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生机

    像是能听到我说的话似的,我才刚说完,我的肚子就剧烈疼痛了起来。

    隐隐地,我还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下面流了出来。

    阿魄皱着眉,忽然说:“阿姊,你的羊水破了,你现在先别多想,我去叫人帮你接生。”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飞快往外掠了出去。

    而很快,江家本营一早就准备好的几个经验丰富的接生婆就端着热水剪刀这些东西走了进来。

    闻讯赶来的江叶芸和林倪等人全都焦急地等在外面。

    江霍屿不顾阻拦走了进来,而进来后,也没问我为什么好好的一和阿魄谈了会儿话后羊水就忽然破了,以至于提前一个月就要生产。

    只是让我握着他的手,疼了就抓他,鼓励我不要怕,他会一直陪着我。

    可我看着她,总觉得他是知道些什么的。

    但也可能是因为我心虚。

    毕竟我是晕倒着回来的,晕倒前还出现过浑身发软的症状,说是因为和那团煞气动手而动了胎气,也是合情合理。

    我的脑子在想着这些。

    但很快,这些想法就全被疼痛所替代了。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就算修为那么高了,生孩子还是会那么痛。

    亦或,根本就不是因为修为高了生孩子还是会痛,而是我的孩子怨恨我,所以不想让我好过。

    这一切,在历经痛苦,终于把孩子生下来,产婆也高兴地跟我们报喜说是个小公子,但在拍打孩子的屁股,却没有任何哭声发出来,和他说话,他也没有任何反应,看他的眼睛,却分外淡漠深沉,一看就什么都懂时,被验证了下来。

    他真的恨我。

    当初跟着我一起被烧死,又跟着我挖了内丹以后经历死亡的过程,之后还被白素莲强行想要把他从我身体里面弄出来,他就已经学会了把自己隐藏起来。

    而现在,在又一次被伤害之后,他选择了让自己变得又聋又哑。

    何其诛心。

    又何其,让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明明我被阿父和阿魄抹了记忆后孩子发现没有危险就主动出来了,我和江霍屿为了让孩子接纳我们也做了那么多事情,还有了一定成效,而现在……

    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我再一次放弃了他,还要让他忘了我。

    可是,阿魄张开结界和我商讨那些事情的时候,我自己也在体内下了一层禁制,以免他听到我和阿魄说的那些,可为什么他还是知道了?

    我双手捂住脸,眼里从指缝里面流出来。

    江霍屿以为我是看到孩子不能说话也听不见而难过,拉下我捂在脸上的手说:“别担心,他是你和我的孩子,就算现在不会说也听不见,但是迟早有一天他会恢复声带和听力的。

    你看他的眼睛,他肯定很聪明,就算听不到也说不出,但所有的一切他肯定都能感受得到,包括我们对他的爱,也包括我们出去时跟他说的那些话。只要我们好好对待他,他也肯定会好好对待我们的。”

    说着他把孩子从产婆那儿抱过来,轻轻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很神奇地,孩子竟然一点反抗都没有。

    江霍屿向我做了这一切后,又把孩子往我面前送,半劝半诱地说:“来,青青,你也亲他一口。他那么聪明,却不能说不能听,我们不给他多一点的爱,会对他产生的影响呢?

    也或许,孩子不会说话也不能听见,只是意外,而他的眼睛那样,以后的成长很不利。”

    “真的是这样吗?”我因为江霍屿的言语和举动,心里控制不住地升起了一丝希望。

    或许,我早产,真的是因为和魔动手,还有恢复记忆前脑海震荡是天生淡漠,或者是他知道自己耳不能听口不能言,所以心里难过,害怕我和江霍屿会因此而嫌弃他呢?

    想着,我颤抖着双手,伸过去,想要抱住孩子。

    而孩子在看到是我把手伸过去时,竟然十分抗拒地把身体扭向江霍屿,头也扭了过去,像是连看我一眼都不想看一样。

    我的手僵住,定在原地,过了会儿,又缓缓蜷缩起来,收了回去。

    “意外而已,宝宝知道你爱他。”江霍屿似乎也没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摸了摸孩子的头,哄了他好几句,然后坐到我面前,把孩子放在了我的脸侧。

    我并不敢动。

    江霍屿目含鼓励地看着我。

    手指攥起来又松开,松开又攥起来。

    我做了好几次心里建设,最后,在江霍屿的鼓励下,我终于抱着再试一次的念头扭过头。

    而这次,孩子看到我扭头过去,再次把头扭到了一边,不仅如此,我还在他最后转头的时候,看到了他眼里飞快地闪过的一丝怨恨。

    不管他是不是听到了我和阿魄的对话,但很明显……他真的怨恨我。

    我捂住嘴,扭过头,眼泪无声地流下来。

    江霍屿想跟我说话,但我只是说:“你先带着孩子和产婆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江霍屿没有动。

    我叹了口气,补充说:“我很快就会好的,我保证,你相信我好吗?”

