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流放之地

    “什么……娘娘?”

    我张口,才发现喉咙干涩得厉害。

    “自然是凤溪娘娘。”跪在最前面的青衣女子答道,最开始的那声“娘娘醒了,快去通知殿下”似乎也是她说的。

    而凤溪娘娘这个称呼也说明了,这不可能是江霍屿的行宫,他行宫的人都是叫我青妃娘娘,更何况,这里的房间布置和房间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我熟悉的。

    了解到这个事实后,我转回了头。

    紧接着却感觉到,我的胸口依旧很痛,肚子也很痛,可这痛似乎又和我把内丹挖出来时的很不一样,比起那时,我现在肚子里的痛似乎是种非常奇怪的灼烧感,以及像是被剜了一大块肉的那种莫名的空虚感。

    这感觉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让我知道,我的孩子已经没了。

    一个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的,一个在母亲的慌张之中被发现的,一个他母亲不敢告诉他父亲,最后又在母亲自杀式的行为中受到牵连的孩子,就这样消失了。

    我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以为,我会和他一起死去的。

    可为什么,我还活着?

    没了父母,没了亲人,没了孩子,我的亲人、孩子甚至还是因为我的关系才死去的,还有那些无辜的村民,也是因为我,一个个落得魂飞魄散不入轮回的下场,我身上肩负着这么多的罪孽,为什么我还活着?

    我想尖叫,可是我的喉咙那么干,我张开嘴巴发出来的,不过是又小声又沙哑的声音。

    它提醒着我,多么可笑,又多么可悲。

    我抬起手,想摸摸我的肚子,手快碰到时,又不敢去摸。

    我只能放下手,痛苦地捂上眼睛。

    “一个本就不受期待的孩子,值得你这样?”一声冷笑忽然传进耳朵。

    我扭头,发现一个身材挺拔的白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床边,长发垂下,发色与他的白衣一模一样,面容既冷又俊,不是别人,正是地府里的岑三阴司,也是姜凤溪那位曾经的丈夫。

    而那些本来待在屋子里的青衣侍女,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退了出去。

    “你来干什么?”我扭回头,很快收起情绪,面无表情地说。

    “这是我的地盘,你说我来干什么?”

    岑三同样面无表情,在我面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我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在知道这里不是江霍屿的地盘后,我以为侍女口中的“殿下”会是闫十三,结果,竟然是岑三的?

    “是你救了我,还带我来这儿?”

    这一刻我只觉得好气,明明只要他不插手,我就已经死了,结果他不仅把我救了回来,还把我带回他的地盘,身份还是那么尴尬的我前世的丈夫,也是我一直讨厌的人,闫十三和林倪他们都没救我,他救我,这算什么?

    岑三仿佛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又是一声冷笑:“想死,从来都没有那么容易。”

    我也笑:“怎么,我也欠了你的?你大费周章地救我,就是为了报复我?”

    “你当然欠了我的,姜凤溪,当年我们可还没有和离,我是阴司,就算你转世了,那你也还是我的妻子。”

    我只觉得好笑:“你不早在我被烧死之后就立了白素莲为正妃了吗,怎么一个阴司,竟然还能有两位正妃?”

    还让属下叫我“凤溪娘娘”,说什么万福金安,真是搞笑。

    岑三目光沉沉:“当年可是你叫我立白素莲为正妃的,你说不想连累我,立了正妃,正好与你划清界限。”

    “不可能!”脑子里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我下意识就顺着我的想法反驳。

    以前我还会怀疑我的直觉,可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我发现,我的直觉几乎没有错过。

    此刻一产生这种想法,更是让我觉得岑三说得荒谬。

    更何况,虽然出了那档子事之后,江霍屿以前和我说的关于岑三的那些事情不一定准确,但江叶寒确实就是投入了岑三麾下,江叶寒对江家做的事情不是假的,江家的恨也不是无缘无故的,那样的人岑三都会接收,他能是个什么好人?

    而且我也不是瞎的,就他和白素莲在一起时那么细致的模样,根本不可能是“我”让他立的白素莲为正妃!

    不过,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想到我刚才几乎脱口而出的回答,我的心里猛地产生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细看他,果然目光都变得更加深沉了。

    还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碗说:“你嗓子哑,先喝点水。”

    说着,还亲手用汤匙舀起一匙水。

    我简直怀疑这水有问题,赶紧就说:“我自己来!”

