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窥天命

    霎时,金钗上就迸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同时震动起来,一下从我手上飞离出去,直接插进了凹槽里面。

    而在金钗插进凹槽之后,凹槽里面顿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像是机关转动的声音,同时天空也开始出现一大片耀眼的白光。

    渐渐地,凹槽里面的声音停歇下来,空中的白光也开始消散,出现一个像是白玉砌成的巨大城市。

    据红骨夫人说,流放之地里传闻中的极乐之城就是一座洁白的城市。

    城市一出,外面顿时嘈杂起来。

    好在纪律还是分明的,虽然吵,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妖和鬼擅作主张飞跃上去。

    我和红骨夫人对望一眼,拔下金钗,一起朝上跃了出去。

    在看到红骨夫人的瞬间,下面立即安静下来。

    红骨夫人满意地点点头,停在城市下的半空中,运用法力让自己的声音传荡开。

    “大家听着,谁都不许乱动,我和李青先上去看看,如果能出去,少不了你们的份,但是谁要不听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之后便没再管下面,和我一起跃到城市外面。

    正要进去,整座城市里却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是个结界,将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了里面。

    刚看到这结界,我手上割开的那道伤口就自动涌出一点鲜血,汇入结界之中。

    都没反应过来,结界已经张开一道小门。

    而我手上拿着的金钗也再次震动起来,自己飞进了结界里面,朝前而去,见我和红骨夫人没动,还转过身朝着我们上下点了点,像是专程在向我们引路一样。

    看着这小门和金钗,我愈发觉得这个少年真的就是专程在等我的了,本来压下去的紧张之感又一点一点地涌现出来。

    微微吸了口气,平定心神,我和红骨夫人一起飞进结界之中。

    霎时,结界闭合起来,金钗也再次朝前飞了起来,而我和红骨夫人则亦步亦趋地跟在金钗后面。

    最后,金钗停在城市里面的一座宫殿外,等我和红骨夫人都落了地后,自动飞回我手上。

    不用说,那个少年肯定在里面了。

    路上的时候我还有点紧张,事到临头我反而不怎么紧张了。

    拉住激动得有点发抖的红骨夫人,我走了进去。

    宫殿里面一片空旷,只有一尊青色棺材放在正中。

    棺材盖似乎一直都没有盖上过,只是放在棺材的旁边。

    莫名地,我觉得这尊棺材似乎有点眼熟。

    也在感觉到青棺熟悉的瞬间,不仅是棺材,就连整座白色的城市我都觉得有点眼熟。

    不知是种什么心态驱使着我,我放开红骨夫人的手,直接就朝那口棺材走了过去。

    走得离棺材越近,我就越感觉这个地方寂静得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脚步声。

    突然,一只白玉一样的手搭在了青色的棺材边沿上。

    我的脚步一顿,呼吸微微一滞。

    很快,棺材里面缓缓坐起一个一身白衣的人,朝我扭过头。

    是副古代装扮。

    略显淡漠的眼睛,瘦削的脸,嘴唇只有浅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粉色,确实就像红骨夫人说的,是个很有仙气,但看着很病弱的少年。

    甚至,病弱到让人心疼。

    这脸,让我脑海里面那个一直模糊着的脸渐渐清晰起来。

    但与此同时,我心里也产生一个强烈的想法,似乎,他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至少,不应该这么瘦弱。

    我有点心疼,又有点愧疚,张嘴,喊出一个“阿”字。

    剩下那个字,我顿了好一会儿,怎么都想不起来。

    “阿姊,我是阿魄,姜凤魄,当年你亲口帮我取的名字。”

    “阿魄……”

    我喃喃,隐隐约约地似乎想起了一些片段,又似乎没有。

    “阿姊。”在我想着的时候,自称姜凤魄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棺材里面走出来站到我面前,伸出手,握住我的手腕。

    一道凉气顺着他握着的地方窜进我的身体。

    我看到我手腕上的伤口瞬间愈合,也看到我眼前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像是快进了的电影一样,很快就将很多事情交代清楚。

    我终于想起了这个少年,也知道了为什么我会既觉得心疼,又觉得愧疚。

    因为这个少年,是我还是姜凤溪的时候,从乞丐堆里捡回来的,取名姜凤魄,之后一直当做亲弟弟对待的人。

    他从小就有窥视天命,预测未来的本事,他不多用,但每一次都用在我身上,所以,本来就不怎么健壮的他,越发显得瘦弱。

    我心疼他,可也是我亲手把他打下的流放之地。

    青棺和白色的城市我觉得熟悉,因为这些都是我还是姜凤溪的时候为他准备的法器,之后和他一起打下的流放之地。

    我真的想不到,我上辈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闫十三说他听说过的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可实际上,我辜负了还是惊谪时的江霍屿,还这么对待我的弟弟。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事情驱使我这么对待我的弟弟和江霍屿。