    这次,江霍屿终于带着孩子和产婆一起出去了。

    外面乱糟糟地响起声音,特别是林倪的,她似乎很想进来。

    但很快,外面的声音就全部消失了,整个世界陷入一片宁静。

    我闭上眼睛,心里始终静不下来,只要一想到孩子,我就觉得难受。

    直到我听到声音:“阿姊……”

    我擦掉眼泪扭过头去:“阿魄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阿姊,还有……小侄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我也没再隐瞒下去,直接了当地问:“阿魄,他是不是因为听到了我和你的对话,知道我又要放弃他,还要抹去他的记忆,所以才这么怨恨我,还让他自己变得又聋又哑?”

    阿魄默了默,点点头说:“确实是,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我虽然能未卜先知,但是这个孩子,强到离谱,也到聪明到了离谱,在你设下禁制时,他偷听到了,但这一切,竟然连我都被瞒了过去。”

    “这样。”我应了声,之后就再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话,也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了。

    “阿姊,你别伤心了,他也是因为爱你,知道你又要抛弃他,所以才会这样。可是这是你的责任,你也看到了,那个魔很厉害,阿父已经没有力气对付他,没了你,天下苍生都得死,你为了你爱的人还有整个天下在做努力而已。”

    我笑了笑:“如果可以,我倒希望这狗屁的责任不是落在我身上。”

    “阿姊……”

    “别担心,我只是说说,天下人的包袱那么重,还包含了那么多我在乎的人,不是想扔就能扔的。”我吁了口气,回归正题,“那个魔那么厉害,你确定我九世涅槃之后能除掉他?还有,我的孩子恋你都能蒙蔽,你确定我涅槃之后他能忘了这一切?”

    “你就是他的克星,九世涅槃之后,肯定可以。至于记忆这方面,我不行,但阿父,一定可以的。

    还有,阿姊,你不要这么悲观,你曾经问过我能不能除了白素莲背后的那个人,当时我说的是难,但是有一线生机,现在我告诉你,我当时给你的答案,答的不是白素莲背后的人,而是魔,那一线生机,也是你对上那魔时,能有生机。”

    我摆摆手:“行了不用安慰我了,我已经恢复了记忆,当然知道想要彻底除了那魔,除非我用涅槃火烧他,凤凰一生只有九次碾盘,我九世涅槃之后才能对付他,到时候再用涅槃火,他死,我也得死,而也只有我死的涅槃火,才有可能除了他。”

    阿魄依旧是坚定地说:“阿姊,会有生机。”

    我没再理会,只是说:“好了,不管怎么样,反正如果我死了的话,我希望你和阿父能兑现你们的承诺。”

    阿魄应承:“一定。”

    “那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阿魄出去后,房间里又成了我一个人。

    不过有了他的打岔,我心里的难受少了很多。

    不管孩子是不是真的恨我,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只有真正的强大,我才能保护得了他们。

    我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还是酸软,而且产后确实痛,就乖乖地待在床上,闭着眼睛运用法力将其控制着一遍一遍地在我身体里面游走,等我感觉身体状况好一点之后,我就坐起来开始修炼。

    大半天后,我身体里的疲乏和疼痛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不仅如此,当时因为火焰吞噬掉了一些煞气,我的火焰融合了它,修为也很明显地感觉到高了一些。

    期间江霍屿来找过我,发现我在修炼后,又默默退了回去。

    现在我已经修炼完毕,当即就是出去找他,也顺便……看看我的孩子。

    时间已经不多了,就算他恨我,在剩下的日子里,也是能见一面就见一面。

    就发现,我的孩子,竟然已经从刚出生时的小小婴儿,变成了现在差不多有一岁孩童的身高和样貌!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甜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r5k.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