    岑三竟然也没再说什么,只说了句:“随你。”

    而后就走出了房间。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莫名地,心里产生一种深深的悸动,肚子也剧烈疼痛了会儿,很快又消停下去。

    也在这时,白素莲竟然走了进来。

    她一看到我就说:“看来精神恢复得还不错。”

    我没说话。

    她则神态自如地在岑三之前坐的那个地方坐了下来,也没说话,只是笑意盈盈地看着我。

    最终还是我没忍住:“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还有,闫十三他们呢?”

    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事情,那我相信,闫十三他们应该不会让岑三带走我的才对。

    更何况,以我前世的身份,岑三带走了我,他们应该也不会无动于衷,没有一个人来看望我的才对!

    “看来你脑子还是在的。”

    白素莲依旧是微微笑着,然后在我看着她的目光中,说着跟我问的不相干,却让我的手脚都在一起发凉的话。

    她说:“你知道吗,其实你姥姥他们还有那些村民不是江霍屿跟季仙芜还有钱潇月合作着一起屠戮的,而是季仙芜和钱潇月动的手,而她们动手,是因为我和阿岑将命令吩咐了下去。

    至于你家人和村民的魂魄,其实也没有魂飞魄散,而是我和阿岑以他们的魂魄为要挟,令江霍屿在你们结婚的时候告诉你你的身份,让他狠狠抛弃你,还让他认下屠戮你家人和村民的罪行,并让季仙芜在旁边看着他,监督你们的一举一动。

    就连他所谓的你屠戮他的族人,其实也是我们做的,只是当年他不知道,因为我们当年做得天衣无缝,还完美地嫁祸到了你的身上,不,准确来说,他其实有所怀疑,所以这辈子找到你以后,他经常会软下心。

    但是,他并不敢彻底确定,而且除了你家人和那些村民的魂魄作为筹码,当年银龙一族的魂魄其实也被我们拘了出来,还控制他们,炼成了死侍。这些年这些死侍一直都在,现在正好就成为了我们要求他的另一个筹码。

    为了这些魂魄,他是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而你最后竟然还挖出了他的内丹自杀,说起来,这场戏看得真过瘾。”

    明明浑身痛得我发热,可一边听着,一边我的手脚就愈发冰凉起来,我的身体还不由自主地发起了抖。

    我的预感很准,而现在的预感就是,这些是真的。

    我又高兴我家人和村民还有江霍屿他们族人的魂魄还在,又难过江霍屿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却不能告诉我,最后还因为我这件事被逐出了江家。

    而我也确实冲动了,我竟然直接就挖出内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又在最后的时候对他说那么伤人的话……

    白素莲像是猜得到我在想什么,随手拿起岑三之前放在桌子上的水,润了润嘴巴,继续对我说:“其实,你这次的孩子很坚强呢,就算你已经快没了呼吸,他也依旧在里面坚挺着,甚至给你渡去力量,让你坚持得更久,可惜,他碰到了我们,是我们亲手把他流了出去,而江霍屿,在众人面前表明了他的身份,又被逐出了江家,早就被我们设计着让盛怒的阎王把他打入地牢了。

    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告诉你,现在你胸口里面在修补你心脏的,不是别的,就是江霍屿,哦那个时候应该叫做惊谪,是他的内丹,我和阿岑当年亲手把它挖了出来,现在又用独门的秘法放进了你的胸膛。

    而且,千年前你和阿岑是契约结婚,你当年的孩子,其实也是惊谪的,只是那孩子最后也跟着你被烧死了罢了。姜凤溪,你做人真失败,我很同情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竟然还真的对我露出很同情的神态。

    看得我又惊又怒,拍着床铺就想直起身打她,却因为痛和无力很快又摔了回去,还扯动了胸口的伤口。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

    白素莲姿态优雅地坐在旁边淡淡地笑,要不是面前是我这样的场景的话,我简直以为她是坐在凉亭里面欣赏风景。

    我强忍了疼痛问:“你们怎么做到的?你们背后是谁?”

    我相信,我当年天赋那么高,又能一手创出太清宫,智商应该不会太低,江霍屿也不笨,光以岑三和白素莲两人,我不信当年我会那么惨。

    白素莲微笑着站起来:“我们背后确实有人,而且是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不过你现在也没有机会问了,我马上就要让你去流放了,到时候,你会过得更精彩。”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