    可发生了这些,江霍屿也依然爱我,而我弟弟,即便进了流放之地,也在知道我迟早有一天同样会进入流放之地后,找到红骨夫人,让她指引我,找到他,由他带我们出去。

    我何德何能。

    我抬起手,想握住他搭在我手腕上的手,又不敢真的伸过去。

    流放之地大热的天气里,他的手,还是凉得像冰。

    “阿魄,对不起……我……我不是一个好姐姐……”

    “阿姊是最好的阿姊。”阿魄主动把手搭到我的手上。

    这只手,依旧凉得像冰。

    “夫人,我和我弟弟有话要说,可以请夫人先回避一下吗?”

    红骨夫人在我和阿魄的这些对话中已经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很干脆地点点头,脚尖一点,跃了出去。

    随后我挥了挥手,在这宫殿外面布下一层结界。

    正要和阿魄说话,就见他的鼻翼动了动,眉头皱起来:“阿姊,你又去见他了?”

    我有点发愣:“什么他?”

    “惊谪。”阿魄哀怨地说,“上辈子就是你说有我在只会阻拦你和他,然后就把我扔下了流放之地。你抛弃了我两次,现在他来了,你又要抛弃我了。”

    “不可能!”我脱口而出道。

    虽然我刚才看到的只是画面,看到我把他打下了流放之地,但理由绝对不会是因为他阻碍了我和惊谪,更何况,江霍屿都不认识他!

    但他这样说,只能说,上辈子我真的是这样说的。

    我又想起江霍屿说我抛弃他,不由捂住了头。

    上辈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好了阿姊,我知道你不是因为他的原因才这样对我的,我只是不高兴。”

    阿魄把我的手从额头上拿下来。

    感受到他指上冰凉的触感,我这才想起他就是精于窥天命,看未来的。

    如果说谁能没亲眼看见,没经历过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肯定是他。

    我也握住他的手问:“阿魄,你是知道这些是怎么回事的,对吗?”

    他点点头,脸上却有点为难。

    “不能告诉我吗?”

    “还没到时候,我不能说。”

    我知道阿魄这样的就跟玄学里面学卜卦算命的人一样,说得越多,天机也就泄露得越多,遭受的反噬同样也会更多。

    可是我想问的那些都是以前的事,这也不能说吗?

    岑三和白素莲背后那个到底是谁?

    我很焦虑地想要知道,可是阿魄说不能说那就真的是不能说了,我不可能还去逼他。

    只能问:“那这辈子,斗得过吗?”

    阿魄犹豫了下,摇摇头。

    “结局能说吗?”

    阿魄依旧是犹豫,而后说:“死。你和惊谪一起死,或者,你死。”

    “改不了?”

    “难。”

    我忽然有点泄气。

    上辈子做了那么多事,落得那样的下场,这辈子还是逃脱不了吗?

    转念一想,阿魄说难,那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我强迫自己从绝望的情绪里面出来,去想其他事情。

    “阿魄,你什么都知道,那我当初要把你打下流放之地,你是不是也知道的?你为什么不躲?”

    “阿姊希望我这样,那我就按照阿姊的意思。而且,阿姊当时的结局,我改不了,知道阿姊最后也会下来,我索性就在这里等了。”

    “你这样在红骨夫人下来以后就开始布局,对你有没有伤害?”

    他没有说话。

    我也看出是怎么回事了,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想,他都被我害成这样了,还做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

    我想打他又舍不得,只能戳戳他的额头:“你傻不傻!”

    阿魄依旧没有说话,而我也不忍心再说他了。

    想到他说我两次抛弃他,可算算我也只在我还是姜凤溪的时候将他送入流放之地,怎么算都是一次,他为什么说两次。

    莫名地,我想到了另一个同样叫我阿姊的人。

    当时他从医院里面醒过来看到我就叫我阿姊,还说我抛下他,而且我在看到他时,其实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个白衣人坐在我床边,想摸我的脸又不敢摸,只是我看不清脸,当时也以为是受了江霍屿刺激才做的胡梦,所以没有多想。

    现在一想,顿时觉得不对,就问阿魄说:“你是不是也是新笙?”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