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前世

    姜凤溪那世,是我的第八世。

    那一世,一开始我也是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我以为我只是一个玄学门派里被掌门捡回去的孤儿。

    我认真学道,因为天赋极高,小小年纪我的玄学知识和道力就超越了我的师兄师姐们,直逼我的师傅。

    师傅很器重我,每次门派接到的棘手灵异单子都是交给我去做。

    也正因为这样,除了常识多,道力强,我的战斗经验也十分丰富,而且因为对火的操纵能力很强,我融会贯通自创出了很多火属性的符和法术,成为玄门里面最具天赋的弟子。

    就连阳间最大玄学世家里的岑三少爷也比不过我。

    不过那时,阳间的玄门分崩离析,十分混乱。

    除此外,地府里面也发生了暴乱,恶鬼为祸人间。

    于是师傅派我们去将玄门统一起来,并且协助地府平复暴乱,维护人间秩序。

    门派里出去的人,自发以我为首,听从我的号令。

    而除了我们门派,其他门派和玄学世家里面也派出了人,这些人里,自然包括身为阳间最大玄学世家岑家。

    岑家的人以岑三少爷为首,所有的门派和世家里,除了我,天赋最高能力最强的就是他。

    结果也正如我所料,最终一统玄门,平复暴乱后,立下最多功劳,攒下最多阴德的是我,第二的就是他。

    因为功德多,我越过了一直在地府里面任职的二殿阴司,直接被封为一殿阴司,岑家那位排行第三的少爷则被封为了三殿阴司。

    之后,我在师傅的认同下,以掌门的身份,创立出了太清宫,将我一手创下的法术和道符传了下去。

    一时间,风头无二。

    这时候,在外出解决一桩十分棘手的狐妖作祟案中,我认识了当时还叫惊谪的江霍屿。

    原来,除了我想除了那狐妖,惊谪也想除了它。

    因为当时他在族人的央求下带了他们出来玩,遇到了这狐妖,狐妖能言会语,赢得他们之中不少人的好感。

    但是当时他就觉得那狐妖心术不正,让族人们不要理会他。

    他在银龙一族里的地位本来就比较高,人缘也好,加上这次带出来的族人又都是央求着他偷偷带他们出来的,不敢不听他的话,所以即便对那狐妖很有好感,也断了跟他的来往。

    结果族人里面有个年纪比较小的女孩子见那狐妖长得英俊潇洒,又说得一嘴好话,被迷得七荤八素的,对于江霍屿的话就有点心不在焉。

    这被狐妖察觉到,而后略施小计,就让那女孩子不仅在他们睡着之后偷偷出去跟那狐妖私会,失了身,还透露出了他们是银龙一族的消息。

    要不是他们及时发现,不仅是那条女银龙要被放学抽筋扒皮,他们也会被狐妖设计毒害。

    可惜的是,让它给跑了。

    族人们天真不知世间险恶,担心还带着其他族人们在身边会出事,而且那女孩子被骗了之后还丝毫不肯相信,十分闹腾,所以江霍屿只能江霍屿就将他们送回了族里,之后才一个人出来寻找狐妖,以绝后患。

    而后他就遇到了我。

    不过当时他和我也不熟,在和我说他跟那狐妖的恩怨时,也没有实话实说,只说是族里的妹妹被那狐妖骗了,现在寻死觅活的,他必须去捉了那狐妖回去,让妹妹彻底死心。

    当时我也没有看出他的身份,只是在跟他一起处理狐妖的过程中,跟他建立起了一定情谊,成为朋友。

    又因他本来就是奉族长之命出来历练的,阳间厉害的恶鬼恶妖数来数去也就那么些,而且又不是齐齐出来闹事的,不可避免的,之后十次里,总有那么三四次在处理灵异事件的过程中会碰到他。

    一来二去,我喜欢上了他,而他也喜欢上了我。

    我更是在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了他是银龙的事情,不过这时,他也知道了我是地府一殿阴司的事情。

    他知道以我的脾性不会觊觎他们银龙一族全身是宝,也知道我阴德深厚,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地府阴司,还创立出了太清宫,所以,虽然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但丝毫没有惊慌。

