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娘娘归来

    江霍屿勾了勾唇,语气客气疏离而又充满嘲讽:“真是难得,劳烦您还记得我的名字。”

    我的嘴角浮起一抹苦笑。

    “够了江霍屿!”闫十三这时直接抱着林倪冲了过来,深深吸了口气说,“江霍屿,我不管这几百年来和我玩在一起的是江霍屿还是惊谪,但作为好友,我告诉你,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上辈子的事情就该上辈子结束,你知道的,当年姜凤溪受到的惩罚不少,她当时甚至还怀着孕,就连孩子一起被活活烧死了!

    现在她已经转了世,青青是个好姑娘,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不该被你这么对待!更何况,她家人对你不赖,你何至于伤害了她,还去伤害她的家人,甚至把她姥姥他们一整个村都给屠了!”

    江霍屿的脸色冷下来:“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根本体会不到我有多痛!至于她的家人,要不是我挖了心出来,你以为他们会有那么容易接纳我?而且姜凤溪当年不过就是连着几个直系一起被烧死了,肚子里的孩子更是与我无关,甚至他还时刻提醒着我她母亲说爱我却嫁给了别人,还为别人孕育孩子,我为何要觉得她那样就算抵了债了!

    更何况,当年她在抽了我的龙筋,拔了我的龙鳞之时,肚子里就怀了那个孩子,那个孩子连她一起被烧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我这一生,最恨的人莫过于她,就算转世了,我也不会放过她!”

    “江霍屿!”闫十三再次吸了口气,“前世的债前世还,姜凤溪当年何等成就,最后被剥去功德剥去阴司之位,被师门引以为耻,她一手创下的太清宫龟缩不出,甚至不敢光明正大地对人说他们始祖是姜凤溪,岑三更是直接立了白素莲为妃,与她一起受刑的直系下属也是地府甚至是整个阴间鼎鼎有名的人物,她受的罪不轻了,你何至于这样!

    再说了,我虽然是在姜凤溪被判刑之后才出生的,但我从旁人耳中听到的姜凤溪除了你们银龙一族的事外,是个爱憎分明,有情有义的人,我也从来没有听说她曾负过他人,她跟你还有你们一族的事情,说不定是个误会呢?”

    “你们当然不会听说姜凤溪负过他人了,她又没有提起过我,你们所知道的我,不过就是一条被她抽了筋扒了皮的银龙罢了。”

    “至于误会?”江霍屿毫不在意地笑笑,“屠都屠了,谈什么误会?”

    “啪!”江霍屿头一偏,竟然是被冲过来的徐艳瑶狠狠抽了一巴掌。

    季仙芜皱着眉头看了看徐艳瑶。

    徐艳瑶冷笑:“这是我们江家自己的内部事,不关你的事吧?江霍屿你说说,你叫了我那么多声大嫂,我打你一巴掌,不过分吧?”

    江霍屿擦了擦嘴角的血:“当然不过分了,大嫂。”

    徐艳瑶甩了甩衣袖:“行了,以后别叫我大嫂了,本来就不是阿寻,我可不认你是江家人!”

    这时边上的江叶竞和江叶芸也说:“惊谪先生隐瞒了我们江家这么多东西,又在今日闹出这么一出损我江家名誉的事情,我江家与你,缘尽于此。希望日后惊谪先生不要传出不利于我江家的传言,不然,别怪我们不留情分了。”

    “悉听尊便。”江霍屿再次擦了擦被徐艳瑶打出血的唇角,脸上看不出任何难过的情绪。

    “哼!”江叶芸和徐艳瑶甩了甩袖,直接请走了江家父母的排位离开了,储尽默默地跟在江叶芸身后。

    除此外,江叶竞夫妇深深地看了江霍屿一眼,也离开了。

    江叶择跺脚:“六哥!”

    江霍屿并不应话。

    他只能看我一眼,追上江家的其他人。

    蒋仙姑和蒋悦俞还有江叶竞的儿子则是走了过来。

    我扭头问他们和闫十三说:“姜凤溪当年是真的做了那些事情吗?”

    几人对望一眼,最后是闫十三吞吞吐吐地对我说:“地府案卷是这样记载的……”

    我闭了闭眼:“我知道了,我也知道你们关心我,但是这件事情真的就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所以,可以请你们先出去吗,我想单独和他谈谈。”

    几人又是对视一眼,最后是蒋悦俞对我说:“那我们就在外面等,如果你有需要,就叫一声。”

    之后,他们几个也一起走出了大殿。

    季仙芜则是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也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

    我也没管,上前两步对着江霍屿的目光说:“你还恨我吗?”

