋洋。

    在这期间,季仙芜一直没有出现,我猜她肯定是在结婚的时候才会出现了。

    所以结婚那天,我直接把蛟龙鞭和那条鞭子一起缠在了中衣覆盖着的腰上,身上也带了不少我自己画的符咒。

    之后才坐下来,由着白鹭青梧还有几个江家及地府派来的婆子捯饬。

    婆子和白鹭青梧一起帮我绞面、描眉、点腮红,画唇,我的指甲上也被染上了均匀的红色蔻丹。

    之后白鹭拿着大红的喜梳,从我的发根梳起,直直梳到发尾。

    一边梳着,一边口中念道:“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好孙满堂。”

    梳好之后,便是挽发髻,并戴上凤冠,穿上大红嫁衣。

    出门前,我扭头,遥遥看了一眼镜子里那个一身嫁衣、像极了初次见到的季仙芜的自己,握了握拳头。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