    只是觉得,以我这样,他配不上我。

    而后就刻意跟我拉开了距离。

    要不是之后遇到了特别厉害的大妖,还遭人算计让我们生死与共,我和他可能也不会跨出最后一步。

    这辈子我画他的艳画时我脑海里面浮现出来的关于他的景象,就是在我们确定关系之后。

    当时还是清晨,他坐在水榭里疗完伤,仰头看天。

    我去找他,手里拿着的酒是要和他一起喝的。

    如果不是后来我慢慢想起了我前几辈子的事情和我的身份,我已经和他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因为那时,他已经带我去见过他的族人,而我,也正打算带他去见我的师傅。

    可惜那些事情,就是那么不合时宜地让人想了起来。

    虽然想起来的还不多,但是我当时很清楚地意识到,我的身后有一个人在暗中对付我,那个人了解我的一切,如果继续和他在一起,我肯定会伤害到他。

    而除了他这个我爱的,和其他任何人在一起,都会没事。

    正好那会儿师傅想让我和岑家那位结婚,巩固玄门的团结。

    其实岑家那位对我有点意思又不甘心屈居我之下,我还是一殿阴司,他却是三殿阴司,地位和修为都比我低,他自尊心强,怎么可能愿意娶我。

    但是他也想让玄门团结,而且他受到了家族的压力,所以最后,我和他商量过后,我为了不伤害江霍屿,也为了巩固玄门,选择嫁给他。

    他也娶我,只是我们用的是契约结婚,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等到玄门彻底巩固了,他就和我离婚。

    就算再要娶我,那也要等到他修为超过我,地位也超过我的时候。

    当然,以他的个性,这些话他不会明说,也不会暗说,但是我看出了他有这个心思。

    然则我心里装着的是江霍屿,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记起来的东西越来越多,我越来越感到不安,所以对于此,我只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

    之后,就是顺利和岑三结了婚。

    我本意是彻底跟江霍屿断了联系,以免他因为我受到伤害。

    可我不知道,感情是最不受控制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一直以来我最尊敬的师傅,其实不但是我的师傅,还是我阿父,是创造出我的那个人,也是隐藏在背后的那个对我了如指掌的人。

    他先是了断自己,死后又舍弃功德,自愿再入轮回。

    实际上,却是回到了他原来的身份,并以黑衣蒙面人的身份,接触岑三和一直喜欢着岑三的白素莲。

    还让我再次见到江霍屿,意乱情迷中,我和江霍屿发生了关系,还怀上了他的孩子。

    江霍屿并不知情,只觉得我睡了他,转身又回到岑三身边。

    而我在发现孩子的存在后,心里很明白这个孩子不应该留下,可感情上,我舍不得。

    也正是这孩子,成为了压倒岑三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一直心高气傲,虽然知道我可能不喜欢他,却没想到,我竟然还敢和他结婚以后,还怀上别人的孩子!

    于是,她和白素莲一起投入了阿父的麾下。

    再之后,就是一个劲地对付我,还杀了江霍屿和他的那些族人,并嫁祸到我身上。

    阎王震怒,叛我和我麾下的几员大将以业火焚烧之刑处死。

    而我,也最终和我腹中的孩儿一起死在了那场火刑之中。

    事实上,以我当时的能力,如果我不想那些火烧到我,我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但是,我选择了和孩子一起被火烧亡。

    因为,我想起了一切,想起了我的来历,想起了我的阿父,也想起了我与生俱来要肩负的责任。

    更何况,江霍屿和他的族人已经死了,还是我最尊敬的人设下的局。

    某种程度上,也是我害死的。

    我万念俱灰,比起活着,我更愿意去死。

    可我又不甘心,所以我才给岑三和白素莲留下了一句,我迟早会回来。

    打心底里,却不觉得我还能成功涅槃。

    已经是第八世了,这一世,我过得很不好。

    前七世里,过得更是糟糕,每一世,我都在怨恨中死去,又在怨恨中涅槃,转生成为下一世。

    我累得不想这样下去。

    就算知道我生来为何,可我也是人,我也会痛会难过,我最尊敬也最爱戴我的阿父,可也是他,每一世都把我伤到体无完肤。

    我已经不想恨,也不想涅槃了。

    直到阿父在我魂飞魄散的前一秒说,江霍屿被留了一魄,没有死。

    他族人的魂魄,也被他留了下来。

    于是我又一次涅槃,转世投胎,成了李青,而阿父,娶了我妈,成了我新的父亲。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他,就算我不想再涅槃,他也总能找到我的软肋,逼迫我去恨,逼迫我去涅槃,转入新一世的轮回之中!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