    江霍屿笑笑,漂亮的眼里随着这一笑仿佛都有了亮光,说出来的话却是凉薄:“早在我睡了你的那天我就不恨你了,姜凤溪,你再高傲又怎样,再心狠手辣又怎样?轮回转世,还不是像条母狗一样,求着我让你承欢。”

    “是么,”我低下头,不再跟他对视,“不恨我了,这很好。可是,就像闫十三说的,那些是我犯下的罪孽,你怎么对我,我都无话可说,但是,你不该将这些罪加到我妈妈、我姥姥还有我姥姥他们村的村民身上啊,你还打散他们的魂魄,他们那么无辜……”

    我还没有说完江霍屿就打断了我的话:“我银龙一族就不无辜了吗?他们魂飞魄散,我的族人不也一样?更何况,你17岁那年就该死了的,是我救了你一命,还让你小姑投了个好胎,你有什么资格再对我说这些?”

    我沉默了会儿,点头:“你说得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没资格和你说这些。”

    我转过身,抬步,走回我之前扔下金冠首饰的地方,蹲下来,拾起一支金钗。

    “我确实欠你的命,我可以还给你,可惜,他本来是没有罪的啊……”我喃喃,摸了摸肚子。

    说起来,上辈子我就是怀的孩子受了火刑,而这辈子,我依旧保护不了我的孩子。

    犹记得,在梦到姜凤溪被烧死的那个场景时,我还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不过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受期待,夹杂在隔着深仇大恨的父母之间,生下来反而更苦,跟着我离开,对于他来说,说不定会更好呢?

    江霍屿皱了皱眉:“你……”

    但这时,我已经运用道力把金钗从我胸膛那儿插了进去,狠狠一划,还掏出了内丹丢到江霍屿脚下:“内丹还你!江霍屿,我再也不欠你的了!”

    活生生地自己在身上破开个口,还伸手进去把在心脏里的东西拿出来,我疼得连说那两句话都艰难。

    可不知道为什么,比起胸膛和心脏,我的肚子似乎更疼,像有什么东西在那里面剧烈搅动一样。

    其实我本来以为我在破坏心脏了之后就会立即死去的,没想到,我还会有感觉,会那么痛,而生命,只是在飞快流逝。

    耳边,似乎又隐隐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对不起……”我知道是我的孩子在察觉到生命危险之后在里面闹,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蜷缩着,紧紧抱住肚子。

    生命流逝得更快,我的视线已经变得一片模糊。

    “你怀了我的孩子?”江霍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了过来,手搭上了我的脉搏,而后立即就有一股暖暖的暖流顺着我的手涌进我的身体里。

    这股暖流让我稍微好受了一点,我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江霍屿从我认识他后比任何时候都着急的脸色,看到他不停地输法力给我,耳边还有他着急的声音:“你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挖什么内丹啊李青,你上辈子丢下我,你这辈子也丢下我,你还要杀我们的孩子……”

    我迷迷糊糊地看着这样的他,忽然就涌起一种快感,我一边想着我姥姥他们的惨状,一边努力让自己唇角勾起一抹笑,说:“原来……你不知道我……我怀孕了啊,江霍屿,你真惨……上辈子你被我骗……这辈子你也舍不得……我死……江霍屿,你连自己有了孩子……都不知道……活该你蠢……“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听得到我的话,我的肚子绞痛得更厉害了,我痛得嘶声,最后一点意识也在慢慢消失,我的耳边只有江霍屿的声音,似乎有冰凉的液体砸到我的脸上。

    周围,好像重新变得喧嚣起来。

    紧接着,我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

    痛痛痛!

    肚子痛,胸口痛,浑身都在痛。

    身体好像置身在熔炉,浑身都在不停地冒汗,又热又累又痛,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这是地狱吗,我杀了我的孩子,我下地狱了吗?

    孩子!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我猛地睁开眼睛,入目的却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帐顶。

    与此同时,一道陌生的女音欣喜道:“娘娘醒了,快去告诉殿下!”

    殿下?江霍屿?我没死还被他带回来了?

    我猛地转过头,看到是个陌生的大房间,数个穿着青色衣裳,作侍女打扮的陌生女子站在屋子里面各司其职,见到我看着她们,纷纷朝我跪下来说:“娘娘万福金安,奴等恭贺娘娘归来!”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